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烟雨江南的作品中看人物的出场

weaxing 收藏 1 240
导读:从烟雨江南的作品中看人物的出场


文/黑肚皮



如同京剧中人物的出场,一番台步、身段、亮相不仅仅是为了吸引观众注意力,更要最简捷地去贴合人物性格和情节需要。而小说中人物出场的艺术处理,也一样要注意突出性格特征、适应内容情节的需要。


此番议论来自古典文学评论家李希凡先生的《沉沙集》中的一篇文章――“性格、情节、结构和人物的出场”,本来答应六厘上传到网上和大家共享,无奈篇幅太长,手打实非一日之功。闲暇之余手打几段的同时,我想到未若以更贴近这里的玄幻小说作为剖析对象,只是希望议论之间能够展现李希凡原文的精髓一二。


之所以选烟雨江南的作品,一则我熟,二则这里的很多人都熟,三则烟男文笔功底不错,很擅长于一颦一笑、一言一语间凸现人物个性。从其《亵渎》、《尘缘》二书中摘录评析一二,故有此文。


一、有效的外形描写


人物的出场,如同现实生活中一个陌生人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外形上的打量是必不可少的。但很多作品中废了好多笔墨来写人物鼻子如何、眼睛如何,看过后却难留丝毫印象,似乎那个人物仍然飘飘乎乎白纸一张。究其根源,应该是套路式的描述太多,而没有重点突出对性格塑造和情节推进真正有用的东西。


先看《亵渎》中那个女雇佣兵奇薇的出场:


我说,那边的那个妞不错啊,就是好象不大好对付。”伦斯盯着酒吧的一个角落。众人忙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角落里一张桌子上坐着四男二女,看起来象是佣兵,其中一个一身法师打扮。一个女孩大约十八九岁,打扮惹火,一身深色的短甲,把雪白修长的大腿裸露在外,大腿上绑着一个皮带,上面插着三把飞刀。胸甲在酒吧昏暗的光线下看不大出具体颜色,但毫无疑问做工精良,并且很好的突出了女孩胸部的曲线。胸甲领口开得很低,一道深深的乳沟几乎让伦斯的眼睛掉了进去。身边的一把双手大剑倒是让几个人略微清醒了一下,毕竟这种重量的巨剑侧面说明了女孩的实力。女武士的脸是火辣辣的艳丽,一头淡褐色的波纹长发随意的披散在四周。


看完后读者脑子里最深的只有两个印象点:一、这个女的很性感,对于异性很有诱惑力;二、她是一名实力不俗的女战士。而这两点,恰恰引出了紧接着的酒馆打斗,以及稍后罗格对奇薇的一番算计(至于那场强戏的发生从故事主体来看是否必要暂不讨论)。


还有埃丽西斯的出场描写:


奥菲罗克身边是一个如冰山一样的女子,仅仅比高大的黄金狮子矮了小半个头。绝色的面容上看不出一点表情。女子一身罕见的黑色法师袍,步伐间仿佛有黑色的火焰不断在升腾,摇曳的身姿却是竭斯底里的诱惑。


作为在《亵渎》前期有着重要戏份的埃丽西斯,这段描写显然太简洁了些,但仔细读过,却不难发现这一小段文字隐隐透出的信息量。首先,埃丽西斯和奥菲罗克有着很近的关系;其次,“冰山”、“黑色的火焰”等等词语与后文揭示的埃丽西斯的神秘、高贵背景紧密相扣;再次,“绝色”、“摇曳”、“诱惑”等普通的词语,组合在这里,虽简单却有力地给我们传达一个信息――这个女人的非凡魅力。而这一点,同样是后文罗格与埃丽西斯一番对手戏的重要铺垫。


以上两个简单的例子,可以看出,人物出场时的外形描写不必面面俱到,而应当突出重点,把“有用的”片面正对观众。



二、在出场中张显人物性格


看过红楼梦的,大约都对开头林黛玉进贾府中凤姐的出场印象颇深。短短一个过场,一个圆滑、精明的王熙凤便呼之欲出了。在烟男的文中,虽然还远无法和前辈大家比肩,但仍然不难发现在人物出场中巧妙突出人物性格的处理手法。


以《尘缘》中白虎、龙象二天君的出场为例:


徐泽楷又向两位道士一指,道:“这两位是来自七圣山的龙象天君与白虎天君。两位天君道行是极强的,诸法皆通,可就说不出究竟哪一项才是他们的绝艺了。”

龙象天君生得极是黑壮高大,面相奇异,虽未知是否真有龙象之力,倒是颇有几分龙象之相。而那白虎天君比之龙象天君矮不了多少,却是精瘦如柴,只一双细长眼睛精光四射。

两位天君显是极傲慢的,此刻上下打量了纪若尘一番,见他年纪轻轻,道行又浅,除了左手上一枚用途不明的扳指外,周身上下再无一件象样法宝,当下都将他当作了徐泽楷的子侄后辈,此来想求个进身之阶而已。

不等徐泽楷介绍,龙象天君即一屁股坐回椅中,大手一挥,大大咧咧地道:“泽楷先生为人是没得说的,你放心,这孩子既然是你引见来的,日后我等自会照应着。”

徐泽楷笑容不改,先谢过了龙象天君的美意。那白虎天君四下张望一回,见再无旁人进来,当即问道:“泽楷先生,今日李王爷专门设宴相待的是哪位贵宾,怎么还没到来?”

还未等徐泽楷回答,衣袖就被纪若尘一拉。纪若尘贴近了他,运起真元,以极低的声音问道:“这七圣山,不是邪宗吗?”

徐泽楷微微侧头,笑意不变,同样低声回道:“现下大家同殿为臣,所以不分正邪……”

纪若尘蓦地想起紫阳真人信中所言‘勿存是非之心’,当下点了点头,默然不语。那白虎天君目光炯炯地盯着这边,忽地冷笑一声,道:“小家伙,现下大家同为李王爷办事,共事一主,何来正邪之分。”

纪若尘面色如常,心下却大惊,暗忖自己以本宗秘法耳语,别派之人若是道行没到八脉真人那一步,休想听了去。可这白虎天君怎么看也不象能与本宗真人比肩的样子,他究竟有何秘法,能将自己的话给听了去?

徐泽楷微微一笑,道:“白虎天君乃是有大智慧之人,通晓天下之事,知大体,通形势,明时务。以天君的眼光,看破我们心中所想,并不如何为难。”

纪若尘知徐泽楷言下之意自是说白虎天君纯是猜测而来,并非真的听得到他们说话,当即释然。只是白虎天君光凭一点蛛丝马迹就能猜得如此之精准,的确是有几分本领。

白虎天君对徐泽楷这几句话显然相当受用,当下笑得一双长眼全然成了一道细缝,连带着对纪若尘的印象也好了起来。他也大手一挥,对纪若尘笑道:“你运气不错,能有泽楷先生这么个长辈。今后有什么事尽管开口啊,我兄弟两个还是能办点事的。啊,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徐泽楷听了,当即向旁一步,将纪若尘让了出来,含笑道:“这位是我道德宗纪若尘纪师叔,大家今后多亲近亲近。”

“师叔!?”龙象天君大叫一声,跳了起来。

“师叔?!”白虎天君一声呻吟,跌坐椅中。

“正是。纪师叔目前暂列紫阳真人门墙。”徐泽楷含笑道。

白虎真君突地精神一震,身形一弹,瞬间已到了纪若尘面前,笑得真挚灿烂,拉起了纪若尘的手,亲热之极地道:“我说纪小兄年纪轻轻怎么就有如此修为呢!看您周身上下没有一件法宝,原来心境修为已到了直指本心、不假外物的境界啊!做兄弟的虚长几十岁,心境修为却还远未到这个境界,惭愧,惭愧!日后大家多亲近!多亲近!有什么事尽管开口,我兄弟两个还是能办点事的!!”

纪若尘感受着手上传来的若大力道,脸上阵青阵白,现下他终于明白了徐泽楷刚刚为何反复强调白虎天君‘知大体,通形势,明时务’了。这等翻手雨覆手云的见风使舵之功,确非常人可比。

他这边厢还未反应过来,龙象天君忽然一跃而起,刹那间也到了他的身边。别看龙象天君身形高大健硕,这一跃轻如烟,迅如风,直是念动即到,令人叹服。龙象天君大声道:“你既然是泽楷先生的师叔,那么云风仙长定是认得的了?”

