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袁崇焕因斩毛帅而成为了历史罪人

左派大佬 收藏 44 16636
导读:[原创]袁崇焕因斩毛帅而成为了历史罪人


首先,按照明朝的体制袁大人杀不了毛帅;其次,袁大人也不该杀毛帅,他杀毛帅以后使明朝辽东战局急转直下,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窘迫境地,导致了一系列的严重后果。


按照《大明会典》的明文规定,袁大人根本没有资格杀毛帅,而且不论毛帅有无过错,就是有天大的过错,袁大人仅杀毛帅一项就可以被凌迟了。


明朝设立了以都察院为主体的、自成体系的专门监察机构,号称“风宪”衙门。明太祖又升都察院的品级,设左右都御史为主官,正二品;左右副都御史、左右佥都御史次之,都御史号称“总宪”。


袁大人的头衔是:“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督师蓟辽、兼督登莱、天津军务”,是个二品风宪官,虽然他这个官位不低,可按照《大明会典》里祖制之规定,他是杀不了毛帅的~!


《大明会典》里对于犯事的总兵之处置是有严格规定的——“凡调度军马、区画边务、风宪官皆无得干预。其相见相待之礼、尤须谦敬。如总兵镇守官有犯违法重事。须用体复明白、指陈实迹、具奏请旨。不许擅自辱慢。其军职有犯。具奏请旨、已有定例。风宪官巡历去处、亦须以礼待之。”而即便袁大人有“尚方宝剑”也没有用,因为持有“尚方宝剑”并非意味着想杀谁就杀谁。


明代巡按等都奉有“尚方宝剑",具备极大的权威,但却是只能“大事奏裁,小事立断”(《明史-职官志二》卷七十三)。对于地方各省五品以上大员可以据实“参纠”,六品以下官员“贪酷显著者"当即拿问(《大明会典》卷二一)。而毛帅官拜左都督不仅是一品大员,且为东江镇的总兵镇守官,还是同样赐了“尚方宝剑”的节将,袁大人如何能杀得了毛帅?


按照《大明会典》的明文规定:“如总兵镇守官有犯违法重事。须用体复明白、指陈实迹、具奏请旨。不许擅自辱慢”可袁大人居然杀了毛帅,这是严重的违制,完全是私刑,视国家法典为无物,是完全置若罔闻的自行其事,实属胆大妄为之举。


崇祯在袁大人出关时分别收回了王之臣和满桂的“尚方宝剑”,但却有意没有收会毛文龙那把。而袁大人的官衔里只有“督师蓟辽、兼督登莱、天津军务”,却没有毛帅的东江镇,崇祯这种安排和部署就是不让袁大人干涉东江镇的事务,所以袁大人杀毛帅完全是越权,且视皇帝的安排和部署为无物,连持有“尚方宝剑”的钦差都敢擅杀,已经属于“大逆不道”、“谋危社稷”的重罪,仅此在《大明会典》中就已经属于凌迟之罪了。


综上所述,袁大人杀毛帅是藐视王法和圣意的大逆不道之举,而他的这个作为对辽东战局的影响更是危害甚大。


从1622年熊廷弼“坚壁清野”开始,明朝的辽东防御经历了王在晋、孙承宗、高第、王之臣、阎鸣泰等经略或督师,最后到袁大人放后金入蓟门足足有7年时间,在从1622年到1629年这么长一段时间就只有袁大人出了大问题。


从1622年开始的“坚壁清野”政策在1627年已经致使后金经济状况异常糟糕。经过战争蹂躏的辽沈地区,经济惨遭破坏,没有得到充分的恢复。又由于后金实行屠杀与奴役的政策,人口大量逃亡,壮丁锐减,田园荒废,加上天灾接踵而来,经济情况更恶化。皇太极即位才半年,即第二年春上就是个大荒年,“国中大饥”,粮食奇缺,物价飞涨,每斗米价银八两,可即便有银也买不到粮食,各地相继出现了“人相食”的可怕景象。后金社会秩序开始混乱,盗窃盛行,牛马成了盗窃的主要对象,凶杀、抢劫到处发生。皇太极叹息说:“民将饿死,是以为盗耳。”王先谦:《东华录》,天聪元年六月。可以说,经济已到了破产的地步。


