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十八章 试刀 试刀(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25/


吴有财带队下山后,脸上因为过度兴奋而导致的红晕还没有完全褪尽。

是啊,日本人死伤二三十人也没能占领的阵地,他吴有财一个冲锋就毫发无伤地拿下了,他能不兴奋吗?

岗崎冷冷地看着站在面前的吴有财,脑中突然冒出了一句中国成语——小人得志!

吴有财却没有注意到岗崎脸上的表情,而是满脸堆笑地说:“太君,叫小的下来有何吩咐?”

岗崎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用中文说道:“吴队长辛苦了!”

吴有财立刻连连摆手:“不辛苦!不辛苦!能为太君效劳,小的三生有幸!”

岗崎突然心中一动,微笑着说:“吴队长,你的忠心大大的!皇军不会忘记!”

吴有财一听这话,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连声说道:“谢太君栽培!小的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粉身碎骨以报答太君的知遇之恩!”

岗崎听着这粗俗的支那人说着这一连串成语,心中突然有种滑稽的感觉,这和因为伤亡了三十几个帝国军人而导致的悲伤形成了鲜明对比,让岗崎感觉非常不舒服!

不过,岗崎还是尽量用温和的语气说道:“吴队长,你们中国有句俗话叫‘能者多劳’!皇军的三个工兵都已阵亡,就请你的部下继续排雷如何?”

要不是用得上眼前这支那人,岗崎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这么好脾气对他说话的!

吴有财嘴角微不可察地抽动了一下,心中暗暗骂道:“妈的!我说怎么这么说话呢,原来是用得上老子!”嘴上却连连说道:“愿意效劳!愿意效劳!”

随即转身吩咐队里的两个工兵上前排雷。

那两个伪军工兵虽然害怕像鬼子工兵一样被莫名其妙地干掉,但看了眼冷峻的岗崎和脸色不善的吴有财,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到队伍前面捡起了鬼子工兵留下的探雷器,开始探雷。

那两个伪军工兵没走出多远,就踩响了地雷,沉闷的爆炸声之后,两人都被炸倒在地。

鬼子和伪军听到爆炸声都四散着寻找掩护物。

过了好一会,发现那两个工兵并不是被枪打倒之后,吴有财一咬牙,命令几个伪军上前把工兵拖回来。

那几个伪军迟疑着没有动作。

吴有财火了,举起手中的驳壳枪对准这几个伪军骂道:“妈的,你们要敢不上去把那两个弟兄救回来,老子毙了你们!”

那几个伪军心里嘀咕道:“你英雄好汉怎么自己不上去救啊?”

但看吴有财铁青着脸,不像是在开玩笑,几人只好战战兢兢地一边举着步枪朝猜测的敌人的方向警戒一边沿着两个工兵走过的路来到两个受伤工兵的身边,倒拖起这两个工兵,飞速地退了回来。

见上前救援的几个手下没有挨枪,吴有财心中突然对从没见过面的“土八路”莫名地生出了些许好感。

吴有财走到一个伤得轻些的工兵面前,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那工兵委屈地说:“我们明明用探雷器探过没反应才走过去的,可走了没几步地雷就响了!”

吴有财一愣,心中骂了一句:“见鬼了!”

这时,岗崎也走了过来。

见岗崎走向受伤的工兵,吴有财立刻一个立正,向岗崎敬了个礼,心中对岗崎如此关怀自己的部下不免生出了几许感动。

岗崎却正眼也没瞧吴有财一眼,而是直接走到那两个伪军工兵面前,蹲下,仔细看了看那两个工兵的伤口,突然伸手从一个工兵伤口里拔出了一块弹片,那工兵立刻痛得几乎要晕过去,心中不知将岗崎的女性亲属问候了多少遍!

岗崎看着手中的弹片,心中不由感叹道:“狡猾的支那人!”

转眼看见边上吴有财白痴般的眼神,岗崎冷冷地用中文说道:“这地雷是陶制外壳,所以探雷器探测不出!”