纪若尘一头雾水,道:“你是说云风师兄?那是常见面的啊!”

啪!

龙象天君双掌一合,将纪若尘的左手拍在其中,紧紧握住,然后大嘴一咧,黑脸上当即绽开一朵如龙似象的笑容,连声道:“纪小兄,日后若回山时,务要替我多多问候云风仙长!虽然已是十年不见,可是云风仙长当年的教诲我还谨记在心,只恨正邪有别,不能上西玄山拜会他老人家一下。”

纪若尘只有连连点头,哪里说得出话来?如此看来,这龙象天君也是‘知大体,通形势,明时务’之人,并不比那白虎天君差了。

只是,纪若尘心中微觉疑惑,素来只见云风道长庸庸碌碌,光顾着忙些杂事俗务,并无任何出奇之处。怎么在这龙象天君口中,却是如此敬重?

当下厅中的气氛又自不同,龙象与白虎两位天君搬了自己椅子,一左一右坐到了纪若尘身边,胡侃猛吹起来。他们喧宾夺主,倒把徐泽楷晾在了一边。

好不容易等到洛阳王赐宴时刻,纪若尘才算摆脱了这尴尬时刻。


两位天君的出场一波三折。先是反其道而行之,不以若尘之眼观天君,而以天君之眼观若尘,且上上下下只打量那年纪、法宝,以此衡量之心昭然若揭。而后龙象大大咧咧,白虎由行辨意,又巧妙地同中求异,将这二人的个性差异显现出来。当徐泽楷讲出若尘真实身份之后,两位天君前鞠而后躬,变脸之速度与力度,倒也真应了徐泽楷的介绍――“知大体,通形势,明时务。”


再来看《亵渎》中美丽精灵风蝶的出场:


偷袭者一身墨绿色的盔甲,盔甲打造得极是精美华丽,看得出来是量身定做的。

从身材上看这显然是个女骑士,她的坐骑则是一头巨大的白虎。女骑士头戴覆面式头盔,看不出容貌来。但头盔两侧伸出的长而尖的耳朵泄露了她精灵的身份。她的左耳上穿了两个孔,点缀着一黑一白两粒珍珠。手中拎着一个圆形的刃轮,外延上遍布锋利的锯齿。

刃轮上升腾着淡绿色的魔法能量,显然是件极品。刚才就是它险些砍穿了‘轮回’。

是精灵!看这排场还不是普通的精灵!罗格心中痒痒的,色欲和贪婪交织在一起。

“凶狠的人类,你已经屠杀了她们的父母,难道现在连孩子都不肯放过吗?”精灵骑士严历地责问着。

幼年巨人身高比骑在白虎背上的精灵还要高出一头。纤弱的精灵反而摆出一副保护他们的架式。罗格很有兴趣地看着这奇怪的场面,问道:“你是谁?”

“我是精灵族的守护战士,我听到了怒岩的呼唤,特地前来帮助他的族人们。精灵族自古以来就是巨人和矮人的朋友,我不会坐视你的恶行不管的!”

“难道精灵族的守护战士只有你一个吗?其它人呢?”

“仅我一人,就够保护怒岩的族人了!”

罗格笑了笑,问道:“高贵的精灵怎么也要偷袭呢?”

精灵女武士明显有些不自然,吃吃地道:“你……我急着救人啊!”

原来还是个很嫩的精灵啊。不过身手真是不错,特别是这一身行头……罗格艳羡地看了一眼巨大的白虎,显然对自己那匹马不大满意。

不再与罗格废话,精灵女武士一拍白虎就扑了上来。突然之间,迎面飞来了几个魔法飞弹,让她大吃一惊。随后一头巨大的剑蜘蛛又突然拦住了她,两只锋利的前肢恶狠狠地插向她的胸膛。一个骷髅骑士和几个骷髅战士紧跟加入了战团。

看罗格的装备和之间与幼年巨人的战斗,精灵女武士一直以为他是个战士,没想到他居然是个魔法师!就是这一时大意,立刻让她陷入了苦战。她好不容易才得空召唤出几个树人助战,却又被罗格几个火球给烧了个干净。

“还是住手吧!”罗格冷冷的声音传来。精灵女武士转头一看,顿时呆住了。罗格的战斧架在一个小巨人的脖子上,正得意地看着她。

“你真是卑鄙!”

