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三部 摇身变鹰 第三章

一木人 收藏 3 269
导读: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三部 摇身变鹰 第三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3/


当北航756航班降落到江城国际机场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钟了。在园东宾馆房间里,李岩换上在燕京赵宁帮着配齐的服装、头饰,活脱脱原来的李岩又出现在人们面前,而且还显得有些落破了的样子,但不讨人厌。

“成吧?”李岩转了一圈问赵宁,“快走吧,大间谍!”赵宁将他推出了门……

走出房间的李岩,兜子里就揣了不到五十块钱,拿着一个旧手机,回到了江城他的家中。“哎,淘金的人回来了。肯定是发了大财吧?可怎么看也不象呀。”一进门李淑芬就嚷上了,李岩没有理她,一看芊芊没有回来,就回到自己的屋里,衣服也不脱就躺在床上。

似乎是已经习惯了李淑芬的这种“撒气转移法”,因此一点也不生气,依然乐呵呵地说:“我天生就是靠着上班挣钱的命,而有钱人有几个是靠上班挣工资发财的?要是我当年考上大学,或者因为犯了事进了监狱,说不定也早就发了大财了!”

李淑芬表情蔑视地一笑,“我最瞧不起说这种话的人了,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瞧人家楼下进过监狱,就说人家这个。进过监狱的人多了,也不是个个都发了财呀!我说你要是好模好样的回来也行,起来,这里没有你躺的地方。这里都是属于我的,出去,我还是那句话,你爰干啥干啥去,明天早上八点在民政局门口等我办手续,”李淑芬说着将李岩拽起推出了家。

站在楼下李岩望着老宿舍区的这栋楼,没有经过任何装饰,外表裸露着,被风霜雨水侵蚀多年六层砖木结构的小楼,上最右边的一间房就是李岩的家了。已经呈暗黑色的红砖上依稀还能看见当年的宣传口号。

突然觉得这栋他住了十多年大楼,怎么那么莫生呀!人与人之间,尤其是与所爱的人之间,仅仅存在地理上的距离是不可怕的,可怕的是心灵上的距离……

地理上的距离并不意味着爱情的失去,但心灵上的距离则宣判了爱情的死刑!李岩知道自己的后半生已经不属于这里了,于是头也没回地走了。

也不知道你在河边丢过石子没有?一道漂亮的弧线之后,石子落在了河的中央。再平凡不过的动作,可是你知道吗?你再也见不着那枚石子了,它永远沉睡在黑暗的河底,而你也只能在岸边徘徊。有缘则聚,或能白头偕老;无缘则散,只剩劳燕分飞;仅此而已……

回到了宾馆,李岩向赵宁学了整个五分钟的过程。赵宁叹了口气:“老公,陪我吃你们江城的嘴撸子怎么样?”李岩是二话没说,换好衣服挽着赵宁就去逛夜市了……

第二天早上李岩就来到了民政局婚姻登记处,他一看李淑芬早已在那里等候着他了。“你死人呀,啥事没有你就不能早点来,瞧你这样这辈子也不可能有什么出息,赶紧进去吧,人家还有事呢,”李淑芬见面就是一顿埋怨。

上了楼,到登记处交上协议书和本人证件,管理员一看李淑芬的厉害劲和李岩的窝囊样,连调解的话都省了,直接盖章,发给两个绿本,一人一本完事了。“哎,我跟你说,别以为今天离婚就可以赖半个月生活费呀。”还没出登记处李淑芬的话就又来了,连登记处的管理员听了都直摇头。

站在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大门口,李岩望着李淑芬远去那瘦小干瘪的身影,心中充满无限感慨,走出办事处大门的时候,李岩禁不住想起了当初和李淑芬到这里来办理结婚登记时的情景。那天,他们是特意请了假来的,记得那天是个星期四,他们之所以选择一个平常的日子,是为了避开周日的人多,想节省一些时间。可谁知到了这里才知道办事处规定一三五才给办理结婚手续。李淑芬觉得很委屈,走出办事处大门时还掉了眼泪。李岩觉得不解,劝她说:“又不是结不了,今天不行明天还可以来嘛,哭个什么劲呀?”十八年呀,李岩没有往下想,因为往事不甚回首……