后金这时候四面被封锁被牵制日子很不好过,更为严重的是没有一粒粮食能接济进来,断绝了互市以后连食盐都短缺,若去劫掠明朝则要经过赤地千里,而坐吃山空又会饿死,甚至被奴役的汉民也因为有了毛文龙的东江镇而纷纷逃散,后金在天灾的煎熬下还逐渐失去经济基础和生存的依托,长此以往必将一步步被迫入了绝地。


尽管后金狗急跳墙攻击朝鲜,和朝鲜结为“兄弟之盟”,但却没有获得多少粮食。原因有二,一是朝鲜对后金的敌对情绪很大,不愿意主动提供粮食;二是因为朝鲜在那个时期也遭了灾荒,自己粮食也不够吃。


朝鲜在1627年因袁大人不策应而被迫向后金妥协,但本身也遭了灾,为了给后金纳粮,“八道粮仓全空,倾尽国有”才向后金上贡献了二千石。(《朝鲜李朝实录中所见之中国史料》)此后,朝鲜对后金的抵触情绪更大,根本不太可能再为皇太极筹集太多粮食。《李朝实录》中有过这样的记载:“两西空虚,六道未得耕种”说明朝鲜本身也处于“小冰河期”(Little Ice Age)里严重的灾荒之中;从“开市已定日期,而京中商贾绝无人往”中可知朝鲜当时的抵触情绪之大;而“新经兵火,财畜荡然,中江开市亦恐无以成形”更是说明朝鲜已经对后金开始阳奉阴违了。此时,要解决后金的饥荒皇太极只剩下向关内筹集粮食一条路走了。


此时,只要断绝一切马市,不让一粒粮食流入辽东,同时通过东江镇继续招抚辽东的流民,即可将后金生存和发展的依托逐渐抽空,一步步将其迫入灭亡的绝地。可袁大人却在崇祯二年(1629年)三月不顾朝廷诸大臣的反对和崇祯的数次严厉斥责,强行在宁远给投靠了后金的蒙古部落束不的部开马市。在《明史记事本末补遗》中记载在束不的部里还有四百满人谍哨:“建洲哨在束不的部内计四百余人,不将弓矢”显然是为后金买粮食,这在关外几乎是人尽皆知,宁远武进士王振远、陈国威向当时视察辽东防务的翰林院编修陈仁锡进言,要求“卒不及备,可夜掩而杀之”,可不知道袁大人是怎么想的,铁了心的要给后金筹集粮食,完全置若罔闻,其行径无疑是“以粮资寇”。


谈迁的《国榷》中也提到:“朵颜三卫(束不的)及建虏(后金)大饥,三卫夷半入于建虏,束不的求督帅开粜于前屯之南台堡,互市貂参。边臣俱不可,独崇焕许之。盖束不的为建虏积谷,谋犯蓟西,虽有谍报,崇焕不为信。”


可尽管袁大人“以粮资寇”,但那点粮食也解决不了后金全境的饥荒,只能作为后金南侵的军粮。此时是崇祯二年(1629年)三月,从皇太极让蒙古束不的部来筹集粮食来看是准备入关劫掠了,但具体如何实施还没有确定,其入侵计划对内都是保密的。当时,后金要想解决粮食问题必须入关掳掠,但却有两个问题,一是关宁防线不能突破;二是由于东江镇的牵制,使其不能远途而绕道回避开关宁防线入关。此时,袁大人只要守住孙承宗修筑的“关宁防线”,并支持和壮大东江镇,继续抑制住后金远途袭扰的能力,便可以不战而大挫后金,并且使其逐渐失去生存和发展的依托,逐渐将其逼迫入绝地。


但袁大人在有了“关宁防线”的基础上,还去大兴土木修锦州,这完全是毫无意义的举动。修建锦州是天大的错误,锦州本来就是个容易被后金切断后路的地方,“宁锦大战”和“松锦大战”都证明了这个问题,解放战争时期的塔山阻击战也是因为锦州非常容易被包围和阻断,所以蒋委员长才败得那么惨,孙承宗知道利用宁远以北的锦州一带的地形作为断后金归路和粮道的战场,而袁大人却反其道而行之,先后两次去修锦州,结果导致两次大战明军都被动挨打,最后还被后金断了粮道,可以看出袁大人不仅是一个没有战术常识的书呆子,而且还是一副死脑筋。


