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炒三国 第一章 刘备是个啥孩子 第八节 张飞打人的毛病是咋来的

阿元250 收藏 0 10
导读:爆炒三国 第一章 刘备是个啥孩子 第八节 张飞打人的毛病是咋来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6/


把这三国炒到这个火候上,按理应该说说其它的重要人物,什么曹操、孙坚啥的。但阿元不是专业写小说的,有点掰不开镊子,忙呼不过来了。所以就兴之所致,盲人骑瞎马,写到啥算哪了。如果大家有意见,尽管提,但如果你提了,俺也不会听。

上一章说了,刘备刘大队长(琢县县民兵大队大队长)跟着邹司令(琢郡军分区司令邹靖)打来打去的,把琢郡市里的大小黄巾整的是没地躲没地藏的,于是纷纷的撩杆子了。


仗没得打了,刘备的县民兵大队也就没啥留着的必要,就地解散,那些兵都该种地的种地,打铁的打铁,该干啥干啥去了。刘备呢,也没白折腾,被琢郡市长封了官,安喜县公安局长(安喜县尉),级别是正科。


可能有人就说了,易中天易教授在《品三国》里可说了,刘备的这个县尉,可以是个副县级的公安局局长,级别应该是副处。咋到阿元这就变正科了呢?你个咯影刘备也不能这么干哪?


这不是因为阿元对刘备有意见,而是汉代的官制就是那么规定的。在东汉,大县置令1人,千石,其次置长,四百石,小者置长,三百石。令、长之下,置县丞、县尉。也就是说,当时的县里,有令有长,相当于正副县长,他们的级别呢,是正处和副处。他们下面的县丞、县尉,级别只能是正科。当然咱也不能就说易教授就错了,这种比较本来就是想给大家一个概念,很难真正的一一对位,整的严丝合缝的,而且也没那个必要。


扯远了,再扯回来。刘备当了安喜县公安局长之后,俩兄弟也得安排啊,就把这关羽张飞封为安喜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正副大队长。


这疙瘩咱着重要说说张飞。张飞当上这刑警大队副大队长之后,可是把他给自在坏了,是革命小酒天天醉,小小麻将捏不碎。还跟人白呼呢:“人家都说,当官的下班就回家,是穷鬼,9点以后回家是酒鬼,半夜12点回家是色鬼,早晨4点回家是赌鬼。俺比他们牛X多了,俺这从来不回家,那叫醉赌鬼。”


东汉的时候,技术不过关哪,没现在茅台五粮液啥的,二锅头老白干也没有。只有那种稀溜溜的米酒,效果和把酒糟泡了的味道差不离儿。酒精度数也不高,和啤酒差不多儿。所以在那个年代的记载里,用壶喝酒是很正常的,李白呢,也可以斗酒诗百篇。那一头可是十升,相当于十斤白酒。虽然现在酒风盛行,但阿元还没听说谁敢灌十斤茅台五粮液的,那非哏喽了不可。


正是因为当时的酒稀的溜的,所以张飞喝起来和李白差不多,也是用斗来计数的。当地的老百姓还给张飞编了个歌谣:一斗两斗漱漱口,三斗四斗才是酒,五斗六斗扶墙走,墙走他不走。


人家李白是斗酒诗百篇,张飞呢,却是斗酒瞎胡闹。要是哪天高兴,喝到五斗六斗,墙走他不走的程度,还好说,不知道歪哪个旮旯胡同就睡着了。但喝到三四斗的时候呢,就麻烦了。先是赌钱,结果半拉月没到,县里的赌徒都改邪归正,重新作人了。


为啥呢?张飞太赖,又太横,赢了要钱,输了也要钱。而且赌起来是没完没了。他精神头足,体力好,连着赌个五天六夜的没啥事,可其它的赌徒受不了啊,一个个是面黄肌瘦,都快抽巴成句号了。所以这半拉月下来,安喜县的治安是贼拉的好了,不仅赌博的没了,什么小偷小摸抢劫杀人捂的都没了。原因是张飞好赌啊,不管你干啥坏事了,唯一的惩罚就是陪他赌,直到你赌死拉倒。


但这县里的治安好了,张飞可闹心了,为啥呢?没人陪他赌了。咋整呢,张飞就打人。


张飞打人这个爱好,要从他小时候说起。那时候淘啊,家里又是养猪专业户,就见天的打这猪玩。打来打去的,武艺是练成了,毛病也落下了,三天不打点啥手就刺挠。这县里也没猪可以打啊,就改打人了。


