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周天雷知道要突破苏军在黑海的防御,更好的贯彻自己的方针策略,他所要做的就是首先切断敖德萨这个城市和克里木半岛的海上联系。除了派遣舰艇飞机投放水雷外,另外就是要出动部队将敖德萨和克里木半岛的海上联系给彻底切断。以方便罗马尼亚军队的进攻。

德国航母编队很快就从罗马尼亚港口出发前往敖德萨方向。他们中间的意大利两栖登陆舰队搭载了两个团的罗马尼亚军队和一个营的德国海军陆战队。

1941年6月15日,希特勒授予安东尼斯库陆军元帅军衔,并要求罗马尼亚军队在德军支援下攻占苏联黑海港口城市敖德萨,切断苏联通过敖德萨从黑海向乌克兰输送兵力和物资的渠道,同时也方便德军抽出兵力进犯苏联腹地。

6月29日,罗军第4集团军在司令尼古拉伊。索皮卡中将指挥下横渡德涅斯特河。罗军计划兵分两路,左翼第3集群(辖罗军第1、第3、第7步兵师和第2坦克团)负责正面强攻敖德萨,右翼第5集群(辖罗军第15步兵师、第1装甲师和第1骑兵旅)负责由敖德萨以南发起侧攻。

面对严峻形势,苏军大本营下令组建敖德萨防区,统辖红军独立滨海集团军、黑海舰队敖德萨基地和民兵部队,围绕敖德萨市区修筑了由战壕、碉堡和反坦克炮阵地组成的三道防线。外围防线距市区25-30公里,全长80公里;中层防线距市区6-8公里,全长30公里;最后的防线即敖德萨市区。苏军投入防御兵力为第25和第95步兵师、第9骑兵师、第421海军步兵旅(由黑海舰队水兵组成)、第54步兵团及1个内务团,总共3.5万人,配以240门火炮和111架飞机和5艘驱逐舰。

德国海军陆战队的两栖侦察分队早就在此之前渗透进了敖德萨城,对敖德萨港口内的苏军防御设施进行了较为详细的调查。德国舰队很快就拿到了德国海军陆战队的侦察情报。准备对敖德萨港口进行炮击。然后将部队登陆。配合外围的罗军第4集团军攻击敖德萨城。

在此之前德国航母照样起飞了雷达预警飞机,他们的主要任务还是侦察设立在塞瓦斯托波尔的苏联黑海舰队主力部队的动向,避免他们在德国舰队攻击敖德萨港的时候攻击德国舰队的侧后。同时还布下了潜艇巡逻线。

德国舰队在击败了黑海舰队敖德萨基地出动的军舰对德国舰队进攻后,开始对敖德萨港口实施了一个小时的火力准备,两个罗马尼亚步兵营的队伍被意大利两栖登陆艇送上了滩头。

齐奥塞斯库是首批被送上苏联海岸的罗马尼亚上尉军官,他率领着一个连队。当他指挥的连队乘坐的登陆艇前部触到海岸后。这个时候一些没有被德国军舰上的重炮击毁的苏军火力点开始复活,苏军的机枪打得意大利的登陆艇的大门上的钢板当当作响。

罗马尼亚士兵很多都是新兵,压根就没有见识过真正的战场是什么样子,听到艇门上的子弹撞击钢板的声音,吓得双手抱着头,把枪抱在自己的怀里蹲在地上根本不敢动。

这个时候配属给这个罗马尼亚步兵连的德国舰炮火力观测员弗尔克萨姆中士(由经验丰富的德国海军陆战队员充当)毫不在乎的走了过来,他嘴上叼着一支香烟。他看了看如同缩头乌龟的罗马尼亚士兵,又看了看对目前状况拿不出一点办法的齐奥塞斯库上尉。伸手夺过齐奥塞斯库腰带上佩的手枪,对着罗马尼亚士兵的头上上方开了几枪,向他们大吼道:“强壮的小伙子们,难道你们就被几个俄国老头拿的火枪给吓住了吗?从侧面翻出去。”说着将一个罗马尼亚士兵连人带装备从登陆艇舷侧给推了出去。

齐奥塞斯库也醒过神来,连拉带拽将几个罗马尼亚士兵从登陆艇的舷侧推了出去。其他的罗马尼亚士兵见状也跟着翻了出去。

齐奥塞斯库一跳进海水里,顿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身上沉重的装备带着往水下沉。他拼力地挣扎,但不会水的他在喝了几口又苦又咸的海水后意识逐渐开始模糊起来。开始向水下沉了下去。

不过这个时候一只大手抓住了他的军服,猛将他向上拉,等他的头露出水面后又将他向前推了几下,直到他双脚踩到地面为止。

抓住他的人正是德国舰炮火力观测员弗尔克萨姆中士,他对着齐奥塞斯库轻蔑的说了一句:“还真的是一个菜鸟,也不知道你是怎么被提为上尉的。注意找掩护掩护自己。不要以为自己就不中子弹了。”他一边说一边将齐奥塞斯库拖到一个沙坑里。

这个时候齐奥塞斯库头脑清醒了一些,他转头向四处看了过去。只见在自己的四周已经躺下了好几具罗马尼亚士兵的尸体。他们看样子都是在冲上滩头后被苏联军队的机枪给打中的。虽然人已经死去了,但是上面的弹孔依然在汩汩向外流着血。

齐奥塞斯库看到这些后,加上在海上的颠簸影响还没有过去,而且此时在自己身边除了德国老兵外没有认识自己的人,自己没有必要再死撑军官的面子,他不想再忍,于是开始了呕吐。

