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集、浴血东北 第十四章、突围﹙1﹚

dontbb 收藏 3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赵建林和赵晓辉却是心中相当地不塌实,赵晓辉皱眉道:“鬼子可是相当反常呀,下一步肯定会有什么动作,今天晚上应该没有安稳觉可睡了。”


赵建林轻抽了口气,瞄着地图苦苦地寻思防线哪里有漏洞,道:“怪了,鬼子应该是相当着急地想要吃下我们才对呀,按照现下我们的军力和弹药储备,鬼子要想撕破我们的防线将要付上毁灭性的代价,但是鬼子没理由会这样干耗下去呀,真的是有些奇怪。”


赵建林和赵晓辉两人眼中都是布满了血丝,似乎感今夜有事会发生,他俩依然不敢松懈去休息,毕竟鬼子的行动实在是太奇怪了。


赵建林和赵晓辉预感还真准。


久战不下,小鬼子出阴招了。出阴招的是补充后重新投入到了本溪战场的川原田旅团。不过川原田旅团担任的是穿插任务,企图插入傅作义和洪春之间。来个中心开花。不过还真让川原田得手了。


打穿插的主意来至小日向白朗。此时“剿匪”有功的小日向白朗升任朝鲜军川原田旅团步兵联队长,所部并入了川原田旅团。他所收降的土匪中,有一股土匪是本溪人,土匪头叫钱富贵。在汉奸钱富贵的帶领下,川原田旅团趁天黑时,从钱富贵做土匪时无意发现的一条秘密小道打穿插。


那天晚上,天黑得象锅底,寂静的夜空里不时传来一两声冷枪冷炮的声音,忽远忽近,给人一种紧张、神秘的感觉。小日向白朗和汉奸钱富贵亲自带领由惯匪和日军精锐组成突击队为先锋。从集结地域偷偷摸摸出发后,走过了一个70多度的陡坡、穿过60多米杂草丛生的开阔地,又爬上80多度的陡壁,才到达秘密小道位置。


秘密小道。一路上,杂草丛生、乱石很多,基本上沒有路,但这些却都难不倒小日向白朗和汉奸钱富贵这些惯匪,很快小日向白朗和汉奸钱富贵部穿插到本溪防线后的山谷中。呈现在他们前面的是;陆军独立20旅常经武残部的防线。


虽然地势险要,但常经武残部也布设了一些地雷,这是一条充满着艰辛,充满着危险的路。但这条路,也是小日向白朗部一条通向胜利的路,也是一条走向死亡险区的路,每前进一步,都必须保持高度的警惕,不能发出任何响声,稍有不慎就会惊动守军,暴露穿插潜伏企图。面对这种情况,训练有素的小日向白朗部十分谨慎地行进着。遇到陡坡时,就蹲下身子,两手紧紧抓住茅草或藤条,一寸一寸地往前挪。当进至守军前沿的开阔地时,突然,守军打来了一梭子子弹。接着,又有三发“60”炮弹在日军突击队员身旁不远的地方爆炸,子弹和弹片掀起的碎石、泥土都打到了日军突击队员身上。顿时,小鬼子们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骇出了一身冷汗。


小鬼子和汉奸们赶紧趴在地上,一丝不动,两眼直视前方。过了一会儿,见守军没有什么动静,又继续前进。夜越来越黑,雾越来越浓,不一会儿,露水、汗水融合在一起,湿透了衣服。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跋涉,日军突击队按计划准时到达了潜伏位置。


夜深人静时,川原田旅团大队也悄悄来到潜伏位置后方。


就在赵建林和赵晓辉二人狐疑不已的时候,身后漆黑一团,静悄悄的山谷里。突然谷内枪炮齐鸣,山谷中敌我双方的枪炮声连成一片,闪烁刺目的爆光,巨烈的爆炸声震耳欲聋。


原来川原田旅团突然扑向常经武残部。常经武残部大乱。被偷袭的日军搞得不分真假,晕头转向,整个防御体系不到一刻钟就被打破。当日军发起真正面攻击时,他们早没有了抵抗的能力,日军顺利占领了常经武残部的防线1号高地。当日军向2号高地攻击时,在鹰咀岩下的两个隐蔽火力点,开始向日军攻击部队实是施阻拦射击。这两 个火力点处在山根石缝中,居高临下,控制着2号高地,从下不好观察。日军几次攻击均未奏效,伤亡较大。