袁大人“出宁远,修锦州”其实就完全否定了孙承宗四年守辽的成功经验,是为修城堡而修城堡,纯粹是没有起码战术常识的表现。明朝当时许多将领都反对在锦州驻防,就在袁大人于崇祯元年(1628年)上任之前的几个月,明军将领经过讨论最终放弃了锦州,可后来袁大人这个奇货,为了作点政绩工程大兴土木的修锦州,结果坏了大事。他不仅把朝廷当时极为有限的资源空耗到锦州这个非扼要之地上,而且还把蓟镇的精锐拿来充实“宁锦防线”,这等于是让本来特别需要加强的蓟门更为空虚,为后金蓟门入塞作了准备。


在削弱了蓟镇防务和为后金准备好南侵略的粮食以后,袁大人为后金蓟门入塞作了最后一件事情,就是杀毛帅而毁东江。他杀毛帅毁东江之后,等于是解除了后金这条疯狗饿狗脖子上的链条,让它能到处疯狂的乱咬。在毛帅于崇祯二年(1629年)六月五日在双岛遇害后,仅过了七天,即六月十二日,皇太极便在沈阳宣布:“整旅西征……”,随即命令赤峰及以北地区的蒙古各部打造船只,用老哈河转运由束不的部从大凌河运来的粮食,而此番部署乃是从蓟门入塞的标志,老哈河由岭西附近穿越长城,岭西西南不远处就是蓟抚的驻地遵化,而岭西和遵化之间必经三屯营,这就是后来赵率教战死的地方。该部署在同年三月崇祯批驳袁大人开马市时还没有,由此证明皇太极虽然准备南侵,并已经开始筹集粮食,但路线确定为蓟门却是在他知道毛帅被杀以后,且此时才将入关的路线确定为蓟门,否则他三月就应该命令赤峰一带的蒙古各部落打造船只而不是等到六月。



可以说,袁大人不大兴土木修建锦州,并增加锦州的驻军,明朝是有时间和财力提高蓟镇防御能力的。而袁大人作为蓟辽两镇的督师,他有调度和部署两镇兵力和防务的权力,他“厚”锦州而“薄”蓟镇是一个非常离谱的败笔。事实是若袁大人不修建众人都反对而之前刚刚放弃且后金占了也不想要的锦州,明朝没有任何理由不加强蓟镇的防御,蓟镇的防御也没有任何理由被削弱,而修锦州以后明朝有限的财力和兵力都耗在锦州了,蓟门自然空虚了。


袁大人出关这一切哪里是在给明朝办事,完全是在给后金张罗。他“修锦州、空蓟镇、杀毛帅、毁东江”的一系列动作,就好比把自家的后门板拆了装到尚且完好的前门外,然后解除了一只被栓的饿狗疯狗脖子上的链条,最终连栓狗的柱子也毁掉了,此时要防止这只饿狗疯狗进屋还有可能吗?而就算拆了后门,不去解链条和毁柱子那疯狗也没有可能进来啊……


袁大督师出镇山海关并总领蓟、辽两镇的时间是从1628年八月才开始的,到了次年的十月仅一年多一点皇太极就蓟门入塞了,前面那么多年都没有的事情,怎么袁大人一掌握辽东镇、蓟镇、东江镇的极权就发生了?值得一提的是,袁大人权力最大他连巡抚都请撤了,他银子费得也最多,受皇帝的支持和信任也最多,大话更是多——“五年平辽”、“断不敢诱奴入犯蓟辽”、“必不令敌越蓟西”(全部落空),可结果却异常的糟糕,原因到底是什么呢?在分析了袁大人出关的作为以后大家自然清楚了,毛帅一死再无人能牵制后金,辽东战局于是急转直下直到最后不可收拾的地步,这一切都要拜袁大人擅自“斩帅”所赐~!袁大人斩毛帅无论从法理上,还是战略上,都是罪大恶极的。


袁崇焕杀毛帅是胆大妄为的严重违制且罪孽深重,他斩毛帅的举措让后金完全没有了牵制可从容绕道蒙古入塞,他的作为亲手将自己精心修筑了所谓的“宁锦防线”废掉了,成为了一条只是摆设的“东方马其诺防线”,在1629年、1634、1636、1638、1642年五次被后金绕道蒙古大规模入塞,掠地千里,横扫京畿证明了一切……袁大人斩毛帅这一举措没有让自己成为明朝辽东防务的“中流砥柱”,反而使自己成为了明朝灭亡过程中毁坏“中流砥柱”的历史罪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