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锐评】中苏关系破裂,究竟是利大还是弊大

强国近卫军 收藏 43 12593
导读:【红旗锐评】中苏关系破裂,究竟是利大还是弊大

【小兵观点:弊大于利】

理由之一:中苏对抗导致社会主义阵营破裂,一方面使国际共运遭到削弱,一方面令西方得以坐收渔利。同时还由于中苏关系破裂,社会主义的形象在各国人民的心目中大受损害,这既包括第三世界也包括发达国家。

理由之二:中苏关系恶化之际,中国的现代化道路才刚开始起步,外援对我们而言虽非绝对必要,但“断奶”过早仍造成了中国后续发展的先天营养不良——同样奉行计划经济体制,但我们较之苏东国家,可以讲是比较落后和低水平的。换言之,我们的计划经济远没有发挥出类似苏东各国那样大的效果。

理由之三:由于建国初期的“一边倒”外交战略,我们与苏联交恶就意味着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期内,我们都将在国际上面临来自东西方的双重威胁。历史证明,这一时间整整持续了10余年。

理由之四:我们的左倾思潮,在所谓的“反苏修”过程中愈加膨胀和强化,最终酿成了文革悲剧。文革的十年是中国社会发展“失落的十年”,现在社会上的很多问题,其实就是那个时代所遗留下来的。

理由之五:苏联在中苏边境陈兵百万,迫使我国长期保持高度戒备状态,国家正常经济建设受到严重影响,整个国民经济被迫转入战时体制。而苏联的对华战备,仅在远东地区构筑永备工事就耗资达2000多亿卢布,这个数字比苏军在阿富汗战争中的军费还要高许多,这成为了后来苏联解体的一个重要内因——可以讲,中苏对抗是地地道道的“两败俱伤”。

【具体分析】

可能会有人批评小兵的第一条理由,但问题在于,难道说分裂比团结还要好吗?更何况,小兵在此处还隐忍下了一条因素,即“由于中苏交恶,不仅使社会主义阵营分裂,更使得中国最终同自己的宿敌-美国联起手来对抗苏联集团(包括其仆从国)”——所谓兄弟阋墙,手足相残,合则两利,分则两害,这样浅显的道理还用小兵多说吗?

更何况,由于社会主义阵营的破裂,苏联对东欧卫星国的控制愈加严密,而中国等少数国家则被迫在相当长时期内转入孤军奋战的状态。各国共产党原本存在的一丝友好合作与民主交流气氛也随之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国际共运在意识形态的空前混乱——别人暂且不论,就说我们的极左思潮,便直接或间接的造就了包括日本赤军、美国革命共产党在内的一批后来被公认为恐怖组织的激进政治团体——恐怕这样的“社会主义”不是我们要追求的吧?至于某些网友提及的所谓“受社会主义影响”而兴起的嬉皮士运动,以及法国大学生的“革命风潮”,这些实际上都是在败坏社会主义的名声而非为其增光添彩,而这正是小兵所强调的“社会主义的形象在各国人民的心目中大受损害”。

关于第二条理由,曾有网友质疑说“凡是全盘接受苏联体制的东欧国家,都变成了苏联卫星国”,对此小兵是这样看的——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大致可分四种情况:一种是前战败国或被苏军解放的国度,如东德、波兰等,这些国家为苏军直接控制,其军政要员大都是从苏联流亡回国的,他们想不听苏联的话也不行;一种是罗马尼亚这样亲苏但尚能基本独立自主的国家;还有就是铁托领导的南斯拉夫,同苏联的关系起伏不定,内政上则走出了一条独具特色的自治社会主义道路(成功与否暂且不论);最后就是阿尔巴尼亚这样的异类,左的要死,不仅和苏联交恶,跟周边邻国也不对付——具体到网友所讲的,其实就是第一种类型的国家,他们接受苏联是不得已而为之,甚至有被迫的成分。而中国则不存在这种情况,我们几十年革命,受苏联的影响主要是意识形态上,而非物质层面。中共自己领导人民打天下坐江山,又怎么担心中国出现被苏联大量驻军乃至被直接控制的情况呢?换言之,中国革命的特殊性决定了新中国成不了苏联的卫星国,中共也变不成苏共的“海外支部”。

第三条理由同样颇有争议,主要是网友认为“中国脱离苏联后,真正变成了第三世界领袖,得比失更大”。然而小兵却实难苟同这一说法。在本人看来,“一边倒”尽自是特定历史时期的外交策略,但问题在于网友所说的“中国俨然成为第三世界领袖”,恐怕有自己给自己戴高帽之嫌。

在当时的两极格局下,第三世界分化十分严重,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不是投靠西方,就是倒向苏联。我们在这一时期的“自我感觉良好”,其实更多的只是来源于我们外交上的胜利和极左思潮的影响罢了(这和当今某些国家自诩为xx旗手与超级大国颇为相似)。我们所能够施以较大影响的,仅仅是自己的周边(而且这种影响的范围也相当有限),而中东、非洲和拉美,我们真的能够像领袖一样去替当地国家打抱不平、摆平事端么?

