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三部 摇身变鹰 第二章

一木人 收藏 1 87
导读: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三部 摇身变鹰 第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3/


王老看完刘秘书打印的材料后问:“李岩,你是怎么看这事?”

“王老,我个人认为这事与主任无关。虽然是主任责任制,但安抚民是副主任兼项目司司长,这本身就不符合组织程序,所以咱不能背这黑锅。我个人的想法是熊婕已经接项目司了,那就将这些卷宗缺的东西补齐,然后想办法让审计署的人去查。因为经计委只负责审批、报表,况它们是经过县、地、省三级审核报上来的,然后我们再想办法将消息捅出去,打他们个措手不及,使他们无力对副我们。我们最多是个失察,他们可是公然向国家公职人员行贿,及恶意诈骗,谁怕谁呀!”

李岩的观点一亮吓了在屋人一跳。如果这事要是让对方知道了,那就是公开宣战。但这事如果是由审计署之类查出来的,那就没办法了。如果这事要是让媒体登出来,在目前国人仇富心态下,加上本来就对腐败有着深恶痛决感的国人面前,无疑油锅里加盐,后果难料。同时最高当局又将面临一次艰难的决择,整个政坛将又是一次地震,可是不这么做又该如何呢?

“对敌人要残忍,要找准时机一棍子打死,要心狠手辣,毫不留情,不留任何后患。李岩你也要知道,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如果在打击敌人的时候自己没有得到好处,反而受到损失,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那是划不来的,是意气用事的匹夫之勇。所以有些事要克制,这种克忍,也就是我说的对别人的容忍。你要忍到对方自己犯错误,给你打败他的机会。让我考虑考虑。”王老说完就闭上了眼睛,李岩一看便和赵宁悄悄地退了出来……

“宁儿,咱们是不是该回家了?我有点想种地了,”李岩悄悄在赵宁耳边嘀咕着。

“我去和华北姐说一声,”赵宁说着就去找王华北了。李岩觉得自己体内好象有使不完的力气,于是就来到院边上的双杠上,一口气作了十个大轮,回然后又作了十个引身向上。

“老公,华北姐不让走,说事没商量完呢,让咱们住下。”赵宁表情有点怪,李岩也没往了心里去,跟着赵宁向房间走去。

这是大院角落的下屋,不是上次的房间,里边挺黑,有三四个门。赵宁拉开一间房门,门上挂着一个小红牌,就走了进去。

李岩一看这屋里除有一双人床和电视外,没有卫生间,就出门往走廊上一看,堵头一个门上写着卫生间,过去一看:里边沐浴什么的都有,便回到了挂红牌的房间。“宁儿,咋不看电视呢?”李岩看赵宁正在铺床单就问她。

“赶紧去洗洗你身上的汗味,回来好种地,快去,再有十分钟就熄灯了,”赵宁说着对李岩又摆了那个姿势。

李岩在部队待过知道规矩,心想可能高级首长家也这样,就去卫生间里洗上了。快洗完了的时候灯灭了,李岩赶紧冲了冲,然后摸了条浴巾围在腰上,又拿了条毛巾边走边擦头发。

一抬眼微弱的亮光下,看见身边这个门上挂着一个小红牌,忙停住脚步拉开房门进去。借着关门的微光李岩看见床上有一些或者是有一堆白白的东西,他以为是赵宁还在等他,说了声“农民工来种地喽”,就把这人横拖过来,将她双腿一分,腰一挺,立马进入阵地,也不用热身了,就开始了大生产运动……

对方开始双腿盘住李岩使劲反击,使得李岩差点出丑,只好稳住自己,采用稳准狠的攻击方法……

渐渐的,对方由进攻转成防御,而李岩这时将对方的腿往肩上一扛,来了个小车不倒只管推。向对方发起了最后的攻击,杀得对方连招架之功都没有了,只好两手一摊认输了。宜将胜永追穷寇,李岩又连续做了近百个突刺,才交了任务,然后将对方轻轻送回到床上,准备给她擦拭一下……

“李岩、李岩,老公。”走廊传来宁宁的呼唤声,李岩的脑袋“嗡”的一下子,这人不是赵宁,我说怎么这么松,我说腿怎么这么粗;我说腚怎么这么大而肥;哎!又种错地了……

“小弟,你连大姐也欺负呀?”王华北有气无力地说道。“不行,我得告诉宁宁,让她知道知道他老公是什么人。我这么帮她老公,她老公竟然半夜闯进我的房间非礼我,让我日后怎么见人呀!”王华北说着就要起来,李岩忙将她按住。“姐,我求你了,千万别跟宁宁说,今后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只要不告诉宁宁。”李岩现在没办法,别说城下之盟,就是卖身契,也得签呀……

