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96节 蛙跳作战——轻取宁波(四)

不笑生 收藏 0 10
导读: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96节 蛙跳作战——轻取宁波(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梦境,我该怎么对待你,爱你?恨你?<请大家支持新书《那仁传说》>

“连长,前边一班抓住一个俘虏,他口口声声要见咱们的‘大人’说有紧急军情禀报。”通讯员刘喜在一旁忍着笑说着。也是‘大人’这个词对神州城的人来说也算是新鲜词了,一年之间也听不到一二回。

“行了,行了别油腔滑调了,告诉你们班长,由你们班把他安全护送到营地交咱们……咱们大人。”不知怎么哪!高飞说到这个词也想笑。

“送回去,估计完了天也快亮了,你们班就不要来了,回去睡觉吧!”

“是长官。谢谢长官”黑夜中的刘喜差点笑出声来。

“赶紧滚吧,耍什么怪”

赶走了刘喜,高飞再爬到前边的田坎上,举起望远镜,看不远处城头灯火明亮的宁波城。这是他们侦察连的惯例,每天晚间出动一半人手,向敌军进行紧逼式警戒。现在两个陆战团在一起,每晚当然是出动整个侦察连了。

他的侦察连分布在宁波城东门相当大的地域上,宁波城头有任何动静也瞒不过他们,唯一令人遗憾的是高飞要求到城头上进行侦察的建议未被批准。

“嘿,我没去找你们麻烦,你们还来劲了,奶奶的要打便打谁还怕谁不成。”

听了徐烈钧的报告,岳效飞在他的指挥车中,骂着打破他春秋大梦的人。

“报告“门外传来卫兵的声音。

徐烈钧应了一声叫门外的人进来,他清楚岳效飞这瞌睡虫被人叫醒的德性。岳效飞趁着指挥车里的灯光望过去,被带进来的人全身套在黑色的夜行衣当中,一条乌溜溜的大辫子紧紧盘在头上,一张脸上写满了不悦和愤怒,看他面皮约摸三十多岁,长像尚还端正,那一双狮子眉,虽说稍显扭曲,倒也不失英挺之气。

“长官,这个是他身上带的文件”押着他的侦察兵递过从他身上搜出的物品。

“噢!你过去是史可法的手下。”

“大胆,史阁部的大名也是这等卑鄙小人叫的吗?”

“吆喝,火气不挺大的。说罢,你半夜跑来见我有何贵干?”

“我陈天庞不悔我来的错,只悔我招子不亮,以为这是我大明的军队,哪知全是些土匪、强盗。”

“我们的确不是大明的军队,但同你猜的一样,我们却是打清军的军队。”

陈天庞看着眼前之人,身上盔甲古怪,说话古怪,总之没有不古怪的地方。只除了眼睛,他的眼睛中却是放射着一种热烈的真诚,陈天庞叹了口气心想即是这样如此,搏一搏吧。

高飞再次躺倒泥地上,背后再次传来响动。他一边伸出右手以连环手弩对准有响动的方向,嘴里低骂道:“他娘的,你们都不能让老子消停会儿。“

黑影里的庞然大物近了,听了他的话回了一句“他娘的,老子都消停不了,你这个老子怎么消停。“

高飞吐吐舌头心道:“坏了,骂到点子上了,这不是蒋团长的声音么。”嘴紧接着马屁连连企图挽回此面子。

“哟,团长大人亲临前线,真是使人敬佩万分……”

哼!少拍老子马屁,你不是想登城么,这下隨了你的愿了……发个屁呆啊!还召集人手跟着老子向前爬。“

听了蒋钰的话,高飞乐了道:“这不机会来了,早想上城头看看“再抬头向后望 ,明亮的月光下一排排、一路路,到处爬的都是人,心时喜道:”这仗,打大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滑过,城中等 候的梆子声三响过寅正(早上四点)参加夜袭的五千骑兵人皆显枚,马皆裹脚,悄悄出了城门向城外敌营中摸去。

指挥车中岳效飞正安排攻城战进城后,两个战车营沿城中大道穿播,控制路口。两个步兵营沿城墙运动,清理城墙上敌军,一个营为预备队。

施琅以为不妥,心道这岳长官确是少经战阵,你把敌军挤做一团,最后如何解决。神州军火器团固然犀利,可也架不住敌方人多势众。此战法也是先易后难的打法,倘若天明,敌军集齐兵将一起反扑,只怕就大大不妙了。不过生性谨慎加之肩负使命的他却是一声不吭。

岳效飞接着说道:“战车控制街道后,步兵不忙进行清剿,只守住城墙防各敌军反扑就是,直到天色大亮,补充弹药后,从四面逐屋争夺,将敌方向城市中心方向压缩。最后火箭炮覆盖射去,解决战斗。”

总兵陆千机率五千骑兵在朦朦夜色中摸向敌营,由于参加夜袭兵力较多,其中三千由副将率领主攻,自己率两千骑阵后观敌,倘若敌情有变可即时接应。

城门处,恭恭敬敬的陈天庞,仲谟二人,齐声躬身道:“祝总兵大人凯旋……”陆千机看着二人动作及脸上的一脸媚笑心道:“此二人倒也识些情趣,将来有机会……”出得城来,三千军马悄悄展开凹之阵,就待对敌展开夜袭。忽然间,陆千机心是似是掠过一毕警兆。此时按说敌军就已经该有行动,难道真是“天之将明,人之最困。”

还在他心中丝量之时,前队副将之一声号泡响起向敌营中冲东而去。

只是这声号炮不但是清军的信号,仿佛也是对面敌军的信号。就在号炮响起同时,敌营之中同时响起一阵狼声般的“嘷”叫,你说也是奇怪,那声音高低不同,却也不断,真真想不明白,谁人腹中有强此长气。

那骑兵如雷般的蹄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壮大。似乎挟起的毁天灭地的威势。转瞬间就可击碎敌军营赛赛时,也在陆总兵想感叹骑兵,三咸之时,几乎同一时刻,对面敌营中不知使出什么妖法,强烈的道道白光自敌营中射出,几乎使人目不能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