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176节 大买卖(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无利不起早,这个是说商人的。当然,能挖来别人的银子当然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

长崎,现在整个扶桑唯一开放的港口,而且只能中国及荷兰开放,而且扶桑人不准出国,出国的不能回国,这全是拜十年前的岛原起义所赐,也就是1637年所谓的天草征四郎所率领的天主教徒的起义。

刘文采(呵呵很常时间没有出来了)作为神州银行的行长这是他第一次出差,他来扶桑的目的是为了一宗大生意。他的身边跟着个点头哈腰的扶桑人,看他那付德性不知道在SB光头队关了多久了,没死还真是奇迹。

桥本纪夫,是他的名字,作为一名武士他曾经是天草征四郎的手下,后来天草征四郎被剿灭之后,他逃到了海上,加入倭寇这一干就是十年直到被神州城俘虏为止。由于领教了“绝对寂寞”的厉害,他算是彻底服了这个神州城的城主。

可是由于他在倭寇之中一向沉默寡言,甚至不是一个小头目,故此审查人员并没有过多的注意他,由此一个小秘密被他隐藏起来。直到荷兰人被俘而又被整编成为外籍佣兵之时,看着这些昔日的天主教兄弟们臣服的模样,他终于鼓起勇气坦白了那个秘密。

天草征四郎有一个儿子,岛原城被围前已经由可靠之人送到了海上,并携带着一些金银细软之物扮作了一个富商之子,当时而他现在就在舟山群岛之上的一座小岛上隐居,并且由那个已归化成为中国人的富商教养长大。

“嘿嘿……嘿嘿……”初知道这个消息的岳效飞笑的合不拢嘴,“还有这么好的事等着我办啊!真理吗还是要争的,你看那些荷兰人也听我的,十年该是报仇的时候了!”

“是,天使大人”(嚯嚯!大家记得这些SB们进绝对寂寞的时候听过什么暗示)

“怎么说天主的旨意是不可变更的,他们拂逆天主的意旨就是他们不对,做为上帝的儿子我是应该帮助你们的!”岳效飞一边一本正经的满嘴跑着轮船,一边摆出一付搞笑的令人,啊不对!令鬼子肃然起敬的模样来

“是,我也是看了那些荷兰的兄弟们的作法才想到向天使阁下坦白的。”

“嗯!你是一只迷途的小羔羊,现在你只是找到了我罢了,身为天使的我却不能不顾一切的使用我的力量,要知道天上的父的旨意是要你们为了觉醒而斗争。”岳效飞肚子快要抽筋了,“这些扶桑SB真他妈好骗”。

“是”桥本纪夫小头点的即是认真也是虔诚。

“不过么,我也不能不理不是,这样,回头有了机会我想法先让你回扶桑去,在那里你要想法招唤当年的旧部,或是教徒,为此我将授予你神父的称呼。”岳效飞根本不懂天主教的那一套东西,不过在这个鬼子眼里他既然是“天使”当然有这个权利了。而且将来因为这个身份,他所获得的何止是金钱那么简单!

刘文采看着长崎因为海商的活动,而多少显得有些生气的城市,鄙夷的在心里摇了摇头,“这也算是城市,别说神州城它连福州城也不如呵!这些扶桑SB看来真没什么好本事!”

短短一年,刘文采的变化实在是十分卓然。想想看,延平街头一个稍稍有些眼力劲的小混混,一年下来便是腰缠十来万的身家的神州城大鳄。内心之中,对于岳效飞或说对于岳效飞挣钱的效率实在是十分钦佩和忠诚。为此他是如假包换的铁杆“挺岳派”虽然神州城中还有别的派,总的来说就他们这一派是最为强大的。说白了看在“挣钱”的份上。

在这多说一句,钱不怕你少,怕你不会挣,否则有再多白搭迟早都会花完,只有会挣了,钱才是花不完滴!

该是最后再交待一次的时候了,不知为什么,刘文采老觉得这个桥本纪夫笨笨的模样,真怕他把城主交待的事情办砸了“桥本……”

还没等刘文采往下说,桥本纪夫已经一个标准鬼子的动作,低低鞠了一躬。

刘文采上前就是一脚,狠狠的踢在他的屁股上,“奶奶的,你真是个笨蛋,怎么教都教不好,一会我们会去拜访这里的地方官,桥本你的身份是什么人?”

“是……是”桥本显是被刘文采踢得紧张起来,嘴里有些结巴的回答着“是”却不敢再点头哈腰。

“我和身份是神州城的商务代表的翻译,将来会在主管的身边帮他办理这里的商业事务,而且我也不是扶桑人,我是上邦神州城人,我姓归叫归在家(龟在家,他回到了扶桑,当然是龟在家了)。”

“嗯!”刘文采欣然的点点头,看来这一路上快一个月的屁股没有白踢,终于把个乌龟踢的会讲人话了。

“记清你的来历,当然心里更要牢记你的职责,什么时候都要为了你的主子好好办事,将来天使大人帮你们搞不搞得成‘救世军’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听懂了没有。”

桥本这时又想起了那个和蔼可亲的“天使”阁下的教导,“为了消灭异教徒,要不惜一切才行。”

“请放心,为了消灭异教徒完成‘天使’阁下交待的任务,我一定……”

刘文采没兴趣听他的废话,他只是不明白,这二十大船的工业品原先是要去开拓南洋的市场的,据那些荷兰鬼说这些东西可以在他们的欧洲卖上一个好价钱。

“红毛人,他们的女人不知道好不好玩……”

要不是为了完成城主的任务,刘文采对这个扶桑实在没什么兴趣,他们女人的档次也很低,神州城里的那些妓院里扶桑的婊子不少,而且还不如高丽的婊子值钱,他们一般是陪那些穷人的,他刘文采这样的大鳄应该享受更高级的货色,这就是他现在全部的心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