换言之,我们从来就真正成为过第三世界的领袖——少数友好国家的吹捧难道也能当真吗?当时东南亚的几个主要国家如印尼(苏哈托政权)、泰国、马来西亚都是亲美反共的急先锋;六十年代中苏关系刚恶化时,非洲很多国家尚未独立,仍属于西方殖民地,我们想给人家当领袖也得问问宗主国答应不答应,自封为王可是很没劲啊;拉丁美洲是美国的后院,中东则成了美苏角力的主战场之一,莫非还有人会以为,只要我们喊上几句反帝反殖反霸的口号,就可以荣升“第三世界领袖了”?这样讲岂非笑话一般。还有一个事实也能够从侧面验证小兵的说法--中美关系复苏后,中国同美国各个盟国也进入了建交高潮。据统计,这一期间(上世纪七十年代)与中国建交的国家就将近七十个——这些国家如果真的把中国看作第三世界领袖,还用得着看美国人的脸色行事吗?

此外,小兵之所以讲弊大于利,就是为了说明中苏交恶的时机比较微妙——恰恰是我们国内外局面最困难的时候。既然开国之初我们能够实行“一边倒”的权宜之计,那为什么就不能再隐忍一时,低调一点,等外交局面打开之后再作它计呢?小不忍则乱大谋,不管有些人怎么粉饰那段历史,但新中国因此而长期陷入内外交困的地步,却是不争的事实。

关于第四条理由,请大家注意:小兵的原文是“我们的左倾思潮,在所谓的“反苏修”过程中愈加膨胀和强化,最终酿成了文革悲剧”。即“左倾思潮在先,而与苏联思想路线之争在后”。应当承认,在中苏论战问题上我们做得有些过火,也是事实。

作用力与反作用力总是共存的,我们的左倾思潮涨一尺,苏联的反华情绪就会高一丈——事实上不要说苏联,就是当时一些对华友好国家都受不了中国的左倾思潮,同我们的关系不仅趋于冷淡,甚至在某些问题上还倒向苏联了一边。同样道理,反过来由于苏联反华日甚,我们的决策层和广大民众也愈发认定苏联就是自己不共戴天的死敌……如此恶性循环,中苏死结当然会越来越难以打开。

理由五也曾有网友表示不同意见,其认为“以当时中国之实力地位,和苏联较量不够格”。这种说法虽有一定道理,但问题在于,拖垮前苏联的因素有很多很多,而中国居于其中一条是不存疑的,而且在小兵看来,“中国因素”还在其间处于相当重要的位置。

实际上,这条理由并非小兵自己的杜撰,而是近些年的解密材料才披露出来的。对华军费开销之庞大甚至高于阿富汗战争,就是外国人自己说的。苏联和中国长期武装对峙30年,双方所拥有的漫长边界(7500公里),恐怕都赶上北约华约国家之间的边境线总长了,维持一支长期处于战备状态的现代化百万大军,其消耗之巨大绝对可以称之为天文数字(六七十年代与整个西方对峙,苏联也不过花费了7000亿卢布,但仅仅为了对付中国,它就又花掉了2000多亿卢布)。

更何况由于中苏交恶,二者都不得不拼命拉拢、扶持一些伙伴国家来为自己助阵——为遏制中国,鬼知道苏联到底塞给了蒙古、越南和印度多少好处!而我们光是给那个“社会主义明灯”阿尔巴尼亚的各项援助,分摊到该国人头上就高达每人2000多元人民币!而这还是当时的币值,若折算到现在则足可翻上十倍!

