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兵 入伍 第十二章

虎风 收藏 1 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9/


致各位书迷朋友:因为本人打字不是很快,加上近几天单位破事又多,更新的慢了点,这还是小弟点灯熬油赶出来的,望各位大哥多多可怜。





今天是大年三十,我们新兵连从昨天就开始放假了,搞了一天的卫生,今天连里给各班发了一些瓜子、花生、苹果之类的东西,准备晚上过除夕的时候吃,听班长说,晚上要在班里搞一个茶话会,联欢联欢,还嘱咐几个有文艺特长的新兵准备了节目。

我一直惦记着那个大人物的事,心里想:

“今天都过年了,怎么还不来呀?是不是不来了?”

一边想着,一边和班里的新兵们一起紧张的准备着,先是把内务都仔细的整了一遍,接着又把连里发的那些吃的都摆在中间的桌子上。简单的有点过年的意思了。

我看别的卫生都搞得差不多了,就端了个脸盆,准备打点水把窗户的玻璃擦一下,来到盥洗室门口,

“咦?”我惊讶的发现,门是关着的,使劲推了推,没有推开,我有点恼怒的想:

“大过年的,关着门干吗?”

就攥起拳头‘咚咚’的敲了几下,

“他妈的,敲什么敲?”

一个老兵打开门,骂骂咧咧的说。

我感觉一股怒火‘噌’的一下从心底窜上来,使劲的攥了攥拳头,恨不得一拳把那张讨厌的脸砸扁了,我心里骂着:

“你他妈的耍什么牛比啊?不就是比我早来那么几天吗?狂什么狂?说不定你他妈的刚来的时候还不如我呢?”

他一看是新兵,不耐烦的甩出一句:

“打水上二楼”

说完‘咣’的一下把门又关上了,

“他妈的,真晦气!”

我骂了一句,端着脸盆到二楼盥洗室打了水往班里走,来到一班门口,忍不住往里一看,

“嗬”

只见里面收拾得那叫一个好,窗户擦得锃亮,跟没镶玻璃似的,被子叠得方方正正,就象被刀切的一样,几个老兵正忙着往桌上摆水果,有荔枝、香蕉、葡萄等,比我们的都高一个档次,我恍然大悟:原来那位神秘的人物准备来我们这儿过年啊!难怪连盥洗室都不让用了呢!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下午开饭的时间,我们部队休息的时候都是吃两顿饭的,今天也没有例外,下午三点我们准时来到了炊事班,因为是三十,今天吃饺子,除了从端上来的饺子看出是过年了,我没有感觉到比平时有什么特别来,心里不禁有一点点失望。

回到班里,也没有什么事干,心里莫名其妙的感觉有点烦躁,我叫上志刚,准备借上厕所的功夫出去转转,正要跟副班长请假,班长从外面回来了,

“从现在开始,谁也不准离开班里,而且要保持安静,一会儿有一位重要人物要来视察,我出去有任务,副班长注意维持好班里的秩序!”

一进门,班长就急匆匆的下达了命令,

“报告班长,我要上厕所!”

我心里更憋气了,是谁这么牛啊?大过年的不让人消停。

“报告班长,我也去”

志刚也连忙报告,

“就你俩事儿多,”

班长看了看表,不耐烦的说,

“还有谁要去,给你们五分钟时间,一会儿就谁也不准出去了”

“这叫什么事啊?大过年的不让出去,上厕所还规定时间,这要是跟别人一说,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我心里虽然不满,可还是拿出百米冲刺的劲头向厕所跑去。

时间在慢慢的等待中一点点的过去了,副班长在班里有一句没一句的跟我们聊着,我一边跟志刚斗嘴玩,一边想着这个令人讨厌的神秘人物。

“来了!”

靠窗户站着的陶余岭压低声音喊了一声。

“呼拉”一下,我们都围到了窗户上,我往外一看,只见一个车队慢慢的停在营房边的小路上,最前面是一辆大奔,车顶上的警灯刷刷的闪着,后面跟着的还有几辆大奔、红旗,在往后被营房挡住看不到了,中间是一辆面包车,这时候,原先在我们这儿经常出入的那两个穿西服的家伙,跑到面包车跟前打开了车门,我一看从面包车上下来的那个人,登时傻了眼,张着大嘴说不出话来!