但张飞打人,你是舒服了,别人哪受得了啊。而且他打起人来,可不挑肥捡瘦的,是老百姓也打,手底下的警察也打,除了当官的不打,是啥人都打。于是这挨打的人是上访的上访,告状的告状。为这事,县长(县令)已经找过刘备好几次了,所以刘备也不能不管。于是就派人把这张飞找来了,想给这张飞做点政治思想工作。


找人的去了不大会儿功夫,张飞醉醺醺横着就进来了。一看就没少喝,舌头都直了:“大…大…哥,你…你…找俺啥事呢?”。刘备心话,啥事,不就是喝酒打人闹腾的,县长都要把俺撸巴了,你咋还揣着明白装迷呼呢?但想是这么想,话不能这么说。刘备是这么说的:“三弟啊,你这酒是不是喝得太多了点?你不知道吗?这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剔骨钢刀吗?酒大伤身啊。人家联合国卫生组织可都说了,戒烟限酒,是身体健康的四大基石。你说你咋就这么不爱惜自个的身体呢?”


这刘备知识够丰富的啊,连啥啥四大健康基石都知道。但你知识丰富也不能这么显摆啊?三国时候还没联合国呢你不知道吗?噢,是阿元胡扯?对,阿元就顺嘴胡咧咧了,你能把俺咋着吧!有能耐你告我去啊?


又扯远了,再扯回来。张飞一听,明白了,哥这是嫌呼俺,嫌俺给他闹事了,就大嘴一裂,白呼开了:“大哥你这话可不对,你不知道吧,俺喝了酒以后,就整明白了,这地球呢是不停地转呀转……”


张飞咋这聪明呢?那个时候,就知道地球是自个儿转来转去的了?


刘备一看张飞又和阿元一样,不知道又要往哪扯了,赶紧打住:“停,三弟,酒大哥可以不管你,你爱咋咋喝,喝死拉倒。但你打人的毛病总得改了吧?再说了,你说你没啥事总打人干啥玩意呢?当年咱那些兵,那叫你打的,没一个能直腿走道的,你说你象话吗?”


张飞听到这可受不了,大嘴一张就哭开喽。有人可能就说了,这阿元净瞎掰,爱抹鼻涕掉眼泪的刘备还没啥动静呢,张飞咋还哭了呢?这把张飞也整得太窝囊点了吧。但阿元这么说是有道理的。你没听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吗?张飞和刘备天天混在一块堆,除了会哭,还能学到啥好呢?


张飞一边哭咧咧的,一边就说了:“大哥,为这事你是没少操心,啥啥爱兵如子的,你也没少叨咕。俺也照着做啊,学着你和二哥去关心士兵。可俺一进大营,第一眼就看一小兵在那扣脚丫子。那味,就和老家那三年没掏的老厕所似的。俺心里念叨着,要爱兵如子,要以德服人!要爱兵如子,要以德服人!这才强忍住了,没伸手打他。”


刘备听到这儿,挺高兴,三弟进步不小啊。就接着问:“然后呢?”张飞:“然后,俺就细声细气地和这小兵说了,这位兄弟,把你那脚丫子洗洗中不?这大味,都能把人呛个跟头。你猜那小兵咋说的?”


刘备:“咋说的?”


张飞:“这哥们就说了,俺是来当兵打仗地,又不是让人来闻味的,整那么干净干啥呢?俺又不是一朵花。”


听到这,刘备担心啊,就问:“你没打他吧?”


张飞:“俺忍住了,一边心里念叨着,要爱兵如子,要以德服人,一边是憋着气就跑了。但这没完啊。走了几步,又看到另一个小兵腿上长个大疮,都冒脓了。俺就把吴起的故事想起来了。心话了,你吴起有啥啊,你能给生疮的小兵吸脓,俺咋就不能呢?俺是二话没说,趴那就用嘴给那小兵吸脓。吸完了,正等着这小兵谢俺呢,谁知道这王八蛋玩意儿却哭了,一边哭还一边说呢:‘你这不害俺呢吗?那混蛋吴起给哪个士兵吸过脓,哪个小兵上战场就死。你这给俺吸脓,这不是把俺往死里整吗?’”


张飞说到这儿是特别的生气,“啊,你说他是个啥犊子玩意?咋就不知道好歹呢?俺吸他那脏了吧叽的脓容易吗我?你说俺不打他还留着他?所以俺就把他吊起来了,把他俩条腿给打折了。”


张飞的话说完了,刘备心话说,得,这政治思想工作又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了。于是挥挥手,也懒得理这张飞了,想这自个的烦心事去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