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炒三国 第一章 刘备是个啥孩子 第七节 战争是咋胜利的

阿元250 收藏 0 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6/



刘备是这么想的,所谓上杆子不是买卖,俺带着兵去找人家,最多是个投军的意思,能给个小校唔的,就不错不错的了。那就个班长呗,兵头将尾的,有点咱前边说过,刘备练这兵,可以不是为了什么匡扶汉室,救民于水火之中的,人家是为自个儿,为了自个在这乱世之中,看能不能捞点啥好东西,起码是闹顶官帽子带带啥的。所以兵有了,也练得差不多了,但刘备却不按兵不动。

啥意思?咱得当将军。虽然有个法国的小个子说过,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但他那是忽悠那些当兵的呢。要不大家都想当元帅了,谁还给你当兵打仗呢?


所以咱得等,等到那些当官的来求咱们,不就可以漫天要价,坐地还钱不是。


但刘备这心里盘算得挺好,但琢郡市长(郡守)的铁算盘打得更精。过了几天,命令下来了,给了刘备一个琢县民兵大队长的名义,征调刘备的这点人,直接归军分区司令(琢郡校尉)邹靖指挥。整得刘备是哭都找不着调了。而且这邹靖虽然打仗不咋地,但整人却是一把好手,给刘备这点人全堆在全军的最前边了,你不想打仗立功吗?我给你这机会。


哭归哭,但司令的话刘备也得听,带着关羽张飞这哥俩就上路了。三人里张飞最高兴,混上民兵副大队长了,虽然是三把手,大小也是个官了。所以骑在马上,又是秧歌又是戏的。看着刘备低头耷拉角的,就想活跃活跃气氛,冲着刘备就喊开了:“我说,你那驴是吃草还是吃馒头呀?”刘备没好气地瞪张飞一眼说:“你啥眼神啊?俺骑的是马,不是驴!”张飞连连点头:“这俺还不知道吗?俺就是和你的马说话呢。”说完是哈哈大笑。等张飞笑够了,气也喘匀呼了,这才发现他的俩哥是谁也没笑,奇怪啊,就问:“你俩咋这么没有幽默感呢?俺都笑成这样了,你俩咋不笑呢?”刘备叹了口气,说:“三弟啊,你还没看出来吗?邹司令这是拿咱当枪使啊!你知道前边的黄巾有多少吗?五万啊!一人吐口吐沫就把你淹死了,你还得在傻乐呢!”


听刘备这么一说,张飞也毛了,“那咋整呢?”“我和你二哥一琢磨,这打是没法打了,得派人去单挑,你说你一下子就把黄巾的主将给咔嚓了,咱不就赢了吗?”张飞一听,明白了,这邹司令拿俺们这县大队当枪使,我这俩哥是拿俺当枪使啊,门都没有!但想是这么想的,话可不能这么说,要不就撕破脸了吗?张飞是眼珠一转,就说了:“大哥,俺最烦的,就是单挑了,忒没有技术含量了。你说俺都副大队长了,不需要功劳了,和敌人在那舞姿。而那些需要功劳的小兵呢,只能眼巴巴地在那看着,俺能干那事。不去!”


这哥仨这呛呛着呢,对面是的黄巾可就来了。评书里不常说吗,人上一万无沿无边,人上十万扯地连天,这五万的黄巾是正好占了半边天。


面对这几万人马,张飞也害怕,心话,这可比俺家的猪多多了,这得杀到啥前儿啊,还不得把俺给累死啊。一想这可能要死了,张飞又对身后的刘备说了:“大哥,你和俺说句实话呗,你那么能吃,把俺家的猪都给吃没了,是不是和那猪八戒有点啥亲戚啊?”


刘备气大了,拿双股剑的剑尖往张飞的马屁股上一扎,那马嗷一声就窜出去了,张飞提早咋拉也拉不住。等好不容易把马拉住了,一抬头,正好看到程远志的大脸在跟前,咋看咋跟猪头似的。张飞乐了,这杀猪俺最拿手了,一矛抡过去,那猪就OVER了。剩下的黄巾一看,这头都死了,是撒丫子就跑。


这仗是打胜了,但张飞不干啊,不依不挠的,揪着刘备的脖领子就问,谁,谁一脚把俺马给踹出去的。


刘备哪敢承认啊,而且他也确实没踹,是用剑扎的,所以梗着个脖子说,对灯发誓,决不是偶踹的。


虽然有张飞这么闹腾,让刘备高兴的心情打了点折,但仗打胜了,庆功酒还是要喝的。邹靖虽然夹上一个半眼睛也看不起这刘备,但还是大排酒宴,招待刘、关、张这哥仨。吃着喝着,张飞的嘴就把不住门喽。一会吹自个儿的功劳最大,一会又开始骂,也不知道是哪个狗娘养的,一脚把俺给踹出去了,等俺找着他的,不扒了他的皮才怪。


