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 情人节最后一束玫瑰


情人节最后一束玫瑰


“呜....”随着列车的一声长鸣,她从朦胧的睡意中醒来.她下意识地抬腕看了看表,已是深夜两点了.她端起了茶杯,抿了口那早已凉透的清茶,抬眼望了望四周.幽暗的车厢里,旅客们掩饰不住旅途的困倦,不顾仪表东倒西歪的睡着。她轻轻地笑了笑,向椅背和车厢连接的角落处挪了挪疲惫的身躯,双臂交叉抱在胸前随着列车那有节奏的“咣铛”声,渐渐地渐渐的又回到了她那朦胧的梦境中......


佳佳是位长相平凡的女孩,在大学时就像路旁的无名小草一样默默无闻,不为人注意.大学毕业后,她来到了这家公司.不久她就偷偷地爱上了他。他英俊潇洒,风度翩翩。可是她性格内向,不敢主动去向他表白自己的爱意,只是把这份深情浓意藏在心底。他对她可以说是如同路人一般,除了工作时能有几次接触,平时几乎就没有什么来往。更不会去注意她对自己的那种情意。


他太优秀了,像这样的男人当然是许多女孩追求的白马王子,他的身边众星拱月般地围满了靓女倩妹。她越发觉得自己已然无法和那些靓女俊妹们相提并论了,何况,他就从来没有注意过自己。


情人节那天的早上,办公室里透出了一股欢快的气息。大家说道,今天哪个女孩第一个收到花,那她一定是这里最美的人。女孩们都焦急而兴奋地等待着。


门被敲响了,花店里的送花女抱着一束鲜艳欲滴的玫瑰走了进来。大家如潮水般地围了过去,只有她静静地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同事们迫不及待问送花女“给谁的”“佳佳小姐”屋里顿时静了下来,谁也没有想到第一个收地花的人会是貌不出众的佳佳。


当她从送花人手里接过那鲜艳的玫瑰时,大家这才想起应该给点热烈的掌声。此时,他第一次向她投来那柔悯的一瞥,她粲然一笑,玫瑰映红了她的笑脸。从那天起,她每天都能收到一束玫瑰花,因此,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成了这里的焦点人物。


他也开始注意她了,他发现,她原来是个温柔娴淑的女孩,并且善解人意,全然不是向那些追求自己的靓女倩妹般轻佻华而不实。慢慢地他觉得这样的女孩正是他心目中的白雪公主。


后来他和她相爱了,可没多久,他就去了另一个城市。他临走的那天晚上,她交给他一只精美的小匣,那里面是她请人做过处理的干玫瑰,她把那些玫瑰做成了干花。他打开那只精美的小匣,看到了一支支干干的玫瑰。他酸酸地问她以前天天送她玫瑰的人是谁,她笑了,其实,那些玫瑰是她自己送给她自己的。


他这一去就是三年,三年来,她不记得这是第几次做火车前往那个城市去看他了。不过,她知道这次是最后一次了。因为他起了变故,特别是近一时期,他们的电话及E--mail越来越少了,他给她发来的短信闪烁其词。她是个聪明的女孩,她在给他的回复中写道:你不用在说什么了,有时间我去你那里拿回那个小匣,你已不能再保管它们了。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此变故,她也不想也不愿知道了。他既然找到了更好的归宿,她不想也不愿去再打扰他那不安的心。她只想要回那本来就属于她自己的干花,尽管这一想法在别人看来很可笑,但她决定了的事,是很难更改的。


她到了那个城市已是清晨了,她发现大街上有很多的人都手捧鲜艳的玫瑰,直到一卖花的小女孩拦了位路人向他兜售玫瑰花时,她才猛然想起,今天又是一个情人节!


她见到了他,他的手中也捧着一束玫瑰。他微笑着朝她走来,依然是那么的潇洒。她没有了激情去接那束鲜艳的玫瑰,她清楚的知道,他手中的玫瑰已然是不属于她了。


她拿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他把她送上了回城的站台。就在她要蹬上回程的列车的刹那,他搬过了她的身躯,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她又闻到了那熟悉的气息。她有些眩晕,她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丝的不安和怜惜。她低下了头,她不想让他看见自己快要流下来的泪水。


就是列车要开动的瞬间,她自己都不知为什么从车窗向他扔出一支干干的玫瑰花。她还是没能控制自己的泪水,她向他挥手笑了笑,尽管她的脸上还挂着泪。


就在他们分手后的第二个情人节的前夕,她收到了一封厚厚的信,那是他寄来的。他告诉她,他十分的爱她,从没想过要和她分开。

可命运却把他交给了死神,他得了不治之症。并说,她在接到这封信的时候,他已带着她给他的那支干干的玫瑰去了天堂。她的手在颤抖,她的心在流血,她不相信这是真的。就在她证实了这一切后,她反而平静如水了。她要去看他,她再次蹬上了开往那个城市的列车......


那天,她依然看到大街上有很多手捧鲜花的人。不过,这一次她知道今天是情人节!她叫过一位卖花的小女孩,从那卖花女孩诧异的目光下,她从容地接过一束鲜艳欲滴的玫瑰。


在一面青山绿柏的山坡下,她找到了他,找到了他那冰冷的墓碑。她把那束玫瑰放在了墓碑下,又从包里拿出了他曾保管了三年的干干的玫瑰,一同放了过去,那双藏在茶色镜片后面的眼里流出了怜惜的泪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