看着桥上来来往往不知疲倦的男女们,心里没由来的一阵感慨。李岩记起一句话说的好,“前世500次的回眸,才换回今生一次的擦肩而过。”那这些狗男女勾肩搭背的,上辈子就啥都没干,光他妈的回头去了?想到这里不由的长叹一声:“问世间情为何物?”

“宁宁,我选了个办公地点,帮我参谋参谋,看看行不行。”园东宾馆里,李岩对正看离婚证书的赵宁说道。赵宁回头看看正在换衣服的李岩,又看了看手中的小绿本,“老公,你说衡量爰情的标准是什么?”

“真诚!因为爰情能使我们整个生命更新,正如大旱之后的甘霖,对于植物一样。没有爱的性行为却完全没有这等能力,一刹欢娱之后,剩下的是疲倦、厌恶,以及生命的空虚之感。什么是真正的爱情?我说不出个准确的概念来,但我知道,它绝不仅仅是一杯蜜水,而更多的时候是一碗毒酒。当你刚刚喝下去的时候,或许还浑然不知,可时间越久,你就越来越明显地感觉到,那早已侵入你周身穴骸和内心深处的痛楚。这种痛楚令你挥之不去,欲罢不能,你的一生一世都将深困其中,至死也无法摆脱。”

“老公你太伟大了,这么富有哲理的话你都能说出来。”赵宁听李岩说完,从床上蹦起来扑到李岩身上,对他是便劲亲呀,惹得李岩欲火突起,于是两人又展开了一场大战,最后两人相拥而眠。

当两人睁眼时天已经黑了,“宁宁,你是越来越贪了。”李岩抚摸着赵宁的身体,“还不都是它弄的。”赵宁说着轻轻地打了李岩那家伙一下。

李岩一个翻身压上赵宁,“宁宁,我作了件对不起你的事,前天晚上我把华北姐给上了。原本我不想说,也求华北姐别告诉你,可我心里头就觉得对不起你,所以我还是决定把它说出来,要打要罚随你了。”李岩说着将头埋在赵宁的双峰间,简单地叙述了经过,悔恨的泪水滴在赵宁的胸膛上。

“老公谢谢你心里有我,既然事已经作了就要承担起责任,你知道吗,男儿一诺值千金。今后不要经易许诺什么,至于华北姐怎么处罚都得认。其一我们姐俩没有说的,虽然不是亲姐俩;其二你今后的工作还要依靠她,不要认为我不追究你,你就可以放弃承诺,那样会带来可怕的后果,明白吗。”赵宁恩威并施地既陈述了利害得失,又告诉李岩王华北不管提什么条件,我都同意,都支持。

李岩知道从此自己没有好日子过了,谁让咱犯了错误呢。“宁宁,放心就是了。华北姐让我天天不碰你,我就坚决不执行。”

赵宁以为李岩会说坚决执行呢,一听里边多了个“不”字,就掐了一下他。“华北姐才不那样呢。”

俩人说笑一会儿起床洗了个澡,然后在夜色中边溜达边看李岩选定的办公地址。然后俩人又去麦当劳补充了食物。

“老公,我看纪委门口那个澡堂子不错,小四楼,占地不大,门口还有停车场。一边楼梯,一楼还是大厅,我的想法是一楼申报登记大厅,二三正好是分给三省一区做办公室,四楼做你的办公室、会议室。这个楼最大的好处是一岗双站,另外所有办公人员中午可以到机关食堂去就餐,省了你多少事,你看呢?”赵宁用她独特的观察力分析了李岩选址中的利弊。

