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三十四章 遗愿疑云

龙居士 收藏 6 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秘密基地,格斗训练中心。

龙居士傲立在训练中心的中央位置,面孔朝天,十名学员,环绕在他的周围。

离奇的是,平常不穿军装的龙居士,今天身着军装,肩膀上扛的二杆一星,特别的引人注目。而那些学员,被通知,不许佩带军衔。只许身着野战作训服,光榜上阵。

对此怪异的命令,龙居士有话解释,这些学员不佩!只有通过他的训练,才有资格重新扛上军衔。

学员们哪一个不是凭着自己的真本事上来的?军衔的每一次升迁都凝聚着学员们无数的汉水。特别是军衔最高的上官传恩,连续两届全军比武第一名,又岂能有假?现在竟被龙居士斥为有水分,不佩!

学员们个个气得咬牙切齿,暗暗的摩拳擦掌,蹩足了劲。但是昨天龙居士表现出来的非凡枪法,又令这些学员,不得不听令行事。今早,王少将听到龙居士给的这个怪异的命令,也是好一阵迷糊。后来又想,低军衔的人训练一群高军衔的人,的确存在着诸多不便之处。也就默认了龙居士的命令。不但,不折不扣的执行了龙居士的命令,而且为了打击学员们牛脾气,还特别的添加了一句,在没有得到充许之前,任何时候都不许佩戴军衔,如果一直通不过训练,那么以后永远不许佩戴军衔。

这下倒好,学员们原本以为这是一个得到中央重视,并凭此普升的好机会,现在成为了一个充满不确定因素的冒险。

龙居士没有和学员们说过,究竟要怎样才能成为超级战士。因此,所有的学员对前途不禁要担心起来。联想到,昨天的训练,除了打光十万发子弹,过了一把枪瘾之外,好像并没有什么收获啊。这样下去,又怎能一举成为“超人”?

今天,学员们先是对教官的训练方式心存疑问,后又不满于摘掉军衔,现在,见教官两眼朝天的训话,就当这些军届精英不存在一样。这些精英,如何受得了?心里早把龙居士给骂了个遍,京片子、山东话、川话、粤语……洒磨、马路掘子、龟儿子的、仙人板板、仆街……尽数往龙居士身上招呼。但军队铁一般的纪律,岂能开玩笑?虽然心里恨得要死,脸上的表情却是不变,十双眼睛,仍是炯炯有神的盯着龙居士,像是在认真的倾听。

“……菜鸟们!我看过你们的档案,军龄最短的有七年,最长的有十二年。厉害啊,都成了职业军人了,可是你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军人吗?没打过仗,没经历过枪弹雨,没有从死尸堆里爬过,没有在火线上跳过死亡之舞,都不是真正的军人!

军人存在的价值只有在战场,也只有战场上的军人,才是真正的军人!看看你们,一个两个身材魁梧,肌肉发达,牛高马大,这全是绣花枕头!红漆马桶!你们别说没上过战场,恐怕就连人都没有杀过!没杀过人,就不会有杀气,没有杀气的军人,那一身漂亮的肌肉,吓不倒任何人。说不定,敌人见了,还把你们当作舞台上表演的肌肉男小丑……“

龙居士狠下心来训话,整整有半个小时了,当真涛涛不绝。又调动精神力,吼得唾沫星子横飞,如雷的嗓音灌得人两耳发麻。怎奈这些学员,全都是听着吼声长大了,耳朵起了老茧,训了很久,仍是面不改色。龙居士扫视一圈,心道:火候不够,还得再加一把火!

其实学员们,现在已经个个怒火涛天了,只是他们政治过硬,毅力极强,控制自己情绪的能力,远非一般人可以比拟。所以在神色上没有表露出来。

“……你们不但没有杀气,恐怕就连杀人的力量也没有。看看你!”龙居士走到上官传恩的面前,“一米八九的个头,比我还高半个脑袋!体重二百斤,都快赶上一头牛了。但我敢说你没有力气!”言罢,龙居士暴起一拳,直接打到上官传恩的胸口上,受此重击,上官传恩倒飞了出去,跌落二三米远!“瞧!看到了没?这可是你们当中,最强壮的,都禁不住一拳!国家养你们何用?这样的军人,有能力保家卫国吗?人民又怎能放心的将万里疆域的安危放到你们的手中?……”

