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13章手足兄弟 2

ZONGJIE 收藏 0 74
导读: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13章手足兄弟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2/


一班原来的老兵和我比较团结,服从我的指挥。新兵来以后,出于维护我的班长尊严,协助我尽快在新兵心目中树立起威信,他们表现出不同的行为。

赵长城看不惯高飞的做派,嘴上不说,眼睛却时刻监视着高飞的一举一动。

黄明虽说是东北人,但和陆大虎保持着距离。不知他从哪儿弄了一副士官的肩章。

“在部队,列兵地位最低,知道吗?你们谁的话都得听。”

乱戴军衔,属于违反条令。我发现后,当即警告他。

“我就是想唬弄一下陆大虎他们。班长,你放心,出了一班这个屋,你让我戴,我也不敢哪。”黄明嘻皮笑脸地打着哈哈。

白玉峰在新兵面前摆出老兵资格,支使新兵干这干哪,洗脚水自己不到,换下的衣服等着新兵主动拿去洗,晾晒完收都赖得收。

“第一年,替老兵打饭,扫地。如今该轮到我享受这个待遇了。”

新兵敢怒不敢言,背后发泄怨气。

一班表面上一团和气,我总预感着在新兵和老兵之间隐伏着一种危机,一旦失控,随时爆发。怎么办?我目前不能确定矛盾的真正根源,也就无从着手解决。

回想起当初刚刚走进军营的我,在新兵连和李勇钢对抗,接二连三地制造麻烦,给他的工作带来阻碍和压力。现在,我面临的问题也许都是报应,我该不该原谅新兵们的幼稚行为呢?

我想到了李勇钢,于是抽出时间来到火箭炮营的营房。

李勇钢的班里也分到了新兵。他帮一个山东兵纠正站姿,那个兵不服。

“俺在新兵连,他们就是这样教的。”

我走过去,站在新兵面前,怒目而视,看得新兵直发毛。“新兵好,你来这儿干什么?拿上你的行李,回新兵连去。”

那个兵求助地望着李勇钢:“班长……”

“叫什么?我也是他在新兵在带出来的,可不像你现在这个熊样。”我迫近一步:“敢顶嘴,你想找不自在?”

李勇钢拉开我,让那个兵赶快离开。“刘海涛,成老兵了,跑我这儿耍威风来了?”

“老班长,虽说班长是军中之母,你不能总象个老妈子是的。咱们军人,得体现出阳刚之气。”

“行啊,刘海涛,翅膀硬了,教训起人来了。”李勇钢当胸给了我一拳。“还好意思说呢,忘记你在新兵连惹下多少麻烦了?哪一回不是因为你受冯志强责罚。也就是你,换了别人,你看他们谁敢?”

我的脸有点发烧,忘了自己干什么来了。“老班长,我有事求你。”

我们的营房紧邻,李勇钢对我的近况早有耳闻。“当上班长了?恭喜你呀。”

“老班长,你就别拿话敲打了我了,是代理班长。”我拉李勇钢坐下。“这两天,为班里的事,头疼的厉害。老班长,我一直想给你提意见。在新兵连的时候,你唯独对待我温和多于严厉,到底为什么?”

“刘海涛,你真想知道?”李勇钢仍温和地说:“我刚入伍的时候,有一个同年新兵很有钱,自己散布家里趁千万。他到部队没几天,因为受不了纪律约束,动手把新兵班长给打了,然后打电话叫家人送几万元钱过来摆平。这件事对我影响很大。”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一分到班里,我就听说你‘上边’有人。所以,我认为你不大可能坚持多久,或者调动,或者退兵。与其招惹你,不如采取温和手段交下你这个有背景的新兵。”

“老班长,你害苦我了,必须想办法弥补。”我趁机倒打一耙,对李勇钢进行讹诈。

“美的你。”李勇钢并不在意。“要算账,找你们连长去,当初是他交待的,特殊照顾你。不然的话,你以为我对你会客气吗?”

“冯志强?”

“对。要不是后来你自己转变了,用行动证明你自己。我对你真的不抱任何信心。”

“别翻旧帐了。老班长,快帮我支支招吧。”

李勇钢耐心地听我将一班十二名战士的情况从头叙述了一遍,责怪起陈清来。

“他应该提前培养你做接班人,告诉你一些方法和经验。”

“都怪我自己,平时没在意,不知他如何协调兄弟间的关系。”

“其实问题处理起来,说复杂就复杂,说简单也简单。”李勇钢有意惹我着急。

“您就别卖关子了。老班长,我求您了。”

“刚才你说什么兄弟间的关系?爱兵是搞好管理工作的基础。既然能成为兄弟,关系还不好处理吗?部队是磨砺个性,强调纪律的地方。以兄弟之情,从这两点下手。另外,一个班内,总得有人唱红脸,有人唱白脸。其实,连队里的干部也是这样。”

“什么白脸红脸,带兵又不是在台上演戏。”

“刚才,你就在我面前扮了一回红脸。我先谢谢你了。”

我恍然大悟,兴冲冲赶回一班。


凡是兵都有一个习惯,闲下来靠互相吹牛打发时间,这是效果最显著的放松方法。连排干部听到了,也当没听见,往往笑着避开。

高飞的父母经营着路边摊,有执照和占地许可,一应手绪齐全合法,仍免不了屡遭“城管”骚扰,罚款,抢东西没收。高飞的父母据理力争无效,他忍无可忍,愤怒地和城管开战,双方大打出手。事后,他赔偿受伤“城管”虚开的高额医药费,不然就得承受行政处罚,到拘留所去。而自己的伤自己处理。

“妈的,这世道太不公平。‘城管’打人是执法,你打他就叫抗法。到哪说理去?”高飞握着拳头,展示手臂肌肉。“等我探家时,再碰上‘城管’出来捣乱,绝饶不了他们。咱当兵的连警察都不放在眼里,‘城管’算什么东西?”

