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长城(续写) 第三部 洪流 第33节 隐蔽斗争5

heavensailer 收藏 1 68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283/


公元1942年8月中旬以来,虽然抗战形势有了好转的迹象,但蒋介石的心情却是一直很坏!他的如意算盘一个都没有打响:在美国人的帮助下,朱江居然顶住了日本人的疯狂进攻,使得中央政府混水摸鱼的举动成为泡影。而且原本水火不容的史迪威和陈纳德居然也和好了,自己一直以来推行的以夷制夷,扶陈抑史的企图也难以实现。更可气的是为了配合察哈尔的作战,史迪威用美援作诱饵,诱使一些国军内部不坚定的军事将领在未经最高军事委员会的许可下擅自出兵,对日军发起主动攻击。

不仅阎锡山、李宗仁等打肿脸充胖子炮制出一些“孝义”大捷、“汾城”等所谓的巨大胜利来,就连云南的龙云、广西的余汉谋也蠢蠢欲动叫嚣着要反攻缅北进攻越南了!而最让老蒋伤心的是陈诚和汤恩伯这两个心腹在物质利诱面前也未能把持住,作出了背叛自己的行动。让老蒋是食不甘味,睡难安寝,绞尽脑汁想办法来防患于巍然。

昨天晚上又做了几个恶梦,好不容易在安眠药的帮助下迷迷糊糊睡了一夜,第二天一到办公室,外交部长宋子文就来汇报工作:“委座,据可靠消息,美国参众两院下周三就要对增加对华军事援助的议案进行表决了,这次的金额大概有10亿多美金。最近美国国内对日本人处决美军飞行员的事是闹的沸沸扬扬,美国朋友告诉我这件议案的通过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

“好好好......”这么多天来总算听到一点好消息,蒋介石也开始笑逐颜开。

“另外美国政府昨天正式通知我们,美国总统罗斯福的特使温德尔.威而基即将开始环球旅行,估计在十月初到中国来!这是自1879年美国前总统格兰特访问我国以来的第一位“最高人士”,我们要认真接待!”

“说得对!我们要在他的身上下一番大功夫!嗯,我们要热情友好的接待,把我们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外国友人,要让他感到宾至如归。这样既有利于中美关系的健康发展,也有利于我们争取美援更好的抗战嘛!这件事就由你来主抓,让张道藩、董显光他们协助你,其他部门通力配合!”

“接待工作只是一个方面!”宋子文有些不以为然的说道:“关键是我们要拿得出手一些有震撼力的东西来!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美国人为什么给我们援助?那还不是要让我们牵制日本人!我虽然不懂军事,但看看最近的战争发展,不管怎么说朱江总算在察哈尔顶住了日本人,取得了惨胜,阎锡山、李宗仁、等人也有一些战果,这都是有目共睹的!而你的嫡系怎么样?陈诚在浙赣前线一败涂地,这件事甚至都惊动了罗斯福了。据美国朋友私下透漏,罗斯福总统对我们在装备了全套美械装备的情况下打的如此凄惨可是深为不满,而美国财政部长摩根更是扬言即使通过了援华法案也要严加控制,监督使用!而现在谁掌握具体美援的分发?史迪威啊!别看他表面好像和我们和解了,其实问题还没完呐!你看看他作为中国战区的参谋长却很少到重庆来,整天呆在印度整他的独立王国!前段时间他和陈纳德和解,陈纳德要什么就给什么,这也不是好事,这说明他把我们彻底甩在一边不予理睬了!”

宋子文越说越激动:“而且史迪威和朱江也打的很火热,简直可以说是狼狈为奸了。根据与我们友好的美国朋友私下透漏,史迪威甚至还暗地提供金钱和物资给延安方面!而在这个时候你还不争气,只想着窝里斗,将来可怎么收场啊!现在江西鹰潭已经丢掉了,衢州也摇摇欲坠。到时候日军打通了浙赣线,即使你表面接待工作做得再好,嘴上说的天花乱坠,也于事无补啊!美国人可是最讲实效的。况且对美国人来说,他可不管谁掌权,只要对美国有利就行!到时候走马换将也不是没有可能啊!你还别以为他们不敢,美国佬干的这些龌龊事我见得可是太多了!”

蒋介石沉默良久说:“我知道了”。挥挥手,示意宋子文可以离开。

宋子文站起来刚要走,突然拍拍脑袋:“哎呀,还是忘了一件事。”他从随身携带的皮包内掏出2本书,“这两本书最近外面传的很厉害,你没事的时候可以看一看。”说罢告辞离去。

宋子文刚走,陈布雷就进来报告:“委座,陈纳德将军来了,要求见你!”

