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集、浴血东北 第十五章、突围﹙2﹚

dontbb 收藏 3 5
导读:《铁血抗日》 第二集、浴血东北 第十五章、突围﹙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祝各位读者大大,新年快乐^_^万事如意^_^心想事成^_^




特种兵出身的赵晓辉亲率警卫连几十个特种兵和准特种兵为先鋒,左穿右钻,139团余部眼看着就要钻出敌人的包围圈……


此时天已大亮,日本陆军六架“93”式轻型轰炸机列阵轰鸣着飞来,赵晓辉骇然,嘶吼道:“机枪快给我架起来射击,全体将士急速前行。”然而137团余部才十三挺机枪,这十三挺机枪能起多大作用赵晓辉比谁都明白,在这么个节骨眼上他也只能是命令全部将士往前冲了。


炸弹倾泻而下,在开阔的平地上,139团余部的将士们便是想躲也没地方躲,炸弹爆炸处落下一片血肉横飞,战士们只能是睁着眼睛往前跑,撞上炮弹的便先一步为国捐躯,没撞上的便是拣回了一条性命。


93式呼啸而过将所带炸弹尽数投下后,兜了个圈又是一轮的机枪扫射,子弹如雨般扫下,掠杀着官兵们的生命。“小鬼子,来呀,爷爷在这呢!”一位机枪手端起机枪向空中射击时疯狂地吼着。一架鬼子的飞机仿佛是听到了这位机枪手的挑战似的,便向着他的方向俯冲了过来,机枪手疯狂地笑着,镇定地对着冲来的敌机继续射击,一梭子弹扫下来,机枪手被打成了筛子,血泉般涌出,染红了前胸的胸章,“中国陆军暂编师第139团”成了血字挂在了他的前胸。


那架俯冲的飞机尾巴上冒起了黑烟,憋了好大怨气的战士们欢声雷动,齐声喝起好来,边往前行进边高声疯狂地叫喊着。而被击中的鬼子战机歪歪扭扭地飞滑了一段之后就直接往地下的人群中扎了下来,轰然一声飞机炸得粉碎,周围的战士们无一幸免。


“疯子,鬼子真的是疯子!……”李矛嘴中喃喃自语着。


岳不群怒哼了声,道:“我们也不是软柿子,林兄,狗日的不但装备好而且够狠,要想打败他们,我们就要比他们更狠,更毒!” 岳不群钢牙紧锁,眼中凶光毕露。


林子祥哈哈笑道:“谁个好汉不杀人,哪个英雄不喋血,我林子祥不死于内战,能把这条命搭在保家卫国上面,值了,哈哈哈!”


岳不群深有同感也是朗声大笑。


不远处李矛见着岳不群和林子祥两人相对大笑,却也是不由得佩服这两位班长能在这么个时候还笑得出来。他一直都用眼角的余光看着他的四位兄弟,见到他们都还活得好好的他的心里才稍微塌实了些,但是一想到其他死去的同胞,李矛心里还是会隐隐地作痛,他们憋屈地死去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李矛真的是为他们叫屈。李矛恨恨地看着天上的飞机。


终于,其余的五架飞机似乎是投射完了其机上所挂的所有弹药,都掉头往回飞走了。像被掐紧了脖子的鸭子一般往前赶的139团余部的将士们这下才长嘘了口气,终于是能够缓一缓好好地喘口气了。


战士们都累地快趴下了,而赵晓辉依旧是高声地喝令道:“各位弟兄,打起精神,马上就要冲出敌人包围圈了。”


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给,战士们又在长官的高喝声中向着前面奔跑着行进。就在此时,前面枪声大作。迎接急冲冲赶路139团的却是飘扬的膏药旗。


“看来我们被堵住了!” 警卫连陈连长气恼地说道。


团长赵晓辉临危不乱,马上将连级以上的干部很快便集中了起来,临时将余部分成五个战斗连和一个机炮连。向六个连长命令道:“不是鱼死就是网破,以连级为单位从正面强攻轮番攻击,


“陈连长!”


“到!”


“你指挥警卫连和2连第一轮攻击。……”


“是!”


“张连长!”


“到!”


“你负责火力掩护!……”


“是!”


