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第七章 三军练兵,小试牛刀与初露锋芒(二)

晓龙君 收藏 9 19
导读: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第七章 三军练兵,小试牛刀与初露锋芒(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893/

“我必须提醒你们,你们从事的行业是代有危险性的,当然对你而言,这是很刺激,很具有冒险精神。但是,你们不要抱有什么幻想,不要幻想自已有一天能够成为王牌飞行员,你们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养家糊口,为了娱乐,所以你们必须做到安全第一!明白吗?”大洋彼岸的M国,一家私人飞行学院里,教官正用看儿子般的目光,审视着每一名飞行学员。他们都是清一色的年轻人,都是喜欢冒险而又不知道危险的年轻人。

“明白!”学员们回答同样大声。

教官忽然停下脚步,目光停留在一张不属于M国的脸上,虽然没有阿拉伯男子常有的大胡子,但还是感觉到了差异:“你是阿拉伯人?伊斯兰?”

“我是伊朗人,我信仰基督,我父母也信仰基督。”阿巴斯目不斜视。

“你叫什么名字?”

“穆罕默德·阿巴斯。”

“你为什么学飞行?”

“想找一份工作。”

阿巴斯语气平静令人悚然,深不见底的双眸像藏有常人难有的沧桑,让教官感到这不是年轻人应有的气质,心中产生一丝莫名,不禁又仔细打量了一番。

飞行课正常进行。

几天之后,学员与教官之间的沟通在逐渐加深。一次课间休息,教官给大家讲起了笑话,笑话是有关恐怖主义的,这让本不感兴趣阿巴斯关注了起来,坐到教官身边,仔细聆听。教官说:“有一天白宫突然宣布:兔子是恐怖分子!它目前躲进了树林,我们要捉拿它!中央情报局立即派大批人员进入树林,对每一颗树进行讯问,几个月调查后,结论是:那只所谓的兔子并不存在。”

阿巴斯不置可否地笑笑,接着又听到:“之后,联邦调查局出动了,他们包围了树林,用高音喇叭向里喊话:我们是联邦调查局,受M国政府委派,对兔子进行调查。兔子,你不要做无为的反抗,双手放在脑后,慢慢地走出来。喊了半天,树林里没人答应。他们不甘心,于是放火烧毁了树林,烧死了林中所有动物,并且拒绝道歉,声称:这是意外事件。”

教官绘声绘色地继续讲:“几天之后,又一只兔子被定为恐怖主义,跑进了另一个树林。这次是洛杉矶警察局,只见他们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时间不长,拖着一只被打得半死的浣熊走了出来。浣熊嘴里喊着;OK,OK,我承认我是兔子……”

“哈……”学员们爆笑。

这时,教官注意到了阿巴斯,这个家伙平常少言寡语,几天过去了,对他的了解近似于零,好像并不愿意让别人了解他,而且奇怪的是,他与别人不一样,他对起飞和降落这两个非常重要的环节,一点也不关心,而只注重飞机在空中姿态,难道阿拉伯人都是这么古怪?

教官带着渴望交流的口气,温和地问:“阿巴斯,你们阿拉伯人平常都喜欢干些什么?”

“我是伊朗人!”

“哦,对不起。我是说,我们两国的关系正在改善,我们彼此也应该多些交流,我很想知道你们平常都喜欢做些什么?”

“我们喜欢养猎鹰。”

“养鹰?”

“养鹰对我们来说,就像是一项体育运动。每年秋季,各部落都举行‘鹰猎’比赛,谁的鹰猎获物多,主人就能得到最多的尊重。”

“饲养猎鹰,捍卫自已的天空!很有趣的运动。”教官努力迎合着。

阿巴斯目光似电强作笑容,可怜的M国人,大难临头了,却还不知:“复仇之鹰”就要翱翔在M国的天空!

大洋的另一边,随着演习日趋深入,国外媒体连连称道:有年头没看见解放军搞这么大、这么全面的演习了!

对宝岛而言,“解放一号”犹如悬在头顶上的一颗重磅炸弹,搞得人心惶惶,股市一度跌破5000点大关。这也再次说明,分裂就没有和平,独立就只有战争,宝岛的唯一出路就是统一。

这天,高鹏和陈成迎来了返回海航后的第一仗!

机场上一片忙碌,地勤人员手中挥舞着两根荧光指挥棒,时上时下,时左时右,就像在舞蹈,指引一架架战机驶离机库,滑向跑道。

高鹏蹬上悬梯,步入座舱。这几天,爱睡懒觉的他却因紧张与兴奋而失眠了,没办法,只能暂靠药物入睡,上飞机前更是一连去了几趟厕所。倒不是畏惧大场面,只是非常渴望胜利,又总担心怕输给别人。就连现在,心里还在反复念叨:自已是最出色的,可万一要输给别人怎么办?不行,绝不能输给别人!我是试飞院出来的,我不能输,这是第一仗,绝不能输……“想赢怕输”的心态折磨着他难受!