弗尔克萨姆闻到了身边传来的异味,也听到了齐奥塞斯库的呕吐声。他转过头去不想再看,等过了十分钟后齐奥塞斯库的呕吐声结束后才转过头对他说:“上尉先生,你的连里面其他没有被俄国人干掉的士兵有几个在你的左手方向的那个沙坑里。现在我已经定好了苏联的机枪工事的位置,你如果不想被近失炮弹的爆炸冲击波伤到内脏的话,就请你不要把你那小肚子贴在沙地上。”

说着弗尔克萨姆通过电台叫通了德国舰队,将苏联军队防御工事的方位通报回去。然后自己用四肢将身体稍稍撑高了一点。齐奥塞斯库连忙学他的样子也将自己的身体稍稍撑了起来,但是不敢露出身体。

一会后就听到呼啸声从头上掠过,齐奥塞斯库知道这是德国军舰上的重炮开始按照德国舰炮火力观测员所观察到的苏军防御工事的方位开始精确攻击和压制。

弗尔克萨姆轻轻操纵着潜望镜,想透过被炮弹炸起的烟雾看到被遮蔽的目标,以便对目标进行修正,并将修正的结果通过所携带的电台报送回去。

在经过了近一个小时的炮击后,罗马尼亚的军队终于离开了滩头阵地开始向敖德萨城内进发。

此时在敖德萨陆地防线外的罗军趁机发起总攻。罗军第1骑兵旅突破外围防线,孤军深入至亚历山德罗夫卡镇,原地转入防御,等待后续跟进的罗军第1装甲师。苏联独立滨海集团军抓住了这个登陆罗军和陆地上的罗军配合上的失误机会,用兵挡住罗马尼亚登陆兵的去路,同时将主力部队投放到陆地前线,想一举歼灭深入苏军防线的罗军第1骑兵旅。

在罗军第1骑兵旅突破苏军防线的当天下午,罗军的装甲部队还没有赶到,罗军第1骑兵旅的士兵正在挖掘防御工事,而马匹也被牵引开来。他们要准备迎接苏军的反击。

可就在罗马尼亚士兵挥汗如雨挖掘工事的时候,天空远处传来一阵声音,罗马尼亚士兵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很多人都停下了手里的活望向天空,随着声音由弱变强,人们可以听出是隆隆的螺旋桨旋转的声音,随后就有几个小黑点出现在空中,等黑点逐渐由小变大,在地面上的罗马尼亚军官很快就认出了天空中出现的是飞机,而且是苏联飞机,是被喻为‘黑色死神’的苏军‘伊尔-2’强击机。这个时候在地面上的罗马尼亚士兵也有一些人清楚的看到了在空中飞机上涂装的苏联空军的标志,他们开始下意识跳出战壕,向野地里跑去。

几个罗马尼亚士兵的举动引起了大慌乱,其他的罗马尼亚士兵也慌乱向野地里跑去。任凭军官怎么在阵地上大吼大叫都无济于事。这个时候空中的苏军‘伊尔-2’强击机它们发现了地面上的罗马尼亚军队的景象,他们哪里会放过罗马尼亚军队,飞机的机枪喷吐着火舌,子弹铺天盖地扑向地面,在苏联‘伊尔-2’强击机的猛烈火力攻击下,一排排弹雨过后,在野地里乱跑的罗军士兵人仰马翻,而一些受伤后倒地的战马苦苦挣扎,发出声嘶力竭的哀嚎。罗马尼亚骑兵也在苏联‘伊尔-2’强击机的攻击下倒下了一片。

等苏联‘伊尔-2’强击机的攻击结束后,一些在苏军空袭中幸运的躲过了空袭的罗马尼亚军官和士官刚刚将四处乱跑的罗马尼亚士兵召拢,在他们的周围就涌出难以计数的苏军士兵,他们口中高喊着‘乌拉!’潮水般扑向罗军第1骑兵旅。

双方随即展开了一场中世纪般的搏杀:罗军骑兵有些手脚快的乘上了在空袭中没有受伤的战马,抽出锋利的马刀,策马出击;另外一些没有马乘的罗马尼亚士兵则干脆拣起马枪,推弹上膛,向苏联士兵射击。同时装上刺刀,向苏军冲了过去。而苏军步兵排着整齐的队列,步枪上好了雪亮的刺刀,也杀向罗军骑兵。一时间,小镇里杀声震天。不过由于罗军第1骑兵旅很多战马均在刚才的空袭中死亡或者受伤,剩下的可以参战的战马很少,所以罗军第1骑兵旅发挥不了作为骑兵对轻装步兵的杀伤力,双方扭成一团,直到黄昏时刻,罗军第1装甲师赶到,在坦克上的主炮和机枪的强大火力攻击下,罗军才挡住苏军的反击。迫使苏军不得不撤退。

第二天,罗军不断向苏军发起进攻,在中午的时候占领了敖德萨城外的蓄水池,切断了市内水源。而这个时候苏军的海上交通已经被德国大洋舰队南分队给切断,淡水根本没有办法送进城内,而敖德萨属于海滨城市,想在城内挖井寻找淡水也是相当难的,因为地下水很多都会被海水给侵犯而无法饮用。

这个时候苏联最高统帅部着急了,他们要求在克里木的苏联军队要想办法不惜一切代价支援敖德萨。毕竟这里的主要敌手是罗马尼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