“这就不用你说了!怎么样,你是束手就缚呢,还是准备继续动手,看着我杀了这个可怜的孩子呢?”罗格的目光色迷迷地在精灵全身上下打着转。

精灵气得全身发抖,她挥起轮锯,一下劈散了一个骷髅。“啊!”小巨人一声惨叫,罗格用斧尖在她的大腿上狠狠刺了一下。女精灵气恼之极,尖叫道:“不要伤害他们!他们还是孩子!”

“呵呵,是啊,孩子。比我还高大的孩子。不过现在伤不伤他们,权利可在你不在我啊!你只要不动手,他们就不会有事的!”罗格笑得得意洋洋。

“你究竟要怎么样才能放过他们!”

“其实很简单,我可是个很仁慈的人呢。来,宝贝,你先把头盔摘下来!”罗格笑得阴险。他知道一次不能提太多要求,一点一点来嘛。

精灵女武士犹豫了一下,小巨人又是一声惨叫。

精灵一把摘下了头盔,愤怒地道:“现在你中意了?可以放过他们了吧!”

罗格一阵眩晕。

精灵的美貌他是见过的,但眼前这个精灵的美丽简直不是这个世界上应该存在的!那双愤怒的、深碧色的眼睛如有魔力,几乎将胖子整个灵魂都吸了过去。

“你放不放人!”精灵怒道。

胖子稍稍回复了一点理智,又道:“把头盔、还有你的兵器扔过来!”

当!头盔被扔到了罗格的面前。兵器却还握在精灵的手里。

罗格狞笑一下,提斧作势又要刺下。当!轮锯也扔了过来。

罗格默念咒语,地下突然伸出几十只手骨,牢牢地抓住了白虎,精灵女武士受惊之下,从白虎上掉了下来。

罗格随即指挥不死生物团团围住了精灵。精灵的脸因为羞愤而发白。她怒道:“你不守信用!”

胖子现在倒是悠然起来,色色地盯着精灵道:“我可没说只有这两个条件啊!”

“卑鄙!!”精灵声嘶力竭。

“不敢当,现在是最后一个条件了!其实你也知道,现在你就算拼命也救不了他们了。把你的盔甲脱下来,我就放了这两个小巨人!还是说,你准备要我动手啊?”胖子得意地靠近了精灵,双手兴奋地搓着。妈的,以前干过的几个精灵,加起来也比不过这个的一根头发!

精灵女武士秀目闭起,一滴泪水自颊边滑落。她恨自己的无知和天真。高傲的精灵是不会这么受人摆布的,作为守护武士,她还有很多特殊的能力。

她准备与眼前这个卑鄙的人类同归于尽。

“哈哈哈哈!”罗格突然大笑几声。精灵疑惑地睁开了眼睛。

罗格伸手拉起了两个小巨人,顺手施展了治疗术在他们身上,然后将他们推到了精灵的身边。“哪!这两个人已经交给你了,呵呵,我刚才只是想看看能不能把怒岩的族人交给你。我不能随便将怒岩的族人交给别人的,不是吗?”胖子的微笑和煦如春天森林中的阳光。

他捡起了精灵的兵器和头盔,把兵器送到了精灵的手中,头盔却没有交还。“你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美丽的精灵。这个头盔我能留下做个纪念吗?”

这个世界变化实在太快,精灵一时说不出话来。

罗格笑了一笑,道:“你不说话,那我就收下了。带着巨人们回到森林中去吧,这个世界太过险恶,不适合你这样纯洁的精灵。”

精灵女武士木然地跨上了白虎,带着两个巨人走向了森林。她还未从冲击中恢复过来。

“能知道你的名字吗?美丽的精灵?”背后传来罗格的呼唤。

精灵没有回头,没有停顿,带着巨人没入在森林里。

罗格苦笑着摇了摇头,收回了骷髅战士们,转身准备离去了。

这时,一个柔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我的名字……叫风蝶!”罗格左看右看,却没有人,看来是精灵族最擅长的自然魔法了。

