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十二章 跟康景濂进山打游击(上)

丁老大 收藏 14 9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过了几天,卢团长派韩文德带几个兵送几箱子弹到前线司令部。韩文德很奇怪,问团长,司令部还没有子弹,要我们团的?

团长说,你哪儿那么多话,让你送你送去就行了。军事秘密,能让你知道吗。

韩文德出来后心里想,什么军事秘密,送几箱子弹都成了军事秘密了。边嘀咕边叫了几个人,抬着三箱子弹到了司令部。这个司令部是樊松莆的游击总队。游击总队是国民政府第九战区打日本的辅助力量,在敌后方采取各种方式进行破坏,策应正规军的防御和进攻。

韩文德来到司令部交接了子弹,出来见一个当官的面熟,他记性好,想起就是两年前在高陵街道上碰上的张学良的参谋处长康景濂,就向康景濂敬了个礼。康景濂官当的大,经常有人向他敬礼,所以不在乎,微微点点头要走,韩文德喊了声康处长。康景濂有些奇怪,他这时候已经被封作统领敌占区十县的专员,奉令到这十个县组织起一支游击队,番号是第一挺进纵队,他任司令,好长时间没有人喊他处长了,这个小兵喊他处长,他觉得奇怪,就站住了,他看看这个小兵,不认识,就问,你是……

韩文德说,康处长不记得我了?

康处长摇摇头,这几年他经的变故多,见的兵也多,实在记不起这么一个小兵是谁。

韩文德见康处长记不起,就说,两年前,在陕西省高陵县,你骑着马,带着两个护兵,我们在街道上游行喊口号,支持张扬八大主张,停止内战一致抗日,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康景濂“噢“的一声,说,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带头拦我马的的学生,记得叫叫……

韩文德抢先说,韩文德。

康景濂说,对,韩文德,然后笑着问他,你也当兵来了。

我十四岁当兵,已经两年多了。

你一直就在七十四军。

一直在。

那你参加过徐州会战,长沙保卫战?

韩文德点头说,都参加过。

徐州会战你在哪个师?

五十一师。

康景濂说,张古山一战,五十一师只剩了二百多人,其中就有你?

韩文德说,营长牺牲以后,我参加了三次敢死队,仗打完后,我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到丰城才找到队伍。跟了张灵甫旅长,旅长受伤后我随郭参谋到了师部,还住了半年军校。

康景濂感叹道,你一个小孩子已经打了两年多仗,如今还活着,真是个奇迹。竟然还住过军校。

韩文德胸脯一挺说,在军校我对机枪学得最好,如今是新兵团的机枪总教练。

康景濂在韩文德肩上拍了拍说,好样的。然后说,我现在不是处长,已经是十县专员,第一挺进纵队的司令了。

韩文德问,你已经是司令,为啥还问我们团要子弹?

康景濂说,我这个司令是才封的,还是个光杆司令,马上要进山组织队伍,就是到敌人所占领的湘鄂赣边区打游击战,没有钱、枪和子弹怎么行。

韩文德脑子转得快,一听康司令要进山组织队伍,组织队伍就需要人手,如果跟康司令去,不是就不受邱耀东的管了,所以马上对康景濂说,康司令,我也想跟你去,你要我吗?

康景濂说,欢迎欢迎。

那你叫总部下命令把我调过来。

不用,你来就行啦。

我们王耀武军长最恨逃兵,逮住就把我枪毙了。

康景濂说,不要紧,你把行李悄悄背来,他们如果发现了,我马上行文调你,再不行我亲自找王军长,说我过去在你家住过,认识你的父母。我即将组织的游击队也需要你,他会答应的。你不要怕。行动快一些,不几天就有人接我们进山。

韩文德回到团里,立即策划逃跑后和康景濂进山的事。第三天晚上他带班查哨,机会来了,他查完哨,把行李捆好拿出来抛到墙外,然后出了营房,背了行李逃到总部。他也不知队伍上派人找了没有,只是猫在总部不敢出来。又过了两天,康司令准备齐备,利用一个月黑星稀之夜出发了。

韩文德跟随着康景濂司令,一行十多个人,有一名熟悉当地地形的老百姓带路,趁黑夜悄悄通过敌人的堡垒,防线,铁丝网,天明走到一个山坳无人烟的地区。空谷传音,鸟语花香。自从参军以来,他第一次感觉到呼吸舒畅,地广天阔。

正走着,忽然看见一片山坡上有一片杨桃林,五六百只猴子在树上摘吃杨桃。韩文德觉得有趣,就想上去逗猴子玩,领路的老乡把他拦住了,说,不要惹这些猴子,惹了猴子咱们就走不脱了。韩文德问,难道猴子还比人厉害?老乡说,猴子也有灵性,你不惹他他也不惹你,如果把猴子惹躁了,这群猴能把人抓死。