忍着胸口的巨痛,上官传恩,一声不响的从地上爬起,归队。脸上终于有了怒意,但仍不敢发作。心底早骂开了,要不是我站着不动,哪会如此轻易的被你击中?而且你这教官也不怎么样啊,站着让你打死的,也没伤到我一根骨头,仅仅是摔了跤,不好看罢了。如果换个位置,你被我打一拳,保准叫你三个月下不了床!心里想着,不知不觉当中,脸上的怒意越来越盛,两眼几乎喷出火来。

龙居士见状,心道:有门,就这么办!

“……都给我站好喽!人人都受我一拳,受不住的,滚回家吃奶去!”龙居士边说,边打,挨个儿轰了过去。这下热闹了,剩下的九个学员,一个接着一个,全都倒飞出去,像是一群纷飞燕。

不过,龙居士用拳的力道把握得很好,人人都是胸口中拳,痛虽痛,都没有伤筋动骨,深呼吸几下,就没事了。数秒钟之后,所有的人,又全都归了队。仍然环绕着龙居士笔直的站成一圈!

“嘿嘿,小样你们不服气是不是?”龙居士见学员们个个两眼冒火,像是要吃人,继续挑逗道:“不服气,你们来打我啊,一比十……”

嘭!嘭!嘭!

龙居士话音未落,早已蹩了一肚子气的学员们一齐围攻了上来,使得全是狠招。十个拳头,四个轰向在龙居士的头,六个招呼在龙居士的身上。第一拳打完了,紧接着又是第二拳,双手轮换,拳去如流星。劲都使最大,全都发挥十二分的力气。

龙居士的能力,他们是见识过了的,拳头要是不打狠一点,只怕等龙居士回过劲来,自己遭罪。军人嘛,受点皮肉之苦,原本没有什么,怕就怕龙居士那张损人的嘴巴。那张嘴极尽毁人之能事,将共和国最优秀的军人,说得分纹不值。这让任何人都无法忍受。

奇怪!

打了近一分钟了,龙居士身上,少说也中了几百拳,却一直没有还手。可以说他身上,除了腿骨,没受到打击之外,全身每一寸地方都受过重击。这些拳头,都是实打实的,个个可以开碑裂石,每一下轰去,除了“嘭”的一声之外,还能听到一声轻微的“咔嗒”声,那是骨头断掉的声音。这么多的铁拳狠狠的砸下去,只怕全身的骨头都碎了。

然而!

龙居士居然没有哼一声痛,也没有还一拳!

他的双手,全用在保护自己的头部不受打击了。但在众人的围攻下,一双手又岂能护得周全?龙居士的头部,也遭到不少的重击!

在一旁监视的王少将,刚开始还以为这是龙居士别出心裁的训练方式,待打得久了,便察觉不对劲,大呼住手!

但学员们都被龙居士骂惨了,怒火盖过了理智,直到王少将冲上去,将他们一个个的拉开,这才心有不甘的退了下去。

再看,龙居士,脑袋肿得像猪头,眼眉裂开,鼻子完全塌陷了下去,嘴歪向一边,汩汩鲜血从曾经是鼻孔和嘴的位置流出。而他的身体,像是被压路机碾过,又被大力扭转,弯曲成麻花状。

既使这样,龙居士依然站着!顽强的站着!屹立不倒!

他怎么啦?

知道闯下大祸的学员们,全都惊呆了!刚才十个人拥挤在一块,灯光完全被遮住了,也不知教官被打成什么样了。现在一看,竟是这般惨状,不禁后悔起来,刚才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的冲动?看来,记大过处分,是免不了的!

“快!叫白云来!”王少将反应过来,急吼道。

龙居士听到白云两字,神志似乎恢复了一丝清醒。他那塌陷的眼眉下,两颗眼球,发出淡淡的光芒。就如人死前的回光返照,叫人一见,触目惊心。他的右手,缓缓的抬起,升高,再升高,仿佛有千斤重。突然加速,用力一举,原本紧握的右拳,冲着学员们跷起了大姆指。歪到一边的大嘴,动了动,似乎想挤出一个微笑。然后,身体失去了平衡,缓缓的仰后倒去。

“龙少校!”

