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六章   逃荒 第四十五节密封的信{一}一箭双雕

柳梢青青1 收藏 0 23
导读:我父亲坎坷的一生 第六章   逃荒 第四十五节密封的信{一}一箭双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14/



在爷爷回来的第二天上午就急匆匆地去找到淮丰大叔说:“哎呀,大叔,您在家呀?”

“啊,是星泰?你们啥时间回来的?两个孩子也都平安地回来了?”

“大叔,我们昨天晚上才回来,这不,今天可就来给您添麻烦了。”

“呵呵,啥麻烦,你大叔我好赖 不是认识几个瞎字吗?是谁给你来的信?”年纪花甲的淮丰大爷仔细地打量着爷爷,慢条斯理地询问着爷爷出门在外二年的逃荒经历....

“大叔,您给我读到慢一点,让我仔细地听听是咋回事。”

淮丰大爷带上老花镜坐在木凳子上,看了看信封上写的笔体对爷爷说:“啊,给你来信的人可也是读过初级中学的文化人呀!”

坐在大爷旁边的爷爷问道:“哎,大叔,你怎么知道他是个文化人?”

“我是看这信封上面的字写得很流利,“撇”,“捺”“提肩”很圆润,象梅花转字,猜测到他是个读过书的人,俗话说,字体的横竖歪斜是反映人物本性秉直,圆滑的尺子,见字如见人,给你来信的这个人,肯定是个老谋远虑的奸诈之人……”

“嗨,不管他是好人也成,赖人也罢,我得听听这信里写得是啥东西,也好让我这颗沉得象石头一样的心松散一些,哎,大叔,你看这信封上面的字是不是写的是我的名字呢?”

“收信人写的是“张花妮外甥女亲收”,是你妻子的名字。”

“啊,那对的,就是写给俺们家的,可俺孩子的娘没有亲戚呀……”!

“咳,星泰,你别急吗?听大叔给你把信里的字都念完了以后,你不啥就明白了?”

“嗯,大叔您就赶快念 给我听吧。”

“好的,你听好了……”

“我可怜的外甥女,你现在可好?日子过得怎么样了?比起二年前我在你们家时的生活有所好转吗?星泰和三个孩子也都好吧……”?

“哎,星泰,这个不是你妻子的舅舅吗?还来过你们家呢,你怎么都给忘了呢?”

“咳,大叔,我妻子哪有舅舅啊,他真是瞎扯,什么时间来过俺家,哼,真是见鬼了!大叔,你接着念.....”

“花妮,我的好孩子,当你接到舅舅这封亲笔信的时候,我就已经泪辞人世,扑赶黄泉去和你的妈妈,你的外公和外婆团圆去了……!

我苦命的外甥女,我是你的亲舅舅啊,当我的生命将要完结的时候,舅舅我躺在床上呼唤着你的名字,希望在我闭眼的那一刻,能听到你高兴地喊我一声舅舅,我也就知足了……

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也是你一定做不到的事情,这是我异想天开的痴梦,因为,你从来就不知道,也就没有听你妈妈说过你还有个血脉亲情的远方舅舅……

唉,舅舅不怪罪与你,你的舅舅也就没有资格去怪罪与你--我的亲外甥女,现在,我要有的就是忏悔,自责和自欠,我不配做你的舅舅,我在我的外甥女面前是一个十足的富不济贫,六亲不认的畜生罪人……!

孩子,当别人给你读着我的信时,你肯定会感到惊讶,恼怒,责骂与你不称职的舅舅,孩子,你可以骂,也应该骂我这个无情无意的过路人,这样,我这颗快要停止跳动的心会永远地平静下来……

孩子,我现在已经是病入膏肓,是勉强靠在你弟弟腾远的背上用颤抖无力的手,执起似刚石沉重的毛笔,饱蘸着你舅舅悔恨的清泪给你诉说家史,歪扭地画着这封绝笔信……

孩子,伤心的时候你痛哭,愤怒的时候你唾骂,看完信后,你咬着牙把舅舅在奄奄一息时,用生命的最后十天里写给你的信撕烂,烧掉,舅舅也会安然地西去……

外甥女,人生飘渺 光阴苍苍,垂眼别世凉,蓦然回首凄风楚,稀星暗月光.....