交待完毕赵晓辉望着转身离去的两个爱将,对此时正面强攻是否妥,赵晓辉来不及多想,其实他也是无奈选择了。但作为一个有实战经验的军官,他明白只有趁敌机未能回转之前,发起强攻才有一线生机。


李矛他们所在临时组编的3连多是新兵蛋子,作为预备队原地候命,以便随时向主攻的警卫连和2连两个主力连提供支援。


李矛一听到他们所在的连当预备队,连长又是他们原来的营长,嘴上便没好话了:“我说咱们营长也真够孬的,营长降为连长不说,凭什么我们连的就得当龟孙子,他警卫连的就一个个在前头充英雄。这也太窝囊了!”


“李矛,你小子给我闭嘴,如果闭不上我会找针线来帮你缝上!”岳不群怒声喝道。


姜子牙打了个哈哈,笑道:“班长,老大说的也是实情,人家警卫连的恐怕会在背后唱我们是老儿子要人疼呢!”


其他的兄弟也是齐声起哄,岳不群脸上变色道:“少给废话,给老子都准备利索了,预备队可不是吃软饭的,等叫我们上的时候我们便要能上得去。”


“班长,大家都是带把的,要我们上,那还不容易啊!” 姜子牙嘎嘎笑道。班里其他人轰然大笑,便连平日里寡言少语的樵夫出身的陈代军也是笑弯了腰。


岳不群可不理姜子牙疯言疯语,刚毅的脸上挂着一丝别人难见的忧虑,因为他知道要打攻坚战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得用多少血肉之躯才能铺砌出一条前进的道路,虽然李矛这些新兵蛋子不清楚,但他岳不群可是清楚地很。


抬头看了看天空,阴阴沉沉的让人感到压抑无比,岳不群叹了口气,目力所及除了村子上的一些房屋外便都是平地,现在天气转阴鬼子空袭估计也一时来不了,鬼子也还没站稳脚跟,长官应该很快就会下令对前面的阵地发起猛烈的攻击了,平地战事斗得便是谁更狠,攻守双方都没有太多的优势可据。


“各位弟兄,将刺刀上好,随时准备上阵搏杀!” 岳不群朗声道。


将刺刀座从木托取下,大家都将刺刀给上好了。李矛上好了刺刀后,又不停地用磨刀石磨起刀来,用手指轻拭刀锋,冰凉的触感让李矛觉得心灵通明之极,他轻声向岳不群问道:“班长,这刀子扎哪最利索,能一刀就要了鬼子的命。”


“持刀之手紧贴肋骨,刀口朝上上,往敌腹中直插时手腕带刀猛然上提则没人能够活得下来。割喉,扎眼,脑后三寸,档部皆是要害,若被扎中的话不死也废!” 岳不群冷声道。


李矛轻轻点头,看到那泛冷的刀身,李矛的脸上浮现出残酷的笑容。



飘扬的膏药旗下是一个小村庄,在飞机轰炸声指引下,匆匆忙忙赶过来的小鬼子一边阻击139团,一边临时构筑的简单工事,后面藏匿的川原田旅团小日向白朗第二步兵联队第一大队一部,在小村庄这么个狭窄之地300来人的小鬼子根本就展不开阵行,没有足够的时间构筑战壕,最好的火力据点便是村前一座残留的土地庙墙壁和未曾倒塌的房屋顶上。他们也能看到139团余部的兵力数量是远远超过他们,但是他们依然坚信着一冲既溃的支那军队不可能攻破他们的防线。


在对峙双方之间,正中是一条宽约2米来宽的山道,山道之外便是零星散落的水塘和田野,没有重武器,缺少弹药的139团余部要想冲过去谈何容易。


冲锋号嘶嚎响起,撕破了这片宁静的旷野。对于士兵而言,冲锋号是最残酷的指令,任前面是万丈深壑还是滔天火场你也得撒开了腿往前奔跑。没有人是天生的勇士也没有人能够克服对于死亡的畏惧,奈何若是你因胆怯而往后退得话,那么长官的手枪会毫不犹豫地在你脑袋上爆一个血洞,麻木的服从是军队铁的纪律烙下的深深印痕。


