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100节 蛙跳做战-血战宁波(四)

不笑生 收藏 1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投”

随着一声令下,城头上的士兵们掂起一束捆在一起的碰炸榴弹,扔入城下的人群之中。

“轰”连串的爆炸声波传出老远。天似乎也被这人间惨烈的搏杀所震惊,迷朦中拉开夜幕的最后一片幕布,天亮了。

第一次攻击的清军败下阵来。城墙两侧共一千多人只回来三百多完好无损的,其余百十个都是被拖着抱着或自己跳回来的。牛游击冷眼看着这批伤兵回后营,手中举着望远镜,心中苦思,怎么个攻法才好。

他算是看透了,不拿下城门对过的那一片房屋是没法攻过去的。远远看去,两边住宅明显的对比,显的非常怪异。

一边住宅里面的围墙竹篱笆等都被清了个干干净净。房子、屋子里面都看的清伸出来的火器,以及来的回跑动的人影。

反观另一片住宅,一切似乎原封未动,如果不是里面密集的射击声和腾起来的阵阵烟雾,你都不会相信那儿还藏的有人。

一阵旗号摇晃之下,对面的另一路清军接了命令,“游击将军命我等攻击七十丈外的房屋,为今之计只怕也只好如此。五百弟兄急攻东门,其余弟兄跟着我冲进那片房屋”说罢这一路的清军将领甩了帽子,脱掉大衫“弟兄们,与我冲锋,杀……”一声呐喊之下,最后近五千名清军兵分四路,两路一千人急攻东门,余下的军兵,各举刀枪齐声呐喊着冲向那片房屋。

初升的阳光下,清军兵士们一个个把发辫盘在颈上,发梢咬在嘴中向那片住宅舍命冲去。两大片人潮比赛似的动作很快惹来两边住宅的反应。

连串的枪声越响越密,而最为歹毒的却是城上的鲁密铳。一放便是数十枚铅子,可打死打伤一大片。从两片住宅中更是飞来成片的榴弹,在人群中爆响,好在这次冲锋之时队形排的较为稀疏。所以中弹之人也不是很多,当那一路冲进相对完好住宅的时候,路上遗留大约有三四百人的伤亡,而这一路却在蜘蛛雷的爆炸中被完完全全阻挡在阵地之外。

战车一辆接一辆的冲入水中,趁着城上敌军忙于与东门处的神州军交战之时,已换过人的战车开始渡河。

徐烈钧在车中大喊大叫,一口一个“快”字,他一直在担心他的一营快撑不住了。

此时城门洞的防御也在摇摇欲坠之间。

守于城门洞的士兵毕竟人数较少,仅只六十人,他们面对的却是悍不畏死的八旗清兵,甚至连换弹夹的时间都没有。六十余人被逼退到城门洞外,指挥官嘶哑着嗓子喊道:“手雷……投……”整个城门洞中顿时又是硝烟、又是石灰。

指挥官再次发出命令“准备肉搏”的命令声里,所有的人都拨出了身上带的狗腿刀。“预备”随着城门洞那头传来的杂乱的脚步声,指挥官刚准备下令冲锋之时“让路,让路,我们的战车上来了。”

城头上传来了喊声,外门里的青石板路发出了那听惯的大宽轮碾过时发出的“轧轧”的声音。

“后退,后退”在此指挥的副连长郝方发出命令。

冲进城门洞的战车副驾驶位置上载着个大黑脸,不正是那个铁塔团长么!他头顶上的效飞神弩开始连射封锁了城门洞。郝方跑上去。

“伤亡如何?”

“报告,伤十五人,阵亡三人。”

“娘的怎么搞的,前边洞子里有我们的人没有?”

“报告,没有。”

“那就好”徐烈钧也不理郝方的军礼,钻进车内,战车加速冲向城门洞。

不一会儿,里面传来令人头皮发麻的鬼哭狼嚎的惨叫声。郝方觉得太惨了,只要几分钟就可以把那些清军伤员拖出来。可是回头一想,也怨不得团长心急,城里的部队还在打呢。

外号石敢当的赵凡带着自己的排撤离了他们的据点,冲过来的千多清军一多半被他们打倒在路上。可剩下的人还是嚎叫突进了阵地。此刻清军已经打红了眼,仿佛人命不值钱似的,根本不理一个个被打倒的同伴,只知呼号着向前猛跑。

赵凡的排虽撤出了据点,借着石灰手雷撤下的烟雾成梯次队形,相互掩护撤向预先规定好的据点。撤退过程中,赵凡的排中有三人被击中,好在所受都只是受伤而已。

陈天亮防守的阵地在退到第二线后防守成功,进攻该阵地的一千五百清军伤亡一千余人,自身阵亡十五人,受伤近五十人。

再说林子明的阵地,清军兵士付出四百来伤亡的时候,到了近前,最令人可气的是居然不和其门而入。而那些看似无人据守的竹篱,却不容人乱动。一碰往往就会有一个坛子跳起来,炸倒一大片。

有人急中生智翻墙而入,哪知明明刚刚还打的“呯呯”做响的院子已是人去院空。去开院门想迎进院外的兄弟时,谁知那门一拉,搁在门脑上的大瓷碗“轰”的一声就炸将开来,开门的傻了,门外的弟兄在血泊里躺了一地。

林子明守的阵地是够热闹的,东边轰一声,西边“霹雳啦拉”一阵枪响,晕头转向的清军实在是受不了这种打法,一阵号角声中把他们招了出来,迎接他们的却是几辆战车,此战林子明部伤亡最小,无人阵亡,受伤三人。

剩下的仗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余下的清兵在战车的扫荡下于下午投降。

全城只有跑了的有数几个人恰恰在城外碰头。一个是带了家眷的秦世祯在一小队骑兵的护送下出了城,一个是早有准备的道台孙秀枝,两人相见,都只尴尬的点了点头,一齐往杭州去了。

还有一件事值得说。陈天亮、林子明两人的战后总结的批语一模一样均写“两个笨蛋”初时二人对此评语不怎么理解,后来两人偶然说起才同时恍然大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