后面的旅团长川原田十分着急,火力点不尽快打掉,不但日军步兵的伤亡还会增加。而且一旦傅作义和洪舂部反应过来,他就会功亏一篑。这时,日军侦察员向小日向白朗报告了敌人火力点的准确位置。小日向白朗部急令汉奸钱富贵:“钱富贵,靠近打!”


“是!太君!”汉奸钱富贵接到命令,立刻率领一小队鬼子和惯匪汉奸向高地冲去。仗着熟习地形。汉奸钱富贵很快摸近了守军火力点,钱富贵下令;“干掉它。”一个小鬼子首先测了一下距离,熟练地将六0炮对准了目标。只听“轰”的一声,首发命中,训练有素的小鬼子仅仅用了两发炮弹,就把守军的两个火力点掀掉了。常经武残部彻底潰散。



川原田杀入了守军腹地。一下子切断了傅作义和洪春之间守军的联络。但常经武残部的抵抗也让傅作义和洪春部作出了反应。两人一边组织部队反击,一边发报给何峰。何峰闻报大吃一惊,他知道这种情况下要守住本溪防线已不可能了,马上果断下令;“傅作义和洪春部突围。”


很快日军形成了对傅作义师部和洪春暂编师进行分割围聚歼之势,傅作义和洪春部也开始了分头突围,川原田知道暂编师是何峰的嫡糸精锐师,他马上电告冈村江旅团,全力对洪春暂编师形成合围之势。洪春见情况不妙马上命;赵晓辉部阻击冈村江旅团,自己率暂编师直属部队和赵建林140团余部在四辆“雷诺”FT-17型坦克的掩护下全力从川原田旅团防线突围,


四辆“雷诺”FT-17型坦克在连长齐庆虎率领下,向敌陣扑去。马上谷内枪炮齐鸣,日军发射的枪弹炮弹狂风骤雨般倾泻而来。齐连长及各车长,在闪烁刺目的爆光和稠密的弹雨中坚持露头指挥战斗。


山谷中敌我双方的炮声连成一片,巨烈的爆炸声震耳欲聋。从电台中传来的谭副连长呼喊声:


“打,狠狠打,狠狠……”最后那个“打”字还没出口,只听一声巨响,谭副连长乘坐的112号坦克中弹爆炸,烈焰伴浓烟冲到半空。


战友的牺牲,险恶的战场处境,令齐连长怒火中烧,他大声吼道:“拉大距离,摧毁火力点,掩护步兵冲锋!”剩下的三辆坦克火炮齐射,机枪猛扫,弹雨携着仇恨向敌火力点扑去。


齐连长指挥的110号坦克和车长车泽敏的117号坦克、车长张小虎的118号坦克闯关夺路,首先冲击谷口,三坦克象三把利剑插进日军扼守的心脏4号高地。


在激战中,突然一发炮弹击中齐连长的指挥车,外油箱燃烧起了大火。透过阵阵浓烟,齐连长发现谷里还有部分步兵战友没有冲出来,他喊道:“向谭副连长学习,全力掩护步兵战友,与战车共存亡!”


