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第七章 三军练兵,小试牛刀与初露锋芒(三)

晓龙君 收藏 10 67
导读: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第七章 三军练兵,小试牛刀与初露锋芒(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893/


“蓝军”指挥部。


沙盘前,“蓝军”总指挥李亚民在来回跺步,琐住的双眉绷紧的面容焦急的步子像为即将到来的黑夜增添一丝末日的宣告。刚才,从他的通讯部传来了一个又一个的糟糕消息,最为重要的几处指挥中心、通讯节点遭到“红军”点穴般地致命打击,预警机也被打掉,整个“蓝军”彻底丧失制电磁权,变成了“瞎子”、“聋子”。


对他而言,两军对垒不仅仅是“红军”与“蓝军”的较量,更是他与范长城的掰手腕。到底谁是军委心目中未来宝岛战区的前敌指挥官?这次演习便见分晓!


走过来又走回去的脚步忽然停下,一转身,急走两步到话机前,发出心有不甘想反抗宿命的声音:“给我接潜艇部队……”


黄昏十分,在斜阳衬托之下,海面静得非同一般,静得让人感到杀机四伏。在阴暗的海底,一个巨大的黑影显露出来,093核潜艇借着自然间最好的隐蔽物,缓缓潜行。


“报告艇长,到达第一航标,接近‘红军’水雷封锁海域。”


张力钧摘下话机,接通频率:“声纳室,开启主动声纳,搜索水雷。”


随着命令的下达,一波接一波的音频信号,像水面上泛起的层层涟漪,不断探测着潜艇周围的物体……声纳长张矜,警惕的双眼一刻也不离开声光屏上的“瀑布”(声纳探测的数据随时间呈瀑布状下落)。他虽是个老兵,却是张娃娃脸,一脸和善。和张力钧同一天来到093,一开始并没有引起张力钧的注意。但经过几次演习,才发现他那双耳朵,简直就是国宝。一次演习中,导演部故意在演习海域多放了三百多枚演习水雷,但这也没能瞒过他的耳朵,全部听了出来。


也正是那次演习,张力钧又认识了操艇员吴士波。当时,演习海域每隔不到百米就有一颗水雷,远远超过正常密度,而093的科目就是穿过这片水雷封锁区。结果,在张矜的配合下,吴士波硬是把潜艇开得灵活自如,像长了眼睛一般,如入无“雷”之境。导演部几个自以为聪明的参谋忍不住惊呼:“不可能!不是真的!我肯是在作梦!”然而,被针扎出血的胳膊告诉他们,这不是梦,是真的!演习结束,为了气气那些机关参谋,张力钧命令穿过水雷区返回基地。真金不怕火练,又穿了一次!


还有船体识别员,汪涛。这个家伙平常不爱说话,少言寡语,但对舰艇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他的父亲就是个海员,3岁的他就是看舰船画报,初中时最着迷,甚至还专们背过每个舰的特征。也就是那时打下的基础,现在只要发现舰艇,把特征一说,立刻就能告诉你是什么舰,什么级,有什么装备,甚至该舰的长度、宽度、动力、航速、最大航程及人员编制。而且,反应速度要比计算机快得多,所以发现不明舰艇时,首先问他,再和电脑确认。


这么多精英里,不能少了那个机械长,赵海。他虽只有小学学历,在全艇中学历最低,但他却跟据实际经验,把全艇的各个部位的机械环节容易出现的问题及解决方法,写成了一本《修艇手册》。这本手册,简单明了,一看就懂,比船厂出的《潜艇维护手册》更全面、更实际。张力钧还记得,当时,因为他的学历问题,有人想调离他,后来还是军委特批入艇。


提起“人脑中的电脑”,潜艇部队的人都会知道,这是在说093艇的航海长。世界所有的海峡、海沟、海礁他都记的一清二楚。他本是北京大学数学系的毕业生,“千差万错”参了军,被张力钧花了好大力气挖到了093。航海长曾开玩笑地说:如果不参军,那么“哥德巴赫猜想”恐怕早已被他证明了!