罗格哈哈一笑,对着森林大声喊道:“我记住了!我还会见到你的!”说罢策马回营。


应当说,这是一段极为精彩的互动式的人物出场。不仅仅正面描写了一个与众不同的美丽精灵女武士,更借胖子的心理描写来侧面衬托精灵女武士的出众美艳。风蝶和胖子的一段互动,也恰到好处地展现给我们精灵女武士的善良、正直与单纯,而这些对应着胖子的贪婪、好色与狡诈,放在一起互相映衬,更将双方的性格反差推向极致。通过这一段文字,不仅角色性格展露无疑,更为后文的一系列情节埋下合理铺垫。


尤其值得多提一句的是,《亵渎》中始终没有花费笔墨来描述主角胖子罗格长相如何如何,似乎没有一个清晰的视觉印象。但随着情节推进,随着其他角色一一登场,主角胖子的形象在与众人的互动中渐渐圆满起来。



三、情节的推进


有时,人物的出场,不仅仅要展示形象,凸现性格,更重要的是对情节的推进。以《亵渎》中安德罗妮的出场为例:


天空中忽然有一些异样,似乎所有的星辰都在不安的晃动。

如同一串断线的珍珠项链一般,无数的星星掉落下来。这道流星雨的目标正是奥菲罗克!

即使强大如奥菲罗克,此刻也感觉到一丝不安。他当机立断,身子微转,斗气战枪闪电般迎向了满天坠落的星辰。

斗气战枪与流星雨相撞的瞬间,所有的景物似乎都波动了一下,随后才传来一道沉郁的雷声。

夜空中的星星重新闪亮,刚才掉落的根本不是星辰,而是剑气!

一道身影当空掠过,接住了自空掉落的女魔法师,以一道猩红色的斗蓬裹住了女魔法师的身躯,一起慢慢飘落到广场中央。

怀抱着女魔法师的是一位无比俊美的贵族青年。他一头栗色的短发,显然出自最高明的发型师之手,每一道波浪和曲线都是如此优雅和高贵。同奥菲罗克一样,他也没有身着重甲,只披着一件深蓝色的锁链胸甲,黑色的长裤和皮靴都以裁剪得体取胜,本身没有多余的修饰。相对于他稳重、高雅的气质,他的脸未免过于秀美了些。深碧色的眼眸、高挺清秀的鼻子和一点朱唇都足以让所谓的美女们相形失色,若不是颇为浓重的双眉为这张脸添了些许刚毅线条,在场的男人们恐怕要想入非非了。但也正是由此,哪怕是最挑剔的导演也会选他出演歌剧中梦中情人这类角色。

此人右手中握着一把放着湛蓝色光芒的长剑,剑尖斜指右前方地面。此剑剑刃晶莹剔透,本应是一眼就可以看透的,却不知为什么剑身上的蓝色却是深邃无比,让人一见之下,目光即不由自主的越陷越深。蓝色中更有万点星光在忽明忽暗的闪烁着,一把剑中,竟似蕴藏了一个世界!时不时有几点星光从剑身上掉落下来,在空中盘飞几次,才不情不愿的消失了。

女魔法师软软地靠在那人怀里。与埃丽西斯一战,她的魔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其后又被奥菲罗克重创,此刻还能站着,已经很不简单了。

罗格眼睛却死死盯着那人的左手,这只手目前正裹在斗蓬里,想到几乎全裸的女魔法师,罗格认定此手正在大揩油水,不由得欣羡万分。只可惜此人适才显露的剑法早已经超出了自己的理解范围,上前争风吃醋,罗格是万万不敢的。


对安德罗妮这个“假公子哥儿”的外形描写上,烟男小心翼翼地把握着平衡,既不能太过着相而被观众一眼看穿,又不能在后文揭晓真相时让人觉得太过突兀。


而以一个几可匹敌黄金狮子奥菲罗克的、极炫的打斗出场,也让我们第一时间牢记住安德罗妮的实力。作者更通过她本人的武力以及她的师傅、家族等等描述来给时局引入了一股新的势力。


还有一点妙处:安德罗妮出场之前,小妖精芙萝娅是被定位成一个风情万种的尤物,让胖子垂涎欲滴,却又高高在上。但安德罗妮一出场,利用一个“接”的动作、一个“裹”的姿势,香艳之余马上让我们感受到了两个人非同一般的关系。当其时,在不知晓安德罗妮真实身份的前提下,她的这一次出场亮相,马上在小芙、胖子、安德罗妮三人之间形成一股张力,为后文很多感情戏的推动打下坚实伏笔。