居高临下的日军见我军一辆拖烟冒火的坦克又攻了回来,就集中所有火力向110号打来。几名日军抬着一门无座力炮转到110号坦克的左侧架炮装弹,齐连长见了大喊一声:“我给你装!”声落弹发,把几个日军掀起老高,眼见不活了。在垭口处的一个巨石后,日军的机枪“突突”不停地扫射,齐连长马上火力压制。


110号坦克在连长的指挥下,越战越勇,但车外的烟火也越来越大,火苗和浓烟一个劲地往车里窜。潜望镜已看不见外面的景况,展望孔也毁坏了。齐连长不顾车外的浓烟烈火,一把将顶盖打开,露头指挥,“啾啾”的子弹从他耳边飞过,打在顶盖上的弹丸反弹,一下就掉到了车舱内。乘员们喊他下来,但齐连长早就把生死扔到一边,他要为自己的搭档谭副连长报仇,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凭子弹和弹片飞过。全车乘员冒着车内高温和随时爆炸的危险,顽强战斗。驾驶员灵活地操纵坦克,一左一右地避开日军的炮火,炮长与炮手密切配合,及时准确地把敌火力点一个个打掉。110号指挥车如无敌的勇士,在日军火力控区内单车激战了近半个小时,摧毁日军一门无后坐力炮,打掉5具掷弹筒和7个火力点。两军相逢勇者胜!这场反坦克搏杀,直打得狙击日军心惊肉跳,眼看着拖烟冒火的110号坦克从容撤出了谷口。


坦克连的激战情景,全部被洪春看在眼里,洪春称赞齐连长是“虎胆英雄!”


也好在川原田旅团是轻装穿插,仅带了一门无后坐力炮,没有其它重武器装备,暂编师损失了二辆坦克后,仗着四辆“雷诺”FT-17型坦克的出色发挥,很快出了包围圈。傅作义部损失过半后,也趁乱杀出重围。


朝鲜军司令官林铣十郎大将花了二个月时间,终于攻破本溪防线。他一边让主力分兵趁胜追杀傅作义和洪春残部。一边命川原田和冈村江旅团全歼赵晓辉139团。


冈村江旅团长让川原田旅团抢了头功,心中十分不爽。暗想小日向白朗是自己的部下该多好。


“大佐!川原田少将来电!139团已陷重围,两军合力围歼,不让一个支那人漏网。” 小竹狼茨兴冲冲地报告道。


冈村江见川原田的小校友小竹狼茨很高兴,心里更郁闷他轻蔑地哼道:“狼茨君,你们帝都大学出来的高才生都喜欢玩阴的,全然没有身为武士应有的勇猛和无畏,冲击!冲击!再冲击!便能把那些病鬼踩在脚下。”


“嘿!大佐教训的极是。我定谨记在心,为大日本帝国的霸业尽心尽力。” 小竹狼茨心中虽然不服气,但口中仍恭谨地说道。


“命令各联队全力攻击!” 冈村江吼道。


“是!”小竹狼茨马上应道。转身去布置去了。



此时担任阻击的139团团长赵晓辉,也收到洪春师长的电报:“师部杀出了重围,命令139团突围。”。赵晓辉马上与参谋长胡琏生商议突围。


此时139团只剩下不到二千多人,而且伤兵过半,



腿部中了一枪的参谋长胡琏生叹了口气,道:“团长,你带能走的弟兄突围吧!我和受伤的走不动的兄弟掩护你们!“


赵晓辉摇了摇头道:“让受伤的兄弟掩护,,而我现在却是要撒开腿往回跑,我这团长丢不起这个脸!”


胡琏生拍了拍了赵晓辉的肩膀,叹道:“团长!你们不走,我们大家都得死。为139团留点种子吧!团长对兄弟们这份情义,每一位受伤的兄弟都会铭记心中。“


“团长撤吧!现在可能鬼子还未完全合围,你们可以趁黑突围,天一亮就麻烦了!” 胡琏生见赵晓辉沉默不语还在犹豫不决。焦急地催促道。


“好兄弟!”赵晓辉也知道带所有受伤的兄弟突围是不可能的,他无奈地紧紧握住了胡琏生的手,两人相视而苦笑,彼此心意自在不言中。


“能走的弟兄突围撤离阵地!”这个消息使得整个阵地都炸开了锅,原本困乏非常的将士都没了睡意,不愿扔下受伤战友的战士们,一个个都群情激愤,更有甚者怒吼最后一滴血要流在阵地,与受伤战友共存亡。


当岳不群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心里也是揪心地疼,而表面上他还不得不装出相当冷静地对着班上沒有受伤的战士说道:“排长传达给我的命令就是,能走的弟兄马上随团长突围,不从者军法处置,当场击毙!”


