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阿元的新书《爆炒三国》里,阿元对曹操下手那是相当的狠。而阿元对曹操下手这么狠的原因是,曹操实在不是啥好玩意儿。虽然有人说他是英雄、有人还老张罗着给曹操平反啥的,但仔细看看三国的历史,你就能知道曹操确确实实不是个啥好东西。

为啥这么说呢,咱下边就来分析一下。在易中天教授的《品三国》里,对曹操的评价是,可爱的奸雄。里边有三层意思,啥呢?说曹操是个可爱的、奸诈狡猾的英雄。

在易中天教授的《品三国》里,对曹操的评价是,可爱的奸雄。里边有三层意思,啥呢?说曹操是个可爱的、奸诈狡猾的英雄。

易教授是这么说的:“惟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曹操能够如此地本色,说明他是英雄,而且是大英雄!不过这个英雄是很狡猾的,很奸诈的,因此是奸猾的英雄,简称奸雄。而这个奸雄呢,又是非常可爱的,所以我认为对曹操的评价就是这五个字——可爱的奸雄。

那么曹操是不是这样的呢?咱们来看一看。对于啥叫奸雄?易教授认为:“奸雄”这个概念包括了两个内容,就是奸和雄,只有那些又奸又雄的人才能够叫做英雄。比如像明朝的奸臣严嵩,鬼鬼祟祟,偷偷摸摸,使用的是阴柔手段,奸而不雄,这个只能叫奸贼;如果像东汉末年的董桌那样,横行霸道,专横跋扈,雄而不奸,使用的是暴力手段,那只能叫枭雄。枭雄就是强硬而又有野心的人物,奸贼就是奸猾而又有贼心的人物,奸雄是奸诈而又有雄心的人物,那么曹操是不是这样的人呢?是。

对于易教授的分析,阿元不想反对,但想指出的是,说曹操奸,除了说曹操奸诈狡猾之外,还应该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不忠。就象人们说一个背叛国家、背叛民族的人,我们叫他汉奸一样,说曹操是奸雄,除了说他奸诈狡猾之外,也点出了他对于东汉帝国是不忠诚的,算不上一个忠臣。关于这一点,几乎所有的被加上“奸”字的人,奸臣严嵩也好,奸贼秦桧也罢,人们说他们奸的时候,主要说的是他们不忠诚的一面。

就拿秦桧来说吧,人们骂他是奸贼,主要还是和岳飞的忠诚相对应的。是岳飞的忠,衬出了秦桧的不忠,也就是奸。而说秦桧奸,反应的也是岳飞的忠。

从这些对奸贼也好,奸臣也罢的历史评价中,我们看得出来,评价一个人是不是“奸”,虽然有奸诈猾头的意思,但更重要的,还是他的不忠,他的背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说曹操是奸雄,更多的是说他是个不忠的英雄,是汉奸——东汉帝国的大奸臣。

那么曹操是不是个大奸臣呢?答案是:是。

说曹操是汉奸——东汉帝国的大奸臣的理由是,在他一生之中,经营的是他自个儿的事业。这个事业,和东汉帝国毫无关系,仅仅是给曹魏帝国的建立打下了基础。

平心而论,曹操不是一开始就想着要当皇帝,或者说想让自个儿的儿子当皇帝的。但就象时势造英雄一样,是当时的大环境一步步地把曹操推到了必须要当奸雄的位置上。这里边的原因很简单,当曹操成为一方诸候的时候,他的利益和皇帝的利益,必然要发生激烈的冲突。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来说就是,皇帝也想掌握全面的权力,而曹操为了自个儿的利益,那是死活不能撒手的。

最有力的证据就是,当王允杀了董卓,东汉王朝的权力机构基本恢复了正常之后,汉献帝刘协任命金尚为兖州州长(刺史),结果曹操不干了,给金尚来了个迎头痛击。(《资治通鉴》:“诏以京兆金尚为兖州刺史,将之部,操逆击之,尚奔袁术。”)为啥呢,因为这个时候曹操已经被鲍信等人推举为兖州州长(刺史),为了自个儿的利益,他只好把对皇帝的忠心扔在了一边。

后来,在《明志令》里,曹操自个儿辩解说:现在有人说我曹操应该功成身退了,我应该到我封的那个侯国去安度晚年啊,我应该把我的职务和权力交出来了。对不起,不行,职务我是不辞的,权力我是不交的,为什么?我现在手握兵权,才有了这一呼百应的权威,我一旦把这军权交出去,那你们不害我吗?你们肯定都起来害我,那我的老婆孩子就不能保全,而且皇上也不得安全,所以我绝不交权。至于皇上封给我的一些土地,那是不需要的,我要那么多土地干什么呢?这个我让出去。

手里有了权力,这天下实际上都是曹操的了,他还要皇帝封的土地干啥呢?这段话,可以说是在为自个儿辩护,实际上也是一个汉奸——东汉帝国的奸臣的宣言。真实意思是,这天下名义上是国家的,权力名义上是皇帝的,实际上是我曹操的,谁想拿走也不行。

象这样的话都敢说的人,你还能说他是个忠臣吗?他的奸不是不忠又是啥呢?

