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十八章 试刀 试刀(八)

royf22 收藏 25 140
导读:特战先驱 第十八章 试刀 试刀(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25/


一个伪军士兵大声说道:“你凭什么杀我们的弟兄?”

其他伪军士兵也跟着喊道:“对!你凭什么就这么把我们的弟兄给杀了?”

岗崎冷冷地说:“他消极作战,按照军法,我有权处死他!”

开头那个伪军立刻说道:“你说我们的弟兄消极作战,你有什么证据?”

其他伪军也跟着责问,到后来,伪军们越说越激动,有不少人还举起了枪对准岗崎,岗崎边上的十几个鬼子也举起了枪对准这些伪军。

周围的鬼子发现了不对劲,迅速围了过来,不过在围过来的时候,又有不少鬼子被暗中射来的子弹击中。

到最后,情况就变成了:岗崎和十几个鬼子被站着的几十个伪军围住,那几十个伪军又被一百多卧倒的鬼子围住,而在那一百多鬼子外面,还趴着几十个不知该如何是好的伪军。

双方就这样对峙着。

岗崎额头突然冒出了汗。

支那人不是一向怕死吗?怎么突然之间变得这么有血性了?

吴有财站在外围急得直跳脚,里面的情况具体怎样他并不知道,但几十个弟兄被日本人围在里面他却是清楚得很!以日本人的心狠手辣,他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最里面的一个伪军突然大声说道:“把我们中队长叫进来,让他给评评理!”

其他伪军立刻跟着鼓噪:“对!把中队长叫进来!”

岗崎顿时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没想到最后解决争端竟然要靠那个自己素来瞧不起的支那中队长!

不过眼前的局势稍有不慎就将失控,这一点岗崎还是明白的,所以立刻大声用日语说道:“放那个支那中队长进来!”

接着,又用中文说道:“吴队长,请过来一趟!”

吴有财听见,立刻三步并作两步往人圈里走,外围的鬼子也给他让出了一条路。

见吴有财进来,围住岗崎等人的伪军立刻开始七嘴八舌向吴有财述说着刚才发生的一幕,伪军们虽然说得乱,吴有财好歹是听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听说岗崎竟然杀了自己手下的弟兄,吴有财不禁在心里暗暗骂道:“妈的!小矮子!打不过八路就拿我的人出气!”

脸上却是做出痛心疾首的表情,对岗崎说道:“太君!我吴有财敢用项上人头担保,我手下的这些弟兄个个都对太君忠心耿耿!绝对不会消极作战!他们对太君的忠心天地可鉴!可太君……”

吴有财突然声泪俱下:“太君您这么做太让弟兄们寒心了!”

眼看吴有财鼻涕眼泪一大把,岗崎愣住了,他还真没想到吴有财说哭就哭!所以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周围的枪声突然停了下来,整个战场也变得异常寂静。

只是,在这寂静的战场上,还有着一种与环境极其不协调的声音——一个大男人的嚎哭声!

良久,岗崎终于受不了吴有财的嚎哭,咳嗽了几声,说道:“吴队长,这个,刚才是我错怪了你的部下,我的,向你和你的部下道歉,回据点后,我将做出赔偿!”

边上的伪军立刻鼓噪道:“人都杀了,怎么赔?”

吴有财转身大吼一声:“都他妈给老子闭嘴!”

伪军们一呆,都闭上了嘴。

吴有财转向岗崎,脸上已经带上了谄媚的笑容:“太君,您看这样好不好?死的那个弟兄就算阵亡,回头太君给点钱,我们中队再出点钱给他家里人,就算是他的阵亡抚恤!至于弟兄们冒犯太君您的事,他们都是二愣子,不懂事,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他们,行吗?”

岗崎在心里叹了口气,事情闹到这一步,如果不这样,那还能怎么样?

岗崎点了点头,冷冷地说:“好吧,就照吴队长的意思,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

吴有财立刻朝岗崎点头哈腰道:“谢太君!谢太君!”