“李岩,看在宁儿的份上你先回去,等我想好了再说。”王华北刚说完,李岩抓起浴巾迅速向屋外走去,边走边擦自己家伙上污秽之物。

出得门来关门时李岩发现此门上并没有红牌,难道是自己的眼睛还没有好,李岩揉了一下眼睛,发现下一个门上赫然有着一个红牌。李岩紧走三步来到跟前,又看看左右门上都没有红牌,才拉开房门进到屋里,发现赵宁似乎已经睡了。

李岩轻轻地吁了一口气,从另一面悄悄上床。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已经是双腿发软,浑身冷汗,躺在床上李岩一动没动,一点睡意都没有。他怪自己粗心,王华北对自己和宁儿那么好,自己竟然对她做了那种事。宁宁可以说对自己是恩重如山,自己竟然做了对不起她的事,如果她要是知道了,肯定不会原谅自己,看来只有走一步是一步了,听天由命吧!

赵宁其实根本就没有睡,她一直在等李岩完事回来,好看看他的表现,因为这是她和王华北定的一计。开始她并不想让她俩这么早就发生关糸,可是王华北一再哀求,加上那几个大案都牵扯安抚民,而经计委的人都知道李岩同安抚民走的最近,所以必须促成此事,这样李岩北上以后王华北可以替李岩争口袋,摆平一切。如果李岩从那屋回来后仍然纠缠自己,那他就是一个靠不住的人,如果李岩回来不动自己,哎声叹气,证明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事,对不起自己,而且还证明他心中有赵宁,是个值得信赖的人。

那屋的王华北虽然浑身酸软无力,但心里美滋滋的,这几十年来积蓄体内的欲望,今天终于得到了全面的渲泄。她非常感激赵宁将自己老公让给她使用,而且还不伤自己的自尊,同时又将李岩牢牢地握在手里,使自己今后也能享受这性福。三个人就是这样,在各揣心腹事的情况下,睡着了……

李岩睡是睡了,可是睡不塌实,所以早早就醒了,听看外面的动静。当一缕晨光透进屋内之时,李岩再也躺不住了,轻轻地下床悄悄地,走出房门来到院子里的杠子旁,发泄着心中的郁闷,直到将自己练到通身大汗,才到卫生间里冲洗了一下。然后回到房间,看到赵宁熟睡的娇样,不忍打扰她的好梦,只好将要说的话又咽回到肚子里,上厨房帮着整早餐去了……

李岩前脚出门,后脚赵宁就悄悄地下了地,看到李岩去厨房了,回屋穿好衣服,就溜进隔壁王华北的房间。

要说人不服老不行,虽然王华北渴望激情,但这激情过去真是浑身酸软无力,喝了一瓶体能补充液,然后就不管浑身湿漉漉、粘呼呼了,满足地睡着了。也不知睡了多久,觉得有人在抚摸自己露在被袄外面的胸部,忙睁一瞧“死妮子,吓死我了,我以为……”

“是不是以为他又回来了呀?姐,用不用我去叫他进来再喂喂你呀?姐。”王华北话没说完,赵宁就逗上王华北了。

“宁儿,谢谢你!姐真的谢谢你,没有昨夜,姐这辈子都不知道做女人的快乐是什么!”王华北抱看赵宁抽泣起来,赵宁知道不管是多大的官,只要是人,就有生理需要。武则天、萧太后、慈禧也都不是神仙,同样也需要男人的关爰疼护。

“姐,他是个男人,自尊心很强,没有伤着他吧?”赵宁很想知道昨夜结果,因为他是她后半生依靠,她不能别人给他半点委屈。

“瞧妹妹说的,姐怎么能舍得让他受委屈呢,他让我千万别告诉你,说答应我的一切条件,我说想想就让他走了。怎么,他回去你没问他呀?”王华北向赵宁学了昨夜情景,乐得姐俩差点没上不来气。

“妹妹,我想让他今晚就走,赶紧挂牌办公。男人还是应以事业为重,你说对吗?”王华北向赵宁摊了牌,点了点头,于是俩人赶紧洗漱,然后来到了饭厅。

吃早餐时就王华北、李岩、赵宁三个人,李岩一直不敢抬眼看王华北,看赵宁也是一扫而过,心里一直是七上人下,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两个女人。而王华北和赵宁姐俩却是有说有笑,尤其是看到李岩的坐立不安样。

从王华北家去来后,王华北用车将他俩送到兴安大街市文化管委会,然后她就上班去了,剩下了赵宁和李岩。“老公,你怎么了?是不是华北姐让你去北方,让你不高兴了?”赵宁看出李岩的神色有些不对。

“宁儿,能陪我到江城住几天吧?”李岩用哀求的目光望着赵宁。

赵宁就喜欢李岩依恋自己的样子,双手捧着李岩的脸,也不管有人没人使劲亲了一下。“行,老公,不陪你,陪谁!”

“宁儿,我需要准备些东西,你看……”李岩就向赵宁淡了自己的想法,赵宁听完了说道:“我说你是间谍,你就不承认。”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