高鹏透过舱盖搜寻同伴,看到段宇、陈成神情专注与地勤人员谈笑风生,自已的紧张加重的同时,又产生一种对自已厌恶的心态,觉得自已好没用。但越想放松,就越紧张,机械性地检查着飞机的各个环节。

事实上,其他人也很紧张,毕竟这场规模庞大的军演,受关注程度是20年来少有,而且这也是他们的第一仗。

忽然,高鹏找到了缓解紧张的办法,那就骂人,破口大骂,什么难听骂什么,骂完“宝岛分裂分子”、骂M国人、骂小鬼子、骂越南……不管是近代,还是远古,凡是招惹过中国的都骂一遍,大有“犯我中华,虽远必诛”的味道。骂得塔台上几名女指挥官都臊红了脸,指挥长不得不拿起话机:“013,骂够了没有,我们这里可有女同志。好啦,你可以滑行。完毕。”

其实,高鹏并不喜欢骂人,听指挥长这么一说,自已也觉得怪不好意思,连忙收嘴,灰着脸,心虚地偷偷瞄了一眼塔台。然后,开启“机轮锁定”按钮,放下襟翼,松开刹车,战机缓速起动。伴随着飞机发出的嗡嗡声,高鹏似乎感到好多了,加上刚才骂得很爽,往日的自信仿佛又回来了,动作也愈来愈自然。

“塔台,013请求起飞。完毕。”

“013可以起飞。完毕。”

得到指令,高鹏柔和地把发动机转速增大,就像对待一位女士那样温柔,接着松开刹车,打开加力,机尾喷出锥形火焰。发出雷鸣般巨响,冲向跑道的另一端,进入后半段,高鹏控制方向舵来保持滑跑方向。终于,战机到跑道末端,高鹏轻拉操纵杆,战机升高而去。

8架战机在空中汇合,组成编队。陈成玩笑般地向高鹏提醒:“013,记住你驾驶的是歼七,不是歼十。别过会儿,头脑发热,做起‘眼镜蛇机动’!”

“哈……不会不会。”高鹏被逗笑了。

“怎么样,大家紧张不紧张?”身为机长的段宇关心地问。

谁都不好意思说,只有高鹏大大咧咧地说:“现在,我别的不想干,就想‘存盘’,如果过会儿打不好,可以重新读取进度,再来。”

“哈……”轻松的对话,就像是消除心理紧张的特效药,让大家缓解了些多。然而,随着无线电静默的开始,气氛又顿时紧绷了起来。

X空域,蓝军2个中队共16架战机浩浩荡荡。突然,无线电中一阵杂音袭来,与预警机的联系中断了!怎么回事?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红军8架歼七便像利剑一般从高空直刺而下。

“蓝方”数量占优,但失去预警机指挥,加上受到干扰,又突见来袭敌机,慌了手脚,就像没头苍蝇一样,失去各自位置,群驾乱飞。晃得高鹏眼都花了,一时间找不到目标。忽见一架蓝军飞军晃晃悠悠地竟飞到自已机前,武控系统毫不费力的将其锁住,按下电钮,一发命中。

“013,目标进入你的5点钟位置!”一架敌机急速进入高鹏尾后,舱内也传来预警机的提醒。

“明白!”

这一刻,高鹏终于进入了状态,表现出在驾驭飞机方面极高素质,歼七劲翅鼓动,极速俯冲加斤斗横滚,划出一道优美而赋有力度的轨迹,令对手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拉出了红烟,退出战斗。

两架得手,高鹏的状态越来越好,想起二战中德国王牌哈特曼所提出的“观察-判断-攻击-脱离”四个攻击程序,犀利的目光扫视四周,脑子飞快地判断敌我方位,手脚敏捷操控,战机如猛虎扑食一般抢占位置,不给对手任何喘息之机,一剑刺下,然后剪云破风般呼啸爬升,重新占据高度,再次傲视苍穹。

数量占优却失去电磁战优势的蓝军战机一一报废,而红军战机则无一伤亡。

当白云飞率“天鹰中队”赶来支援时,湛蓝的天幕,平静得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红军战机早已不见踪影。白云飞想不明白,友机竟会这么不堪一击,真是一群白痴!漆黑如夜的冰冷双眸中,闪亮着刀削般的杀气。

红军机场,雷明对高鹏和陈成表示出由衷的赞叹。

面对称赞,陈成很冷静。他知道,空战瞬息万变,要做到“保存自己,消灭敌人”,不仅要靠自己的智慧和技术,还要有僚机的掩护,同伴的支援。但高鹏却一脸陶醉,眼前有了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先给段宇和雷明大讲自已在试飞院的传奇经历,又把手伸出来,炫耀地给大家看,称自已有九个“斗”,生下来就是王牌飞行员的命。

雷明、段宇报以一笑,陈成却不以为然,冷不丁地拨了盆冷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这一句竟让段宇笑出了声,高鹏也是一愣,感觉是与自已唱反调,立刻反驳:“嗯?陈胜说这话,那就因为他没‘斗’,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问题是你还不是王牌呐?还差二架呢!”陈成睁大了双眼瞧他,意思在说:不要感觉太好。

“还有两架,小意思而已。”

“你们俩都挺厉害的,刚回部队,便能与队友配合默契,且表现出色,的确不同一般,不愧是‘海航三剑客’。”雷明继续夸赞,作为长辈,又是他们的指挥官,他知道,人的成长是需要一个过程,而在成长中鼓励与挫折缺一不可。这是他们的第一仗,尽管在电子战优势下得胜,尽管此刻有点飘飘然,但还是需要鼓励,要把他们的自信完全树立起来,至少不用安眠药,就可以睡觉。

高鹏一脸坏相地邪笑,贼兮贼兮地贴进陈成耳边,出于报复心理,狠狠地挖苦一番:“我比你多打下一架,瞧不顺眼了。对了,忘了你们都姓‘陈’,哈哈……是一家子!”

“不要以什么人之心,度什么人之腹!”陈成话语平稳,一副很受用的样子,走进了更衣室。

“嘿嘿……”高鹏坏笑着跟在后面。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