虽然,张力钧心中对自已艇员的素质挑双大姆指,但在训练时,也没少呲他们。在他眼中,既然是“国宝”的料,就要按“国宝”的水平来要求,所以更加严格,练出的真功夫也就更加过硬。训练结束,张力钧和他们又如亲兄弟一般,经常一起喝酒,聚会。张力钧常谦虚地说:“驾艇出航,我不如士波;声纳探测,我不如张矜;机械保养,我不如赵海。但我是艇长,我的命令你们必须执行。全艇官兵只有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齐心协力,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张力钧记不住上万艘舰艇的特征,记不住多如牛毛的海沟海礁,但他把艇上近百名艇员的生日记得一清二楚,而且每次都是自已掏钱买大蛋糕,给艇员过生日。3年来从来没间断过,从来没疏漏过一位艇员(除了他自已),甚至在演习、执行任务时冒着受处分的危险,也要偷空把艇员的生日过了。


在艇员们来看,艇长张力钧从不摆驾子,很坦诚,把自已当朋友、当兄弟。不像有的艇长,总是要高人一等。俗话说:真意换真心。所以,只要张力钧一句话,艇员们把命交出来,也行!


张力钧与水兵打成一片,但却与王副艇长素有不合。王副艇长在潜艇上干了二十多年,却被比他小十岁刚从潜艇学院毕业的张力钧抢到了艇长位置。所以,在发生意见不合时,往往难掩心中不悦。但张力钧却并不在意,善良地认为这只是磨合问题。


此刻,093艇上下密切配合,成功穿越了红军的水雷封锁海域,意想不到的出现红军海域。


听音器里嗡嗡作响,张矜瞪大了双眼,神色一下变得凝重,一把抓起话机:“指挥室,我是声纳室,发现敌舰,左舷X度,距离××链。最佳躲避深度是312。”接着,迅速开启窄带“瀑布”显示器和检波噪声“瀑布”湿示器。


窄带声纳,把从某个方位接收到的信号分解为离散频谱。由于每一种类的舰艇都有其独特的频谱特征,把分解得到的频谱与数据库中存在的舰艇样本一比较,便可判断出舰艇的类别。检波噪声声纳,是用来探测目标的航速和螺旋桨桨叶的数目。


“艇内保持安静!鱼雷室戒备!”张力钧语气威严神情平静。


听到命令,几名跑向战位的艇员立刻放轻了脚步。一时间,艇内静得悄然无声,气氛骤然紧张。


“升起潜望镜!”一根坚固的金属管探出水面。张力钧把帽檐扭向脑后,两手握住左右手柄,眼睛紧贴观察框,快速转动潜望镜,进行了两遍360度观测。太阳完全落入了海平面,只留下浓重的黑幕。忽然一道亮光乍现眼前。张力钧发现了目标:左舷1度一艘“红军”护卫艇正明着探着灯搜索前进!


开启夜视开关,天地间随即转换出一片默绿景色。张力钧按下手柄上的蓝色按钮,对该舰拍照识别。由于电脑识别图象一直是“瓶颈”问题,张力钧没那么多耐心,一转头给汪涛使了个眼色。


汪涛瞧了一眼成像,便脱口而出:“海青级反潜护卫艇!航速:28节;编制:71人;火力:2座37毫米舰炮、2座14.7毫米机枪、2座六联装87式反潜深水炸弹火箭发射器。”


“目标判定为:红军海青级反潜护卫艇。”张矜也从声纳数据库中得到了答案。


果然,被发现的目标,正是“红军”711号海青级反潜护卫艇。青白色的探照灯光眩目耀眼地扫射着黑乎乎的水面,夜色中,翻滚的大海,在灯光照射之下像漫天雪花,飘飘荡荡。


忽然,护卫舰好象“嗅”到093潜艇的踪迹,开足马力,气势汹汹地扑了过来。指挥舱顿时传来张矜急促地报告:“目标加速!向我靠近!18节、20节、24节……”


王副艇长走了过来,“怎么样打掉它?”