副班长马上捂住了我的嘴,冲我们‘嘘’了一下,我定了定心,把副班长的手拿开,长出了一口气,小声说:

“我的妈呀!是江泽民,江主席啊!”

怪不得搞得这么隆重。

我们在家的时候见过的最大的官也就是县长了,连市长都没有见过,今天来的这位,也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连想也没有想过啊!

只见队长和政委跑上前去,敬了个军礼,说了几句什么,由于太远我们听不到,江主席笑呵呵的和队长、政委握了握手,接着向营房走了过来,陪同的是军委副主席刘华清等有十几个人,都是我们只在电视上见过的人物,那两个大概是保镖的人,紧跟在江主席的左右进了营房的大门。

副班长招呼我们都坐下,我们自觉的把动作放得很轻,生怕惊动了主席,

“怎么样?很意外吧?”

副班长笑嘻嘻的说。

我一看他并没有像我们一样激动,就问:

“副班长是不是知道主席要来啊?要不怎么一点也不惊讶?”

他笑了笑说:

“见的多了,自然就不那么惊讶了,等你们下了连、编了队,就能经常见到主席了。”

我明白了过来,是啊,队长跟我们说过执行仪仗任务的情景,刚才一激动把这茬给忘了。

我们静静的坐在那儿,谁也不敢随便站起来走动,就连说话都把声音压到最低,我心里知道主席是去一班,但还是在心里想:

主席要是能来我们班,该多好啊!

过了不大的工夫,也就是半个小时左右吧,班长回来了。

“大家收拾一下,准备开新年茶话会,”

看他脸上笑眯眯的,我断定班长所说的任务肯定与主席的到来有关,于是我赶紧拿了一个苹果递到他手里,问道:

“班长,执行的什么任务?这么快就回来了?”

他看我一副明知故问的神情,知道我已经猜到了,笑着骂道:

“你小子,比猴还精”

接着对班里所有的人说:

“现在不用保密了,我刚才是去俱乐部给主席演出了,还目睹了主席来我们队的全过程,怎么样?想听吗?”

我们一听都兴奋得跳了起来,呼拉一下把班长围住,异口同声的说:

“班长快讲讲吧!江主席都说了些什么呀?”

“好好,别着急,都坐下,咱们边吃边聊,”

说着,我们都围着桌子坐下,顾不上吃东西,就催班长快讲。

“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主席领着一大帮人到班里看了看,又到饭堂转了转,最后在俱乐部跟战士们一起唱了一首歌,几个记者扛着摄像机把过程拍下来,就走了,总共才不过呆了半个多小时。”

班长说到这儿,拿起苹果啃了起来。

我们眼巴巴的等了一会儿,看他好像没有接着讲的意思,我忍不住问:

“怎么不讲了,完啦?”

班长象是没明白我问得什么,装出一副茫然的神情说:

“讲什么?不是讲完了吗?”

“不是吧?这么重大的事件,就这么三言两语说完了?”

我简直有点怀疑班长是不是哪根神经搭错了,赌气般的的说:

“那主席又不是哑巴,就一句话也没说?”

“说话?主席倒是想说,可那有机会让他说啊?”

班长的口气里透出了一丝不满。我听到班长这话,有点不太明白了,难道江主席想说话还有人敢拦着?我们再三追问,班长才把当时的详细情况说了出来。

原来,主席是先到的饭堂,跟战士们吃了几个饺子就到班里参加茶话会了,最后才到的俱乐部,他一进俱乐部,看到班长他们一群战士正在表演节目,非常高兴,还亲自指挥大家唱了一首歌,但是在最后的时候,主席走上前来,正想要跟站在前排的战士握一下手,这时候被两个保镖礼貌的拦住了,好像还说了句什么话,主席就被那俩人一边一个给扶出了俱乐部,上车走了。

“差一点儿啊!都走到我跟前了,我当时激动得心都要跳出来了,虽然执行任务经常见到,可从来没有握过手啊!唉,太遗憾了!”

班长一边不住的摇着头,一边唉声叹气。

“人家主席多忙啊?能来到这儿看看我们,就已经是我们莫大的荣幸了,”

我嘴里说着,心里却想:你知足吧,我们连面还没见上呢?

虽然因为迎接主席的到来,使得这个大年夜没有尽情的玩好,但是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都升起了一种说不出的自豪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