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与军营:军营里的女人

风声水影 收藏 78 43684
导读:[原创]我与军营:军营里的女人

我与军营:军营里的女人

当过兵的人都知道一句话,叫“当兵三年,老母猪变貂蝉”——这句话不仅仅是兵哥哥们对很难见到女人的“单调”军营生活的一种自嘲,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正在青春期的血性兵哥们对异性的一种渴望或者是“单相思”。

我当兵8年,是在一个野战步兵团,全团近3000人,从“1号首长”到“新兵蛋子”,清一色的男人。我们的二排长曾经发牢骚:“唉~~`````一睁眼睛,全是大兵,只有拍死个蚊子才知道是母的”!(只有母蚊子才盯人)。所以,队列操练时,如果战士们的眼神“跑光走神”,那肯定是不远的地方有女人走过!因为,营区里走过的每一个女人,那在战士眼里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能够进入正规部队营区的女人,一般只有四种:来队探亲的女家属、野战医院和师卫生营的女性军人、地方上来军营慰问演出的女演员,最后一种就是已经随军的首长老婆。

最辛苦的,是来队探亲的女家属们,她们一般是战士们的母亲,还有就是没有取得随军资格的“小连长们”(副营级以下干部)的老婆。她们从天南海北赶到部队,就为了看自己的孩子和心上人,几天小聚又匆匆离去,带来的是牵挂和期盼,带走的是更多的牵挂和期盼。可是就在这几天的小聚里,母亲们把孩子的战友都当成自己的孩子——我有一个浙江战友的母亲,来连队6天,把全排战士的被褥都拆洗了一遍,给连队的战士们补了几十件军装。我们连队的大嫂:连长的老婆,来队探亲一个月,把全连战士的被褥通通拆洗了一遍,只要不是阴天下雨,就能看见她不停的洗啊,晒啊,缝啊——要知道,那时候连队没有洗衣机,全用手搓洗。一个月下来,大嫂的手都泡得又白又皱!司务长是个成都兵,老婆是文化馆的工作人员,除了帮战士们洗衣服,洗被褥之外,还帮演唱组排节目,帮板报组出板报,教战士们唱歌。每当她做这些事的时候,司务长就在旁边美滋滋的笑。弟兄们问:“为什么不上前帮一把啊”?司务长很得意的说:“帮什么帮?白天她对弟兄们好,晚上我就对她好呗”!弟兄们明知故问:“司务长,你晚上对嫂子怎么个好法”?司务长说:“去,去,去,玩儿去”!嫂子则羞红了脸,嗔怪司务长一句:“你看你,瞎说些什么呀~~~~”

医院的女兵们一般不到基层连队来。只有一种例外,那就是部队要有大的军事行动前,她们要到连队给战士们做血检,对血型。女兵们到连队一般是很“骄傲“的,除了干啥说啥以外,都不大愿意和男兵们多说话。而男兵们,则对女兵特别是漂亮女兵特别关注:有一次血检,大家排队挽着袖子一个一个往前轮。眼瞅着快轮到七班副了,他却声称尿急,要先去洒尿,如此尿急两次,才算轮到七班副抽了一点血。桌子对面的女兵把该做的都做完了,他还坐在凳子上傻看着人家不离开。直到那女兵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他才:“哦、哦、没事了啊”?起身离开-----事后,七班副在弟兄们面前感叹:“妈的,给老子抽血那个女兵好漂亮哦,老子专门换了两次位置才轮到她面前。嘿,她还“恨”了我一眼,简直把老子都弄莽(傻)了哦“!

地方上来军营慰问演出,那是战士们名正言顺,光明正大“欣赏”异性的最好机会。每到这个时候,演出开始前的“拉歌”简直就是唱“翻了天”,吼出的歌声恨不得把礼堂的天花板都给拱开!战士们最喜欢的是歌舞一类的节目。演员越漂亮,得到的掌声就越多。可话又说回来,除了首长和机关的参谋干事们之外,能坐到前几排的连队不多。一场演出看下来,弟兄们腰板挺得发酸,脖子伸得发疼------你千万别以为都是为了保持良好的军姿,其实,那都是为了更好的看妹妹看的!唉,难怪有的“吊兵”会说:硬是饱死眼睛饿死“Qiu”哦。

随军家属——首长们的夫人,是军营女人中最“懂规矩”也是最“放肆”的一群。说她们懂规矩,是因为随军的岁月让她们更多的了解了军人的艰辛,也更加熟悉了军营生活的规律,她们知道,在什么时候应该收敛自己的性格,为自己带兵的丈夫“争脸”。其实,军营家属也有军营家属的规矩:部队看电影,看演出的时候,随军家属们会在礼堂座位的“家属区”中给“一嫂”、“二嫂”们(一号首长、二号首长的夫人,以此类推直到八号首长)留下比较好的座位。看得出,家属们也懂得部队首长职务的“大小尊卑”排位。至于小官们的家属,则按顺序入场就坐了。说她们放肆,是因为她们太熟悉部队的一切。特别是部队主要首长的夫人,简直就是家属中自发“任命”的领导。有一年“三八妇女节”,师里专门开了一个茶话会,召集师部和直属分队全体女性家属参加。既然是女人们的节日,女人们就比往常要开心许多,已婚的妇女和未婚的首长女儿们坐了满满一屋:嗑瓜子、嚼糖块,吃水果,唠家常,嘻嘻哈哈,闹开了锅。先是师政委讲话,照例是什么惭愧啊、慰问啊、感谢啊、希望啊一类的客气话。政委没讲完,师长老婆就起哄:“不用说那么多好听的,从今晚上起,你就给你老婆端洗脚水就行了~~~”,一帮妇女开心得笑个不停。唉,也该我倒霉,首长指定我作为战士代表参加会议,还要发言。一看这个架势,我就知道今天这个“言”恐怕不大好“发”了------连师政委讲话她们都敢起哄,我一个小兵算个啥啊?管他娘的,豁出去了,反正讲稿是写好了的,政治部的干事审过稿,政委也把过关,照着念就行了。我走到台前,低着头念稿:尊敬的各位嫂子:~~~`````刚念完这一句,政委老婆就起哄:“错了错了!不是嫂子,应该叫大婶”!台下的好多家属都一边哄笑一边附和:“对,叫大婶~~~”我也没客气,笑嘻嘻回了一句:“这稿子上没这么写”!她们笑得更来劲:“你傻呀,没写你就不会喊啊”?我把心眼一转:哼,想占我便宜,没那么容易。“好,好,我重新来~~”,我一边答应着,一边在心里琢磨,然后丢开稿子重新开始-------“尊敬的首长家的大婶们,尊敬的大嫂们,尊敬的姐姐妹妹们:在这妇女们的节日里,我首先代表全体战士弟兄们向你们问好!~~~穿着军装的我们当兵不容易,你们做为军人的家属就更不容易,你们辛苦了!”-------管它那么多,先把她们哄“顺溜”了再说。你别说,这么一开头,还真把她们“稳”住了!事后,政委拍着我的肩膀说:行,脑瓜活,嘴巴甜,讲得不错!但我高兴的不是政委的表扬,而是我那一个挎包里被“大婶大嫂们”塞了满满一包糖块、花生等好吃的,这下班里的弟兄们可有得嚼了,真TM安逸!

不管怎么说,我对军人的家属从来都从心底充满了一种尊敬。当然我也很喜欢漂亮女兵,不过,那是后话,得在另外的文字里单独叙述了哦~~~~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