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迎新春活动]我也看《兵王》

潭轩 收藏 19 3719
导读:[乌龙山原创][迎新春活动]我也看《兵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兵王,无疑是铁血到现在为止最受欢迎的小说了,通过点击和字数的比值这个数据这个结论可以说非常明显。那为什么这本小说是如此的吸引人呢?

第一、鹤立独行有新意。小说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其创新性成为作品成功的一个必要元素。当我们翻开很多出色小说的时候会发现,由于有了很多共性导致本来非常出色的作品在艺术上大打折扣。比如亮剑里面的李云龙多少带些欺骗性的婚姻,就曾经在无数的小说中出现过。与之相对,《基督山伯爵》中主人公逃出孤岛(也就监狱)的那个情节却为整篇小说增色不少。那么兵王中什么东西具有创新性呢?我觉得是小说中主人公那种桀骜不驯的性格,那种面对不合理的潜规则勇于打破的冲劲。当这种叛逆的有些不适合军队整齐划一的个性,加上艰苦的个人奋斗的时候。我们发现这个人物由于和以前所有的小说人物出现了迥异的区别所以这个人物变得异常鲜明而突出。这无疑是小说最为成功的部分。

小说第二个成功在于它的真实性。这个真实性体现在两点。在小说的字里行间中我们能深刻的体会到那种浓浓的兵味。这在网络小说中是很难得的,就是普通的职业写军文的作家也一定能写得出来。这是需要经历和文笔两方面具佳才能达到的,缺一不可。第二个真实是他的故事真实性。这一点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因为很多作品不仅他们的细节,就连其作品的故事情节都禁不住推敲。刘猛的作品《冰》在这个问题上就很严重。在对“虎牙”的处理上,林林的故事上,还有关于香港回归上等等。由于是一个军团的原因,书库小潭的《错误》我也看了一些,也存在这个问题比如,军区抗议闹事的情节。不仅如此,著名作家徐贵祥的《高地》。其中有一个主要矛盾(对于一场战役的得失问题上)导致后面多次演习都要效仿这个战役。这让人不仅疑问他们拿国家演习的钱当什么了?就是为了还他们自己一个客观的评价吗?当然我能理解他们这么做为了增加小说的精彩程度以及矛盾冲突。但这由此也能看出作者编故事的能力来。当然也不是说兵王在这方面一点毛病没有,比如边防所长的摩托车能一溜烟就冲进了老B的驻地的情节,还有鸿飞撕扯肩章、领章的情节。但我要指出的是这些都是可以修改的小问题,而并不牵扯整个故事的进行。

第三,由于有了真实性作为依托,小说的故事性更为出彩。在这里我仅仅举两本书作为对比。《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和《呼啸的枪刺》三本书都有主人公完成不可能完成任务的情节。但我们发现兵王与后两本书有着本质的区别。首先并没有影响战局,演习的胜负并没有因为一两个人的出色表现而改变。这与演习的终极目的以及真实的战争情况十分相似。其次从战果上看,虽然三本书的胜利都属于瞎猫碰上死耗子一类的,可鸿飞的表现更为勉强。这种勉强正好反映了对手强大的现实,而也正是因为这种勉强也让我们体会到,其实消灭指挥所、打死一号并不是如小说写得那么轻而易举。最后就是收到的待遇。小庄收到了英雄一般的礼遇,而且授予三等功。叶扶苏也收到了认可并得到了表扬。可鸿飞的结果就没这么乐观了,推出一线部队、下放农场。表彰和惩罚差比立显。在这里顺便说一句《呼啸的枪刺》由于两本小说存在着很大的相似性,不免让我把他们进行比较。小说主人公叶扶苏虽然也存在着如和鸿飞相同的叛逆性格,但在部队的不断打磨下这种个性不仅没有得到张扬反而被“柔性斩首”了,所以感觉和鸿飞向比它少了一种少年的活力和冲劲儿,导致缺少了一种精气神。

