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买是印度引以为傲的城市,孟买的市民也以作为孟买人而自豪。


有人把孟买跟上海相比。到过孟买的上海人可能不乐意,因为孟买城市老旧,交通拥挤,路面凹凸,贫民区到处可见。许多上海人对以前上海棚户区的印象,已经非常淡漠了。

于孟买转自


不过,孟买有不少人也不乐意把孟买跟上海比。他们觉得孟买是印度的纽约。三十岁的阿鲁就是其中一个。

他是一家跨国公关公司的客户经理。相信收入不菲,因为他要交最高档次的所得税。他开一辆红色的Maruti-Suzuki Swift 小车,眼下在印度很时髦,“这车要十万卢比,”他说。当然,不是最贵的。

阿鲁的一居室公寓是自己买的,800多平方英尺,800万卢比,大约是9.5万多英镑。他告诉我,孟买最贵的地段一平方英尺房价高达20万卢比,近2400英镑。房地产市场还在不断升温,'“快跟东京一样贵了”。他那光溜溜的头顶下圆乎乎的脸上露出孩子般得意的笑容。

阿鲁从来不参加选举投票。他认为中央政府业绩不错,把全国经济搞上去了,但邦政府不行,这路始终是坑坑洼洼。我说,你不投票,也就没资格抱怨吧。他回答说,那倒也是。但很快纠正,“可我交税啊!我交那么多税,30%!”既然不投票,那是放弃权力。但他说投票也没用,反正就那么回事。他想去美国。

但是,为什么不把孟买跟伦敦比呢?阿鲁语塞,片刻后说,“不知道,反正我就觉得孟买要跟纽约比。”他没去过上海,也很少在电视电影上看到上海,没有印象。但他一个多月前去过北京,是公司内部培训。


他觉得北京商业气氛不浓,有点像德里,人情味淡。人们有礼貌,但不热情。而且,好像许多人对新的、不同的东西比较不愿意接受,总觉得自己的是最好的。让他具体一点阐述,想不出例子,或者有所保留。

他说,中国让他感受很深的一点,除了交通很先进之外,是很多中国人不会英文。这怎么跟世界做生意呢?阿鲁可能不知道,现在美国、英国都出现了一种叫中文热的时尚,大家都认为学会中文对去中国闯荡是很重要的。不过,他自己很快又纠正自己:法国人也不愿说英语,德国人也不愿说英语!嘁!


跟印度人相像之处也有,比如讨价还价。

“你看,我这双鞋是北京买的,摊主要价6500元人民币,我砍价砍到85块。这条仔裤也是在北京摊上买的,标价3000块钱,我就花了25块钱。”

还有,印度和中国许多人都向往去第一世界国家。阿鲁给我算一笔帐,即使在美国挣美元花美元,也能攒不少绿票子,拿回印度,汇率是政府规定的,45卢比左右,很经用的。再说,去美国,有一种成就感。

想起在班加罗尔的司机彼得,他也在存钱准备出国,去美国。说这话时,眼神里那种向往之光和憧憬的微笑,很难忘。

前两天在印度一份全国性报纸上的'印度准备就绪(India Poised - Make 2007 Year of India)专栏里看到,美国放松了对印度的签证规定。文章开头就举印美之间航班客流量大增,机票难买,机场候机厅人满为患,然后说这部分是因为美国签证放宽的原因。摆在这个专栏里,说明这则消息体现了印度崛起的一个方面。


“美国情结”


向阿鲁求证,他把孟买跟纽约比,是不是跟这种普遍的'美国情结'有关呢?他想了想,说,也许是因为这两个城市在各自国家的地位,还有商业化、商业文化,很相像。

孟买的商业文化是否在印度几大城市里最突出,我无法判断。从生活开支水平来说,可能印度的硅谷班加罗尔也不逊色。不过,孟买是个大都市,据称是所有对立、矛盾事务的集合体,是印度的缩影,这点倒是可以找到证据。

这里有“宝来坞”,有欧陆风格的老建筑,有金融中心,有海湾和周边的豪华小区,还有新的商业金融区正在开发。而高速路边是连片的贫民窟。这里的商业中心繁华,人们衣着入时,享受生活之态悠然可见,跟德里的优越感完全不同。这倒有点像上海跟北京的区别。


“宰老外”


孟买的机场新、干净、有序,但出租车司机“宰老外”很厉害,好像应该的。在孟买搭出租车,即使跟当地人打听好,大约该多少钱,也没用。如果司机用米表,通常会兜圈子多赚钱,或者瞪着困惑的眼睛,跟你要双倍,甚至三倍的钱。挨宰的大多是外来者。在孟买搭了两次出租,两次被宰。当时不知为什么就想起北京早些年的出租车,就想不知那里现在好点没有。不过,最近一次去北京也是险些被大宰一笔,因为不熟悉北京的路了。

住宿,旅社、宾馆、酒店、度假村,有最便宜的不到10英镑一晚上,条件很差,主要接待内宾和背包旅游客,也有近300英镑一晚的,大都是国际连锁酒店。也许在商业头脑发达的孟买人看来,“涉外”的意思就是这些场所的价格都应该尽量跟发达国家拉平。

一杯鲜果汁,200卢比,2英镑多,一杯咖啡100多卢比,约合一英镑,一瓶矿泉水210卢比,两英镑多,比伦敦贵。

还有超过发达国家的地方:客房里拨号和宽带上网收费昂贵,高的是7英镑一小时,相当于在酒店吃一顿便餐。

不过,不能说印度的消费水平跟国际接轨了。只能说发达国家的来客在印度享受不到印度真实的消费水平,除非是跟印度普通百姓(不是富翁或暴发户)一样的衣食住行。或者说,到印度经商的成本跟当地的消费水平差距很大。

阿鲁对于我居然没有在商业金融之都的孟买逛一逛集市和商店表示很不满。你一定要去购物,他说,还自告奋勇当向导。时间太紧,且酒店靠近机场,虽然很想领略一下印度商业中心的风貌,也不得不婉言谢绝。

从孟买飞德里,飞机上不少是公干,不少是两口子带孩子度完周末回家。从衣着、举止、谈吐观察,发现学者、官员和新派青年居多。这跟在班加罗尔、加尔各达所见有明显区别。这一发现多少弥补了未能逛商场的缺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