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五卷:印度洋 第四十二章:自由有价(四)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巨港的机场上,一队队中国和东盟空军的飞行员和地勤人员正列队向即将从这里起飞返回雅加达的印尼联邦国防部长—杨全中将送行。当那辆老旧的北京军用212吉普车上高扬着印尼陆军中将旗出现在机场的跑道之上,所有人员都面对着这辆“印尼陆军1号”致上标准的军礼。

这样的敬意并非来自于行政上的命令,或者仅仅是为了显示军衔上的差异,更多的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尊敬和敬佩。虽然杨全中将的苏门答腊之行并不漫长,按照雅加达的要求,他仅需要作为印尼民主联邦三军的最高代表,一路由雅加达抵达巨港,完成与东盟军队的纯外交形式的一个交接仪式就可以打道回府了。但杨全中将却利用这短暂的旅程,以巨港为中心几乎走遍了整个苏门答腊。在这段期间内他夜以继日的工作,令印尼民主联邦军队在苏门答腊岛的顺利组建和部署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

陆续抵达苏门答腊岛的印尼民主联邦军队不仅代替了中国—东盟联军稳定了后方的治安状况,还迅速形成了一套与中国—东盟联军相配套的后勤支援系统。中国—东盟联军的许多军需物资可以直接在苏门答腊岛本地获取,而不在需要从遥远的本国再行运来,而这一切无一不是杨全悉心努力的成功。

不过当“印尼陆军1号”在跑道的尽头缓缓停下,四名身着印尼陆军军礼服的士兵打开车门,合力抬出的却是一具覆盖着红白相间的印尼民主联邦国旗的军人棺椁。

“这具棺椁内正安详的躺着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优秀军人,虽然他不曾在自己的国土上作战,但他在为了保护善良的民众而印尼内战所建立的功勋,令他同样无愧于‘龙的传人’的称号。”在棺椁的侧面用印尼文字和中文书写着以下字眼,由四名印尼陆军士兵郑重的抬向跑道尽头的那家来自中国的一架崭新的运-12E型军用运输机。

在中国政府对印尼民主联邦的第一阶段军事援助的空军项目中,中国政府将向印尼民主联邦空军提供24架崭新的运-12E型军用运输机,用于训练伞兵和空中运输任务。当然其中也有2架被改为印尼联邦政府的高层专机,分别命名为“印尼空军1号”和“印尼空军2号”配备给总统林光昭和国防部长—杨全中将乘坐。但在今天之前,杨全还没有机会坐上这架属于自己的专机。

透过老旧的北京军用212吉普车的车窗,杨全满含泪水无奈的看着自己最亲密的战友被缓缓抬上飞机。在那厚重的棺木之下,是一个曾经和自己并肩作战,把酒言欢的亲密战友、好兄弟。但此刻这个昔日充满了活力的生命正躺在那冰冷的世界里逐渐离自己远去。在印尼联邦的历史上可能只有为数不多的人记得他的名字—印尼联邦陆军张世杰中校。

来自湖南的张世杰与杨全有着相近的生活阅历,在南京军区近八年的军旅生涯令他同样拥有过硬的军事素养和战斗热忱,离开军队时张世杰已经是拥有少校军衔的中国陆军第31集团军的副团长了。在与杨全并肩作战的日子,这个爽朗的湖南汉子曾不止一次的感叹过:如果不是自己当时那火暴的脾气,他本可以留在自己所热爱的军营里。

不过印尼的战火却给这个刚刚转业的年轻军官一个重返战场的机会。和许多来自世界的各地的华人相比,从中国大陆奔赴战场恐怕是最为困难的。家里并不富裕的张世杰拿出了自己所有的储蓄,背着妻子和家人加入了一个新、马、泰旅行团艰难的抵达了曼谷的华人武装“南洋解放军”秘密招募中心。

虽然当时同样来自中国大陆的杨全已经被林光昭委以重任,但对于张世杰这个毛遂自荐的中国转业军官,“南洋解放军”的招募部门一度缺乏兴趣。如果不是即将出发去印尼的杨全碰巧在曼谷的街头遇到这个走投无路的同胞,或许张世杰只能拿着“南洋解放军”微薄的遣散津贴,返回自己的故乡了。