而之所以说曹操是个大奸臣,比起秦桧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还有下边的这些事儿。

虽然在面儿上,曹操打着的是“奉天子以令不臣”旗号,开始的时候对汉献帝也还不错,但在他的地盘上,还是他自个儿说了算的。而且虽然嘴上说的是奉天子,实际上呢,压根没把这皇帝当回事儿。第一个证据是,曹操很少去见汉献帝。《世语》中说了:旧制,三公领兵入见,皆交戟叉颈前,初,公(曹操)将讨张绣,入觐天子,时始复此制,公自此不复朝见。咱说这种把刀啊枪的架脖子上的做法,确实挺吓人的,但这却可能是真的。因为阿元在读《资治通鉴》的时候,也看着这么一段,说三公见皇帝的时候,都用刀比着,省着他有杀皇帝的可能。但既然这是种制度,你要是忠臣的话,就应该遵守皇帝定的规距啊?但人家曹操就不干,干脆连皇帝都不见了。但阿元用脚趾头是咋也想不明白,你一个大臣,连皇帝都不见,不请示不汇报的,你算个啥忠臣呢?

还有就是,汉献帝本人也不认为曹操是个忠臣。先是找到国舅董承,请他帮忙把曹操拿下去。结果这董承也是个没用的家伙,事没整明白,叫曹操知道了,就给咔嚓了。咱说了,只要汉献帝不是有病,还得是精神病,他吭不殃的(没事找事儿的意思)要董承杀曹操干啥呢?如果曹操真的是个象周公那样的大忠臣,汉献帝乐还来不及呢,咋会想到对曹操下手呢?就象鞋舒不舒服只有脚知道一样,高高在上(这是真正的高高在上,就自个儿一人,和啥人都接触不上,啥事也管不着。)的汉献帝能对曹操动杀心,只能说明曹操这只小鞋太不舒服了,太勒脚了,所以才想把它脱下来。

接下来还有。曹操杀了董承之后,还想把董承的闺女,汉献帝的小老婆董贵人给宰了。汉献帝喜欢这小老婆啊,再加上董贵人有孩子了,就豁出老脸为她求情。但是“累为请,不能得。”也就是多次求情,曹操也不同意。一个女人,还有一个没出生的小孩就这样报销了。

大家伙儿想想看,一个皇帝,哭及尿号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一个大臣,这样的大臣还可能是个忠臣吗?

咱说了,皇帝是天子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啊。这天下之主的皇帝说话都不好使了,连自个儿的小老婆都救不了了,这汉献帝还叫啥皇帝,曹操还叫什么王臣呢?

可能有人说了,谁让董承要造反呢?那曹操还能轻饶了他吗?那咱就来看个级别更高的,而且也没造反的。伏完,是汉献帝大老婆伏皇后的老爸。有一回,伏皇后给老爸写了封信,信里边说了点汉献帝的牢骚话,意思是这曹操把我大舅子都给宰了,也忒不是个物了,是个犊子玩意啥的,是反正话说得挺难听。后来这事不知道咋也叫曹操知道了,曹操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三国志》上是这么说的,“汉皇后伏氏坐昔与父故屯骑校尉完书,云帝以董承被诛怨恨公,辞甚丑恶,发闻,后废黜死,兄弟皆伏法。”

在这伏皇后被杀的时候,在《曹瞒传》里,有这样的记载:“公(曹操)遣华歆勒兵入宫收后,后闭户匿壁中。歆坏户发壁,牵后出。帝时与御史大夫郗虑坐,后被发徒跣过,执帝手曰:‘不能复相活邪?’帝曰:‘我亦不自知命在何时也。’帝谓虑曰:‘郗公,天下宁有是邪!’遂将后杀之,完及宗族死者数百人。 ”

翻译过来就是,曹操让丞相府秘书长(尚书令)华歆带着兵,到皇宫里去抓这伏皇后。伏皇后害怕啊,就躲一密室里去了。那也不行,华歆找着这密室,扯脖领子就把伏皇后给薅出来了。当时汉献帝和最高检查长(御史大夫)郗虑就在旁边啦坐着呢。伏皇后光着脚,拉着汉献帝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就说了:“老公啊,难道你就不能让他们不杀我吗?”汉献帝咋说的:“老婆啊,实在对不住啊,我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啊。我自个儿都不知道咋时候就完蛋了呢,咋还能救得了你呢?”(不知道大家伙儿看了这段是啥感觉,但阿元看了之后是想哭。)然后汉献帝转过头来又对最高检查长(御史大夫)郗虑说了:“郗公,天下还能有这样的事儿吗?我这皇帝还算个咋玩意呢?”

可能还有人说了,曹操不能算奸臣,原因是他不也没杀汉献帝吗?也没自个儿当皇帝吗?

