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霸业 6 65

wwll1234 收藏 0 5
导读:帝国霸业 6 6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2/


就在雨菱揣测叶鹰这次会议不让自己参加的原因时,叶鹰单独和她进行了一次长谈,内容不得而知。之后,雨菱搬进了天鹰军校,而天鹰军校也新成立了一个机构——技能部。而财政大权有费信的兄长费义、费礼二人分管,情报系统暂时有万金楼的杜杀接管。但秦州内的情报系统则在之后逐步转交给了监察厅,叶鹰也将它暂时交给了兰芷婷曾经的卫队长柳雨负责。


这一举动让人有些弄不明白,之前的会议将这位万宝会名义上的当家、如今秦州财政情报两大要务的主脑排除在外,不能不让人联想到其人犯了严重的错误,被排除了权力中心。可是,身在权力中心的费信、雷多特父子和张良、兰芷婷都清楚技能部的含义,并不是表面上的对于武功的研究和人体机能的开发,而是关系到军队的命脉——军用武器的研制和改进!这样一个部门有并不擅长研究的雨菱担任,而将其调离擅长和熟悉的财政、情报系统,实在有点让人费解。


当然,叶鹰是不会解释的,当事人雨菱也不会闲着无聊四处找人说:我是为了在军校里潜修武学,我有病,是为了治病。如果她真得这么做了,那才是有病呢,还病得不轻。


不过,雨菱还是谨慎的交代了接替他的杜杀,“把秦州八个紫级情报人员冬眠,其余所有一切全部交出去,一个都不留。没想到姓叶的这么精。”


“大小姐,这样我们对于秦州的控制就等于为人作嫁了,我看把那些店铺的情报站点交出去,其余的——”杜杀显然不同意雨菱的意见。


雨菱忧心满怀的说,“叶鹰已经嗅到了什么,我们不能再让他起疑心。他一定在洛城翠竹山庄设有密情系统。而且飘香会这次任务失败后,主管天龙、圣华的“天圣堂”堂主夜无影不知所踪,天圣堂遭重创后所有的情报人员都失去联络,青衣楼分裂,一直处于监控之下的情报站也消失不见。当时有人发现叶鹰出现在虎踞镇,如果是他接收走了夜无影和青衣楼,我们最好还是冬眠下来。以夜无影的地位和才智,不可能不了解其中的一些蛛丝马迹。这次他借机疗伤把我调开,也许是给我们一个机会,也许是要动手;不管是哪一个可能,我们都没有足够的实力反抗,倒不如重新计划。你和他谈谈,王强已经完了,我不同意原来的计划。”


“你的意思是,我们改为全力支持叶鹰?”


“不错。”


杜杀有些犹豫,“叶鹰是一个看不透的人,目前已经失控了,如果得到我们的全力支持,到时候我们一点希望都没有,恐怕他不会同意。”


雨菱有些苦笑,自嘲地说:“其实我们现在都清楚,那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有能控制他。并不是有了钱,随便找个人就能成功的。看看叶鹰,随便来场战争,金山银山就有了。他老了,江湖上的腥风血雨已经让他不能做出正确判断了。”


杜杀半晌才说道:“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恐怕不会听我们的。”


雨菱一改平时的沉静,眼光中透着犀利,果断地说:“杜老,我们不能看着他越陷越深,你立即采取措施,将情报系统脱离出来,二妹那边等时机成熟我亲自和她说。”


“好吧。”


由于魔族和人的经脉稍有不同,所以叶鹰的治疗方法是由他指导,“残影”卡巴斯用针。事先已经仔细研究了整个治疗过程,而且为了确保不出意外,卡巴斯甚至在自己身上亲自试了一遍,结果自然有效——他体内被天魔殿中下的用于控制心神的禁制,在他自己强行冲破之后就残留在了四肢经脉,而且还伤到了脑部,时时出现隐痛。如今行针之后,残留在经脉中的精神元素驱除干净,脑中也一片清明。于是在妻子经过了七天药物疗程之后,他就迫不及待的要求叶鹰开始。之所以不自己动手,因为行针的顺序、手法每次均不相同,而且针的大小、材质也不相同,以他的聪明都难以记忆,何况他是如此爱惜他的妻子,万一行针出错或者是出现意外反应,他自己也难以应对。


不过在叶鹰看来最难以解决的问题,卡巴斯却毫不在意。为了观察被治疗者的任何一点细微的反应,不得不让患者裸身,这一点让一向风流的叶鹰竟有些难以开口,他数日来感动于卡巴斯的情义,把他当兄弟一样看待,以至于迟迟不开口。可是见识了叶鹰神奇的医术,而且自己的妻子吃药之后这几天的略有起色,卡巴斯早已将自己当成了叶鹰的继纳(订立生命契约的仆人),何况现在人家是作为医者出现,所谓医者父母心嘛,他早已经料到会这样,所以提前征询了妻子的意见。


当叶鹰犹豫的说出来时,卡巴斯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让叶鹰觉得十分意外,甚至以为魔族都喜欢人家看他们的老婆的裸体呢?就在此时,他兴起了到魔族旅游的念头,目的嘛,不说大家都知道了!