张飞在这满嘴胡柴,刘备的脸是青一阵儿、白一阵儿的,最后都快成茄子皮色了。大家不要误会,这不是怕有人说漏了,让张飞知道是他扎的张飞的马,张飞会收拾他。他早把看到这事的小兵全打缀好了,不是给钱,而是把头给砍了。还真不是刘备心狠手辣,而是因为刘备心里有个原则,只有死人才是不会说话的。


那为啥刘备这脸还跟变色龙似的变来变去呢?原因是张飞这么闹,让他感觉是忒没教养、忒没面子。别看刘备只是个卖草鞋的,在乡里的表现也不咋的,连个孝廉也没整上,但人家自个还是对自己高看一眼的。汉室宗亲,中山靖王之后,虽然是没边没沿的事,但谎言说上一百遍就成了真理。虽然别人心里对这个还有点嘀咕,但刘备自个是信的死死的了。所以呢,对这杀猪出身的三弟,也就提高了标准,从严要求,所以看着张飞喳喳呼呼、吆五喝六的样子,感觉是特别的不舒坦,好象脸上的皮都给扒没了一样。


但他也不想想,他那脸皮,是世界上一等一的产品,质量决对保证,别说有椎子了,就是拿原子弹炸一遍,都不带有啥反映的,那谁能扒得下来呢?


这张飞不知道刘备咋想的啊,所以是该吃吃,该闹闹。为啥呢?他有点害怕,开始怀念杀猪匠的工作了。不管咋样,你杀猪没有被猪杀掉的危险。而当这个什么民兵副大队长,这工作是杀人啊,而谁傻啊,会让你象猪那样乖乖的杀掉?所以张飞的心里有点哆嗦,但又不好意思说,咋整呢?借酒浇愁,一个字,喝!


酒宴过后的第二天,张飞是把害怕的事给忘了,但刘备可把他胡作烂闹的事给记着呢,把这关羽张飞俩人叫过来,开始做政治思想工作。


咋做的呢,讲故事。说有卖鹦鹉的,有三只鹦鹉。有天来了个顾客,问第一只鹦鹉多少钱。“1000元。”卖鸟的就说了。顾客非常吃惊,就问了:“咋这么贵呢?”“这鸟啊,贼厉害,会用Windows!”这是比贼厉害,贼偷东西也要不着那高科技啊。


“那这只呢?”顾客又指着第二只鹦鹉问。


“2000块,因为它会用UNIX。”


这鹦鹉是挺厉害,UNIX是啥玩意,我咋都不知道呢,我不成了整个一脑盲了吗?


顾客接着问了:“第三只呢?”


“3000块。但它啥啥不会,卖这么贵是因为那俩鸟都管它叫‘CEO’。”


刘备讲完了,张飞瞪两大牛眼珠子就问了:“这C什么O,是个啥身鸟?它咋那么牛XO呢?”气得刘备一个爆栗就敲张飞头了,并大声喊着,“CEO就是头,头就是CEO!!”张飞害怕啊,只能是一边摸着头,一边嘀咕着,“俺这头挺干的,也不稀啊……”


刘备语重心长的就说了:“家有家法,帮有帮规,到啥时候都得有个章程。你们当小弟的,跟俺出来混,就按俺的规整,明白不?”


于是制定了两条意见,下发给关羽、张飞学习执行,并要求他们就这两条意见,每人写出五万千字的心得体会。


两条意见是:老大永远是对的;第二条,如果老大错了,参照第一条。


打这之后,刘备坐着,关羽、张飞这哥俩就站着;刘备站着,他们俩就撅屁股窝着,终日不倦,这成为了三国江湖上的一段佳话。


刘备给关羽张飞立规距这段,完全有可能发生。《三国志》就说了,刘备“而稠人广坐”的时候,关羽就“侍立终日。”


不知道您看了这段是咋想的,阿元看了这段,感觉这和现在的黑社会大哥咋这么象呢?


为啥这么说呢?别说是结拜兄弟了,就是亲兄弟,大哥坐的时候,弟弟也没必要站着啊。这一人坐,另俩人就得站着,(关羽都站着了,三弟张飞就更不敢坐了。)这不是黑社会那一套又是啥呢?


再有一点,为啥这规距要拿张飞说事呢?原因很简单,关羽是混过黑社会的,人家当过马仔,所以对这些规距熟得很,压根用不着教。


至于刘备用剑扎张飞马屁股一段,是针对罗贯中的。这老罗也太敢吹了,为了让这刘关张的形象高大一点,再高大一点,竟敢让刘关张哥仨带着五百人,对着五万人就冲。所以那一剑,不是阿元让刘备扎的,而是罗贯中让刘备扎的,否则没有人敢以一人之力,去冲击五万人的队伍,就是五万农民也不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