错了,不是曹操没当,而是他没当上。和王莽篡汉的几步走一样,曹操是一步不拉。封魏公、加九锡、赞拜不名,剑履上殿,入朝不趋、又当上了魏王,但老天爷没给曹操当皇帝的机会,当了魏王没多大功夫,曹操就死了,所以才让曹操没有来个彻底的大暴露。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假使一朝身先死, 一身真伪有谁知。

而这曹操就是因为身先死了,所以有些人总是不肯把奸臣的大帽子给他扣得实实在在的。

但不管你扣不扣,曹操一手把大汉江山给整没了总归是事实,他干的那些事也没地跑,所以说他是个奸臣一点也不过分。

说完了曹操是奸雄,咱再来看看曹操是个啥英雄。

在历史传统中,基本上对曹操是否定的,也就是说曹操不是个英雄,给他下的定义是奸雄。虽然这奸雄两字里头,也有个雄字,易中天教授认为就是英雄的意思,但实际上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在东汉的时候,英和雄是分开定义的,刘劭《人物志》就说了“聪明秀出为之‘英’,胆力过人为之‘雄’”。英说的是文的方面,雄说得是武的方面。而只有文武双全了,才能叫做英雄。在那个年代里,奸雄、枭雄、英雄是三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就象枭雄的意思不是骁悍的英雄,而是骠悍雄杰的人,强横而有野心的人一样,奸雄的意思,也不是奸诈的、不忠的英雄。

在阿元看来,曹操虽然可以称得上是伟大;虽然曹操能广纳人才,善用人才,有容人之量;虽然曹操气势磅礴,也能做到胜不骄、败不馁啥的;虽然曹操说了不少的大实话,象“宁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啥的,也符合咱常说的,“惟大英雄能本色”这样的老话;虽然曹操统一了中国的北方,建立了挺老大的事业,但是,曹操还是算不上个英雄。

为啥这么说的呢?原因当然是因为曹操不符合英雄的定义。在《礼记》里头可说了,德过千人曰英。意思是你的道德品质咋也得在普通人之上吧,这才能算得上是英雄吧。但曹操是个啥人物呢?就算是把罗贯中抹在他身上的脏东西都拨拉掉,曹操也只能算是个道德败坏的家伙。

首先是奸。这可是大家伙儿公认的,不算是阿元往曹操脸上抹黑。这个奸咱说了,有两层意思,一个是不忠诚,另一个是奸诈狡猾。这不忠诚不用说了,不管是放到哪个时代,啥时候说,它都不能算是道德的一部分。

咱再说奸诈狡猾。如果说对敌人,或者是战场上,你整点奸诈狡猾,咱不能说啥,兵不厌诈啊,这不算毛病。但你要是跟自个儿人都滑得溜的,整天撒谎撂屁儿的,这算不是算是道德败坏呢?象曹操小时候,藏他叔叔的假牙,装中风骗他老爸啥的,咱都不算。官渡之战时,他和许攸说的,还有几个月军粮之类的谎话咱也算他是开玩笑。咱来看他的自我交待。曹操基本上统一北方之后,觉得自个儿挺牛的,就整了个《让县自明本志令》,又叫做《述志令》,向全国公开发表了。里边有这么一句:“身为宰相,人臣之贵已极,意望已过矣。”意思是啥呢,我现在已经是汉朝的丞相了,这官已经头到头了,我呢也心满意足了。

这真是天底下最大的谎话。就在曹操放了这个心满意足屁之后没几年,他就已经不满足了。先是当上了魏公,当然了,这不是人家曹操自个儿想当的,是大家伙非劝着他,皇帝也逼着他,这才不得不当上的。

而且皇帝还逼着曹操,“赞拜不名,剑履上殿,入朝不趋。”一切遵照萧何前例。这皇帝有病啊,就算当年萧何有功,也只是后边的两项啊,剑履上殿,入朝不趋。这“赞拜不名”,也就是上朝时只说是啥官,连名都不用说了,是董卓为了夺权整出来的。所以柏杨的评论是,曹操此举,公开显示他篡夺东汉王朝政府的野心。

再往后,大家伙儿又觉得了,曹操的功劳太大了,应该加“九锡”啊。这九锡指的是九种皇帝用的东西,都是出门时用来壮门面的。这东西给谁,就意味着,谁很快就要当皇帝了。按柏杨的说法是:“九锡”,是旧王朝的丧钟,新王朝的喜讯。

但这时候荀彧不干了,说曹操同志,你不说过吗?你要忠于汉室,当个宰相不就满意了吗?现在咋又整这种事呢?你这不自个儿打自个儿的嘴巴子吗?这可把曹操气坏了。但没马上杀荀彧同志,为啥呢,荀彧是老人,又功劳大大的,杀了的话,不是冷了跟他一起打天下的老同志的心了吗?所以曹操是在几个月以后,送了荀彧一把剑,或者是给了点毒酒,反正是荀彧很快就自杀了。

荀彧死了之后,曹操又当上了魏王。这个行为,让他的另一句话成为了屁话。这句话就是:“设使国家无有孤,不知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 意思是不是我曹操有能耐,七七八八的那些人不早就称皇帝、当国王了。就是因为我这老猫在家,所以那些耗子才不敢上房的。但当曹操这只老猫亲自上了房,当了魏王之后,这句话不仅仅是成了屁话,还成了曹操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最好表现。

你说这样一个敢当着全世界撒谎撂屁的人,他的道德不是败坏又是啥呢?对于这样一个道德败坏的人,你还能管他叫英雄吗?