可是,当在治疗专用室,卡巴斯脱去妻子的内衣时,叶鹰看到的并不是一具完美的女性胴体,甚至连一具普通的身体都不是。浑身上下皮包骨头,而且黑斑散布,有些皮肤地方已经被魔气烧炙滥开,简直有些惨不忍睹。


巨大的心理反差让叶鹰有些不忍再看上一眼,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可是卡巴斯飞身跪在他的面前,眼神中那种凄婉和祈求之色让他不得不深吸一口气,再次睁开眼睛,仔细观察了卡巴斯妻子全身,仔细诊号左右两手经脉,然后顺着每条经脉逐寸逐寸的检查。


如果不是妻子目前的惨状,卡巴斯几乎怀疑叶鹰在趁机占便宜了,可现在看到叶鹰越来越凝重的神色,他的心就得越来越紧,越来越紧,却始终不敢大出一口气,生怕因此而影响了叶鹰的判断,危及妻子的生命。


经过了四个时辰之后,叶鹰终于收了手,神情萎顿的低声说:“太棘手了,魔气浸入四肢百骸之后,又产生了变化,不能一次清除。”结果没有想象的回应,他回头一看,卡巴斯因为长期的心脏紧张,已经昏迷在病床旁边了。


摇了摇头,叶鹰上前唤醒了他,卡巴斯第一次露出惭愧之色,然后紧张的问:“怎么样?能行吗?”


“原来的方案不行,需要一条经脉一条经脉慢慢驱除魔气。你先休息一下,晚上开始吧。”


“不用休息了,现在就开始。”


叶鹰摇了摇头,“治病不是靠这一会儿,而且你已经累了,手难免不稳。”


卡巴斯一听,少有的在别人怀疑自己的身手时没有反对,乖乖的坐下静修,留下叶鹰在苦思。


卡巴斯没想到治疗过程会如此艰苦,不下于与数个绝顶高手拼杀!他记得很清楚,仅仅足少阴肾经一条经脉,就下针七万三千零四十八次,自己在进行了五万次的时候手已经不稳了,被叶鹰替下。本来他还对叶鹰有些怀疑,可是看他的手法一点都不亚于自己后,几近虚脱的自己又一次瘫坐在地上,为了坚持不让自己睡着,他继续数着叶鹰下针的次数,此时他早已经放弃了自己偷学这无名神针医术的想法,而且他还怀疑叶鹰连续说了五万个穴位名称,怎么不渴呢?不过当叶鹰停手的时候,他有时间看门口的水桶时才发现里面的水已经被喝干了。


治疗过程用了整整一夜加上半个白天,结束后两个人都累得不想动一下,唯一能让他们欣慰的就是,这条经脉经过之处,原来的黑斑消失了。此时的患者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她事先被龙昭用魔法催眠了!


由于卡巴斯的妻子已经十分衰弱,承受不了连续的针灸治疗,所以在每次经脉针灸之后,都辅以药物缓养。虽然卡巴斯很少知道药物的价格,可是妻子却令他意外的告诉他这些药物每一样都价值不菲,甚至其中的一味——天心草,价值万金且可遇不可求,光是每天的一碗药恐怕就值万两黄金了!就算再没有经济头脑的人也知道贵重了吧?至于为什么妻子知道这些,他并没有问,妻子不愿意告诉他的他从来不会问。


治疗的间隙,叶鹰主要用来写书,至于写的什么,就没人知道了。


就在四月,进行的如火如荼的印月和大食之间的战争却突然间停了下来;与此相反,魔族在远东加强了清剿,对胡朗举起了屠刀,随时准备给予致命的一击。这时候,最要命的莫过于粮草了,经历了去年的战乱,半个大陆都不同程度缺少粮食,可是如今,两月来的干旱使得战争突然停了下来,似乎老天还想再给人们一次和平的机会,挽救尚未完全疯狂的人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