说完将弹片递给了吴有财。

吴有财接过弹片,看了几眼,终于看出这只是块陶片。刚想大拍马屁,夸岗崎目光敏锐,洞悉纤毫,但撇眼间看见一脸痛苦表情被岗崎拔出弹片的那个工兵,不知为何,竟然硬生生将到嘴边的谀辞吞回了肚中。

岗崎皱紧眉头,陷入了沉思。

这条路往前还有将近一公里,可以想象,前面的路上都布满了地雷,如果布设的都是陶壳地雷,那么不用说工兵都伤亡了,就算工兵都在,要想在天黑之前依靠手工探测排雷在雷区中开出一条路都是奢望!

岗崎暗暗叹了口气,心中第一次开始后悔带队离开骑风口据点!

但很快,岗崎就把这想法驱出脑中,更为自己荒谬的想法感到羞耻!

岗崎抬头看了看四周,终于下达了一个在他看来最为正确的命令:全体上右侧的山顶,从山里走,绕过雷区。

部队立刻遵照岗崎的命令开拔,抬上伤员,很快就上了山顶。

岗崎站在山顶,拿起望远镜看了看四周之后,目光突然停留在了东边。

那里应该是一个村子,此刻已经有阵阵炊烟升起,看来支那人一定以为自己的部队都被雷区给困住了!

岗崎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突然用日语大声说道:“帝国的勇士们!支那人正在给我们准备可口的饭菜,我们的午餐就在那个村子里享用!”

说完一指那村子,叫道:“出发!”

鬼子立刻欢呼着冲下了山,朝里垄村方向扑过去。

吴有财傻傻地看着鬼子跑下山,心脏突然没来由地抽动了几下,脑中竟然冒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无法理解的念头:“村里的人不知来不来得及跑走?”

吴有财苦笑着摇了摇头,带队跟着鬼子下了山。


岗崎很郁闷。

明明从山顶看起来那村子似乎离得很近,但现在下了山却发现一路上都是树林。而且越往前走,树林越密。

岗崎突然有了种不祥的预感,要是八路军在树林里面有埋伏……

岗崎不敢再想下去了。现在部队已经深入了树林,就算立刻后撤也需要时间,何况刚下达进攻命令不久就下令撤退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指挥官能做出的事!更不用说还要忍受那个可恶的支那军官嘲弄的眼神——其实岗崎倒是错怪吴有财了,吴有财就算有十个胆也不敢在日本人面前露出“嘲弄的眼神”啊!

岗崎想了想,命令全体停止前进,随后收缩成防御队形,又向前方派出了一个小组鬼子作为先导,并命令他们五分钟后回报,如果遇到袭击则立刻鸣枪示警。

这个小组鬼子立刻分散队形,开始搜索前进。

等先导小组出发后,岗崎又招来了几个机枪手,命令他们随时准备提供火力支援。

五分钟过去了,先导小组并没有回报。

十分钟过去了,先导小组还是没有回报。

尽管不愿意相信,岗崎还是不得不接受那个先导小组很有可能已经遇到不测!

自己的敌人究竟是什么人?加上刚刚的那个先导小组,还没见面自己就损失了四十几个优秀的帝国军人!

在这一刻,前面的密林在岗崎眼中突然变成了一个择人而噬的恶魔!

岗崎一咬牙,挥手命令全体呈战斗队形,前进!

不久,走在前面的鬼子出现了一些骚动,原来,他们已经发现了那个先导小组的尸体!

十二具尸体!

十二具头颅被割,浑身被剥得赤条条并被摆成一个圈的尸体!

这个圈,恰似大日本帝国的标志!那么,这十二具尸体摆放成特殊图形的示威意味也就不言而喻了!

这让岗崎心中的愤怒无以复加!

这群卑鄙无耻的支那人!为什么只会躲在暗处袭击却不敢光明正大地和自己作战?

岗崎强忍住胸中的怒火看着几个士兵上前搬动那十二具尸体,不知为何,心中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妥。

这时,就听那几个搬动尸体的士兵发出了一声恐怖的叫声,几道火光在岗崎的面前闪起,接着,岗崎就听到了几声剧烈的爆炸声。

帝国的九一式手榴弹!

