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兵 入伍 第十三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9/


轻松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春节七天的假期眨眼间就过去了,虽然对于这种舒服的日子还有点恋恋不舍,但我心里非常清楚,部队可不是个享受的地方.来到这里就好比进入了太上老君的八卦炉,只有经受住了三味真火的考验,才会练成钢筋铁骨、火眼金睛,否则只能化成一股青烟,无情的被淘汰掉。

“枪”!自从他登上历史舞台的那一天起,就在各式各样的现代战争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它以其无可比拟的强悍和杀戮,被视为军人的生命和灵魂,热爱和平者,用它来捍卫主权、保家卫国;霸权主义者,用它来挑起征战、造成杀戮。我们且不去评论他的功与过,单就现在来说,无法想象,如果一名军人的手中没有枪,那他还算不算的上是一名真正的军人?答案无疑是否定的“不算!”

所以从入伍的那一天起,我就盼望着早点发枪,我常常想象着自己扛着枪的样子,那该多威武啊!我想:等发了枪,一定照张相寄回去,让家里的那帮朋友们看看,羡慕死他们!

我们期待已久的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年前的徒手训练科目已经完成,过完年后就应该进入操枪训练了,这几天因为是刚过完年,所以主要是熟悉和巩固一下以前的动作,用班长的话说就是,看看我们以前学会的动作,是不是被我们就着年三十的饺子给吃没了!

过了几天,新兵连给新兵们授了衔和发了枪,我们穿上了崭新的87式常服,小心的抚摸着刚刚领到的56式半自动步枪,兴奋的心情简直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周志刚更是兴奋,摸摸这里,看看那里,还把枪栓拉得哗啦哗啦直响,并且对着我作出瞄准射击的样子,嘴里“啪啪”的配着音。

我把他的枪拨到一边,不屑的说:

“枪里没有子弹,打不响的,懂吗?”

“你行,就你懂,”

他正玩到兴头上,没有想跟我斗嘴,又到一边嚷嚷着:

“来来来,闪开,闪开,让出块地方来,看我给大家走几步!”

说着就把枪端起来,学着老兵们训练的样子,在班里走了起来,还得意洋洋的问我:

“怎么样?有点意思吧?”

我一看他那挺着大肚子,歪着脑袋的样子,强忍住心里的笑,连忙说:

“象,太像了!”

他一听,以为我夸他呢,高兴的问我

“真的吗?象什么?”

“象鬼子进村!”

说完我就哈哈大笑起来。

“好你小子,敢嘲笑我!看我不收拾你!”

说完,他咬牙切齿的向我扑了过来。

“枪,别把枪弄坏了!”

我企图转移他的注意力,正在这时候,班长推门进来了。

“闹什么闹?发枪前给你们讲的话全忘了?”

班长冲着周志刚就是一嗓子,周志刚脸憋得通红,一句话不敢说,只是狠狠的瞪着我,我悄悄的冲他做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

“没跟你们讲过吗?绝对不允许拿枪开玩笑!”

班长看了看我们,生气的说,接着转向周志刚:

“看把你美的,不就是给你发了杆枪吗?要是给你门大炮,还不得把你美死啊?没出息样儿,一边呆着去!”

周志刚乖乖的走到自己床前坐了下去。

我拿着发给我的枪,好奇的看着这个硬梆梆冰凉的家伙,只见整个枪泛着一种黑亮的光泽,也不知被多少人使用过了,木托已经失去了它本来的颜色,枪身也露出了它本来的金属色,只有能折叠的枪刺依然如旧,经过去光处理后,呈现出一种灰白的颜色,冷冷的透出一股杀气。

我突然冒出一个怪异的念头,忍不住问班长:

“这支枪杀过人没有?”

班长马上警觉的看着我说:

“你小子想干什么?怎么问这么奇怪的问题?这枪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就是随便问问,”

看到班长紧张的样子,我连忙说道。

“随便?手里拿着枪可不能随便!给我把枪支管理规定背一遍!”

“爱护枪支,不外借、不丢失、不损坏,熟记枪号,定期保养…”

我流利的背了一遍,心想:这么紧张干什么?我又不想拿它去杀人,再说,也没有发给我们子弹啊。

“完了?还有呢?”

班长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还有?不会吧?”没有发枪的时候,班里就组织了好几次学习,让我们了解枪支的管理和使用,连里和排里也经常强调,我耳朵都快听出老茧来了,还会背错?我挠了挠头,看了看班长,心虚的说:

“报告!没了”

“没了?最重要的一条,枪口不允许对人!”