其次是残暴。在曹操的传记里,有个字阿元看了就哆嗦,这个字就是屠。屠徐州、屠河北、屠宛城……这是多少老百姓的血啊,才树立起曹操的所谓事业和成功。对于这样的一个人,你还能说他是英雄吗?

曹操的残暴还表现在很多的方面,比如说随便杀人。曹操有了权之后,杀起人来是不需要理由的。他在兖州的时候,有个文化人叫边让的,看不起他。因为当时的文化人最看不起的、最痛恨的就是太监啊,因为曹操的假爷爷是太监,所以也看不起曹操。说啥呢?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你说一个太监的后代,能是啥好玩意呢!曹操一听,杀。边让还有几个朋友,也整天的满嘴跑马车,结果也是杀。有个叫桓邵的,怕死啊,就跑曹操那自首了。跪下来求,磕头,一把鼻涕一把泪,啥啥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刚出生的婴儿之类的话说了一箩筐。但啥用没有。曹操说:哼哼,呵呵呵呵,哭了,怕了,下跪了,求饶了,下跪就不杀吗?求饶就不杀吗?你骂我时想啥呢?杀。这件事情影响极坏,当时就引发了一场叛乱。原因是大家伙都觉得曹操不是个玩意,也太小心眼了。人家不就是说你两句吗?你咋就能把人给杀了呢?你这叫啥唯才是举呢!

而且著名的谋士陈宫,就是由于这个原因离开了曹操,投奔了吕布。《三国演义》里面说,陈宫离开曹操是因为曹操杀了吕伯奢一家,那是胡扯。实际上是曹操杀了边让、桓邵这些人之后,陈宫看不下眼了,觉得这样的人也忒次了,不能跟着他。所以离开曹操,死心塌地地帮助吕布打曹操。你想想看,吕布这样的人,和曹操相比,都是好玩意了,你还能说曹操是个啥玩意呢?

这不是阿元吹毛求疵。象咱们说雷锋是英雄,说欧阳海是英雄,不就是因为他们道德高尚吗?就象雷锋,他被称为英雄,是因为他的坚持,是因为他的朴实和善良。他不曾像董存瑞黄继光那样在战场上英勇捐躯,他一辈子不过是个普通的和平年代里的汽车兵。他没做过轰轰烈烈的大事,只是几十年如一日的做小事,做好事。对于雷锋,西点军校的评价是:“雷锋的所作所为,已经超出了一个士兵应尽的义务,而他完全是凭借着自身的高尚来达到了这样一个令人敬佩的高度,如果我们每个士兵都能像他那样,美利坚合众国的土地将永远安宁。”

所以,英雄,首先是品德高尚的人,其次,是拥有过人才能的人。

而把曹操也和那些我们心目中的英雄放在一块,阿元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放声大哭!

说完了曹操不是英雄之后,咱再来看看曹操是不是真的很可爱。

易教授说曹操可爱的第一个理由是:曹操是一个大气的人。易教授说了,如果比较一下《三国演义》里面的刘备,我们就会发现,这两个人的性格有很大的不同,刘备在干什么呢,刘备不停地在哭,而曹操不停的在笑。曹操也哭,他的战友去世,他的朋友去世,他的亲人去世,曹操也会嚎啕大哭,但是曹操如果做错了事情,曹操打了败仗,曹操遭到人家的羞辱,曹操绝对不会哭,他一定会笑。因为曹操是一个大气磅礴的人,我们去读读曹操的诗,就可以感觉到这种大气,所以古人评价曹操说“曹公古直,甚有悲凉之句”。你去读读曹操的诗,“东临碣石,以观沧海……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出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多大的气派啊!所以***后来回忆说,“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指的就是曹操的诗,是非常大气。

在这里,易教授犯的第一个错误是,他拿的是《三国演义》来说事儿。现在地球人都知道,《三国演义》是本小说,是艺术作品,里边有不少事是假的,其中之一就是刘备爱哭这件事。

《三国志》里边说了,刘备是:“少语言,善下人,喜怒不形于色。”而且在整个《先主传》里,阿元没看着一个哭字,你易中天咋能说刘备爱哭呢?再说了,你对《三国演义》里批评曹操的部分,说人家是瞎扯蛋,都说人家是往曹操脸上抹黑了,咋到了刘备这儿,咋就又拿《三国演义》来说事儿呢?

而易教授犯的第二个错误是,就象用《三国演义》证明不了刘备爱哭一样,曹操爱大笑,以及他能写出大气的诗,也证明不了曹操就是个大气的人。

从曹操的表现来看,曹操不仅不大气,而且还跟个娘们似的小心眼。

说曹操小心眼的第一个理由是,曹操不能容忍别人的批评。

他的这种小心眼,具体的表现是斤斤计较,两两计较,甚至是钱钱计较。这个从曹操小时候就可以看得出来。在曹操小时候,他叔叔在他老爸曹嵩面前说了他几句坏话,曹操的报复是立马就来。通过装中风,往他叔叔的脸上抹了一把烂泥巴。还有许劭许子将,可能是因为曹操没干啥好事,也可能是因为个应曹操是个太监的假孙子,所以对看曹操是啥也不说,结果也遭了报应。叫曹操把剑架到了脖子上,而且可能是当众干的,说出了“子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这样的评价,真是面子都丢大发了。(《资治通鉴》的说法是,曹操威胁许劭许子将。但按曹操敢在张让家偷了东西,还耍大刀的情况来看,这这威胁肯定伴随着武力。而且许劭许子将是个大名人,也不是几句话就能吓着的。)

而下一个被曹操报复的人,却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这个人是边让,是因为曹操是太监的假孙子,骂了他两句,结果叫曹操给杀了。还引发了一场叛乱,把陈宫也给吓跑了。

还有许攸,帮了曹操那么大的忙,让他取得了官渡之战的胜利,结果咋样呢?就因为在喜欢叫曹操的小名,把曹操给腻歪坏了,就捅咕许褚把人家给宰了。这不是小心眼又是啥呢?