王少将跨前一步,抱住正要倒下的龙居士。他这一抱不打紧,龙居士胸口受挤压,又吐出一口血来。

感觉臂弯中的龙居士竟是无骨一样,王少将心惊不已,看来,龙少校全身的骨头包括脊柱都碎了。

冲着周围的学员怒吼道:“看看你们!都对教官做了些什么!”

王少将几乎要疯了,龙居士在首长那的份量他是清楚的,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命悬一线。搞不好,会壮烈。万一龙居士就此死了,这对于国家来说,可是一个无可挽回的巨大损失。

“全都给我去关禁闭,写深刻检查!”

学员们此时也是后悔莫及,看了死蛇般倦在王少将怀中的龙居士一眼,全都耷拉着脑袋,慢步离去。

“别……处罚……他们,是……我……让他们……打的。”

龙居士从歪到一边的口中,断断续续的吐出几个字。这个几个微弱的字,被最后路经王少将身后的云飞扬听见,他心头一热,两行热泪滚滚流出。

云飞扬也是做过教官的人,他知道,军营里的教官往往是不近人情的,一天到晚都必须死绷脸,动不动就训人,让人一见就害怕。实际上,教官不得不如此啊,残酷的训练,嘻嘻哈哈是没有效果的。必须硬下心肠,不把学员当人看,训练才有效果。刚才自己被龙居士一顿训话,就恨上了他,下手没轻没重。这怎么对得起教官的一片苦心?

“这些……学……员……都……是……好样……的!”

云飞扬闻之,悄悄的,朝龙居士郑重的敬了一个军礼。热泪,再次滚动。

一般的教官都是以“折磨”学员的方式训练,而龙居士竟然为了达到训练效果,以折磨自己的方式,训练学员。这样的教官太少了,当为军人楷模!

现在,龙居士命在旦夕,非但不记仇,仍不忘向上级求情,叫王少将不要处罚,甚至还夸兄弟们是好样的。这种胸怀何其伟大?

“对不起,教官,我们错怪你了!”

云飞扬垂着眼泪默默离去。

不久,白云来了,她推来一辆急救小车。小车一头,立了一根金属架,上面挂了一瓶点滴。看到龙居士的惨样,吃了一惊,差点失声痛哭。终归忍住了,和王少将一起将龙居士抬到急救小车上,随后手脚麻利的将针扎进龙居士的手臂上。王少将这才注意到,小车上挂的是普通的葡萄糖注射液。

“葡萄糖注射液也能救命?”王少将虽不是学医的,但起码的医学常识还是有的。心中升起一丝疑虑。见白云急急忙忙的将小车推往医疗室,心里估计着,也许葡萄糖只是用来急救的,等到了医疗室还会用上别的东西。

龙居士昨天曾说过,今天的格斗训练会有人受伤,这才连夜将白云给接来。但万万没想到的是,受伤的是龙居士,而且伤得又是那么的重。王少将是看过白云的档案,知道她是一位护士,懂得些急救常识。但她终归是护士啊,像龙居士这样的重伤员,恐怕无能为力了,担心她救不了,便打了北京军区总医院的电话,要求派军医来。

“影子”惊闻龙居士伤重,急急赶到医疗室,不想在门口被白云给拦住了。

“龙少校怎么样呢?”

白云一见“影子”,未语泪先流,涕道:“小龙他只怕是不行了!呜……”

“让开!我进去看看!”影子一把推开白云,闯了进去。

白云一个趔趄,扶住墙壁,这才没有摔倒。紧随其后的王少将,注意到白云生得天资国色,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心头一软,赶紧上去扶住了她,安慰道:“不要紧吧!”

白云收住泪,“没什么!”说完,头低了下去,耳根开始发红。

王少将见状,暗道,“好古怪啊!”此时救人要紧,也没多往里想,便松开了白云的手,跟了进去。

秘密基地的医疗室,相当的先进,心电仪、脑波仪、B超、心脏超搏器,无影灯,应有尽有。做间医院都绰绰有余。“影子”见当中一床,龙居士如死蛇般的软躺在上面,仅用一瓶葡萄糖挂着,其他的仪器都没有用。回头冲着白云责怪了一句:“白护士,你懂不懂急救?”