悬笔似箭戳肝痛,冷汗浸满衫,行行牵挂寄思念,字字悔泪镶……。

生生死死两世间,来时啼哭着降落,去时儿哭送喃喃伤感……

人生百年如行舟,随波逐流,祸兮兮,福兮兮,总无终点……

落叶枯萎自飘零,无声无息恚渊源,哀叹孤鸣依恋何怨?泪雨滂沱惜忆,缺憾难挽....!!

外甥女,我和你已故的妈妈是一母同胞,是一根藤上的苦瓜 ,因家境的困窘,饥寒生活所迫,在你妈妈七岁的那一年冬天,你外婆生下舅舅以后还没来得及看上他的儿子我一眼就永远地告别了这个来时伴着黄连哭,走时苦胆染黄泉的阴罹世界……

当时,你四十二岁的外公因积劳成疾,严重的肺病缠身,没钱医治,又在喜得“贵子”之时遭丧妻之痛,真是大浪淘沙覆帆船,汪洋无际跪黄天,有谁可怜?你外公哭喊着你死不瞑目的外婆要她回来,眼看着刚来人世间的你舅舅还没来得及看上一眼我亲娘的面容,就要哭着为娘尽孝送终,太悲惨可怜……

你外公狠下心肠,趁你妈妈出去向邻居借面还没回来的时候,就用稻草把你舅舅我卷着送到了路边的地沟里面,唉,也许是你舅舅生来的命大呀孩子,被从溪奉县来咱们这里做生意的藤潭,也就是我的养父,他听到我在稻草卷里微弱的哭声,就赶紧把我抱起来裹在他的棉大衣里暖了暖后,又去到村子里询问着是谁家的骨肉,我的养父想着是把我还给自己的亲人也就放心了,可是问了一圈,(村子里的人们都正在忙着办丧事,按当时的时间来说,也就是给你外婆办丧事吧,)谁都不知道这孩子是谁家的,都不认领,我的养父没办法就在村里找了一点热面汤喂了喂我以后,就抱着我回到了溪奉县藤石庄……。

当年,我的养父母才只有三十八岁,因他们夫妻都忙着开染坊,做染布料的生意,生下他们的大女儿十六年都没有再要孩子,当我的养母一看到养父抱给她一个儿子,并向她说明了缘由以后,养母也非常高兴地把我当自己的亲生儿子收养起来……

我长到六岁的时候,养父就把我送到私塾里读书,学知识,一直念书到高中快毕业时,十八岁的我就终止了学业,因姐姐出嫁已为人妻,我就回去开始子承父业,当起了总店的大老板....

因染坊的生意红火,有原来溪奉县成的一个染坊发展到成里成外十六个染坊店铺,搭理搭外的帮工多,收支管家就我父亲和和母亲两个人,承接的布料多,收入丰厚,但是,相应的开支也大 ,年纪五旬的父母亲从早到晚忙个不停,他们倍感力不从心,在分给我姐姐俩口四个店铺以后,剩下的十几个店就全有我自己一个人跑里跑外的经营着......

日月永恒,岁月穿梭,时光疾年轮……

草长莺歌唱雪舞,款款江水凑旋律,萋呼 ?凄呼?

依旧东流水,弹拧人间悲与欢……

因我整日忙于生意,一直到一八九一年的秋天,你二十六岁舅舅的我才与我养母的侄女银美结婚……

你的两个表弟现在也都是三十而立的人了,老大叫藤远,今年是三十一岁,老二叫藤根,今年是二十九岁,他们两个也都是读完初中以后就回来成家立业,各自拥有我给他们分的百万家产和店铺,让他们弟兄两个八仙 过海,各显神通吧……

外甥女,写到这里,你舅舅想请你帮帮你藤远弟弟的忙好吗?也许是上帝缘分的安排吧,在一九二零年的夏天,二十八岁的藤远与你们一个村二十六岁的凉渊渊姑娘结为夫妻,可你的弟媳妇已经出来二十七年了,也不知道家里还有谁是她的亲人,很想回去认亲,也很想见一见她的外婆和姨妈……。

啊,我还得从头给你把事情的缘由说详细,好让你帮她找找好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