“快请!”

陈纳德一进来,就用生硬的中国话说:“委员长阁下,我有急事找你!”

“陈将军快请坐!”蒋介石强颜欢笑招呼着,亲手把桌上的茶杯递到陈纳德的手上,又把自己的椅子挪近陈纳德,显示出极大地关心:“陈将军,重庆是出了名的火炉,这几天的天气特别热,你休息的还好吧!”

“委员长,最近浙赣前线的战局不利,可是搅的我心烦意乱啊!我的新飞虎队已经训练的差不多了,可堪一战。我请求委员长派我们到浙赣前线去助战!”

“诶呀呀,陈将军你可真是雪中送炭啊!本来你要不来,我还要亲自去找你呢!浙赣前线现在打的很苦,急需空军支援!这样吧,你马上回去准备一下,随时准备出发!”

蒋介石将陈纳德送出大门口,回来后又思考了半天,对陈布雷说:“看来前两天我的命令是有些欠缺思考。你马上给陈诚发电,前令取消。还是要在衢州地区与日军决战!你赶快通知何应钦和白崇禧,拟定一个新的作战计划,务必要打出国军的气势和水平,将来犯之敌全歼......”

吃过午饭后,蒋介石按照惯例上床小憩一会。可是翻来覆去总也睡不着。无聊之下拿起宋子文留下的2本书看了起来。

其中一本是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另一本是朱江的《中国精神》。

结果老蒋是越看越生气,最后不禁破口大骂:“娘希屁,饭桶,全是饭桶!这么危险的政治信号怎么没人看得出来?”

他觉也不睡了,立马起床,叫来一个侍从吩咐道:“通知陶希圣、张道藩、陈立夫等相关人员,今天晚上8点半开会,研究当前政府的宣传教育问题......”

...........................................................................................................

公元1942年9月5日晚上八点半,重庆,最高军事委员会的小会议室内,<<中央日报>>主编陶希圣、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张道藩、副部长董显光、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部长朱家骅、国民政府教育部部长陈立夫、委员长侍从室第二处主任陈布雷、委员长侍从室第三处主任陈果夫、三青团总干事康泽等已经就座了。

八点四十分,蒋介石在侍卫的簇拥下阴着脸走了进来,在会议室主席台落座。还没等坐稳,就“啪”的一声将2本书摔在桌面上:“诸位,这是目前在国统区广为流传的两本书,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和朱江的《中国精神》,不知大家看过没有,有何敢想?”

沉默了几分钟,陶希圣首先开口:“委座,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其实已经在民国29年就出来了,还在重庆的《新华日报》上连载过。只是最近又印成小册子单独发行了。朱江的《中国精神》是刚刚出来不久,不过很快成了畅销书,主要在学生和知识分子中间流传,威力也很大,就连我们的记者现在一张口闭口都是“三个代表”了!”

“是啊!”张道藩也随声附和:“这两本书我也都看了几遍,其实这两本书都是分析了我国自周朝以来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发展和现今社会的种种弊病,提出了将来发展的种种措施,虽然很多地方大相径庭,但也不是无的放矢,对我们的工作有一定的借鉴和参考......”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蒋介石猛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娘希屁,不得了,你们现在已经成了毛泽东和朱江的宣传部长了!现在抗战胜利刚刚有了一点眉目,毛泽东就要设想在中国搞社会主义了!中国一旦真要搞社会主义那里还有我们的立足之地?还有朱江,表面忠厚内藏奸诈!不过是一个乳臭未干之人,仗着打了几个胜仗,现在又抱紧了美国人的大腿,根本不把中央放在眼里!还说什么“三个代表”呢!这实际上是要跟我争夺党中央的领导权啊!亏你们平时一个个号称足智多谋,这样严重的问题居然还麻木不仁,政治立场站到哪里去了?难道你们忘了,中国只能有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主义吗?......”

蒋介石足足骂了有半个小时才坐了下来。其实这是老蒋在杀鸡给猴看,出了这么大的事在座诸位其实都有责任。

又过了几分钟,等蒋介石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康泽不失时机的站起来发言道:“委座,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目前还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尽快消除这两本书所造成的恶劣影响。我建议,教育部、宣传部、组织部等各部委可以先联合发一个通知:鉴于这两本书的内容存在严重的政治问题,要各报社和出版单位进行严格封杀,禁止报道相关内容。中统和军统会同警察局等治安单位进行收缴,进行一次认真的清理活动,把所有流散到社会上的书都收上来烧掉。另外采取相应的措施加强监控,对私下传播、炒作这两本书的人进行集中教育,屡教不改者给予严厉惩处!我就不信压不下这股歪风邪气!”