作为对一片作品的评价,仅仅是夸赞显然有失偏颇下面说一说本人在看小说时候的一点遗憾。

最大的遗憾说起来就是以鸿飞加入特种大队为界,书的前后风格出现了很大的反差。非常遗憾的看到鸿飞在前半部的那种值得夸耀的精神到了后来变质了,变得只剩下个人奋斗而把那种勇于挑战权威和潜规则的精神消失了。我不仅要问那个对老兵一向不懂得尊敬的鸿飞哪里去了?和一个老书虫在聊到兵王的时候我把自己的这个遗憾说了出来。得到的回答却是这本书本来就不是纯文学,专业性强才是这本小说最大的亮点,分队战术的战士此文堪称教科书级别。听了这话我除了感觉和这位网友存在一定理解上的不同外,就是对小说出现这样的问题而感到遗憾。如果仅凭专业性强的话那和猎奇小说又有什么区别呢?说到此我不禁又要大批特批一下小说的结尾。可以说那个阻击雇佣兵的情节是小说最大的败笔。不仅仅显得仓促,更重要的是把故事真实性的优点一下子消耗殆尽。除了上面提到的边防所长的摩托车能一溜烟就冲进老B的驻地的情节,更值得推敲的地方还有边防人员怎么可能知道他们驻地的具体位置的?通过小说我们可以看到B大队特训时驻地是在不断转移的。还有我们并没有看到请求支援和得到支援的情节,还有作为如此精英的B大队成员怎么会没有发现就藏在眼皮底下的毒贩导致出现陈志军的牺牲?等等

想到写这个东西出了为参加活动,其实和最近看了几位读者为兵王写得述评有些关系。两位读者不约而同认为小说人物描写比较丰满。可我却并不这么认为。对于一篇46万字的小说来说,我觉得东东的存在到了鸿飞司马进入尖刀连后其实就开始变得有些鸡肋化了。作者描写他的笔墨显然和另两位主角不成比例。而对于鸿飞和司马来说对他们的描写虽然很多,但我们可以看到人物并不立体。如何区分立体和平面呢?那就是看小说是否很好的表达了人物的复杂性。兵王并不是没有对此有所表达,最经典的例子是在去与留得选择上。这是人物心理最复杂的部分,但我们可以看到仅仅是一章的笔墨,而且只有鸿飞思想斗争。其实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可以举出正反两方面的例子。《基督山伯爵》百万的一篇巨著,你觉得他里面的那个主人公是立体的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这个故事虽然描写的是一个人但其实只有两个字:复仇。《红与黑》虽然不足50万字,但是却把主人公于连的复杂性描绘的淋漓尽致。通过这个人物我们能看到当时资产阶级那种受压抑、要求解放的心灵呼声。同时也能看到他们在享受到封建社会的那种特权时的贪婪和心安理得。所以说他们所呼唤的那种解放其实是他们利益的一种体现。而这种复杂性在兵王中简直太少了。

最后,我要说一下作品的思想性。在上面的评论中我承认其思想性有他的进步意义:有着面对不合理的潜规则勇于打破的冲劲。但也存在着不足。比如说作品仅仅局限于一个个案身上并没有推而广之,在鸿飞和陈志军矛盾爆发以后我们并没有看到部队反省自己存在带兵方法上的缺陷。还有小说有过分夸大B大队的嫌疑,在把他说得神乎其神之后,再去打败他,无疑意味着作者把鸿飞也推到了神坛之上。这种神化主人公的作品我们其实已经不止一次看到了。从地雷战、地道战到最近新出的《侦察连》我们甚至看到了一个连子弹打中都能跟没事儿人似的跑回来的英雄!而这种神化主人公的手法是小说最大的忌讳,幸好作者并没有继续这样一个主题。我听过一次对刘洪涛大大的访谈,他在说自己写这部小说的初衷时曾说:他是为那些小兵写得。就在他们的同龄人还在父母的羽翼下成长的时候,这些士兵却在为祖国的国防事业牺牲着自己的青春。我不知道多少人看了以后能有这样的想法。至少在最近的两篇书评中我并没有看到这些,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作者的又一个失败呢?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