白云一听,怔了半晌,又哭了。

“快叫军区总医院!”影子冲着王少将吩咐了一句。

“已经叫过了!马上就到!”

影子听了大为宽心,这个小王办事总能想到别人前头去。事事做得周道。

无声无息中,龙居士伸出左手,轻轻的握住“影子”的右手,裂开的大嘴,吃力的吐出几个字。

“首长,不用了,我这条命,只怕……呕——”又是一口鲜血涌出,“我只有一个遗憾,作为军人,没有将命送在战场上,而是倒在训练场地!心有不甘啊!”

“龙少校,我命令你安心养病,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龙居士的话,激起了“影子”大量的同情心。

在解放战争中,有多少好战士就死在自己的怀中啊,每一个战士都是那么的年青,每一个战士都对美好的未来,充满着幻想。然而,共和国今天的辉煌,他们都看不到了。现代的青年人,要么醉心于灯红酒绿,要么忙于追捧港台名星,有几个还挂着国家尚未统一,中华民族尚在帝国主义的围追堵截下。曾经无比强大的苏联,轰然倒塌,现在社会主义阵营,只有中国还在风雨中飘摇,时时有亡国之险。好不容易,天降奇才,希望之星冉冉升起,不料,此希望之星竟遭此大难!从个人感情上来讲,龙居士位卑不忘忧国,至死不忘报国。这样的人,弥足珍贵啊,要不惜一切代价抢救。

“呕——”龙居士张了张嘴,似乎有话要说,不想一口鲜血先涌了出去,溅红了“影子”的灰白色的休闲服。见龙少校的嘴仍然翕动着,声音越来越弱,“影子”低耳听去。

“首长,我做了件错事,不该被利益熏黑了心,造成东京惨案。求首长答应我二件事,以弥补过失……”

“迷途知返,好青年啊!好小伙啊!”影子终于止不住的流泪了,“你放心,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做到!”

“第一件,多送些救灾物资去东京。第二件,与俄罗斯在日本海搞一次联合海上救援行动,鸣炮二十一响,以此……以此……来表达我的……我的……”龙居士的声音越来越小,“影子”将耳朵贴到了龙居士的嘴巴上,也没能听清楚最后二个字是什么。

突然,龙居士手一松,无力的垂了下去。

“龙少校!龙少校!……”“影子”不断的呼唤了起来,老泪纵横。

白云走了过来,拉开“影子”道:“小龙需要休息,请首长出去!”

“影子”知道自己在呆在这,也没有意义了,便和王少将一前一后的走了出去。刚出门,医疗室的大门便被白云给关上了。反锁上。落锁的那一刹那,白云略带哭腔的话,从门缝中挤了出来,“谁也不许进来,让我好好的静一静!”

“影子”听了,心情格外的沉重,两腿像灌了铅一样,缓缓的离去。

“首长,首长……”王少将急跑两步,拦在“影子”的面前,问道:“龙少校最后说了些什么?要不要记录在案?”

“记什么记?”“影子”怒道:“要记也是要给你记大过,叫你好好的看着,千万别出事,结果呢?你的任务完成得怎样!?”

“我——”

“哼!”“影子”发完火,哼了一声,走开了。王少将在茫然间,听到前方飘来“影子”飘来一句苍老的话:“照龙少校的遗愿办事,……”

王少将听完,大感好奇,龙居士分明是个仇日情绪很深的人,怎么临死反倒觉悟了?不但要求中国加派救灾物资到日本,还要求与俄国搞联合救援军演,鸣炮致哀?这太不寻常了。不过,“影子”的脾气他是知道的,命令一下,就是九头牛也拉不回,虽觉得奇怪,也只得依令而行。

医疗室的大门一关,原本低头垂泪的白云,忽然抬起了头,脸上尽是忍俊不禁的笑意,一个箭步跨到龙居士的病床前,骂道:“死鬼!”白嫩的小手,轻轻的打了下去。

“哎哟,谋杀亲夫啊!”龙居士鬼叫起来,声音宏亮,哪还有半分病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