说许褚杀许攸是曹操捅咕的,一点也没冤了曹操。如果曹操不捅咕,做为亲兵队长的许褚长八个胆子也不敢杀许攸啊。人家许攸连曹操的玩笑都敢开,和曹操的关系近着呢,(起码是面儿上看很近)你许褚就敢拿主子的老同学下手?他许褚是活拧劲儿了?还是嫌脑袋长得太结实了呢?

而且就算许褚是个二百五,虎得楞的把许攸给杀了,这杀了人总得受到惩罚吧?但从许褚杀了人还啥事没有,也可以看得出来,这件事就是曹操捅咕的。

还有杨修,就因为人家比他聪明。最后找个茬也死了,这不是小心眼又是啥呢?

还有吕伯奢一家人。吕伯奢是曹操的老朋友,所以看曹操来了,就让孩子杀口猪,整点好吃的。这杀猪得磨刀啊,这可把曹操吓坏了,以为要杀他的。就拎着剑把吕伯奢一家都给杀了。等发现是要杀猪了,曹操还装孙子那:宁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意思是啥的,这害人的罪名我来背吧,别人就不要背了吧。这罪名当然要你来背,原因是谁也没你干的坏事多啊。

说这件事反应的是曹操的小心眼的理由是,如果曹操是个大气的人,就不会偷摸的听人家在那干啥呢!而且即便是无意中听着点啥,也不会吓麻爪了,见人就杀。你说曹操稍稍冷静一点儿,不就至于发生意外了吗?这样一个对老朋友都不信任,一整就蹲点听墙跟的家伙,能是个大气的人吗?

还有孔融。孔融这个人名气极大,文采也不小。但孔融有个毛病,喜欢笑话别人,尤其是曹操。在曹操打败了袁尚、袁谭之后,曹丕瞧人家袁熙的老婆甄氏漂亮啊,就拿来当自个老婆了。对这事,孔融看不下眼儿了,就写信给曹操,说当初武王伐纣的时候啊,把妲己给了周公了。意思是曹丕往家里整了个祸水,你咱不管管呢?再说了,你儿子占人家的老婆,这不是胡整么。曹操文化儿没孔融高啊,还虎得楞的问呢?有武王把妲己给周公这事吗?我咋不知道呢?

还有一次,曹操因为缺粮,就说酒可以亡国,不让人用粮食酿酒,把酒给禁了。孔融说了,这女人也可以亡国的,你为啥不禁止大家伙儿结婚呢?或者把女人都杀干净了多好呢?

就是因为这些小事,这曹操给个应的,整天闹心巴拉的。但在他刚刚创业的时候,还要维护自个儿爱才的名声啊,所以就强忍着。等到曹操地位牢固,谁也不能把他咋地儿了,他就把这些小肠全翻出来了,给孔融给宰了。你说这样的一个人,不是小心眼是啥呢?

说完了曹操不是个大气的人,而是象个娘们似的小心眼,咱再来看看易教授说曹操可爱的第二个理由,说真话。

易教授说了:曹操最可爱之处,是他说真话。大家可能要说了,曹操不是个奸雄吗,不是个奸诈的人吗,他会说真话吗?是的,曹操也说假话,他要进行政治斗争,要进行军事斗争,要在官场上混,一点假话不说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曹操只要有机会他就说真话。他有一篇有名的文章叫做《让县自明本志令》,又叫做《述志令》,这可以算得上是曹操的政治纲领,那是一点官话都没有,说得非常实在。

曹操一开始说,我这个人其实是没有什么雄心壮志的,因为我知道我出身不好,当然他没有说我是太监的养子的儿子,他说我知道我自己不是那种很清高的、很知名的那些人士,所以我最大的理想就是当一个郡守,“好作政教”,好好地把这个地方治理好,让大家都知道我曹操虽然出身不好,工作能力还是有的。后来国家遇到了动乱,我觉得一个男子汉应该为国家效劳,建功立业,我出来带兵打仗,这个时候我的要求也不高,我想当个什么呢?我想当个征西将军,我死了以后能够在我的墓碑上写上一行字,“故征西大将军曹侯之墓”,哎呀,我就心满意足了。可是后来董桌造乱,诸侯并起,我这个时候不能不出来保卫国家,保卫皇上。即便是这个时候,我也不想多带兵,所以我每打一次胜仗,我的部队增加了以后,我要裁军。为什么呢?因为我的实力越大,我的敌人就越多啊,人家都要来打我,我保不住自己,所以我胜利一回我裁军一回。这说明什么,说明我的志向是有限的,但是我也没有想到怎么现如今我给弄出这么大动静来了!那么现在我的野心大一点了,我想当个什么呢?当个齐桓公,晋文公,因为现在是天下大乱,诸侯割据,我只想称霸,不想称帝,我现在已经是汉朝的丞相了,作为人臣之贵,已经到了极点,我心满意足,再无奢望。但是我必须在这个位置上坐着。

