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12章铁打营盘 3

ZONGJIE 收藏 3 65
导读: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12章铁打营盘 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2/


事隔几天,我又在同一地点,约请陈清。他自知留不住,已做好下一步打算。回地方先去安置办报到,如果工作难找,或者不称心,也仿效姜化武干保安去。我一时难以理解,莫非退伍的士兵只有从事保安这个职业吗?

“以前我带过的兵,不少都在企业当保安。实际上,他们仍然怀念军营的生活。保安日常工作就是站岗、巡逻,与军队比较接近。”

陈清向梁君、冯志强多次推举我,担任九班的后继班长。

“其实,排长和连长比我都清楚,你是最佳人选。除非调来新的士官。”

“林浩东呢,他……”

“他本人不想留在部队。”

林浩东的家族三代单传,父母盼他尽早娶妻生子。士官不许在部队驻地搞对象,家里给找的不一定可心,往往高不成低不就。林浩东的理想是和城市姑娘结缘,起码文化程度要高一些。陈清、丁超、姜化武这些军龄五年的士官,在婚姻问题上程度不同地遇到一些麻烦。士官终究不是军官,即便到了规定年限允许结婚,爱人也不能住到部队里来。林浩东了解到这些实际情况,拿定主意,趁早打道回府。反正已为国家尽过义务,不算没觉悟。

“还有丁超呢。”

“他能选士官,因为军事技能突出,带兵绝对不行。”

丁超有意退伍回去。他性格内向,心里盘算的事情,轻易不向人表白。一班的兵多数认为他很难琢磨。

“还让我在部队干?当初不懂,结果连下辈子的问题都到严重受影响了。”

于德江卷铺盖还乡属板上钉钉,他本人的态度听天由命,顺其自然。

“在哪儿都得出力吃苦,当过兵的怕啥,混口饭吃还不容易。”


对待既将离开军营的老兵,连队管理不如以往那么严格。个别老兵外出比较容易,于是便三五成群,结伴到营区外的饭店痛饮,喝醉了酒见到我们一年兵,吹胡子瞪眼。陈清关照我们,尽量躲着点那些心里或多或少带着不满情绪的老兵,免得吃亏。老兵不光有资历,他们的军事素质确实较一年兵高许多,而且是普遍现象。新兵当中,极少数人达到与之抗衡的水平。

团部有针对性地展开“为祖国站好最后一班岗”专项治理整顿,老兵们收敛了许多。毕竟是军人,即使脱下军装,响应能力也比社会青年强得多。

营、连军政主官在军人大会上对老兵的寄语是:“回到地方,你们也要做到退伍而不褪色!。”

冯志强教导我们新、老战士:“有一天大家迟早都要离开,当今社会非常现实,你们要考虑如何面对。你们是当过兵的人,在军营得到的教育,将终生受益。别不相信我说的话,你们回去后第一次找工作时就能验证。”

陈清一如既往,没有丝毫松懈。“不管你在哪个岗位上,这最后一分钟也绝不能放松。”

退伍人员最后确认的日子越来越近,大多数老兵做好了告别军营的准备。

林浩东约我到训练场上。“刘海涛,天气一天比一天凉了,晚上站岗,记着多穿件衣服。”

“谢谢你,班长。”

“就要走了,我没什么留给你的。来,跟我过两招。”

我知道,林浩东通过对练的方式,向我传授绝招。我们于是从擒敌拳开始,一招一式地认真打起来。到后来,难分难解,各不相让,你来我往,象真的对敌一样,为制服对方拼命。我的嘴角流出了血,林浩东的身上也带着我的脚印。

“住手!”

一声断喝令我们的切磋终止。

冯志强从连部方向快步赶到,身后跟着几个排长。“不许打架!。”

我们打完最后一个攻守回合,这才发现,周围站着三十人。我和林浩东被迅速分开。马亮带着一年兵们做出保护我的姿势,要走的老兵站在林浩东的左右。冯志强位于两伙人中间,对林浩东怒目而视。

“怎么,自以为临走之前,想耍一把威风?”冯志强摘下军帽,解着军官服的扣子。“你有本事冲着我来,来呀!”