我从来不知道社会上在有一支被称为“城管”的队伍,也没和他们正面遭遇过。我以往的生活,与社会低层处于隔离状态。经过高飞的一番描述,我对“城管”产生了初步印象:他们的管理手段简单、粗暴,在情理和法理两方面都存在问题,往往激化矛盾,反而制造社会动乱。总之,所谓的“城管”要么取缔,要么整肃队伍,严格执法。

“高飞,你现在是军人了。”

高飞朝我走过来。“军人怎么了?”

我说:“军人在任何时候都要用纪律约束自己。随便动手打人,有损军人的形象。有些事情,得忍……”

“去他妈的形象。老子在家,爹娘叫我忍。到了新兵连,老乡让我忍。如今下连了,你?凭什么命令老子忍?”高飞

高飞一口一个老子,惹恼了我。“你怎么说话呢?”

“姓刘的,我忍耐你多时了。”高飞舞动拳头,向我扑来。“老子今天要见识一下你是怎么忍的。”

平日沉默不读的赵长城突然冲上前,架住高飞的手腕:“放规矩点,小子。不服气我陪你玩,敢和班长动拳头,不想活了吧?”

丁超也发话了:“新兵蛋子,胆子不小啊!赵长城,放开他,看他真敢对班长动手不。”

林浩东、黄明也凑上前来,虎视眈眈地望着高飞。我被隔在了圈外。赵长城牢牢地抓往高飞的手腕,暗暗用力,高飞疼得汗都下来了。

我急忙说:“你们干什么?大家都是兄弟……”

黄明叫道:“不行。这小子太狂了,今天非得好好教训他一下不可。不让他吃点苦头……”

我生气地喝道:“赵长城,我是班长。你要违抗命令吗?”

赵长城浑身一震,松开手,退到一边。

我拉开高飞:“今天的事,责任在我。”

自始自终,陆大虎一直抱着两手,做旁观者。何阳、佟四川等人被这阵势吓往了。

熄灯号响过后,寝室一片黑暗。我躺在床上,眼前浮现战场上枪炮齐发的幼觉。平时一盘散沙,将来怎么可能在枪林弹雨中互相掩护、配合杀敌呀。

要当好一个班长,的确不是一件简单的工作。

第二天早操后,李勇钢遇见我说:“刘海涛,昨天那个新兵向我认错了,说自己听不进去班长的话该揍。你曲线教育那个新兵一回,我怎么谢你?”


我托林浩东到服务社买回一整条香烟,上午操练结束后大家回寝室休息,等候就餐,我打开烟,每个新兵发一支。

何阳摇头不接。在新兵连,他因为吸烟被处罚过。新兵班长在他头上扣一个脸盆,往他嘴里一次上插十支烟,命令他必须在五分钟吸完,然后再吸另外十支。

我不赞成那种近乎残忍的变态做法,后果悲惨,让人一辈子难以忘记。

“班长,我已经快戒了。”何阳摇头苦笑。

“那就是说你还没完全戒烟”。我把烟硬塞给何阳,抽出一支烟,自己叼在嘴里。“走,大家都跟我到外面去,以后咱们谁也不许在寝室里吸烟。”

几乎所有男孩子从记事儿起,就喜爱舞刀弄枪,伴随着年龄增长,对飞机大炮坦克原子弹等统统在意,弄明白记清楚,有机会便卖弄一番,好像自己是武器专家,或者掌握千军万马的大元帅。崇尚武力就是天下男性的特征。

晚上班务会结束之前,我抓紧时间,发挥一下讲故事的特长。

“大家不觉得累的话,再说说我军炮兵的经典战例。”

解放战争渡江战役前夕,我解放军炮兵抢先开炮,轰击溯长江而上前来挑衅的英国军舰,重创英国皇家海军改进型黑天鹅级轻型护卫舰“紫石英”号。并击退前来增援营救的驱逐舰“伴侣号”、护卫舰“黑天鹅”号及郡级重巡洋舰“伦敦”号。

朝鲜战争中,志愿军炮兵采取群雀斗乌鸦的战术,用122榴弹炮击毁被美军宣称无敌的联合国部队“王牌炮”。

我娓娓道来,新兵老兵个个全神贯注,听得津津有味。

“中国人的尊严是打出来的。 当年‘紫石英号事件’震惊世界,也使英国政府对未来的新中国有了深刻认识,从而在西方国家中,最早承认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

直到要就寝了,我还没收住话题。何阳听得入了迷,高飞直喊过瘾,佟四川、陆大虎等人连连称是。

“过去的武器装备落后,咱们谁都没怕过。将来打仗,照样。”丁超总结说:“我们靠的是一种不怕死的顽强精神。”

“老丁说的对。”我看一下时间:“好,今天就到这儿。喜欢听的话,以后我再给你们讲炮击金门,以及对越反击战中炮兵战略战术的灵活运用。大家赶快去洗漱吧。”

从新兵们意犹未尽的神情中,我领悟到:有效的沟通方式,能尽快缩短彼此间的距离。

等大家拿上毛巾、香皂蜂拥而去后,佟四川钦佩地说:“班长,你的战史知识真丰富,而且还很专业,可以写书了。”

林浩东接过话茬:“岂止丰富。刘海涛是咱们一连公认的秀才,人家大学都不念了,嫌浪费时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