班长生气的说。

“哦!我把这条给忘了,”

我拍了拍脑袋,不好意思的说。

“忘了!你这种思想很危险!如果再不重视起来弄不好会出大事!”

“能出什么大事啊?枪里又没有子弹!”

我嘴里嘟囔了一句,感觉班长好像有点小题大做。

“就是,怎么不给我们发子弹啊?”

周志刚忍不住也插了一句。

“我们这是训练用枪,为了练习操枪动作用的,又不是上战场打仗,要子弹干什么?”

“那不成了个摆设吗?”

周志刚直楞愣的说。

“什么摆设?枪在我们仪仗队被赋予了一种新的使命,那就是通过队列中的持枪、托枪、劈枪、举枪礼等几种动作的变化,向世界展示我们的军威、国威。”

班长教训着周志刚说。

我一听这话满不在乎的想:什么展示军威、国威?不就是做做样子吗?发枪却不发子弹,还说什么赋予新的使命,要是让我家里那些朋友知道我每天抱着一支没有子弹的枪,每天在操场上走正步,还不笑话死我啊?等见到他们问起来怎么说?就说当兵三年,却一发子弹也没有打过,那还叫什么当兵?真他妈的憋气。

班长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紧接着说:

“打枪的机会是有的,你们新兵训练的最后一个科目就是射击,不过,咱们的专业是仪仗队列动作,操枪是最重要的一个训练科目,也是最难、最苦的一个,现在说你们还了解不到,等开始训练以后你们就明白了!”

没过几天,我就深切的体会到了班长话里的含义.

仪仗队的操枪动作其实并不是很复杂,总共只有托枪、劈枪两个动作,而每个动作又各分为三个分解动作,老兵和班长们都形象的把它叫做三把枪。另外再加上举枪礼,并和徒手的队列行进有机的结合起来,就形成了一整套分列式阅兵的程序。

而这套看起来十分简单的动作,却让我们在训练中吃尽了苦头。我们开始训练的是托枪分解动作三把枪中的第一把枪,随着训练的逐渐展开,我们那种刚发到枪的兴奋劲儿一下被抛到了九霄云外,这个重3.85公斤的铁家伙给我们带来的是远比以前更加残酷的训练强度,现在看来,前两个月的训练不过是一段前奏,让我们热热身而已!而现在我才感觉是真正的“炼狱”生活开始了!

紧接着,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情让我更加不知所措。

班长要调走!

当我们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班长已经打好背包准备离开了,部队就是这样,令行禁止,没有令人感动的送行场面,也没有更多的话语。我们全班战士自觉得站成一列,集体给班长敬了一个军礼,以这种军人特有的方式给班长送行,一张张沉默不语的脸上,流露出依依不舍的神情。

班长又习惯性的给每个人纠正着敬礼的动作,最后还了一个军礼,深深的看着我们,好像要把每个人的样子都牢牢的刻在他心里,我感觉这目光里有鼓励,有鞭策,也有深深的战友情!

我紧紧的咬着牙,把脸向上扬着,努力不让眼眶里的泪水流出来,我在心里对自己说:

“要像个男子汉!不能让这个叫软水的东西流出来丢人!”

有的新兵已经在低声抽泣了,

“哇…..”

周志刚一下蹲到地上,扯着他那破锣嗓子大哭起来,

“哭什么?给我站起来,没出息的样儿!”

班长努力装的和平时一样凶巴巴的喊道:可我们谁也听得出,他没有一点责怪的意思。

我拉了拉周志刚,对他说:

“你哭什么啊?”

他站了起来,胡乱的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说:

“我不知道,就是心里难受”

听到这句话,差点没把我们都逗笑了,哪种伤感的气氛一下被冲淡了。

班长走过来,拍了拍周志刚,接着一边一个搂住了我俩的肩膀说:

“虽然你俩训练动作和军事素质在全连都是拔尖的,但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你们都要给我挺过去,谁也不许掉队!不能让人说我曾经带过的兵是孬种!记住了吗?”

“记住了!”

我们异口同声的说。

“班长放心吧,你什么时候有空回来看,我刘洪亮还是尖子兵!”

我坚定的看着班长说。我并没有想到,正是此刻许下的这句诺言,激励着我经受住了最艰苦的磨练。从而成为了一名出色的仪仗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