他下面说了句有名的话,他说“设使国家无有孤,不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不是我曹操在这个地方镇住,什么孙权,什么刘备,七七八八的那些人不早就称皇帝了,就是因为我曹某人在这儿镇住嘛!我这些话不光是跟诸位说说,我经常跟我的老婆孩子说,甚直我对我的老婆、我的那些妾们说,我死了以后你们一定要改嫁,为什么呢?以便把我这个志向传播出去啊。但是现在有人说我曹操应该功成身退了,我应该到我封的那个侯国去安度晚年啊,我应该把我的职务和权力交出来了。对不起,不行,职务我是不辞的,权力我是不交的,为什么?我现在手握兵权,才有了这一呼百应的权威,我一旦把这军权交出去,那你们不害我吗?你们肯定都起来害我,那我的老婆孩子就不能保全,而且皇上也不得安全,所以我绝不交权。至于皇上封给我的一些土地,那是不需要的,我要那么多土地干什么呢?这个我让出去。

所以曹操说了这么十六个字,“江湖未静,不得让位,至于邑土,可得而辞。”就是我可以让一些虚的东西出去,实的东西那我是不让的,这叫做“不得幕虚名,而处实祸也。” 这话说得实在吧!说得再实在没有了,你说我没有野心,我有一点,而且我的野心是一点一点大起来的;你说我有很大的野心,我不想当皇帝,我只想当晋文公,齐桓公,九合诸侯,统一中国;你说我清高,我不清高,我实在得很,我的权力、我的实惠我一点都不让;你说我不忍让,我忍让啊,你封给我那些虚的东西,什么土地啊、头衔啊我都让出去。而且最可爱的在于什么,曹操还明明白白说,我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我为什么要说这些话?就是想让你们天下人都没话可说,都给我把嘴巴闭起来。实在是不能再实在了。这种话也只有曹操这样大气的奸雄才说得出来。

引用这么大一段文字,一是想让大家伙琢磨琢磨,对照曹操干的那些事,看看曹操到底说了几句真话。别一个原因是,看完了这一大段,阿元在怀疑,易中天教授把《三国志》看完了吗?咋能说这充满谎言的东西,是在说真话呢?

咱挑主要的来分析。在这《述志令》里,曹操说:“现在我的野心大一点了,我想当个什么呢?当个齐桓公,晋文公。”

这句肯定是放屁了,因为曹操后来又把这句话坐回去了。说他把这句话坐回去了的原因是,在陈群等人劝他当皇帝的时候,曹操已经不想当齐桓公、晋文公了,人家要当的是周文王。《魏氏春秋》里边是这么说的:“夏侯敦谓王曰:‘天下咸知汉祚已尽,异代方起。自古已来,能除民害为百姓所归者,即民主也。今殿下即戎三十余年,功德着于黎庶,为天下所依归,应天顺民,复何疑哉!’(在《资治通鉴》里,这段话是陈群说的:“权……称说天命。操以权书示外曰:‘是儿欲踞吾著炉火上邪!’侍中陈群等皆曰:‘汉祚已终,非适今日。殿下功德巍巍,群生注望,故孙权在远称臣。此天人之应,异气齐声,殿下宜正大位,复何疑哉!’操曰:‘若天命在吾,吾为周文王矣。’”)王曰:‘施于有政,是亦为政。若天命在吾,吾为周文王矣。’”

第二句“我只想称霸,不想称帝。”这句话还不如放屁呢,因为屁还能让人抽鼻子呢,而这句话,纯属废话。

说这句话是废话的理由,在曹操放了这个没味的屁之后,没多长时间,他就开始按着王莽篡位时的步子,一步步的走开了。先是“赞拜不名,剑履上殿,入朝不趋。”一切遵照萧何前例。这也是句屁话。就算当年萧何有功,也只是后边的两项啊,剑履上殿,入朝不趋。这“赞拜不名”,也就是上朝时只说是啥官,连名都不用说了,是董卓为了夺权整出来的。所以柏杨的评论是,曹操此举,公开显示他篡夺东汉王朝政府的野心。

再往后,大家伙儿又觉得了,曹操的功劳太大了,应该加“九锡”啊。这九锡指的是九种皇帝用的东西,都是出门时用来壮门面的。这东西给谁,就意味着,谁很快就要当皇帝了。按柏杨的说法是:“九锡”,是旧王朝的丧钟,新王朝的喜讯。

然后就是天子的仪仗、衣服帽子啥的,曹操都给自个儿整巴全了。但这个时候,出事了。不是有人反对他当皇帝,而是曹操死了。而之所以说曹操不是不想,而是因为死早了,才没当上皇帝的。是因为如果你不想当皇帝,你和那学个啥劲呢?