“连长,误会了。”我澄清道:“我正向班长讨教。”

冯志强回头看我衣襟不整,尘土满身,说道:“你们俩个搞什么?都跟玩命似的,有仇啊?回去,好好洗洗,换身干净衣服,晚上参加欢送大会。”

丁超收拾着要带走的个人物品。

“刘海涛,这个送你。”丁超手拿一条崭新的背包带,抱歉地说:“上次……留个纪念吧。”

我接过来,朝转身走开的丁超后背狠拍了一掌:“早知道是你干的。”

“知道就好,免得日后忘了我。”


很快,名单公布出来,一班五个老兵和班长陈清 “榜上有名”,林浩东、丁超二人则不在退出现役的队伍行列中。林浩东将提士官,丁超则转为二级士官。不知出于何种考虑,连里的保密工作十分到位。

“别的连队要想选上士官,那得花钱。在冯志强手下当兵,钱不一定管用,全凭个人本事。”

一连留下的士官都到一班来了。他们一一和陈清、于德江握手拥抱。大家都保持着沉默,难舍难分之情在彼此的眼中流动。

我怀疑,这些平日为了取得荣誉,撕破脸皮也要争个高低,甚至结下怨恨的兵,在分别之际,竟然依依不舍。这份兄弟感情,除了军营,哪里还有?

“集合!”

老兵离队的号令下达了。

我带头拿起陈清的行李,赵长城等也纷纷效仿我。大家簇拥着已经摘去肩章、帽徽和领花的退伍老兵们,来到楼下。

接他们的车等候在营房附近通向营区大门的路上。营、连干部也都到场为他们送行。陈清等人举手敬礼,凝视着我们,以及我们身后的营房大楼,拿上行李毅然转身,在锣鼓声中向车走去。

我喊了声:“老班长,保重。一路走好!”

陈清浑身一颤,停住脚步,我追了上去。陈清将手中行李交给别人,握住我的手,十分庄重地朝我点点。我看到泪光在他眼中闪动,受到感染,情不自禁地抱住他。

“老班长,回去后别忘了给我写信。”

望着陈清、于德江等人渐渐走远的背影,最后一个个消失在车门,视线被关上的车门无情隔断。我心里激荡起阵阵悲伤:谢谢你们对我的关怀、鼓励。也许就此一别,今生今世我们不会再见面,但军营中结下的战友情谊,永世难忘。

车缓缓启动,加速,无情地载走了朝夕相处的兄弟。

再过一个月,我们一班四个一年兵也是名副其实的老兵了。

退伍老兵离队半个月后,入伍的新兵就到了,都在新兵连集训,距下连还有一段日子。

没有老兵约束的日子一下子变得快乐起来,大家在几天内就把这一年的压抑全都释放掉。班里现在只剩下了赵长城、白玉峰、黄明和我四个一年兵,我每天还保持着原来的行事作风。有人却盼望新兵到来,憋足了劲要在他们面前抖抖老兵的威风。

“老兵一走,咱们提前过年了。”平素沉默惯了的赵长城一脸轻松。“再也不用看那些老兵的脸色了。”

白玉峰说:“尽他妈的给老兵端洗脚水了。终于翻了身,等新兵蛋子们来了,咱也享受亨享受做老兵的滋味。”

“对,这就象儿子伺候老子,天经地义。”黄明随声附和道。

我们日常的事务并不轻松。因为年终总结开始了,每个人都为自己的下一步做打算。部队奖罚分明,评选优秀土兵,每年才举行一次,以此做为对表现突出的士兵进行鼓励。往后,基层配备班长、选拔士官、推荐报考军事院校,士兵提干等,原则上首先考察优秀士兵。在部队环境中,几乎每一个士兵都是上进的,在学习、训练中人人争先。因为大家知道,军人是为战争存在的,消极思想会左右人的行为,一旦面对突发事件,落后意味着自己将付出血的代价。当然,也有人一时受情绪的影响,或性格等原因,产生抵触,但属于个别现象。部队是一个为战斗做准备的集体,不提倡个性张扬。

2004年底,我被评为优秀士兵。按照《军队基层建设纲要》规定,评比优秀士兵条件是:政治思想强,军事技术精,作风纪律严,完成任务好。由连、营军政主官结合年终总结进行,全面衡量,严格把关,并向上级推荐,经旅、团政治机关审批。正常情况下每班仅有一个名额。

“去年我己经评过一次了。”林浩东一开始就决意让贤,他当时对我说:“班里的一年兵,你潜力比他们都大,连长、指导员心里有数。”

丁超也无心参选。“娶了媳妇就得生孩子,关键不在你是不是优秀士兵。明年,你们等着听我的好消息吧。”

由于一连是榴炮营乃至全团的模范标兵连,优秀士兵数量高于其他连队,马亮和连部的另外一名士兵也被评上了。刘铁柱自从下连队,一直苦练过硬的军事本领,所以在他们班也当仁不让,独占唯一的名额。