“猪,你真是猪!”听了康泽的话老蒋的火气又上来了,讥讽的说道:“你难道就只会这一手吗?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玩这个!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你懂不懂?嗯,你懂不懂?再者说了,你就是想这么做就真能做得到吗?别以为我不知道,拿了别人的好处,就把党国大业丢在脑后,做起事来一个个阳奉阴违的,到头来不是给人徒增笑柄是什么?亏得还在这里大言不惭,国府的脸面都快让你们丢光了!”

等老蒋再次平静下来,陈果夫欠欠身子说:“委座,你先不要生气。这两本书我也看过了,根据我的研究,毛泽东和朱江的书虽然给大家画出了不同的美好蓝图,但都是假设而已,至今也缺乏科学论证,都是吹牛而已,根本实现不了,用不着大惊小怪!不过我们也不能放任自流。我看我们也应该出一本书,一方面批驳这些歪理邪说,另一方面全面系统的阐述如何利用三民主义救中国,更重要的是要说清楚在中国必须也只有在委座的领导下,才能真正实现三民主义,建立一个统一、自由、民主、富强的新中国,实现中国的光明命运!然后让全党、全国人民广泛深入的进行学习领会,统一思想和认识!”

“嗯,好好好!说得好!”蒋介石的脸色开始由阴转晴,笑着击掌说道:“听听,这才是高见!那么果夫你认为该写一本什么题目的书呢?”

沉思片刻陈果夫说道:“我看就叫《中国之命运》怎么样?”

“好名字!”刚才说漏了嘴的张道藩现在急于要弥补自己的过失,赶忙连声称赞:“这个名字气势磅礴,让人一听就能感受到一股排山倒海的雷霆万钧之势。主题又是讲三民主义是中华大地的甘露,委座是掌握中国命运之神!这本书一旦出版,必然天地易色,全国、全世界人民必然对委座刮目相看。其他的歪理邪说自然也就不攻自破了。”

蒋介石笑吟吟的道:“这书名字起的好,内容也好!在座的都是赫赫有名的笔杆子,谁愿担此重任啊?”

“我看布雷可担此重任!”陈果夫推荐道。

“不妥不妥,最近中日两军连番大战,军务繁忙,再加上我身体不太好,实在是有心无力啊!”陈布雷赶忙敬谢不敏。说句实在话,这件事表面看起来很风光,但实际上要真做好了却很困难。毛泽东的《新民主主义论》和朱江的《中国精神》陈布雷也都看过,确实言之有物,文采过人,要想超越非得下一番大功夫不可,而且成书之后必然成为众矢之的,数不清麻烦和论战也会随之而来,自己已经是老蒋的首席笔杆子和最高幕僚了,犯不着吃力不讨好趟这个混水!

“我看还是由陶主编写初稿好了!陶主编是高手,一向有神来之笔之称,再加上工作比较清闲,此书非陶主编莫属!”陈布雷接着向蒋介石推荐道。众人连忙点头附和。

陶希圣推辞不过,只好接受了这个“光荣”任务。

一块心中的大石终于落地,蒋介石也很高兴,半开玩笑的对陶希圣说:“我知道希圣是快手,怎么样?二十万字,两个月内写好,在五中十届中全会的时候正式出版发行!”

看陶希圣点头应允后,蒋介石又对张道藩说:“这件事就这样决定了,你具体抓落实。对了,明天在各大报纸都要发一个出版《中国之命运》的新闻,提请全体国民高度注意......现在散会吧!”

...........................................................................................................

公元1942年9月6日凌晨,早已排版印刷完毕的各大报纸杂志根据上级指示紧急动员改版,将《中国之命运》即将出版的消息放在头版头条。(没有此消息就禁止出版发行,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新华日报、抗日民主挺进报等等:)

差不多同时,位于江西上饶的国军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部也接到了委员长的最新指示:“鉴于急剧变化的国内国际形势,最高统帅部决心在浙江衢州地区、江西戈阳处与来犯的日军进行决战,不彻底歼灭来犯日军誓不罢休。为了配合三战区的作战,特命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进驻浙江丽水、江西上饶、福建松溪等机场全力助战。第九战区薛岳所部也将在江西抚河两岸对日军展开攻势作战,以配合三战区的行动。”

此时日军已经占领衢州机场,而衢州的中国守军由于阻击任务已经基本完成,开始销毁剩余物资准备突围了。得到委员长的最新指令不得不再次改变部署,死守待援。而由于衢州地区连日来大雨滂沱,山洪暴发,已经成功撤到山区的国军各部队又遵令不得不开始向山外运动,几番折腾已经疲惫不堪,无法立即投入大规模作战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