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81/


很多年前的事我总有些不愿过多的回忆,我觉得那段日子就像一把放在角落里的椅子,被岁月的尘埃遮住了它原本的模样,于是你拂开尘埃,坐在上面重温从前的美好,用手细细的抚着它的每一寸。可是摸着摸着 你会突然站起来,慷慨激昂的说:我X你妈!谁他妈在椅子底下抹了一堆大鼻嘎巴!然后发现原来过去的日子和现在一样都有着许多生活中应有的不美好。

回忆着,思绪的手在往事的椅子上摸索着,终于不负命运之神所托——我摸到了一大块大鼻嘎巴。

“刘二,你说往暖瓶里下泻药的人是不是你?”老师问我。

“是不是都让你说了,你看着办吧。再说你说我干的你有证据吗?”

其实这件事凭良心说还真不是我办的,在老师所掌握的下药时间里我有非常有力的不在场证据,那会儿我正蒙面在平县三小后面的小胡同堵她儿子,她儿子还被我打尿了呢!但我仍要将这件事给认下来,因为我知道这事绝对是郑健办的。前连天他就把他爸便秘时吃的果导片偷出来和我一起商量怎么下药,可谁想到这小子竟单独行动而且办事如此不周,被人拆穿了不说还找到了我的头上。

“好,算你小子有种。那就写个检讨吧。”

我心中窃喜:这次罚的这么轻。

“十万字检讨,下个月交上来。”

我X你妈,谁下的你找谁呀!

我回去就把郑健臭骂了一顿,郑健说这事也不能全怪他一个人,那天他拿暖瓶去锅炉房的途中碰到了大饼子,两人一边走就一边把泻药下了进去,两人去过锅炉房之后暖瓶中又多了些煤灰,又过了一会儿两人又去了趟厕所……

在我静静听郑健讲述的同时我脑中浮现出这样的场景:

在保安室内保安头子老尹拿着一试管的液体在分析成分。

老尹拿出一片尚未完全溶解的小白药片,轻蔑的一笑,说:“我还以为什么呢!果导片而已。就只有这点伎俩。”

他又拿出一些黑末,看了看后说:“煤渣子。”

接着又拿出一块熟了的肉,说:“高蛋白肉制品。”

最后拿出一块外沿呈黑色内部暗黄的固体,仔细看了半天没有任何发现,于是尝了两口,一边咂嘴一边思考,又尝了两口之后说:“X他妈的!是屎橛子!”

下泻药的事后来被越传越广、越传越悬,而且有二十几个版本。其中有一个版本说的是我在暖瓶里下“鹤顶红”,这个版本我挺喜欢的,毕竟这使我多了一些神秘色彩。后来每个老师见到我都很害怕的,但最害怕我的还是我们班主任,因为我依旧每天去个她换水,而每次我拿来一瓶水的时候她都像一个不幸失足的少女问医生病情一样小心翼翼的问我:“没(梅)毒?”

郑健很后悔当初没有将下毒的事给认下来,因为现在只要我们俩有什么事被逮到的话班主任就放过我然后把劲儿都使在他身上。我和郑健几乎每天都不写作业,每次班主任都把他拎上讲台,问:“为什么没写作业?”郑健每次被问到时都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说:“我忘写了。”说到我们班主任也可算是一位奇人,当下她便说:“我干了教育事业十几年了我他妈还制不了你,你不是忘了吗?这简单。”她提起笔往郑健脸上记作业,左脸记数学,右脸记语文,外语少了点就记额头上。她还叮嘱大饼子说如果有别的科就往身上记。大饼子之所以有这种权利是因为他是常写不完作业的人中学习最好的,久而久之也成了一官。

有一次为了应付教委检查,学校学生集体补作业,郑健的四肢上分别记上了物理、化学、生物、政治,前胸和后背分别记上了历史和地理,大饼子正愁体育没地方记的时候,郑健因为被笔道子划的生疼,对大饼子破口大骂:“记!记!记!你记个XX!”大饼子淫亵的目光立即对准了郑健的下半身,郑健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双手护住了下边,声音颤抖:“你……你想干什么?”