训练有素的岗崎和其他鬼子立刻就地卧倒。

岗崎再抬起头来时,眼前又多了四具被炸得四分五裂的帝国军人尸体和一个哀嚎着四处寻找自己被炸断的腿的帝国士兵!

岗崎深吸一口气,突然对吴有财叫道:“你的,过来!”

吴有财尽量伏低身体跑了过来,说道:“太君,有何吩咐?”

此刻的吴有财早已脸色煞白,这句以前说得无比纯熟的话现在说出来也再没有往常所带着的那种发自内心的谄媚了!

岗崎冷冷地说:“吴队长,我命令你的部队,在前面开路!”

令岗崎有些惊讶的是,吴有财听了他的话后只是木然地点了点头,竟然没有提出一点异议就带队出发了,他当然不知道自己的女性亲属在随后的一刻至少被一百多人问候了个遍!


伪军们个个提心吊胆地拿着枪,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四处张望着在密林中前进。

岗崎则带着剩下的所有鬼子跟在伪军身后几十米。

令岗崎无比郁闷的是,这些伪军走出老远竟然都没遇到任何袭击!

该死的支那人!

突然,从队伍的最后面传来了一阵叫喊声。

岗崎立刻命令所有人停止前进。

随后派出传令兵询问后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传令兵很快就沮丧地回来了,同时带回一个几乎令岗崎要抓狂的消息——担任后卫的一个小组全部被杀,走在后面的机枪小队大部机枪手被杀!


看着眼前被找回的十几具尸体,岗崎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这些被杀的人无一例外,都在背部紧贴左肩胛骨内侧有一个斜斜的伤口,直通心脏!

紧贴肩胛骨从后侧刺入心脏不但可以保证一击毙命,而且由于造成的气胸还可以阻止被袭击者发出喊叫声!

好专业的手法!

要不是机枪小队一名士兵无意中回头看见一个“浑身长着树叶苔藓的绿色怪物”将一名机枪手拖入身后的密林而发出惊骇的叫声,恐怕走在后面的人都要一个个被“绿色怪物”给干掉了!

岗崎在心中苦笑了一下,所谓的“绿色怪物”当然就是自己的对手,未见过面的八路军了!

难怪自己无法发现他们,原来他们都伪装得这么好!

突然,外围有几个鬼子在发出一声惨叫后倒翻在地,透过人群,岗崎可以看见插在他们身上的羽箭!

其他鬼子立刻朝四周开火。

岗崎叹了口气,命令全体停止射击。

在这样的密林里,射击效果实在有限,既然这样,那又何必浪费子弹呢?

可恶的八路军!

但很快,岗崎脸上就露出了一丝疑惑,到现在为止,除了触雷的那两个支那工兵,整整一个中队一百四十多人(伪军中队的编制比鬼子中队要小,其实就是一个连)的支那士兵竟然连一个受伤的都没有!这说明了什么?

岗崎突然心中一动,立刻命令全体停止前进,又让所有鬼子收缩队形,而把伪军除留下一个班开路外,其他都放到外围负责部队前进时四周的警戒!这样一来,八路军就无法悄无声息地袭击帝国士兵了!

伪军们脸上都暗暗带着瞧不起的神色,闷声不响地站到了鬼子的外围。

经过这一连串的事情,这些伪军就算再笨,也看出了八路军对他们是手下留情了,所以他们对自己的安全倒没有过分担忧。投桃报李之下,这些伪军也都有意无意地将枪口指向地面。

队伍继续前进。

这回的安排看来还是起到了预想中的效果,直到走出密林,帝国士兵再也没有遭到袭击!