又转向伪军们大声说道:“太君说了,今天的事他不会再追究!大家跟我出去吧,八路的子弹可不长眼!”

说完,开始慢慢向外走。

伪军们互相看看,终于都将枪口放了下来,转身跟着吴有财朝外走。

他们也不是真想和日本人打起来,只是看自己的弟兄莫名其妙就被日本人杀了,出于义愤才站了出来,如今日本人已经答应给死去的那个弟兄抚恤,又不再追究自己这些人,可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既然这样,那就见好就收吧!

再说,吴有财刚刚的最后一句话已经给了他们暗示——和日本人凑这么近让八路军给打死就冤了!

吴有财带着这些伪军出了鬼子的包围圈后,终于松了口气,这才发现虽在这么冷的天气,背上却全是汗!

中队副迎了过来,低声说:“中队长,还是您厉害!连日本人都怕您!”

吴有财脸色突然一沉,低声说:“操!老子要不是丢掉面子放开了哭那么一阵子,哭得日本人心烦意乱,你以为他会放过弟兄们?”

中队副感慨地说:“中队长,弟兄们都明白你的苦心!”

吴有财叹了口气,喃喃道:“妈的!这年头,当狗都不容易!”

中队副愣住了,想了想,脸色不由自主就黯淡了下来。


不知为什么,这次变故之后,四周再没枪声响起,那些八路军竟像是在瞬间就消失了!

岗崎想了想,挥手命令一个小队鬼子占领最近的一个小山丘,以探明敌情。

这个小队鬼子立刻在小队长的带领下矮身交叉掩护着朝最近的一个小山丘摸过去。

不一会,冲上山丘的鬼子小队长发出了安全的信号。

其余鬼子立刻冲了过去。

吴有财想了想,带着伪军也跟了过去。

山丘上早已空无一人,只剩下十二个散兵坑和边缘散落的弹壳还有几点血迹才提醒着众人刚刚这里隐藏着袭击者!

岗崎仔细看了看地上的血迹,又数了数弹壳,发现每个散兵坑边缘的弹壳都是五个!

接下来,鬼子又在其他地方发现了八个隐藏阵地。这些阵地也都是由十二个散兵坑组成,坑边也无一例外都只有五个弹壳!有的阵地有血迹,有的阵地则没有。

一共9个阵地,每个阵地12个散兵坑,熟知中国军队编制的岗崎立刻推断出这是支那军队一个连的阻击阵地!从这9个阵地的位置看,配合起来正好可以将自己部队刚刚所在的区域全部封锁,不留一个死角!现在,就连岗崎也开始暗暗佩服起这个支那军队的连长了!

从地上的血迹判断,袭击者最多只有十几人受了轻伤!而且每个散兵坑边上的弹壳数量都是五个,这表明袭击者们很可能在每人射击五次后就撤退了!岗崎心中突然产生了极为强烈的好奇感,这究竟是一支怎样的军队?竟然如此进退有序?

不过,好像总有点不对劲。

是了,支那军队一个步兵班满编应该是14名士兵,而且应该有一挺轻机枪,为什么这些阵地只有12个散兵坑?而且每个散兵坑边缘都遗留有弹壳?这说明,每个支那步兵班都只有12个步枪手参与了袭击,那么,剩下的那些轻机枪哪里去了?支那人为什么不用轻机枪?

岗崎又看了一眼地上的弹壳,突然明白了——这些弹壳都是友阪6.5毫米步枪弹的弹壳!如果那支袭击自己的八路军用的都是帝国“三八式”步枪,那么由于这种步枪的枪管比较长,友阪6.5毫米步枪弹用的又是无烟发射药,发射后的枪声和枪口火焰都比较小,仅仅射击5次显然可以起到隐蔽的效果!岗崎不得不承认,支那人的这种做法已经达到了他们预期的目的!刚刚的战斗中,帝国军人伤亡六七十人就是明证!