139团余部十三挺轻机枪和所有掷弹筒对日军的重机枪火力点和掷弹筒点进行着连续的火力压制,139团余部这点火力支援了,本来起的作用不大。


可日军兵力也摆不开,双方掷弹筒和机枪的 3轮密集轰射之后,虽然139团余部这些重火力便折损过半。但冲锋的战士即都疯了似地嚎啸着往前冲去,面对鬼子歪把子机枪的概率面扫射,多是老兵油子的警卫连根本就不当回事,轻松地左闪右挪便躲了过去,倒是那些枪法精准无比的步枪兵的点射是他们最忌讳的,好多的战士都是被步枪打死而非机枪的扫射,鬼子兵列装的三八大盖步枪初速极大,一打两个孔子弹子弹贯体而出,只要不打中要害便死不了人,好些个大腿胳膊被击中的139团余部战士只是稍微休息了一会,接着就咬咬牙又继续往前冲去,鬼子兵见到这种状况一来觉得眼前冲锋的士兵勇猛异常,二来打中的敌方却是没能产生致命的杀伤力,此消彼长之下鬼子兵心里直觉得莫名憋闷,不由地气势便削弱了几分。


从一开始即密切观察战场变化的赵晓辉见到攻势居然完全压制住了敌军,欣喜地笑道:“好,非常好,他爷爷的,陈连长的两个连兵力居然就能够对鬼子阵地完全地压制住,哈哈哈,很好,相当地好!”



望着进攻的部队在田野间不断倒下的身影,139团金副团长叹道:“现在每时每刻都是整班整班地人倒下,这么会工夫已经是有五分之一的攻击部队阵亡了,死伤却是惨重呀!”


“战场上哪能有不伤亡的?我们现在已经是相当好了,好,火力压制的弟兄应该记上头等功,要是没有他们的精确炮轰,鬼子也不会这么轻易地给压制住。诶,怎么回事,炮火怎么停了,钱颜军!钱颜军!” 赵晓辉怒声咆哮了起来。


通信兵马上跑了过来,赵晓辉冲那个叫钱颜军通信小兵吼道:“小鬼,去,给我问问负责火力压制的张春山那个王八蛋为什么哑火了?”


“是,团长!”看起来稚气未脱的钱颜军听到指示后便急冲冲地跑向掷弹筒和机枪阵地。


没过许久,钱颜军就喘着粗气跑了回来,上气不接下气道:“团长,张营长说﹙重组前为炮营营长﹚……他说没弹药了!!”


“什么!”赵晓辉大嗓子一吼,震得钱颜军脸上铁青。“张春山那个败家子,这么会功夫就把老子的弹药轰完了,让老子拿什么冲出去,难道拿他张春山的脑袋当炮弹吗?他张春山有几个脑袋,他娘的!不想活了!!” 赵晓辉气地掏出腰间的手枪就要往掷弹筒和机枪阵地冲。


金副团长一把拉住怒气冲天的赵晓辉,呵呵笑道:“我说老赵啊,你吼个毛撒,当初你给张春山下命令的时候那我也是在场的,清清楚楚听地你对张春山说:‘你个王八羔子,小鬼子阵地上的哪闪出机枪掷弹筒的火星子,你就给老子用炮弹给弹灭了,要是灭不了就毙了你。’你当时是那样讲的吧,我可没听你说要给你省弹药呀,就刚才战场那阵势,我想你就是事先通知了,我看张春山他也是忍不住的。不过他们的火力压制也是做地相当成功了,你没看现在最前排的部队已经冲到接近鬼子阵地不足七十公尺的地方了嘛,功过相抵!功过相抵!”


赵晓辉呼呼地喘着粗气,心情稍微是平复了些许,而通信兵钱颜军依然是满脸恐慌像根木头似的杵在原地一动也是不敢动,金副团长对钱颜军摆摆手道:“小鬼,去吧,这里没你的事了,到一边候着去。” 钱颜军两眼珠子往赵晓辉那瞄了许久,见赵晓辉没有要发作的迹象,他才踮着脚轻轻地闪一边去了。


“呵呵,老赵,你刚才不是还夸张春山他们打得好嘛,现在却怨起张春山他们不帮你省弹药了,你呀,我看你心里想着要是能再有猛烈得火力压制那该多好!” 金副团长拍着赵晓辉的肩膀笑道。


赵晓辉苦笑道:“可现在我们不是家底穷嘛,打完了后,等你想道用这玩意的时候,你便会两手瞎抓,连毛都抓不道半根。你看看这一会的功夫,没了火力,一个连队倒下了,付出一百多条命的代价便是往前推进了五十米,而这最后剩下的五十米才是最艰巨的呀!”


