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隋王朝 第一卷 开皇风云 第六章 金陵王气黯然销(2)

点灯子 收藏 1 25
导读:大隋王朝 第一卷 开皇风云 第六章 金陵王气黯然销(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4/


正月初二的晌午,浓雾还未散尽的建康街头上突然响起了一阵急骤的马蹄声。

“发生了什么事?使得此人居然敢于在闹市里策马疾驰?”

人们在疾步向两旁躲避的同时,心中都在做出各种各样的猜测。不过,很快就有一个答案在心中呼之欲出——隋人进攻了!

果然,那骑快马,越过沿途的店铺酒肆,直奔尚书省的衙门。到了门前,蓦地里把马一勒,唏溜溜一声长嘶,前腿上扬。马上那人几乎是直接摔下来的。门前的众差役正自惊疑不定之际,内中有一个眼尖的认出了来人。

“哎呀!这不是守采石矶的徐戍主吗?”

一看他,可不是徐子建吗?见他衣冠,神情狼狈,又是一路狂奔而来,人已昏倒,差役们连忙七手八脚把他抬了进去,放在一张春凳上。有人给他撬起牙关,取了些温水灌下,又拿出诸葛行军散给他倒下去,直倒了大半瓶,徐子建才缓缓睁开了眼睛,但依旧只能从嗓子里呼出些粗气,话还是说不出来的。

即使隋人入攻,也不必由戍主亲自告急吧?莫非……采石矶失守了?!

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大家摒息凝神,所有的目光瞬间都凝聚在徐子建的脸上,仿佛在等待着什么,又不希望所等待的即刻来临。直到徐子建喘着粗气缓缓地点头,众人才异口同声地发出了惊叹。

“还愣着做什么?快往里面报啊!”最先从震惊中恢复的差役头领喝斥道,“天大的事情,要是被耽误了,谁担待得起?”

经他一喝,其他差役这才如梦初醒,飞奔进去,正好在院子里遇到尚书仆射袁宪。

袁宪闻讯,不敢怠慢,直接走到前门来查问详情。这时,徐子建正好缓过一口气来,遂用断断续续地声音将始末缘由和盘托出,惟独隐瞒了他自己失职脱身的情节。

他告诉袁宪,自己如何临危不乱,指挥部下奋勇抵抗,无奈敌军趁雾来攻,敌众我寡,自己又是如何杀出重围,又彻夜疾驰,来京告变。然则,实际情况是,他在中计被俘后幸亏遇到了一位旧日熟识的隋军将领,此人原是南朝之人,落难投往北方的时候受过徐子建的放生之恩。此番见他可怜,就悄悄给了他一匹快马。但临别命他发下誓言,不得到建康报信。

徐子建本想就此逃之夭夭,但走在半途中想到自己数载盘剥所得付之东流,熠熠生辉的晚年生活变得黯淡无光的时候,又实在于心不甘。拜金主义者的脑袋一旦出现金钱的影子,那么所谓誓言就变成不存在的事物了。他几乎未加过多的思考就打定了赶赴建康告变,因为只有赶走了这些讨厌的隋军,才有可能挽救自己的宝藏。

“我要从隋军手中夺回属于我的东西!甚至更多!”

要是别人倾家荡产,这位徐戍主连眉毛也不会动一下,但他绝不能容忍自己的财产受到一丝一毫的损失,由此可见这个人的理性有着不可思议的伸缩度。在他看来,只要隋人从江北带来的这团大雾不消散,阳光就永远不会降临在自己的钱包上。然而,他的钱包虽然迷雾重重,但内心却处于阳光下,精神层面的立场变幻的速度比翻书还要快。

“把积蓄还给我!”他在心中发出忠君爱国的怒吼,至少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至于别人呢?想必是不敢苟同的。

袁宪却不知道这些,即使知道,他现在也无从顾及。采石矶的失守,等于将建康城的西大门拱手交到了敌军的手中。如果敌军行动的足够快,那么现在应该已经在江南拥有了一支规模可观的大部队了。他越想越怕,再不敢耽搁,急忙命人备马,迅速赶往皇宫。

这次,他没有按照常规走皇宫正门,而是直接绕到后宫门处要求陛见。这是因为,自从皇帝在后宫修建了名为“临春”、“结绮”、“望仙”的三座华丽楼阁,每座高达数十丈,绵延几十间,沉香为体、上饰金翠、外悬珠帘、内设宝床、陈设珍玩、竭尽奇丽、微风动处,香飘内外、旭日辉映,光耀掖庭。后主自居中央的临春阁,结绮阁住了张贵妃,望仙阁住了孔贵妃。为了往来方便,还在每层之间修了天桥以为连接。

袁宪在后宫门外等了半天,这才有太监出来告诉他,“陛下昨夜饮酒过量,至今沉睡未醒。”

“我告诉你!这是十万火急的大事,片刻耽误不得!赶来告变的人累得脱力了,从马上摔了下来,昏倒在那儿!”情急之下,袁宪也顾不得官箴体统,对着太监大喊起来。

“谁在这里大呼小叫?”随着一声冷淡的喝问,宫门内转出一人。袁宪定睛一看,见来人蕴集风流,正是尚书令江总。

“总持大人!下官有紧急军情,事关国家兴亡!必须立刻面陈陛下!”