到晚上,他们宿营在深山崖下,耳内传来各种兽吼和松涛怒吼。韩文德过去随大部队从来没有这种感觉。他开始被那些声音吵得睡不着觉,真怕钻出个狗熊或狼把他们吃了。又一想,人家康司令那么大的官都不怕,咱一个小兵还怕啥。慢慢就睡着了。他们一直走了二十多天,才到了静安县一个叫邱家街的山区小镇,驻防下来。

韩文德见来的只有这十多个人,而且都是些官,康司令是个光杆司令,副司令是左大棱,参谋长黄英华。韩文德要看康司令怎样招兵买马,把一个光杆司令变成真真实实的司令。

康司令坐镇邱家街,首要的一个任务就是招兵买马,他先挂起了湘鄂赣边区第一挺进队的牌子,韩文德听康司令说,这叫插起招军旗,就有吃粮人。韩文德以前也听过这个话,不过理解不深刻,这一次亲眼见康司令招兵,这才明白了插旗和吃粮的关系。康司令挂牌以后,利用国民政府十县专员的公文和印信,从十个县抽调武装力量,先是每个县的保安团,然后再派壮丁,又策反一些不愿当鬼子皇协军的兵,还利用地方上的青帮红帮势力,拉人组织队伍。整天忙得不可开交。

韩文德被任命为司令部警卫队上士班长。负责司令部的警卫工作。他很喜欢给他们班配备的一挺芬兰式马克辛轻机枪,是德国和俄国战争中退下来的, 枪有八成新,打得远,准头好,枪口径好,枪声有回音,枪身重,很少生故障,遗憾的是只有两个弹夹,装弹要一个一个的装。


韩文德这些天有点闲散,在正规军紧张惯了,突然下到游击队,队伍还没有真正组织起来,没有仗打,还真有点空落落的,就到邱家街附近去转。这天遇见了一个猎人,挎着一支没有准星的长管土枪,背后背着几张弓,韩文德认得这种弓,他小时候就用竹条绑了一张这样的弓,用竹棍削成箭射麻雀,古代的大将就用这种弓打仗。他还学过一个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的成语,就是关于射箭的。但是,这个猎人身上并没有像古代的大将一样,背着一个箭壶。韩文德就有点纳闷,他年龄小,好学,见到什么不懂的就喜欢问,在江西两年,他已经把江西话学得差不多了,而且还学会了河南话,山东话,说起来很地道,没有一点儿陕西口音,所以一见到猎人身上的弓就手发痒,走上前去问,你背的这弓没有箭怎么射呀,而且还背了好几张,你一次能射几个弓?

那猎民见是个穿军装背着枪的兵,就陪着笑脸回答,这叫射虎弓,不是用来射箭,是绑在树上射野兽的。

韩文德感兴趣的问,射什么野兽,能把狗熊射死吗?

猎民笑着说,怎么射不死,连老虎都能射死,还射不死狗熊。

韩文德又问,能射死人吗?

猎民说,当然能射死了,人的皮能有狗熊的厚吗?

韩文德笑着说,那是,没有狗熊的厚。怎么绑在树上射狗熊,你能教教我吗?

猎民说,这方法简单,一学就会了。

韩文德就要跟猎民上山。

猎民点点头说,行,你学会了以后回家打个野物很方便。

两人上了山,那时候野兽很多,猎民告诉韩文德,附近山上不能绑射虎弓,距村子近,怕射了人。射虎弓只能绑在人很少去的地方,晚上绑了一大早就要去收,不然射了人就麻烦了。

翻了两架山,那猎民东嗅嗅,西看看,然后选择了一颗靠路边的大树,对韩文德说,这射虎弓要绑在野兽经过的地方,先要选择好位置,用树固定好方位,把弓用绳子绑在树上,然后把弓拉圆,用绳头的木尖棍从线上扳回,再用小竹环套在木尖上,同地上一根丝线拴在竹圈上,把丝线拴在野兽的必经路口,拴直,如果野兽用脚撞丝线,拉掉竹圈,尖木一泛,弓箭就射中了他的脚腿。这种箭连虎都能射死,可见厉害。

韩文德跟着猎民布置弓箭,不大一会儿就熟练了,到晚上,韩文德和猎民刚回到住地,就有人传他到司令部去。

到了司令部,康景濂司令见了他,劈头就问他,你下午干啥去了,有人以为你当了逃兵。

韩文德说,咋能当逃兵,我当兵的时候就表了态了,不打败日本鬼子决不回家,我下午跟一个猎人上山去了,学他打猎的射虎弓。

康景濂说,你这孩子不务正业,打仗这么紧张,还有心玩什么射虎弓,司令部张参谋找了你一下午也没有找到。韩文德问,有任务吗?康景濂说,你准备一下,明天一大早带一个班。去执行任务。

韩文德问,啥任务?

康景濂说,不该你知道的就别问,只管执行好任务就行了,别的都不要管。

韩文德想起给康司令送子弹时团长说的话,以前他当小兵时这些话听不到。他也不操这个心,现在当了班长不几天,已经两次听到这个话了,也让他开始对保密的事重视起来,既然团长和康司令两次提到不让他问,肯定队伍上保密很重要,今后不能再马虎了。


1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