岗崎突然有种非常强烈的挫败感!自从离开骑风口据点后,自己的部队已有一百多人伤亡!出发时一个步兵中队加一个机枪小队的帝国军人此刻竟然只剩下了不足两个小队!而可恶的袭击者竟然只有十几个人受伤!这个结果是岗崎绝对不能接受的!

不过,岗崎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目前处境的尴尬:继续前进,肯定会不断遭到八路军的袭击;撤退,从哪里撤?树林吗?噩梦经历一次就已经足够了!

岗崎再次观察了一遍周围的地形,目光最后落在了前面不远的里垄村,心中突然有了个主意:占领那个村庄,抓一些支那村民以保障自己安全撤退!

下了决定之后,岗崎立刻命令全体向那小村庄进发!


让岗崎有些惊讶的是,直到冲进村口,部队也没有再遭到八路军的袭击!

村里各家各户仍然冒着炊烟,村民们似乎还没有逃离,但岗崎却突然有种强烈的不安感觉,至于为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岗崎摇头苦笑,自己是不是被八路军给打怕了?

岗崎深吸一口气,随后命令吴有财派一个小队伪军配合一个小队鬼子将所有村民都赶到村口!

吴有财随手点了个小队长,吩咐他带人跟着日本人执行任务。

那小队长领命刚要行动,被吴有财拉住了。

吴有财凑在这小队长耳边低声说道:“告诉弟兄们,都离日本人远点!”

小队长一愣,说:“中队长,为什么要离日本人远点?”

吴有财低声骂道:“你他妈不长脑子啊?这村子有古怪知不知道?”

小队长想起一路上的遭遇,立刻会意,悄悄举起右手,比了个“八”的手势,说:“中队长,您说的是这个?”

吴有财脸一沉,说:“哪这么多废话?叫你离远点就离远点!”

小队长赶紧说道:“兄弟明白!兄弟明白!”

转身偷偷吐了吐舌头,又悄声向自己的手下传达了这个不是命令的命令。

伪军们自然明白自己长官这句话的意思,所以进村后有意无意就和鬼子拉开了距离。

伪军们大多是六七个人为一组,走到屋前都下意识地先敲敲门,鬼子则是三四个人一组,见到房屋后直接就踹门进去了。

村子里很快就传来一连串乒乒乓乓器具摔落地上的声音。

过了好半天,鬼子没回来,伪军们倒是都骂骂咧咧地走了回来。

见他们并没有带回村民,岗崎不由皱紧了眉头。

吴有财赶紧迎了上去,把小队长拉到一边,低声问道:“怎么回事?”

小队长却没有说话,而是神色古怪地看了眼跟着过来的一个伪军。

吴有财脸一沉,对那伪军骂道:“我跟你们队长说话,你他妈跟过来干什么?”

那伪军立刻陪笑道:“长官说的是……”

却几步走到吴有财身边。

吴有财见这伪军这么不知趣,正要大骂,突然感觉到腰间被一个硬物顶着,顿时一惊,这时,就听那伪军低声说道:“老实点,不然开枪了!”

吴有财大惊失色,看向小队长,就见小队长苦笑着向他比了个“八”的手势,又轻轻拍了拍自己驳壳枪的枪盒——空的!

吴有财顿时明白——中八路军的埋伏了!额头汗珠立刻涔涔而下。

那伪装成伪军的正是周卫国,见吴有财这么不经吓,低声提醒道:“镇定点,日本人可在那看着呢!”

吴有财苦笑,虽说早有不祥的预感,但突然就当八路军的俘虏了,一时之间还真有些接受不了!怎么能说镇定就镇定得下来呢?再一打量回来的那四十几个伪军,发现竟然都是生面孔,看来这些人也都是八路伪装的了!

吴有财突然脸色大变,涩声问道:“我那些弟兄们呢?是不是都被你们杀了?”

小队长赶紧说道:“中队长,您放心,弟兄们都没大碍,现在都在屋里被其他八路大爷看着!”