“高、实在是高,就按媳妇说的办。”李岩抻着大拇指拍着马屁,然后俩人嘻笑着吃完快餐,回到宾馆后相拥而眠……

一曲梁祝的提琴曲搅醒了俩个梦中人,赵宁的电话响了。赵宁赶忙接听:“赵宁吧,我是管委会胡增运呀。”“胡书记,我陪我爰人到江城,跟常文斌主任请假了呀,”赵宁解释着……

“我知道、我知道,我给你电话的意思是:经过组织研究决定,任命你为文化艺术中心副主任,希望你不要辜负组织上对你的期望呀!”胡增运说完就挂了。

赵宁放下电话想了一下,然后对李岩说道:“老公,妻以夫贵,我升官了。我现在是文化艺术中心副主任了。”赵宁心里知道这是咋回事,这是王华北对她实际行动的回报。她是科级资料管理员,现在突然升为处,而且管着文化艺术中心。那里每年费用近千万,是个肥差,一直是管委会主任兼中心主任。但谁也不到文化艺术中心来,就是焦世贵当头,把这里搞得污其八糟的,现在新来的男主任谁都怕惹事,所以还没有主任。

“那宁宁你是不是马上就得回去呀?”李岩虽然也吃惊赵宁提官的事,但他不愿意和宁宁分开,因为他有很多事不懂、不明白,需要赵宁帮助出谋划策。

“老公,宁儿也不想走,可你知道吗,文化艺术中心让焦世贵之流给祸害完了。宁儿爰艺术、渴望重返舞台,可宁儿知道自己不行了,但马上就是六一、七一了,做为一个有名的艺术中心,不给全国人民拿出点象样的艺术节目来,不是用说不过去就能解释得了的吧,所以宁儿于公于私都得回去,也必须回去。”赵宁知道王华北给她安排到这个位置上,就是要把她套牢了,六一、七一、八一、八月节、国庆汇演……一个接一个,那样自己就一点时间也没有了,王华北则就可以乘虚而入,但她又不能告诉李岩,只有认了。

“宁儿,不怕你笑话,老公连一顿大餐都没有吃过。官场上的俗文应酬也不懂,真怕到时出丑呀!”李岩本来就是土豹子,没见过大世面,所以人家石头判断的没错。

“老公,石头说的没错,少说多看,好脑袋不如烂笔头子。要把每天不管谁说的话记下来,当然是你在场参与的。老公,孔老夫子曾说过吾必每日三省吾身,宁儿不要求老公三省,只请老公在睡觉前回忆一下今天作了什么,答应了什么,明天还有什么必须解决的,解决不了怎么办。老公,虽然万事开头难,但老公请记住宁儿的话:万事都怕拖,如果安抚民将那几件事一拖上三五个月,他们早就内乱了。”赵宁向李岩讲述着官场上浅显易懂道理。

“拖”字诀可以说中国官场上几千年来的弊俗,没说不给你办,就是研究起来看。形象地概括了“拖”字诀的精髓,而军事上的“拖”字诀,则让毛泽东同志以运动战、游击战给体现了,那就是肥的拖瘦了,瘦的拖没有肉了,然后你就老实了。

“宁儿谢谢你,可还有件事,整个设办公室这件事从始到终都没有提办公经费半字,我该怎么办?”李岩那里懂得这些呀。

“老公提了,怎么没提。办公人员来自三省一区,就是说工资补助由各家自己负责,至于别的开支,可能人家以为你与松江省谈妥了呢。原则上,中央直属机构下来,由地方政府负责安排一切,”赵宁以她所能常握的一切知识向李岩讲解言。

“老公我走后,你就住到省一号去。让松江省的人知道你来了,记住不要去找他们,虽然他们级比你高,但你代表政务院和经计委。我这去机场,有什么事电话联系,千万别送我,万一被人看见就被动了。”赵宁说着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吻别了李岩。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