这也不是咱在这瞎猜,在《曹瞒传》及《世说新语》里,有这样的记载:“夏侯敦并云桓阶劝王正位,夏侯敦以为宜先灭蜀,蜀亡则吴服,二方既定,然后遵舜、禹之轨,王从之。”

意思是夏侯敦还有个叫云桓的,都劝曹操,在灭了蜀吴之后,就把皇帝的帽子自个儿带上,王,也就是曹操也接受了这样意见。可惜的是,闫王爷没有让曹操等到那一天。

咱再说第三句:“我现在已经是汉朝的丞相了,作为人臣之贵,已经到了极点,我心满意足,再无奢望。”

这是个臭屁。说这句好臭啊的原因是,说过这话没多大功夫,曹操头上的帽就已经是魏公了,又过了两三年,已经是魏王了。这真是话如是屁,屁如风啊。说自个儿心满意足,再无奢望之后,还能连升两级,我不知道,天底下还有没有比这更大的屁话了。

而说这是屁话,是瞎话的另一个理由是。当时的皇帝、朝廷都在曹操手里攥着呢,你想当啥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吗?如果你不想当个公、王啥的,还有人敢强迫你吗?

“设使国家无有孤,不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这句话不仅仅是臭,而且还是曹操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的最好表现。这么说的原因是,他不仅自个儿就当了魏王。他翘辫子没几天,他儿子就当了皇帝。而且,他存在的情况下,袁术也当了皇帝,刘备、孙权也当了王。你说这样的一句话,不是屁话又是啥呢?

下一句是:“至于皇上封给我的一些土地,那是不需要的,我要那么多土地干什么呢?这个我让出去。”

封了魏王之后,邺城都他家的了,咋没看他让呢?

曹操写这东西的时候,就是显摆显摆,意思啥呢,看我个假太监的孙子,你们不都看不起我吗?不都认为我啥也不是吗?结果咋样呢?我不比谁干得都象样吗?

再一个,也可能有易教授分析出的意思,就是想让你们天下人都没话可说,都给我把嘴巴闭起来,实在是不能再实在了。

实在是挺实在的,但天下人的嘴巴不是闭起来了,而是都合不上了,下巴都快掉地下了。为啥呢,因为随后曹操自个儿干的事,每一件都在打曹操的嘴巴子。这好在是个比喻,如果是真打的话,保证把曹操的猴头,打成肥猪头。

曹操不仅不爱说真话,还是个虚伪的人。象他自个不杀许攸,却捅咕二百五许褚去杀;他不喜欢弥衡,就送刘表那里去;早就各应(烦)杨修了,却要找个借口来杀掉一样,这些行为都表现出了他的虚伪,不实在。如果他真是个象易中天教授说的那样,是个喜欢说真话的人,为啥不把自个儿的意思说出来呢?告诉许攸、弥衡、杨修等人把嘴巴闭紧点,别瞎白乎了行不行?或者说就实实在在儿的,告诉这几个人,我太烦哥几个了,对不住我得把你们给宰了。

但就是因为曹操不是个实在人,更不爱说实话,所以人家把事都放心里边。表面上还跟你热的乎的,显得自个儿多么能容人,多么地唯才是举,多么地爱才。暗地儿里呢,却一天也没忘了磨刀子,觉得时候差不多了,找个借口就把你宰了。

象曹操杀孔融的时候,找的借口是不孝。因为孔融认为,老妈和孩子的关系,就象拿瓶子装东西一样,等你把东西倒出来了,老妈和孩子的关系就没了。这有点虚无主义的意思了。孔融还有个观点是,假如说天下大旱,发生了大饥荒,你有点吃的,应不应该给你老爸吃呢?孔融的答案是:假如这老爸是个犊子玩意,就应该把食物给别人,而不应该用来喂这驴一样的老爸。

曹操想杀他的时候,就把这两条拎出来了,说孔融是不忠不孝,把他给杀了。

对于这一点,鲁迅先生是这么说的:“倘若曹操在世,我们可以问他,当初求才时就说不忠不孝也不要紧,为何又以不孝之名杀人呢?然而事实上纵使曹操再生,也没人敢问他,我们倘若去问他,恐怕他把我们也杀了!”

从这件事里,我们还可以看得出来,说曹操唯才是举,也不全面。曹操人家整的是唯用是举。这个人才对我有用,我当然要举,等没啥用的时候,想杀就杀。这样的例子除了前边说过的许攸、孔融、杨修啥的之外,还有太多的例子可以证明。

最典型的是荀彧。当年荀彧离开袁绍投奔曹操的时候,曹操说啥呢?“你就是我的张良啊。”但在荀彧不同意他当魏王的时候,曹操却把这心目中的张良给杀了,而且是毫不留情。

还有叫周不疑的孩子,太聪明了,也许只有曹操早夭的神童儿子曹冲(字仓舒)可以和他比比啥的。在曹冲还活着的时候,周不疑是个人才,曹操也特别的喜欢他,还想把姑娘嫁给他。但等曹冲死了,曹操又琢磨开了,这么聪明的孩子,曹丕这样的傻蛋也摆楞不住啊,咋办呢,给我杀。就派出刺客,把刚刚17岁的周不疑给宰了。

