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汉奸永远是令人讨厌的词汇,便是被逼做汉奸和心甘情愿当汉奸是有区别的。

霍里曼听了通译的话,慢慢低下头,沉思了起来。这个通译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短了,在荷兰人眼中这个瘦小的中国人是个沉默而且狡猾的人。荷兰水手经常在他的手里吃亏,不过霍里曼因为海上劫掠的需要,也就没有干涉过他。

“杀人不是文明人做的事情,这样只能证明他们的野蛮!”

陈通译在他心里想这个舰长真是不知道好歹,现在沦落在这些不讲理的人手中,好汉不吃眼前亏么!他转过头,冲岳效飞他们说出他想了半天的话。

“长官,舰长阁下说了,他的公司里可以拿出来大笔金钱来赎他和他的船员们回去的。”

岳效飞伸出食指摇了摇,“你告诉他,他们使用台湾这么久,从1623年荷兰人就开始在台湾筑城,十四年来在台湾掠夺了多少资源,屠杀了我们多少百姓,赔!一年百万两白银,加上掠夺我们的资源多的话我也不多说,两千万两白银,况且这只是头期,给我们中国造成的间接损失还没算呢,真要算起来就是把他们那个鸡蛋大点的国家全卖了,也不见得赔的起!”

陈通译心中一乐,看来这几个中国人都不懂荷兰话,再不借着这个机会把自己救出来那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舰长大人阁下,他们在一个钟头之后就要杀了你呢,你最好与他们合作吧,我刚才探了一下他们的口风,他们同一般海盗没什么区别,只是要钱罢了!”

起先听到要杀自己的话,霍里曼心里震惊,心中骇然惧怕已然将他全部淹没,心里后悔不该强装硬汉,就算是荷兰海军强大,要来不知要到何年何月,到来之时恐怕自己早已成了骨头架子。可是又听通译说他们只是要钱罢了!心下遂又一喜道:“要钱的事好商量,我们东印度公司是很有钱的。”

陈通译可怜的看着他,“有钱!他要两千万两白银,有钱?”

他回过身面对岳效飞他们,他以决定把船长扔在一边,自己直接和这些人谈谈。俗话说“漫天起价,着地还钱么!”

“长官阁下,船长说了,他将很荣兴的和我一起回去给公司述说贵方的要求,只要是在合理的范围之内,都是可以商量的。”

岳效飞的望膀已被罗杰快拍烂了,终于忍不住发火了“商量?是你跟我们商量还是他跟我们商量,我不讨厌为生存所迫委曲求全的,可是我就非常讨厌那些全心全意作汉奸的人。唬我是吧!好啊,你就等着死吧!”岳效飞冲着陈通译一通怒骂。

他一回身道:“罗杰,告诉他们船长,这位能译把他们全卖了给我们做永远做奴隶,代价是他自己的自由。”

陈通译彻底呆了,一向以来他都以为自己比其他人聪明,要不台湾那么多人,为何他会做通译,为何他能够得到荷兰人的信任。可能他从来没都没想起来那句话,“天底下聪明人多着呐,千万别以为自己太聪明,否则迟早是要着活(着家伙)的。”

听着罗杰那一口纯正的荷语,陈通译彻底呆住了,心中的恐惧、惭愧、担忧翻滚成一团,他知道这下完蛋了,这要回到犯人队伍里,被那些犯人知道了现在的情况只怕自己就死定了。

“长官,大……大……大……人,长官饶命啊!”

“哼!跟我玩,来人先把他给我押在外面,这里我要先和这位舰长阁下好好谈谈。”

就在霍里曼心中惊疑不定的时候,岳效飞突然厉声发怒,陈通译被人拖了出去。霍里曼惊呆了,他不能相信面前这个年轻人能说一嘴流利的荷语。他告诉自己陈通译居然把自己和全部船员都给卖了。平时来说陈是一个谨慎小心而且谦恭的人,在他心中怎么也难以相信这个人会做出这样的事。

“上帝啊!我面对的都是些什么人啊?”霍里曼感到自己有如被剥光了,展示在众人面前。

“好了霍里曼,我问你一些问题,你得要诚实回答,否则你和你的全部人就得继续留在光头队,否则我可能会给你们换一份好一点的工作的!”岳效飞这才清清嗓了,开始办今天的正事。

“姓名”

“霍里曼”

“年龄”

……

“霍里曼舰长,你的回答暂时来说我比较满意,我还有一个更有意思的建议,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听听?”

“我愿意听听阁下的想法。”霍里曼现在的感觉好了许多,这位姓岳的长官话很有技巧,先是一些诸如姓名,年龄等简单问题,最为重要的问题就是消息的来源。说实在的霍里曼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必要替那个明朝大官隐瞒。

原来他们一直和舟山的黄斌卿有着联系,黄斌卿不但代理他们很多产品,例如玻璃珠子就是一项,而且还供给他们许多情报,他主要的目的是要这些火力强劲的洋人替他消除异已,他们顺便发点小财在他看来也是应该。

岳效飞和参加审问的慕容卓共同愤怒了。他黄斌卿为了剪除异已,就招来海盗,不但有荷兰的军舰,使岳效飞他们在回程时遇袭造成楚楚失踪,而且倭寇的奔袭温州也是他一手策划安排。

比之慕容卓岳效飞心里多了一层愧疚,“这是报复,赤祼祼的报复,你黄斌卿的算盘打的真是好极了,只要我岳效飞和神州军在海上葬身大海,你再趁乱夺了温州和神州城,到那时倒真的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你好,你好的狠,咱们走着瞧,跟我玩,看我如何玩死你!”

岳效飞不是政治家,放在以前的他这会早破口大骂了,马上想法进行报复,甚至强行登陆也是有可能的。审时度势实在是政治家的一种能力,不是一个技工可以立即掌握的,不过在杨廷枢的悉心教导之下,岳效飞其实长进了许多,至少这会脸上除了温和的笑容而外,其他一丝多余的表情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