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兵 入伍 第十四章

虎风 收藏 1 35
导读:天下第一兵 入伍 第十四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9/


接替班长的是一个叫许大力的江苏城镇籍的老兵,名字取得倒是很响亮,可一看本人,个子矮矮的,我估计也就是有一米七五左右,真不知当初是怎么混进仪仗队伍里来的,看那两条小短腿,走正步肯定达不到七十五公分,还有说话一口的娘娘腔,让人听了身上直起鸡皮疙瘩,怎么会让他当上班长的?大概是门子货吧?

我打量着新来的班长,在心里与我们以前的班长做着比较,斜着眼看了他一下,脸上流露出一股不屑的神情.

“你叫什么名字?”

他大概是看到一个新兵居然敢用这种眼神看他,有点生气的说:

“报告班长,我叫刘洪亮”

“原来你就是刘洪亮啊,听说过,训练尖子吗!”

“一般吧,”

我一听他那种阴阳怪气的语调,忍不住刺了他一下。可结果却出乎我的意料,他并没有拍桌而起、怒发冲冠,而是眯着眼睛笑眯眯的说:

“好,有个性,你跟以前的班长也是这样说话的吗?”

我靠!碰到茬上了,这个班长厉害,一下就抓住了我的软肋,都说南蛮子精明,这话果然不假!这下要坏菜,弄不好偷鸡不成反倒蚀一把米。我心里想着,没有说话。

“怎么不说话了?不要以为自己动作比别人强了那么一点点,就把尾巴翘到天上去了,你还差得远呢?是好是坏,咱训练上见!”

我看他一副得意的样子,就莫名其妙的生出一股反感,大概是跟前一个班长处的关系太好了,乍一换人,感情上有点接受不了。心想:见就见!训练场上谁怕谁啊!反正这个坏印象是落下了,不就是多受点而罪,多流点儿汗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想到这里,我挺了挺胸,毫不退缩的看着他,显出一副无所谓的神情来。

“唉!看来你们以前的班长对你们太仁慈了,不给你们施加点压力是不行了!”

许大力摇了摇头,故意装出一种很惋惜的样子来。

我冷冷的看着他,心里骂道:我靠,装什么装啊?以为我没看出你心里的小九九啊?不就是新官上任,想在我这样的农村兵身上抖抖威风吗!瞧不起我们农村兵,我还看不上你这样的呢?哼,看谁笑到最后!

别看许大力个子不高,还有点娘娘腔,没想到训练起我们来还真有一股子狠劲,尤其是对我,要求得简直到了苛刻的地步,看我哪里都不顺眼,浑身都是毛病,动作更是被他说的一无是处。还时不时的甩出一句:

“就这破动作,怎么会让队长看上了?”

那种讥讽的语气暴露无遗。恨得我牙根痒痒,真想冲他那娘们似的脸上来一枪托,砸他个五眼青。

由于我们是第一次带枪训练,对这个铁家伙的脾气还没有摸透,再加上连里一直把关于枪的问题说得很严重,我们生怕一不小心弄坏了,所以作起动作来放不开,这托枪分解动作的第一动我们总是体会不到要领。看到别的班的新同志们已经练得像模像样了,许大力显然有点着急:

“我做一遍示范,你们给我看好了!”

他说着向周志刚一伸手:

“把枪给我!”

从来到班里,许大力对周志刚倒是青睐有加,刚来的这几天几乎天天表扬他,在平时也是对他另眼看待。我对他的这套小把戏嗤之以鼻,心想:

“都老掉牙的套路了!压制异己的同时团结有生力量,拉拢一批人,打击一批人,想孤立我!不就是看着周志刚直性子,好糊弄吗?他是我的死党!绝对不会出卖我的,这样也好,我就给你来个反间计。”

我正想着,只见周志刚提着枪跑出了队列,来到许大力跟前立正站好,右手提着枪就递了过去。

“班长,给你”

“有这样递枪的吗?你当这是烧火棍子哪?”

许大力正在气头上,没好气的说。

周志刚愣了一下,没明白过来。

许大力一把把枪抓了过去,右手抓通条,左手抓枪颈,枪背向外往前一递,气急败坏的说:

“应该这样,知道吗?”

“知道了”

周志刚不好意思的看着许大力。

“入列!”

“是”

他甩开穿着翻毛皮鞋的大脚丫子,啪叽啪叽的跑进了队列。

我看着这个精彩的小插曲,心里那个高兴劲儿,就别提了,心想:你看上了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活宝,有你受的!