岳不群话一落,其他人都是沉默,李矛把玩着匕首,手指轻抚过刀峰,冷声道:“班长,李豹为了我送了命,而我不能灰溜溜地跑路了,他在地下有知会怎么骂我?”


岳不群长叹了口气,埋着头抽起烟袋来。


“大哥,当兵地不能跟着长官扛,否则那么多的兄弟以后长官还怎么管呀!” 姜子牙说。


李矛哼了声,便不再说话了。阵地上再次沉寂了下来。


其他各处在一阵激愤过后都归于了平静,长官说呀撤就得撤,抗命者死,要么人撤要么尸体留下,没有其它的选择。


风凄切地呜呜而鸣,试图吹干地上未干的血迹,拂平尚且还站立活着的将士心头的悲伤。


趁着夜色,阵地上能走的弟兄便悄然从壕沟从跃出,向着身后撤去。李矛、姜子牙、李天云、黄海龙、郑大志、 陈代军也在突围队伍中。阵地里只有参谋长胡琏生和八百受伤的兄弟。


正在撤退的路上急行军的李矛平静到向岳不群问道:“班长,胡参谋长和受伤的弟兄能坚守多久?”


“谁知道,或许一刻钟,或许能有半个小时,这个或许只有老天爷能知道。不过我可以确定地告诉你的是,他们,他们没有一个人活着离开!!” 岳不群沙哑的嗓音里透着淡淡的无奈和悲悯。


李矛木然地问着:“为什么死去的是他们?”


岳不群叹道:“为了让我们这些人能活;而有一日我们这些人也会去死,为了其它的人能活,这样才能有人能继续活下去,杀鬼子。” 李矛凝神仔细地看着岳不群,这时他才发觉岳不群并非像他以前所想的那般简单。


正在急急往后撤的战士们不会知道,岳不群和李矛也不会知道,胡参谋长和受伤的弟兄沒有活到天亮,在蝗虫一般的日军的狂轰乱炸下,只坚持了不到一个钟头就都死光了。


这个时候,小竹狼茨正陪同着冈村江站在139团和140团曾经坚守的阵地之上,冈村江双手平放在拄着地的军刀刀柄上,哈哈大笑道:“支那军队如何能阻挡我大日本帝国军队的进攻,一年后这片富饶的土地就要遍地插满帝国的旗帜,成为我们向亚洲向世界称霸的基地,哈哈哈!!!”


“支那军队战斗力虽然不怎么样,不过支那军人方才居然在必死的情况下,也没有一人向后逃命,倒也是令人敬佩!” 小竹狼茨感慨道。


“八噶,支那军队一向都是孱弱的,不要被一时的异象所蒙骗,我们日本帝国部队是不可战胜的!” 冈村江怒声呵斥着。


“嘿!”小竹狼茨应道,“大佐阁下,我们现在是否要派一个大队的兵力去追击139团!”


冈村江摇摇头,他也知道穷寇匆追,心想继然川原田已夺头功,就让他们去死拚吧,口中即嘿嘿笑道:“不必紧张,前面有川原田君足够了,我们将战场上的尸体清理一下吧!”


“是,”小竹狼茨道。


“只要将帝国军人的尸体埋葬就好,支那军人便让他们暴尸好了,也能让周围的百姓看看与帝国作对的下场,这样才能寒了其它支那军队的心,碎了支那百姓的胆。” 冈村江哈哈大笑着离去了。


虽然心里十分不赞同冈村江的做法,但是小竹狼茨依然按照他的吩咐去做了。见着地上怒目圆睁战死的中国将士,小竹狼茨不由地在心里担忧军部的豪言是否能实现,一年亡华,可能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