四、人物出场的其他处理技巧


其他还有很多值得评析的地方,比如《尘缘》中“无尽海主人”的出场,或者说到现在为止还只是侧面的虚写。文中多次通过青衣小妖的口:“叔叔说过……”来显现无尽海那人的非凡见识,又通过妖皇殿、云中居、道德宗等人对无尽海的反应来衬托其人在妖界仙界的超卓地位,然后借苏姀之口描述其人的立场与心志,还通过无尽海洪荒卫令人瞠目的亮相来隐衬其人的实力……如此,侧面功夫已然做到十足,只可惜出于某种布局的原因,战线拉得太长,反而一定程度上削弱了烘托的效果。


另外《尘缘》中顾清的出场,巧妙地借助同时出场的石矶与楚寒,利用外貌、气质、道德宗各人反应等描写文字的不同,用配角衬托出主角的光彩:


说到这里,天海老人方才向身旁三名年轻弟子一指,一一介绍起来。他首先向石矶一指,道:“这是小徒石矶,勉强有几分看得过去的才气,只是云中居地处偏僻之地,她自少失了管教,有些没大没小的,还望诸位真人海涵。”

石矶立了起来,嘴角浮出一线笑意,向真人们浅浅施了一礼,道:“石矶见过诸位真人。如有得罪之处,道德宗真人素来大人大量,想必不会为难我一个小小女子。”

她笑得既丽且妖,声音清中有糯,说不出的动听,那一头似绸缎般笔直披下的长发,则无论她做何动作,都不会有所变动。

对着这样一个可人,道德宗诸真人面上不动声色,然而殿中气氛却变得有些凝重。大多数真人都对石矶的礼数视而不见,面有寒霜,眼中的目光也越来越是锐利。

紫阳真人长眉微微一皱,旋又展开,面色如常,不去理会石矶,反向天海微笑道:“天海道兄,二十年不见,没想到云中居也海纳百川,大开山门,广收天下有能之士了。”

天海老人似是早就知道真人们的反应,当下只作不知,挥了挥手,石矶即温驯坐下。天海又向那青年男子一指,道:“这是掌教师兄的关门弟子,叫做楚寒。”

楚寒看上去二十出头的年纪,一身白色长袍,双眉如剑,眼似晨星,眉宇间自有一股逼人英气。瞧他端坐椅中之势,巍巍如山。

虽是面对道德宗八位真人,楚寒立起施礼时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一如在他面前坐着的不过是八位普通人而已。其实道德宗八位真人道行通玄,无需提聚真元、驭运法力,仅仅是随意望上一望,寻常修道者多半已承受不住。这楚寒身承八位真人无形压力,却行动如常,不形于外,虽然受年纪所限,真元尚不算深厚,但沉凝稳固的天份,实是天下罕见,难怪为云中居掌教收为关门弟子。

这次道德宗真人望向楚寒的目光与石矶大不相同,都微微点头,颇多嘉许与欣赏之意。

天海老人先咳嗽几声,方向那最后一名女弟子一指,道:“这是顾清,乃是由我云中居三位师叔共同授业,这次着我带她出来见见世面。”

顾清盈盈立起,向八位真人微施一礼,淡淡地道:“顾清见过诸位真人。”

太清殿中,自顾清立起一刻,骤然沉寂!

那顾清双眉如烟似黛,脸上素素的不着一点脂粉,一身淡色长袍,既不见饰物,也未佩带任何兵器法宝。

她不论是坐着,还是立着,都淡淡定定的,似乎世间任何事物都无法使她动心一样。顾清未如石矶剑走偏锋的妖丽,也不是含烟那有若万千水波的诱惑,更非是天狐倾倒众生的媚。但她自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甚至于会让人觉得美丽并不适合于用来形容她的容貌,无论立于谁的旁边,她都不会被对方的容姿所掩盖。就如此刻的石矶,完全分不走她一分光辉。