望着前面将士们英勇嘶吼着往前冲去的壮烈场面,金副团长也心痛不已,为将士浴血奋战保家卫国而欣慰,也为那不断倒下去的将士们而悲伤,金副团长拿起一支冲锋枪情绪激昂地说道:“团长,让我上吧,!”


“再等等,再等等……”赵晓辉低声说道。


金副团长嚷道:“老赵,你是不是怀疑我这个副团长的指挥才能了!”


赵晓辉张口数次却又是吐不出什么话来,而在金副团长锐利非常的眼眸的紧盯之下,赵晓辉最好只得是叹了口气,道:“哎,真是拿你没办法,那好吧,保重!”


“好的,老赵你放心,我定会率领弟兄们替全团杀开一条血路的,哈哈哈!!”一听到能带着部队往前冲击敌人的阵地,金副团长满脸灿烂笑开了花,整了整军装便迈开大步。


赵晓辉一见金副团长大有将士出征的模样,连忙阻挡住他皱眉道:“你这是要干嘛!”


“带领弟兄们冲锋陷阵呀,老赵,他们是你我带出来的兄弟,虽然大都是地痞流氓没几个好货,但是既然他们成了我们的兵,那么他们就是我们的兄弟,今日谁与我们同袍浴血,他就是我们的兄弟。既然是兄弟,上战场为国家为民族赴汤蹈火当然是得一起上。不知道我这样说你是否还有疑问?” 有点书生气的金副团长平静地说道。说完头也不回迈开大步向方阵地走去。


赵晓辉知道此时身先士卒的重要性,若不是作为最高指挥官,他那会窝囊地呆在战阵之后远远地看这自己的手足在前面搏杀。他只能看着大步离去的金副团长连连苦笑。


虎步急行,耳畔有风声划过,金副团长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使不完的劲,灼灼有神的两眼直勾勾地望着前面不远处139团预备队的将士们。


“看,金副团长来啦,金副团长来啦!!”不知道是谁先喊了声,前方攻击不顺,原本疲惫不堪半蹲在地上的139团预备队的将士们立马就振奋了起来,一个个站起身来,小身板挺地直直的,生怕金副团长见不到自己的精神抖擞的模样。139团预备队的将士们大多都是街头的“活跃分子”,不敢说都是不怕死的硬角,却也一个个是死要面子的主,现在来当个兵佬居然是得缩着脑袋做预备队,这让所有的人感到无比的郁闷,便连前面警卫连撤下的伤兵望向他们一眼,他们也觉得人家有瞧不起他们的意思,下意识地缩缩脑袋。这会看到一直都呆在团长身边的金副团长过来了,生怕不要他们上战场,这便一个个从原本的病恹恹状态变得生猛了起来。


金副团长来走到看起来有些七零八落的队伍前边,怒喝一声道:“他娘的,老子来了一个个还傻杵着不动,是不是要我把你们一个个锤入土里头去呀!”醒悟过来的连排长吓得连忙招呼各自手下队伍列队,将接近500号的人很快地就编排整齐了。


金副团长心里暗暗点头,终于像点样子了。这时队伍中不知道是谁大声吼了句:“金副团长,是不是该我们上去拼命了?”


金副团长大笑道:“弟兄们,是该我们出手了,我们的目标,撕破鬼子的防线插入鬼子的阵地内,我们要做的就是把鬼子兵全部干掉,一个不留,所有俘虏一律杀无赦,都给老子记住了没有?”


“杀!吼~”


“杀!吼~”


巨大的吼叫声从139团预备队的将士们口中喊出。


“干死狗日的小鬼子!”队伍中的李矛大吼一声。


“干死狗日的小鬼子!”


“干死狗日的小鬼子!”


……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