吴有财这才松了口气,随即心中一动,说:“那些日本人呢?”

周卫国微笑道:“你是指进屋的那些鬼子吧?都被我们喀嚓了!”

吴有财倒吸一口冷气,随即苦笑道:“你们好厉害啊!说吧,要我做什么?”

周卫国赞道:“不愧是他们的长官,见机就是快!我需要你把我们的人都带到那个鬼子头边上。”

吴有财摊了摊手,说:“刚刚我们才和太君……哦不,鬼子闹了点矛盾,他现在肯定不会让你们这么多人靠近他的!”

周卫国笑道:“那让我靠近他也行!你就告诉他说我发现了重要敌情。”

吴有财想了想,说:“我试试吧。”

于是带着周卫国朝岗崎走去,装扮成伪军的战士们也若无其事地跟在后面。

吴有财刚走近鬼子,就被拦住了。

吴有财立刻大声朝岗崎叫道:“太君,我的部下发现了重要敌情,要当面禀告您!”

岗崎想了想,用中文说道:“你和他,过来!”

又用日语吩咐了几句。

鬼子放吴有财和周卫国过去,却将其他伪军拦住了。经过刚刚那次差点发生的火并,鬼子再也不敢相信伪军了!

周卫国假装随意地回了下头,向身后的赵杰等人打了个眼色,随后悄悄伸出右手,放在腰间,张开手指,打了个“散开”的手语,又看似无意地碰了碰腰间的手榴弹。

赵杰等特战队员立刻会意,转身向其他战士悄悄传达了“分散,等连长信号用手榴弹”的命令。

战士们立刻三五成群,哼着小曲沿着鬼子分散开,但暗中都从腰间摘下一颗手榴弹,悄悄拔出保险销,藏在裤袋中。

在吴有财的带领下,周卫国很快就来到岗崎的面前。

岗崎冷冷地用中文说道:“吴队长,你的部下发现什么重要敌情了?”

吴有财指了指周卫国说:“太君,这个就要他才说得明白了。”

岗崎立刻看向周卫国。

周卫国正色道:“这个重要敌情就是——”

说到这,周卫国故意顿了顿,岗崎自然而然靠了过来。

周卫国几乎是在岗崎的耳边说道:“我们中混进了八路军!”

岗崎一皱眉,说:“你怎么知道?”

周卫国微笑道:“因为我就是八路军!”

岗崎面色大变,刚要有所动作,周卫国立刻上前一步,绕到他背后,左肘迅速扣住了岗崎的脖子,右手已拔出驳壳枪指着岗崎的头。随后大声说道:“所有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八路军包围了!放下武器!八路军优待俘虏!”

又用日语说道:“你们的指挥官已经被我抓住了,谁也不准乱动!”

鬼子一下子被这变故惊呆了,他们都以为周卫国和吴有财是串通好胁持自己大队长的,所以一部分举枪瞄向周卫国和吴有财,一部分却是将枪口对准了外围的伪军,变起仓猝之下,外围的伪军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吴有财立刻大声对外围的伪军说道:“弟兄们,都给我放下武器!我们都被八路给包围了!快放下枪,八路不会杀我们的!”

伪军们有些疑惑地看看吴有财,又看看被胁持的岗崎,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周卫国一拉吴有财,缓缓向鬼子外围退去,岗崎脸上阵青阵白,突然张口想要大叫,却被周卫国伸手扣住了咽喉,呼吸不畅之下,脸色渐渐涨成了紫色!

周卫国将嘴巴凑在岗崎的耳边,用日语低声说道:“知道吗?在你喊叫之前,我至少有十种方法让你在瞬间闭嘴!”

岗崎此刻早已意识模糊,对周卫国的话没有任何反应!

周卫国稍稍放松了对他咽喉的束缚,岗崎立刻大口大口呼吸着从未有如这一刻珍贵的空气!

不一会,周卫国和吴有财已经退出了鬼子的包围圈,鬼子投鼠忌器下,终究还是没敢开枪!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