还有崔琰,一位非常值得爱戴的名士,也帮过曹操的大忙,还当了太子曹丕的老师。还因为长得漂亮,当过曹操的替身,见过匈奴的使者。这样一个大人才,也叫曹操给杀了,原因是崔琰写过一封信,里边有“时乎时乎,会当有变时”这样的话。曹操就寻思了:你说他是不是要造反呢?要不为啥要等待时机的变化呢,给我杀。

还有一人名叫娄圭,字子伯,是个大人才。在曹操去打马超时,建议抟沙为城。当时天儿冷啊,他就建议用浇了水的砂子来修防御工事。当时曹操都看傻了,叹着气说:“子伯之计,我不及也。”

但就是这样一个大人才,也叫曹操给杀了。原因是有次娄圭和朋友看着曹操爷儿俩出门。排场大啊,他朋友就说了,“为人父子而有如此排场,那才叫痛快。”娄圭说啥呢?他说:“人生在世,不能像看客那样光瞧着别人痛快,得自己痛快才行。”结果这朋友就把这句话告诉曹操了,娄圭的脑瓜子立刻搬家。

还有毛玠,这位当年曾向曹操建议奉天子的大功臣,就因为在大道上看着了脸上给刺了字的囚犯,说了一句:“有黥面(脸上给刺字的)者,正是亢旱三年的征兆。”曹操马上把这大人才打入死牢。后来因为有人求情,也因为毛玠当年的功劳不小,所以曹操特别开恩,说你死家里吧,我再送你口棺材,也不追究你的家里人了。咋样,我对你还相当的不错吧!

说到这,大家伙儿和阿元一样清楚了,曹操打小就是个撒谎撂屁的孩子。而且就象狗改不了吃屎一样,他也是本性难疑,长大了之后是更加的变本加历。对于这样一个人,你还会说他是可爱的吗?

再说了,一个人即便是都说的是真话,就可爱吗?那有人一边杀着你,一边告诉你,我要杀你,我要杀你。你是觉得他可怕呢,还是觉得他可爱呢?

柏杨说过:世间常有“伪君子”与“真小人”之辩,由于人们对“伪君子”的轻蔑痛恨,遂使有些聪明的文痞流氓之类,公开宣称自己是“真小人”,高举“真小人”招牌,希望大家产生“他不是伪君子”的印象,而从中获得利益,这正是“真小人”比“伪君子”可怕的原因。因“伪君子”有时被逼到墙角,他的良心还有萌芽可能,“真小人”则根本没有墙角。圣洁的理念,可能使“伪君子”醒悟,却不可能使“真小人”醒悟,“伪君子”有所顾忌,所以才伪。而“真小人”反正是挑明了我是无耻之徒,俗谚说:“硬的怕楞的,楞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不要脸的!”人到了“不要脸”的境界,便无所不为,所向无敌!

和柏杨先生说的一样,我们也不能因为有些人干了坏事,我都承认了,就说这个人他是个好人。

而易教授之所以会说曹操可爱,就是因为他没有生活在那个年代。如果他被曹操逼着去当了兵,变成了炮灰,他还会说曹操可爱吗?如果他生活在当时的徐州,面对的是曹操来屠城,他还会说曹操可爱吗?如果易教授因为才华太高,书写得太好,结果叫曹操妒嫉了,马上就要吃板刀面,他还会说曹操可爱吗?

但阿元说曹操不是英雄阿元,意思不是想把曹操咋的,而是想说咱把曹操当个人行不,不说他是英雄他也不会再死一次,所以求求大家伙了,别给他戴高帽子了。

而之所以会有人热中于给曹操平反,给曹操戴上英雄的大帽子,除了整个卖点好说事之外,和我们的一个习惯有关系。这个习惯就是,先给历史人物定个调子,然后找一大堆理由来证明,来丰富。何必呢,为啥不展示一个真相,让大家伙儿自个儿去琢磨呢?

所以阿元虽然埋汰曹操,把曹操整得跟猴子似的,但阿元也不会说曹操是狗熊。就象有人说他是英雄,也不能掩盖曹操干的这些坏事一样,阿元把这些坏事都列出来,也不能掩盖曹操立下的功绩。说了这么多,只不过是想让大家伙儿能有个正确的态度看历史,不要在看历史的时候,先整出个结果来,先给自个儿戴上个有色眼镜。那样,你会啥也看不清。

而至于说曹操是个啥样的人,那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陈寿的《三国志》说他是“非常之人,超世之杰”。

***是用写词来夸奖他:“往事越千年,魏武挥鞭,东临碣石有遗篇。”

许子将对曹操的评价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

在《三国演义》中,罗贯中说他是:“名为汉相,实为汉贼。”

郭沫若先是说曹操是英雄,然后发现没法自圆其说了,又缩回去,说他是个杰出的历史人物。

鲁迅说:“曹操至少是一个英雄。”

唐玄宗常自比“阿瞒”。认为他:“临危制变,料敌设奇,一将之智有余,万乘之才不足。”

和他们一样,当你选取曹操一个侧面,调好一个角度来评价曹操的时候,都会有不同的评价。而阿元希望的,是自个的想法,能让大家伙儿在心里对曹操的评价能更客观,更全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