结果郑健那玩意儿上多了六个大字——引体向上十次。

我、郑健、大饼子还有达子四个人都特别喜欢题足球。

我的位置是右边锋,这是因为我的突破技术还不错。但我的传中却有些说不过去,有一次在对二班的比赛里我竟一个传中传到对方门里,这使我在我们校足球界里成了一个传奇人物。后来我比赛里鲜有的几次精准传中竟然都会让围观者感到惋惜:这脚射门又偏了一点。

郑健是中场核心,他的优点就是很打击对手的士气,缺点是也很打击我们的士气,反正和他踢球是一件很打击士气的事。每次他踢着踢着踢出激情来就开始大声叫嚣,不是冲着别人讲黄色笑话就是高声唱起河北梆子,所以他带起球来没人敢拦,别人一边躲一边抱怨:“这小子后妈生的吧?”

达子是中后卫,当对手带球的时候会看到一个速度极快的黑影在眼前绕来绕去,这时对手只有凭借身体的本能无奈的将那黑影过掉六七遍,对于一般人来说被过掉六七遍之后就没脸再踢下去了,可达子却仍如狗一般的嚎叫着冲过去,直到对手体力透支或精神崩溃为止。

大饼子是队长,也是打中后卫的。他的防守能力得到许多人的认可,无论是正面防空还是转身速度都没得说。不过光凭这些想当队长还是远远不够的,他最让人信服的事是在一场对二班的比赛里,当时二班的前锋一对一面对他,那小子刚一起速他便如箭一般飞铲出去,把我们所有人都看傻了。许多朋友可能以为铲球没什么了不起的,但在我们北方的球场上铲球可是需要莫大的勇气的,那球场一堆堆黄土上堆着一些小石子和煤核,还散碎着些破啤酒瓶子。大饼子将球铲出界后站了起来,两腿上不规则的布满了玻璃渣子,不断的渗者血。二班的前锋扶了扶眼镜,躬下身子盯着他的双腿,问:“哥们儿,义肢吧?”大饼子痛苦的咆哮着:“义你妈逼!快打‘120’!”

我们班因为我们四个的存在而在学年内难逢敌手,只好与初三的学生踢。由于差着两岁,所以许多人都想来看比赛,为了这个我们四个每天放学后都一直练到天黑,大家都瘦了不少。而大饼子却不得不因伤病而在长袜里放个护腿板,并在腿上贴了十几片“虎骨追风膏”。

比赛那天郑健兴奋异常,激动的泪水在双颊淌过。数学、语文作业模糊了……

刚一开球我就把球回传给郑健,然后我高速插上,郑健一个长传过来我不慌不忙的用胸一停,可谁想停出了四五米,正好停在对方后卫手上。我还没闹清楚怎么回事呢裁判就判了个点球。点球由我主罚,我瞄准球门左侧大力施射,但球却意外的一个大外旋直挂右侧死角。那门将一边捡球一边对他旁边的后卫说:“能用眼神骗人,这小子肯定练过。”

郑健在随后的比赛里也打入一球,他脱去了上衣举臂挥舞着,前胸赫然露出了我们今天的历史作业,许多没有记到作业的同学仔细记过了之后欣然离去。但还有许多没记完的同学仍在加油:“郑健!再进一个!”其中还有几个私底下嘀咕:“我好几科没记,你说他再进一个能不能把裤子脱了?”

其实我们只要进一个球就够了,因为有大饼子的防线就像钢铁一样坚固。大饼子除了有一手飞铲的绝技以外还有一些特别隐蔽的小动作傍身,每当对方前锋要接球事他就跑动中利用摆臂不轻不重的击打对手下阴,在对手腾空争球时他自我牺牲的把脚垫在对手落地位置,而且他还有几招杀手锏连我们都不是很清楚,估计应该比那几招还孙子。反正那天对方前锋一场球踢下来以后阴囊血肿、韧带拉伤还崴了一只脚,估计可以直接挂靴了。

那天我们二比零赢了,初三那班受伤的前锋扬言要哪天放学堵大饼子,这使大饼子吓得每天放学来多在教室里待上一小时再走,弄得我们班主任一度以为这小子良心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