队伍全部走出密林后,已经可以看到前面的一条小溪和直通往那个村庄的小路了。

岗崎终于松了口气,心中不由有些暗自得意。但很快,岗崎就为自己竟然要靠素来瞧不起的支那士兵“保护”才得以走出密林而感到深深地耻辱,所以看向吴有财的目光再也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气势了。

不知为何,见再没有日本兵遭到袭击,吴有财在走出密林后竟然感到了一丝失望。

这个想法不由让吴有财大吃一惊!


既然出了密林,也就没必要再让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伤害了,所以岗崎立刻命令伪军归队,同时开路的人也变回了一个小组的帝国士兵。

不过,这个小组帝国士兵的运气显然不够好,刚走到小溪就被不知哪里飞来的子弹全部打倒!

溪水立刻变成了鲜红!

由于变起仓促,对方又只射击了一次,根本就无法准确判断出袭击者的位置!

虽然手中还有三百多人的部队,但岗崎突然有了种无力的感觉!同时,他也从身边的士兵眼中看到了恐惧!

是啊!无敌的大日本皇军是不会惧怕任何敌人的!

除了——看不见的敌人!

岗崎突然想起了几天前派出的松下小队,看来他们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全军覆没的!

可恶的八路军!

可恨的八路军!

可怕的八路军!

岗崎叹了口气,他已经可以想象出松下临死前的那种无助感!

又看了眼身边的帝国士兵后,岗崎不由惕然心惊!

自己这是怎么了?

战无不胜的大日本皇军怎么会害怕一支支那军队呢?

想到这里,岗崎立刻大声用日语说道:“帝国的勇士们!大家振作起来!不要被卑鄙无耻的敌人吓倒!我们的敌人就是希望我们恐惧,希望我们气馁,希望我们犯错!这样他们就好继续以卑鄙的手段来伤害我们了!我们能让他们如愿吗?不能!因为我们是英勇无敌的大日本帝国军人!无论面对怎样的敌人,我们都将一往无前!”

岗崎身边的一些鬼子听到他的话都开始跟着叫喊起来,但更多的鬼子则是无动于衷。

边上的伪军就更是用看傻子的眼神看向岗崎。

他们虽然听不懂日语,但猜也能猜到这日本军官这么激动肯定是在给他手下的日本兵打气!而看样子他的这个努力效果不是很好。

不知为何,伪军们现在几乎都带着幸灾乐祸的心思,仿佛眼前发生的一切,都与他们无关!

他们都感觉到了从未见过面的八路军对他们的网开一面,所以大多人心中已经暗自下了决定,如果八路军真的出现,那自己也不朝人家射击,就算是报答吧!

队伍再次开拔。

毫不意外的,这回走在前面的几个鬼子再次被暗处飞来的子弹击中。

这次岗崎终于推测出了子弹射来的方向了,立刻指挥所有的掷弹筒和那两门迫击炮对准一个小山坡射击。

可射击了没多久,就从暗处飞来了更多的子弹,炮手和操作掷弹筒的士兵不断被冷枪打倒。

这回还是没有一个伪军士兵被打中!

伪军士兵早就知道该怎么做了,任由子弹横飞,个个都把身子伏低,连头都埋在地里。

岗崎看得火冒三丈,提起一个伪军士兵就是“啪啪”两巴掌,把这伪军士兵打得晕头转向。

岗崎一把拔出军刀,架在这伪军士兵肩膀上,几乎是吼叫着用中文说道:“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为什么不开枪还击?”

这伪军士兵无辜地说:“太君,俺就是想还击也不知该朝哪放枪啊?”

岗崎脸色一变,右手突然用力将刀一拖,刀锋迅速划过那伪军士兵的脖子,割断了他的左侧颈动脉。

鲜血立刻从他的左颈伤口喷了出来!

这伪军士兵手中步枪立刻掉落在地,一手捂住正喷出鲜血的左侧颈部,一手指着岗崎说道:“你……你……”

话没说完,就倒了下去,双腿抽动了几下就不再动弹了。

边上的伪军听见异样,转身抬头看见这一幕,都不由自主站了起来,慢慢的,都围到了岗崎身边。

看见这些伪军脸上的愤慨表情,岗崎略有些惊慌地说:“你们想干什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