许大力也让周志刚弄得哭笑不得,他整了整脸色,接着说:

“注意看我的动作!托枪第一动!”

随着“啪”一下清脆的声音,他的左手准确的握在了标尺的位置,枪身垂直,动作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漂亮!”

我在心里喊了一声好,别看人不怎么样,动作到还说得过去。

“大家记住动作要领,右手大臂一定要夹死不动,食指勾住枪背带,手腕一抖,利用这股寸劲把枪提起来,同时左手自下而上握住标尺,两只手一定要同时到位。体会一下”

我靠!你倒是早说啊,不讲动作要领让我们瞎练,能做好才怪呢?我心里想着,抬起胳膊看了看刚才因为动作要领不对而在枪上拍得通红的手。

“他妈的,这不是故意整人吗?”

我一边骂了一句,一边想着刚才练习的时候,因为不知道动作要领,再加上可能是用力太大了,开始不是抓高了,就是抓低了,双手总是配合不好,不一会儿就感觉左手疼痛难忍,我举起左手一看,“嗬”整个手心都在枪上拍得通红通红的,还有点肿,要是还这样练下去,恐怕动作没练好,手就先得报废。

“他妈的!”

我又在心里狠狠的骂了一句。

许大力看我没有体会动作,走过来幸灾乐祸的看着我说:

“怎么样?我们的尖子兵不行了?”

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往手心里吹了一口气,换上一副笑脸,故作轻松的说:

“报告班长!我没事!就是手心有点痒”

他瞥了一眼我红肿的手,故意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夸张的说:

“哟,手都肿了!要不上卫生所看看?再不行就休息几天?”

我一听肺差点气炸了,心想你自己不会训练新兵,还在这儿念便宜话!想看我刘洪亮的笑话?妄想!

“不用了!”

我冷冷的看了看他那张讨厌的脸,把火气使劲的往下压了压,努力抑制着那种要冲上去揍他一顿的冲动。咬着牙,从牙缝里蹦出了这几个字。

他瞅着我因为生气而变的接近扭曲的脸,好象看出了我心中的不满,大概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就用一种缓和的语气说:

“手肿了说明你确是认真的做动作了,但动作要领不对,不要怕疼,左手要敢于用劲,越是不敢抓你左手的动作就会比右手慢半拍,手和枪不能同时到位,你的手就会越疼。抓枪一定要狠!要死!你再按照我讲得要领体会一下!”

我没有说话,赌气似的右手手腕一抖,钩住枪背带的食指一用力,紧接着左手狠狠的往枪上抓去,

“啪!”

我感觉从左手的小指处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直疼得我浑身一颤。

“好!”

许大力叫了一声,点了点头说:

“这下要领对了,抓枪的声音听起来也很清脆”

我皱了一下眉,感觉有一股热乎乎的东西沿着手指根部流了下来,我意识到肯定是手抓破了流的血,他发现我好像不太对劲,就凑到跟前说:

“伸出手来让我看看,”

我满不在乎的把手伸到他面前,‘嗬’把我自己都吓了一大跳,只见左手小拇指的第一指节处横着裂开了一道大口子,正往外呼呼的冒血,我心想:

“妈的,这下你该满意了吧”

他一看这样,赶紧说:

“快到卫生所去包扎一下,看来是抓到标尺的缺口上了”

我看到他着急的样子,莫名其妙的感到一阵快意,反倒不觉的手有多么疼了。故意装着漫不经心的说:

“这点小伤,包扎什么呀?我自己处理一下就好了!”

说着跑到了操场的边上,在墙根处捏了一撮白土面子摁在了伤口上面,一会儿血就止住了。接着跑了回来。

许大力一看笑着说:

“这怎么行啊?太不讲卫生了,别感染了!还是去上点药吧。”

我不在乎的说:

“没事!我小时候在家上地打草不小心割破了手,都是这样处理的,我们农村人命贱,哪有那么娇贵?”

我说到‘农村’这两个字的时候故意加重了语气,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许大力的脸上显得不自在起来,他明白我这是在故意刺激他看不起农村兵,心里生气,却又没法发火,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冷冷的问我:

“你还能接着训练吗?”

我看着他被气的发青的脸色,心里一阵高兴,摆出一副胜利者的架式,挺了挺胸大声说:

“能!轻伤不下火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