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前,我的家在中朝边境(一)

从前,我的家在中朝边境(一)


小时候,我在靠近中朝边境的一个小县长大,那是我的故乡。近来坛子里关于“棒子”的帖子多了起来,可能就是因为从小在边境长大,所以比较关注,慢慢地,想起很多从前的事。

我是汉族,可是那时候,我身边有很多朝鲜族,小时候住在家属院的时候,我家的隔壁就是鲜族。

沿着公路,从家属院到幼儿园大概有两三里路,小时候觉得老长了。幼儿园的小孩一半是周围农村的,一半是我们这些住在家属院的。放学的时候,为了安全,老师要求我们站成两排,一排是小男孩,一排是小女孩,手拉手站队走。那时候我还是“排长”呢,负责带队和管这些小孩,所以总是走在最前面。最前面的小女孩就是我家隔壁的邻居,一直记得她的名字是“洪娜妹”,是朝语的名字,可是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到现在也不知道。那时候,老喜欢她了,特别是她的小么手指头,特别尖,特别细,所以最愿意跟她手拉手了。她父母全是鲜族,和我父母的关系也很好。两家只隔一道墙,我妈妈经常就站在院子里和她妈妈唠喀。她爸爸是挺有能耐的那种,开了我们那里第一家小卖店,文革刚过不久呀,现在想想他真是挺有勇气的。小时候吃个饼干什么的可不容易了,她那时候就经常拉着我的手,到她家的小卖部拿饼干给我吃,也从来没听说她爹妈说过什么,哈哈,比姜昆相声里偷人家棒子面粥吃,让人家家长找到家里的那个小伙子强多了!她还有个奶奶,是典型的老式的鲜族人,就是平时也穿布垃吉那种。秋天的时候就在她家的院子里架上大锅,用玉米酿高丽糖,黑色的,吃着特别粘牙那种,做好了,也总是给我家分上一大块,过年过节的时候还会做“瓜吉利”,也是糖做的,很好吃,一般是鲜族人喜庆的日子吃的。对这些我印象很深,可能也是因为年纪小吧,回忆只是些片断,可总记着这些。

幼儿园的老师也是鲜族,姓什么想不起来了。只记得她的头发很长,很飘。她很会唱歌、跳舞什么的,对我也特别好,长大后好像也听妈妈说起过她,但再也没见过。那时候她教我们唱鲜族歌,现在还能想起两句:“呜哩噢吗给不给,汉那努素哟”,好像是妈妈过生日之类的。后来搬家的时候,挺不舍得的,她问我会给他们写信,当时我好像答应了,可是好像那时候我还不会写信呢。

除了“红娜妹”,家属院里也有几个鲜族孩子,但都不太记得了。小时候会说几句鲜族话的,但大多都是骂人的,特别是跟鲜族小孩对骂时用的,还有就是跟他们骂架时的顺口溜,什么“高丽棒子大裤裆,辣椒面子狗肉汤”之类的。记得有一回跟一个大一点的鲜族男孩玩的时候,用这话说他,他说:“高丽就高丽呗,干什么还得加个棒子”,不太高兴,那时候我才知道,他们不太愿意人家叫他们“高丽棒子”,但为什么大家会这么叫,我到现在也不太清楚。还有他们和汉族的一个区别就是好像比较爱干净,但家里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大家就是泡菜之类的味吧,我们一般管这种味道叫“高丽味”,现在也觉得鲜族家里的味道和汉族明显不同。这也算是挺有意思的吧。不过那时候,我无论是对鲜族,还是对朝鲜人,都没有恶意,觉得他们挺好的,只是不同民族而已。

[慢慢写,不着急]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