2005年元旦在瑞雪相伴下,悄然降临军营。由于经历过了,战士想家的程度减轻了不少。谁都知道,两年的服役期剩下一半了。

新年一过,我们到团部驻地的大礼堂参加颁奖会。马亮和我一前一后从团首长手中接过奖章和证书。台下,全团官兵一千多双眼睛注视着我们。往日在连部,马亮总能从电话里听到团首长的声音,到了台上,他激动说不出话来。在荣誉面前,我也很兴奋,以规范的军姿展现自己。一个精致的红色优秀士兵证,集中体现了我走入绿色军营一年来的努力成果,它是我用辛勤和汗水换回来的,无比珍重。站在台上,我想:当妈妈看到部队寄回家的由总政治部统一设计的喜报,也会为我感到骄傲和喜悦。

我似乎看到妈妈欣慰的笑容。

回程中,马亮兴冲冲说:“哥们儿,我太幸福了。优秀士兵将来要填写登记表,装入本人档案的。”

马亮又长高了,寂近碰面时,总不自觉地想和我比一比个头。就连说话也不再唯唯诺诺,跟我大大咧咧的了。

“小家伙,看把你美得,嘴都合不上了。”

“刘海涛,我警告你,往后不许再叫我小家伙。”马亮郑重其事地说。


冯志强在一连全体官兵集合后,于队前宣布我们一年兵全部晋升为上等兵,同时授予上等兵军衔。

从那天起,我的肩章上再不是一道细细的“拐”了,“大于号”变多了一倍。

队伍解散后,冯志强单独留下我。

“刘海涛,上级决定暂由你担任一排一班的班长。”冯志强见我吃惊,更正道:“是代理长”

《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士兵服役条例》中规定:士兵担任副班长、班长或者相当于班长职务,由营或者相当于营的单位主官任免。战斗中,因伤亡影响作战指挥时,连或者相当于连的单位主官可以任命副班长、班长或者相当于班长的职务,但战斗间隙应当立即上报备案。

“我?”军营里事无巨细,都按相应条例、条令执行,当然也有例外情况。我一时无法接受。“班里有老兵啊。丁超和林浩东……”

“他们另有安排。刘海涛,这也是我为你争取到的一次锻炼机会。”冯志强语重心长地说: “别忘了,你到部队干什么来了。”

对我的任命正式宣布后,我即走马上任,带着一班现有的几名战士进行日常操训练。指导员事先分别同丁超、林浩东谈过话,两人积极配合我的工作,毫无怨言。

出于对未来局部战争随时可能爆发的考虑,以及我国现阶段综合国力的提高,在世界的影响及地位不断上升,部队建设也向国际军事先进国家学习,步兵单位将全面实现机械化和数字化。我们原属于乙种摩托化步兵师,因此加快了向机械化步兵旅的转换步伐。

摩托化步兵是指搭乘车辆实施机动,徒步进行作战的步兵单位。战斗开始前运动速度快,适应各种地形条件,机动灵活。但没有必要的掩护,战斗进展速度慢,是经济不发达国家采取的过渡型编制。机械化步兵则搭乘车辆实施机动和作战。普遍装备有坦克、装甲输送车或步兵战车。

未来的机步旅还将将增加高炮、工程、防化和通信等兵种,成为可以独立承担战役以及战术任务的部队。

我们群情振奋,摩拳擦掌,为适应新的战争模式变化准备着。


陈清回到家里休息一阵后,打来电话。言谈之间,带着惆怅。

“还是军营好啊。地方生活一点都不紧张,这样下去,人会变懒。我每天仍然早起,跑上几里地。可是没有武器和携行具,轻飘飘的,找不到感觉。”

“工作安排了么?”

“到家的第三天就去登记了,现在一直没信。”陈清在部队五年,饮食起居形成规律,在家里没有任何约束,反而不能享受悠闲。“这种舒适,时间长了准得让人生病。我再等几天,不行就去深圳。”

“回部队来吧,老班长。我给你打洗脚水。”

“我在的时候,你可从来没说过这话,更没……”

“那时太不懂事。离开你,我感到孤立无援,能不能当好班长,心里没底。”

“有事就找冯连请教。他点拨你一句话,够你摸索半个月。和梁君商量也行,他肚子里有东西。唉,当初,不该对他那样。”

我向陈清讨教带兵方法,他毫无保留地将几年来的体会和心得悉数传授给我。

“因人而宜,区别对待,建立感情,互相尊重。绝对禁止打骂,那样有时会适得其反,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尊心。刘海涛,我看得一点都不错,你是一块好钢。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部队的优良传统,就靠你我接力,代代相传。从今往后,看你的了。”

我召开第一次班务会,我信心十足地表示:尽管是代理班长,也要承担起职责,带着大家一道,完成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

军人的使命在我心激荡。

会后,我将行李搬到陈清原来的铺位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