“小角色,放过去。”张力钧处变不惊站起身,合拢把手,潜望镜轴平滑地下降,命令出口:“下潜角30,标准速度,深度332。”


093艇迅即潜入深海。随着潜水深度增加,海水从四面八方压得艇身嘎嘎作响,恐怖的声响传入耳膜,不禁让年轻的水兵瑟瑟发抖,但他们仍直挺挺地硬撑着。王副艇长小声提醒:“下潜深度又要创海军纪录啦。”张力钧熟知093潜艇的良好性能,斩钉截铁地命令:“继续下潜!”


张力钧来了个“釜底抽薪”,干净利索地甩掉了水面舰艇。


“我们去哪?刚才要打,肯定一打一准。”王副艇长眼中带着不解和埋怨。


“刚才那个小虾米,吃掉它容易,可会引起‘红军’注意,给我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我们要去红军军港,去打几条大鱼!”张力钧脑海里浮现出167舰那威武的身影和杨兴华对潜艇不屑一顾地眼神。


电子海图上密密麻麻的数字与符号,将093艇的航线、航向、航速、艇姿、艇位……乃至敌我双方所有动静态信息都清楚明了。张力钧、王副艇长、航海长聚到一起,手中的长尺和软心铅笔在不停标画计算。


许久,张力钧站起了身:“我看只有走这条‘捷径’了!要走正常航线,最近也要有XXX海里,先不说一路上的‘麻烦’,就算到了,天也大亮了!该冒的险,还是要冒啊!”


“但是,‘捷径’虽然近,可水位浅,没有被注明的暗礁多,被视为‘死亡区域’,潜艇部队还从没走过。”王副艇长面带质疑,又劝道:“计划虽出奇,但太冒险了,这只是一场演习而已,我们是战略核潜艇,没必要冒这么大险。”


“这是演习,也是战争!”意见不统一,张力钧只能抖出艇长的威风:“就这么定了,出了问题我来负责。”


“那好吧,我保留意见。”王副艇长也不再争辩,只怪自已是个副艇长,无奈地回到自已座位上。


“死亡区域”月光清亮地洒在海面上,一片万籁寂静。这里是通往胜利的“捷径”,也是走向死亡的“捷径”。水面下,大大小小的暗礁比比皆是,就像走进了墓地一般。


声纳室,张矜开启主动声纳,双眼紧盯着荧光屏的各条数据曲线,不放过任何细微差别,实时报告暗礁的方位及形状。指挥室,艇长张力钧口令无误,操艇员和舵手执行也丝毫不差,093艇就像长了眼睛一般,仿佛与暗礁相互排斥,在暗礁交错且漆黑无比的海底,灵活穿插。


躲闪腾挪,转眼间,093艇已绕过了大半个“死亡区域”,眼看就要通过这里,但就在这时,声纳屏上忽然发生了变化:声纳信号收到大面积反射波……张矜只觉心一下紧了,被提到了半空,迟迟不落下,而当落下来的时候,又猛然间恢复跳跃了。比先前强烈百倍!


“报告艇长,正前方100米处,有一排长达六百米的暗礁墙。”近似于绝望的声音。


“停车!”张力钧面露惊色,周围的人也全无表情。


093核潜艇面对六百米的障碍物,缓缓停浮在众暗礁之中,全艇再次陷入死一般的寂静。张矜眉心紧锁,使劲分辨着回波的微妙变化。


海底,大片大片的海草无风摇曳,绿苔和贝壳布满了长长的黑礁石。被惊动的鱼群,像打碎的玻璃杯,碎片四溅,接着,又像放倒镜头一般迅速回笼,围着093艇左右游动。


艇内的气氛十分紧张,大家的表情都是紧绷着,潜艇退回去不可能,浮出水面等待红军的救援和羞辱更不可能!只有从这里通过,但是六百米的暗礁墙拦住了路,怎么过?会不会是探测失误,都在焦急等待声纳室进一步的报告。