自顾清步下弌夆之时,道德宗八位真人已然注意到她的与众不同,然而那时,她尚未尽展风姿。

此时此刻,她自八位真人注视下盈盈立起,那一分淡漠,恰如莲出碧水,不染片尘,不带滴露。

那石矶清丽而妖异,时时处处剑走偏锋,对抗道德宗真人压迫时,用的是至阴至柔,却是冰冷无情到了极处的心诀。她既然使得如此心诀,那么若面对屠尽世人而利已一人的抉择时,石矶断然是不会犹豫的。至于楚寒,则纯然以最正统心法御之,真元神识沛沛然,断而复生,往复不休,未有分毫瑕疵。这才是大道正途,他既然能有如此领悟,那么不论此时真元如何,日后修道有成,自不待言。

石矶和楚寒皆是百年难见的良才,然而顾清却又不同。

八位真人的注视,那如山如岳般的压力,竟如清风过体,分毫未能引动她的真元神识!这已非关于真元高低,而纯是天生体悟。顾清就是没有一分一毫的真元,也自能在真人面前行走自如。

她那一种淡漠,并非是源自心绪波动,而是发自内心本性,与天地契合,漠视尘间的冰冷。

这尘间的朝风夜雨,悲欢离合,甚至于山动海啸,朝代兴衰,在那苍茫天地之前,也无非是刹那繁华,转眼即逝。

道德宗八位真人暗中互望一下,心下骇然,实不知云中居何以积下如此大的福缘,竟能寻得这样一个弟子!


稍嫌遗憾的是三人出场的描写方式过于雷同,使得差异本身没有最大化地体现出来。


有些时候,人为地引入一些反差,在打破人们常识的同时,也极容易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比如《尘缘》中那个妙人儿尚秋水的出场。先通过一系列侧面虚写,让读者心目中产生一个青年男子高手的期待。等若尘与之第一次见面,眼前却是:


这人虽是一身道装,然则面如凝脂,唇如点朱;双眉如剑,决绝中隐有三分荡气回肠;眼若晨星,剔透处另现万倾烟波荡漾。举手投足,均让人回味无穷,含笑若朝花带露,不语时恰似玉盘凝霜。


女性化的容貌对读者心目中原本建立的形象进行了第一颠覆。


紧接着,尚秋水带若尘去挑战姬冰仙:


此时纪若尘耳边忽然响起一阵奇异的呼啸声,听上去似是一头巨兽在呼吸。他讶然转头,见尚秋水微闭双眼,正自深深吸气,又徐徐吐出。

调息一毕,尚秋水即自怀中取出一枝巴掌大的黝黑小斧,迎风一晃,瞬间已变成一把柄长四尺,斧面阔如车盖的巨斧!巨斧空中成形,斜斜下落,斧尖无声无息地插入坚硬的岩石中,直深入二尺有余,这才止住了落势。

巨斧黑沉沉的,隐隐可见斧柄斧身上处处铭着暗纹,显然其中另有玄妙。巨斧形状古拙,斧柄碗口粗细,看适才落势,锋锐是不用说的,再看这大小,少说也得有数百斤重。

尚秋水右手五指舒卷如兰,轻轻握住了巨斧斧柄,月色下,如霜素手与深黑斧柄形成鲜明对比。他徐徐道:“此斧铸成七百年,重八百八十斤,凶厉狠绝,无坚不摧,其名忘情。”

道德宗岁考时,绝大多数弟子都以木剑应敌,纪若尘尚是首次见到如此猛恶兵器,不禁愕然道:“秋水师兄,你这是……”

尚秋水清笑一声,道:“即刻便知!”

也不见尚秋水用力,那柄巨斧即离岩而出,轻飘飘的似是没有一点重量。他又摘去束发金环,随手掷于地上,身周罡风四起,吹得一头黑发飞卷如旗!

在纪若尘的愕然注视下,尚秋水以纤丽身姿,擎猛恶巨斧,奔腾如雷,刹那间已冲至木屋之前,而后一脚踢开房门,冲了进去!


以纤丽身姿,擎猛恶巨斧,尚秋水的战斗方式又对读者心目中默认的潜在形象进行了第二次颠覆。经过两次反常识性的颠覆,尚秋水这个充满趣味的形象无疑已经牢牢扎根于读者脑中。



如此种种,从很多小的处理手法中都可以看出烟男的文笔功底和对作品的精心构思。文之一道,茫无尽处,衷心希望码字写文的诸君能一路走好。当然,那些公然宣称藐视文笔的码字工人,究其一生,恐怕也只能靠笔下的小儿文字度日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