“原来是德章公。”见是袁宪,江总的表情缓和了许多。及至听到采石矶失守的消息,他的脸色也是骤然大变。

“消息可确实?”

“戍主徐子建就在尚书省中,现在还瘫软如泥呢!”

江总其人,学问诗词都是极好的,但殊无理政的才具,行事更无半分担待。如今之所以能够居于枢宰之位,全然是投了后主所好。平时只知与皇帝诗酒唱和,如今遇到这等事情,立刻方寸大乱,手足无措。只是下意识地抓住袁宪的手,象握着一根救命稻草般,迭声问着“怎么办?怎么办?”

“总持大人莫慌。”见江总这副窝囊相,袁宪的心反而镇定了下来,“有道是兵来将挡,水来土屯。少不得动兵拒敌,保卫建康才是正理。”

“德章公言之有理,该当如何拒敌才是?”

“你我都是不知兵的书生,怎样开战还需陛下升殿,请各位武将来议个章程才是。请大人这就带下官觐见吧!”

提及觐见,江总的态度又一下子沉吟起来。

“这个……还是问过孔尚书、施刺史和沈舍人再说吧。”

“问他们做什么?”一听孔范、施文庆和沈客卿这三个名字,袁宪顿时大怒,“如非他们一直从中作梗,阻挠备战,事态何至糜烂于此?此时向他们问计,无异于抱薪救火!”

“德章,你不要生气啊……”在袁宪的盛气逼迫之下,江总只得答应带他入宫。两人一前一后穿过数道门扉,绕过雕梁画栋的光昭殿,一直来到临春阁螺旋状的广大楼梯之前。正要向楼梯口的太监说明来意,却听到一阵清脆的女子吟诗声:

雪燕飘寰宇,

乌云化瀑时。

香汗溅珠雨,

艳笑谱新诗。

二人知道,这是女学士袁江的声音。她是喜好风雅的皇帝亲自招入宫内,职责就是随时助兴。相貌虽只中人之姿,但学问确是好的。即使是江总这样的大家,也对她的才华颇为激赏。

“好一个‘乌云化瀑布’!廖廖数字,竟把张娘娘的秀发风采描摹得绘声绘色!不愧是陛下最为喜爱的女学士啊!”

看到江总又犯了嗜文如命的老毛病,袁宪也无可奈何,只能用嘿嘿的冷笑来提醒。江总省悟过来后,讪笑道:“女学士既然在吟诗,证明陛下已经醒了。”

听说江总求见,陈后主自然立刻传见。袁宪跟在江总背后走上楼去,立刻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但见皇帝轻袍缓带,前衣襟放肆地敞开着,薏态懒散地坐在软纱笼上,怀中赫然搂着半裸的张贵妃。其实,何止是张贵妃一人,在场的包括女学士袁立在内全体女性无不衣着暴露。阁外是寒雾漠漠。阁内却温暖异常,更有无边风月,盎然春色。江总常来常往,早已见怪不怪。袁宪却是初次来到这里,顿觉尴尬无比,连忙低头,不敢张望。鼻端萦绕着撩人的幽香,不知是来自沉香木的门枢板壁,还是那些美貌女子的身上。

“哦?袁卿也来了?”被大臣看到这副模样,后主除了略感诧异之外,却无丝毫的不悦,反而笑嘻嘻地向袁宪打起了找呼。

“承蒙陛下接见,臣不胜感激。”

“袁卿不必多礼。”后主向袁宪报以公式化的微笑之后,就转向江总问道,“总持应该听到女学士的新诗了吧?不妨点评一番。”

与袁宪不同,后主对江总从来都是直呼其字,就象老朋友一样。这种君不君、臣不臣的样子落在为人方正的袁宪眼中,又在心中大摇其头。

“陛下,臣此番觐见是有些事关社稷安危的大事……”

“总持,你何时也变得如此无趣了?”后主眉峰一皱,立刻露出不悦之色,“天下太平,还有什么事情能够危及社稷?难不成是北贼们飞越天堑了不成?”

“正是!”早已按耐不住的袁宪越过江总,踏前一步,沉声说道。他想,国家已经如此危险,还有必要去遵守那些繁文缛节吗?

“什么……你说什么……”

袁宪的声音不大,但是对后主所造成的心灵震撼却着实不轻。看到江总也在点头,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面临着怎样的问题。

“爱妃!你说怎么办?北贼真的来了!”后主不问大臣,却向内宫求计。然则,张丽华在争宠、固宠的层面上固然颇有手段,一旦真的对军国大事,她就什么主意也没有了。

“不是说长江天堑,足当北贼吗?北贼难道真的长着翅膀不成?”

贵妃彷徨无计,后主顿觉少了一根主心骨。他双眼茫然地看着周围的美女们,突然发现自己是如此无依无靠。

“陛下!请先下旨斩了对您说这些妄言的奸臣,再召开朝会,共商抗敌大计!”

“对!对!快传旨,上朝!上朝!”

后主推开张贵妃,身子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然后踉跄着向楼下走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