指挥室静得出奇,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张力钧,等他拿主意。张力钧心绪有些复杂,这个情况完全出乎他的意料,此刻093艇是进不能进,退不能退,如果稍有闪失,自已便是国家的罪人,《战略潜艇战术化》将成为海军的笑柄,他更无脸面对父亲……


“障碍物之中,有一个宽十几米的口子!”张矜终于带有一丝生机的报告。


“确定吗?”张力钧紧问。


“确定!”回答是那么不容置疑,那么坚定。


张力钧悬着的心稍稍放了下来,略微松了口气,转头看了一眼王副艇长。王副艇长可没有松劲,面部表情僵硬,眼神还夹杂着埋怨与责怪之意。张力钧转过头,对着话机继续问:“口子有多少米?要准确!”


“15米至14米之间。”


15米的口子,对093而言,就像个绣花针的针眼,勉强够一个艇宽,要想钻过去,可不容易,稍有闪失,就会出事故。但这是九死一生的机会,必须一搏。


张力钧征求意见的目光投向了王副艇长,王副艇长也别无选择,勉强地点点头。张力钧回过身,神情凝重地抓起话机:“我是艇长,全艇艇员注意,抗冲击警报。开车,前进二!”


潜艇再次起动,艇员们纷纷握住把手,眼睛一眨一眨的向上翻,使劲想象外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指挥室不断转来张矜精准地报告:“还有100米,偏差左5度。”


操艇员吴士波准确的操控潜艇,调整方位:“转右5度。”


“还有70米,偏差右2度。”


“转左2度。”


“还有50米,保持。”


“保持。”


“还有30米,偏差左1度。”


“转右1度。”


“还有20米,偏差左1度。”


“转右1度。”


“还有10米,保持。”


“保持。”


“还有5米…4米…3…2…1…到了!”


一秒、两秒……这一刻,所有人都并住呼吸,紧绷肌肉,一动不动,不安的心,让手在不经意间悄悄颤抖。艇内异常寂静,静得头皮发麻,静得直起鸡皮疙瘩。只见,093艇挪动笨重的身躯,艇艏擦着暗礁两侧,缓缓穿过。时间在一秒一秒的流逝,让所有人感到紧张的撞击感最终没有来临。


“我们通过!通过了!”伴着张矜激动而欣喜地叫喊,全艇沸腾了!水兵们欢呼起来,又蹦又跳,相互拥抱。两位艇长也长出了一口气,相互握手,表示祝贺。吴士波更兴奋地挥着拳头打着空气,为自已的杰作而庆幸。


093艇凭借着一帮“活国宝”,通过“死亡区域”,创造了奇迹。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了“红军”军港。


潜望镜中,远处的军港一片灯火通明,四艘大型军舰依次停靠,全无戒备。张力钧嘴角上浮,露出带有杀气的微笑:


“1、2、3、4号鱼雷发射管准备!”


“鱼雷准备完毕!”鱼雷舱里水兵们在鱼雷长的带领下,紧张地转动阀门。


“1~4号鱼雷,间隔四秒,发射!”


一名水兵揿下发射按钮,顿感艇体一抖,高压气流尖利的啸叫声刺得耳膜生痛。说时迟,那时快。鱼雷出管瞬间,声纳显示屏上突然出现一拨高脉冲尖峰,耳机里持续传出嘈杂但很有规律的噪音,那是鱼雷推进器螺旋桨的声音。随着鱼雷远去,噪音信号越来越弱,屏幕上的脉冲波形慢慢降低,最后变成一条直线。接着是第二枚鱼雷……


演习用鱼雷除了没装炸药外,与战雷无二,但在攻击参数设定时,会将鱼雷航行深度定在舰船吃水线以下。这样,既能瞄准目标真打,又不会威胁舰船安全。


潜望镜中,四枚鱼雷逐浪,直扑目标,犁出的雪白航迹清晰可见。随即,声纳屏上出现一个又一个波峰,“红军”军港变成了一片“死亡之港”!刺耳的警报此起彼伏,数架反潜直升机紧急升空,虎视眈眈地放下声纳浮标,几艘猎潜艇更是神经制的,听见一点风吹草动,便狂投深水炸弹,“轰!轰!”海面上不时激起高高的水柱。


而此刻,张力钧和他的093艇,早已撤离了海港,消失在茫茫深海。


“艇长,他们扔深水炸弹了。”张矜报告。


张力钧心里涌起阵阵欢乐地心潮:“那是为我们鸣放的礼炮!”