张世杰的运气并不好,在与杨全一起抵达位于加里曼丹岛西部坤旬的“南洋解放军”前进基地后。林光昭对这个新近加入的军官同样缺乏信任。张世杰没有被象杨全一样被安排到在爪哇浴血奋战的一线战场,而被留在坤旬担任对新兵的日常训练工作。

在枯燥乏味的训练工作中,张世杰意外的迎来了自己军旅生涯的第一次真正的考验。为了彻底击溃“南洋解放军”在爪哇的行动。已经全面介入印尼内战的日本海上自卫队曾一度计划发动一场针对与爪哇搁海相望的加里曼丹岛坤旬的两栖突袭作战,一举捣毁坤旬的“南洋解放军”训练和后勤基地。

当第一架日本空中自卫队的F-1型战斗机飞抵坤旬的上空进行轰炸时,虽然囤积了众多从世界各地采购来的轻重武器,并不缺乏速射高炮和单兵防空导弹的“南洋解放军”竟没有组织任何的防空作战,在训练场上生龙活虎的新兵,面对呼啸而来的战机,竟象一群妇孺般尖叫着一哄而散。

这场空袭虽然没有对“南洋解放军”在坤旬的基地造成实际性的重创。但是却令日本自卫队对即将展开的两栖突袭作战充满了信心。他们认定坤旬的华人武装是一群真正的乌合之众,他们虽然人数众多但绝对无力抵抗。日本海上自卫队还是低近海岸对坤旬的港口进行炮击。

大批还堆积在港口的补给物资和武器装备被无情的炮火焚毁,众多往来于整个东南亚和爪哇岛之间为“南洋解放军”送来外来援助和提供战场机动的船只在炮火中被一一击沉。但这一切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在坤旬的基地内,弃城而逃的畏战情绪正在“南洋解放军”的新兵和教官中蔓延。许多来自于国际雇佣兵组织的外国教官,向林光昭鼓吹在目前缺乏制海、制空权的情况下,单纯依靠这些新兵来守备坤旬,只能遭到最为惨烈的屠杀。

他们一致要求林光昭下达命令,销毁所有难以搬运的物资和装备。将部队化整为零向加里曼丹岛内陆的丛林中撤退。甚至有人提出,全军解除武装撤入东马来西亚、文莱寻求外交保护。当林光昭面对着汹涌的避战声浪开始动摇之际,张世杰却意外的挺身而出。

“我从不认为制海权、制空权不重要,但是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我们曾多次面对强大的敌人血战到底,最终迎来了胜利的记录。就在我工作过的中国军队里,曾有一位在朝鲜半岛勇敢对抗美国军队的老兵对我说过:‘面对占据绝对优势的敌人,只有无畏才能成为活下去的唯一途径。” 张世杰在最后关头拦住了林光昭,将他留在了充满危险的坤旬。并在林光昭的默许下,开始重整低落之极的军心、士气,布置防御。

就在日本海上自卫队对坤旬的港口进行炮击的当天夜里,张世杰便组织和率领敢死队驾驶数艘满载炸药的橡皮艇,夜袭日本海上自卫队舰队泊地。成功的炸伤了日本海上自卫队两艘“隼”级导弹艇,这些装备有奥托.布莱达型76毫米炮的导弹艇在近海炮击中是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利器。虽然在行动中小型的橡皮艇难以在风浪中接近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大型舰艇。但是这一行动却有效的震慑了日本海上自卫队。

日本海上自卫队在第二天开始,便不得不远离海岸线,小心的进行远程炮击。而日本空中自卫队的空袭也在坤旬日益强大的防空火力下,再被击落了多架之后,不得不有所收敛。随着中国海军舰队对爪哇海的逼近。日本海上自卫队不得不终止了对坤旬发动两栖突袭作战的计划。被迫全军转向阻击中国海军舰队的行动之中。

不过在坤旬力挽狂澜的行为,却并没有为张世杰带来任何事业上突飞猛进。林光昭对这个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的军人缺乏好感,他宁可相信是中国的军舰救了自己,而不是所谓的无畏的勇气。就在杨全在印尼联邦军队中名声雀起的同时,张世杰却依然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教官而已。

虽然在印尼民主联邦军队正规化的建设中,张世杰的努力令他在印尼陆军中逐渐崭露头角,但即便杨全对这个来自中国陆军的军人充满了好感,但林光昭给他的位置却只有陆军中校而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