【补充论述】

想必大家已经看到,小兵的观点主要是基于“中苏交恶的时机”展开的。换言之,本人并非在牵强的维护“中苏关系牢不可破论”。因为纵观历史我们看到,苏联与沙俄一脉相承的大国沙文主义,决定了这个国家的扩张性与霸权本色,只要一遇到适宜的土壤和气候就会滋长蔓延,即使对曾亲如兄弟的中国也不例外。

实际上,我们的“一边倒”政策,就是党中央在新中国建国初期,审时度势所采取的一种韬光养晦战略。众所周知,这一时期我们为苏联老大哥所付出的“国际义务”并不少,短暂而必要的妥协退让,都是为了给国内医治战争创伤与实现经济复兴创造良好的国内国际条件。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在新中国的朋友少之又少的情况下,能够保持与苏东各社会主义国家较长时期内的关系平稳,对于我们自身建设发展而言是十分重要的。小兵说“小不忍则乱大谋”指的就是这个问题。

换言之这种情况下,中国在外交层面上对苏联虚与委蛇乃至阳奉阴违,也未尝不可。难道一定说要大家公然撕破脸,互相视作主要敌手之一才是“双赢”么?诚然,以中国的发展目标和治国理念而言,只要苏联的大国沙文主义恶性膨胀,中苏关系破裂就是个或早或晚的时间问题。但仅就当时的情况来讲,只要我们讲一点策略,就完全可以推迟甚至在相当程度上化解二者矛盾。实际上正如小兵所言,造成中苏死结的原因不可能只怪任何一方,而应看到“双方矛盾在互相攻击中呈螺旋状上升”这一事实。

还有就是中国独立自主的问题。上文小兵已经就此表达过自己的意见,即“中国同某些东欧国家不同,我们的革命基本上是依靠自身力量取得胜利,不仅在长期残酷的战争环境下锻造出了一支强大的绝对服从中共领导的人民军队,更重要的在于我们由此形成了一套独具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理论体系(这一条决定了我们不可能长期紧跟苏联)。同时,我们的开国领导人多属于在国内革命中成长起来的‘本土精英’,这些人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强烈,受苏联影响比较小”——这一切都决定了中国有走自己道路的本钱,也决定了中国不可能真的沦为“苏联卫星国”。

至于有网友说“如果紧跟苏联,中国最好的结局也不过是成为前者的一号小弟”,对此小兵以为——在那个特殊年代,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换言之,当一号小弟也就是坐二把交椅嘛。实际上,我们当时在社会阵营中的地位也不过如此,只是面上大家不这样宣传罢了。实际上,我们的“一边倒”本身就隐含了奉苏联为大的意思,更何况以当年中国之国力,不这样做又当如何呢?

请注意,捧苏联从来都不意味着中国必须以丧失独立自主为代价。实际上,当时社会主义阵营里与苏联关系起伏不定的国家并不在少数,比如南斯拉夫,比如罗马尼亚。这些国家虽然与苏联也有短暂的不愉快,但双方关系基本能够保持正常化。如果都像中苏那般剑拔弩张、重兵对峙数十载的话,我想南斯拉夫等国也不可能安心搞国内建设(阿尔巴尼亚的遍地碉堡倒是个绝佳的反面例子)。

而且,若真像网友所说,中国当年也同捷国那样出现了“北京之春”的话,小兵倒觉得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1、它说明中国在治国理念上已经与西方有了某些可沟通之处,至少这意味着我们能够正确认识社会主义的本质,并因此消除了过于偏激的左倾思维。换言之,即使我们与苏联掰了,中国也可能“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转而同西方实现关系正常化。当年的南斯拉夫就曾经如此。更何况与重建东西方关系也一直是老一辈中共领导人的一个心结,是他们长期追求的重大战略目标。毕竟,我们不能将“独立自主”片面理解为“盲目排外”吧?

2、即便中国自行改革,以苏联的情况,他们也很难指责中国什么。实际上纵观历史,我们当年所强烈批判的“苏修”,其实正是缘于赫鲁晓夫执政时期所进行的一系列不大不小的改革。虽然布拉格之春被后来上台的勃列日涅夫所扼杀,但那仅仅证明了一点,即“捷国出现的离心倾向令苏联感到不安”,而非很多人所认为的捷国改革是导致苏联出兵的主因。实际上,由于苏联体制所存在的种种弊病,布拉格之春后苏东国家仍然先后进入了新一轮改革热潮,比如匈牙利的“计划经济+市场经济”模式--诚如所言,真正固步自封,“把路越走越歪”的不是人家苏联,而是我们自己。

3、就算苏联敌视中国改革,我们也不惧怕其武装干涉,而且苏联也没这个本事。这中间的原因小兵先前已有详尽分析,这里不再赘述。

【结束语】

总而言之一句话:中苏关系破裂虽然是早晚的事情,但在六十年代就过早的恶化,对我们而言肯定是弊大于利。

红旗近卫军(铁血ID:强国近卫军)

2007年2月19日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