第二天,蓝军潜艇偷袭军港的事,在红军传开了。


飞行员宿舍,大家对蓝方潜艇的神勇,纷纷表示出敬佩之情。陈成深感折服地赞道:“潜艇确实有股一声不吭、出手就要拿命来的狠劲儿,着实令人不寒而栗。”


雷明也说:“1982年马岛海战,庞大的英国水面舰艇编队没能吓退阿根廷海军,但深藏在荒洋之下的英国核潜艇一出手,阿根廷舰队就被吓得溜回港口再也没敢露面。”


而高鹏却表现出极大的不屑,站了出来,冲大家说:“潜艇这种东西就会搞小偷小摸,登上不大雅之堂,再神勇,也取得不了制海权;最后,还是要靠咱们海军航空兵!我们才是战争的主角!”


陈成眯着眼笑哈哈地说:“我听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是醋坛倒了啊?”


众人皆笑,高鹏满脸红。



此刻,外海。


幸运避过一难的167舰接到了红军指挥部电令:昨日晚,我军港遭到“蓝军”潜艇攻击。现命你舰队,全面扫清敌潜艇。


“舰长,你说这个潜艇是谁啊?”大副问。


杨兴华把握十足地一笑:“除了093艇还有哪艘艇有这大的胆量,这么大的能耐?打败蓝军易,干掉093难啊……”


“有这么神吗?”


“你不知道,093艇上个个都是国宝级人物,再加上张力钧这个潜艇院校的高材生,三年念完了五年的课程。进入潜艇学院之前,他还当过四年的反潜护卫舰舰长。想捉住这条‘鲨鱼’,可不简单。”


杨兴华俯下身,冲着通话器命令:“左满舵,回军港!”


“怎么回军港,总部不是要我们消灭敌潜艇?”


“哪里越危险,哪里就越安全。张力钧肯定还在军港里,他这个人总是出奇不意,我太了解他了。”杨兴华想起了张力钧所说的《战略潜艇战术化》,真是初露锋芒啊!


167艇调转舰头,舰尾翻起滚滚浪花,全速驶向军港。



时间过得飞快,正当“解放一号”演习如火如荼,阿巴斯也结束了为期3个月的飞行培训。


这天晚上,阿巴斯来到一家不起眼的酒吧,让酒精麻醉自已。酒吧里,昏暗的灯光遮住了每个人的脸,动感的音乐下,脱衣舞娘像条蛇一般缠住了舞台上的钢管,疯狂地舞动着;洗手间里充斥着大麻的香气,还不时传来男女的呻吟之声。


阿巴斯仿佛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一杯接着一杯,已经喝了不知第几杯酒,但越喝越令他口干舌燥,发红的目光扫视着眼前各色各样的M国人。他知道,他身处的这个国家,靠着太平洋的天然屏障,在两次世界大战中,本土都丝毫不损。使本国经济在战后得到了高速的发展,在冷战结束后,更成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就是这个国家,在二战后平均二个月,就要侵略一个弱小国家;靠着强大的经济和犀利无比的军舰、战机对弱小国家任意狂轰滥炸,让百万民众流离失所,沦为有家不能回的难民。他们的国民不但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他们甚至认为上帝是保佑M国人民的。


不,上帝是公平的,上帝要让你们知道:多行不义必自毙!阿巴斯借着酒劲,突然咆哮而起,冲着天花板发出一句狂言:“明天,我要血洗M国!”接着,便发酒疯般地狂笑。


酒巴老板叼着雪茄,眯着眼,不屑地咒骂:“嘿嘿……他妈的,该死的阿拉伯人!”


这时,酒巴间里的挂钟,时针、分针、秒针汇聚在一起,M国迎来了新的一天,9月11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