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霸业 6 64

wwll1234 收藏 0 0
导读:帝国霸业 6 6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2/


由于战争,马匹大多已经被征作军用,以至于四处的盗匪看到马匹就动手抢劫,如今在此居然有骑马独行之人,雷多特自然要上去看看。这一带现在可是他的辖区,他已经看出了那匹马的神骏,起了那种念头。于是三人就放慢速度向来者行去。


到了近前,才发现马背上原来有两人。一男一女,女的看起来病恹恹的,靠在男的怀里。男子一身普通的深青长褂,牵着缰绳的双手刚好将女子揽在怀中,马右侧斜挂着一把刀,看样子像是一匹战马。男子神情有些萎顿,但眼神中那隐含的锐利和决然在他看似不经意的瞟过三人时被叶鹰捕捉到,叶鹰心内突然感觉到:这是一个失去希望的极度危险的人!右手下意识的按到了星月刀上,这才仔细打量二人。


雷多特和兰芷婷在来人接近到三丈左右时,感觉到了一股死亡的气息,特别是天悟之后的兰芷婷,感觉更是灵异,在二人又靠近了一丈之后,面色突然一变,低声说道:“是魔族。”


雷多特突的打了一个激灵,就连叶鹰心里也不像表面表现的那么平静,脑中不停的思索可能发生的事情。


原来当年神魔战争结束后不久,百族战争爆发。魔界叛乱过来的那支魔族建立了圣魔帝国,并且和人类与兽人签下了永世互不派人进入对方领地的条约。近千年来,也不是没有魔族人进入人族领地,只不过全部是个人行为,在人族的天神宫和神六族的联合绞杀下,不是曝尸荒野,就是被迫返回圣魔国,就连龙蛇混杂的远东也只是有少数的低级魔族出没,高级皇族一直紧守约定,从未踏足其余大陆。不过叶鹰在天心族了解到,在近几十年魔族在天风大陆出没的级别越来越高,虽然没见过魔族皇族,但天魔殿——这个相比于人族天神宫的魔族武学圣地,培养出的高手并不逊于普通皇族频频出现在天龙和圣华境内。加上魔族今年对于远东的占领,不能不让人联想到魔族有撕毁祖先约定,进军富饶土地的决心。这对于一直在条约保护下,毫无防御准备的天风大陆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的考验。


而目前正在考验三人的,就是眼前这个魔族怎么能穿越圣华和天龙几千里国土,躲过各族奸魔队的绞杀来到安西,意欲何图?该不该拿下?能不能拿下?


就这样,来者的马在三人组成的品字形空间缓慢穿过,一切就像是安排好的那样,来人似乎看不到三人的存在,从前到后都没有什么动作。作为一个顶尖的杀手,又经过了天悟,叶鹰的直觉告诉他——马背上的男人蓄势待发,三人只要有所动作,必有一人重伤甚至身亡,或许自己就是目标也说不定,他没有把握躲过去那致命的一刀。他不知道另两人现在的想法,但是他的经验告诉他,自己三人已经陷入被动,不能让雷多特鲁莽行动,引发那致命的一刀。无论这一刀砍向谁,他都没办法承受结果。所以他在来人越过身边,只剩下马尾的时候,说了一句看似莫名其妙的话:“你需要雪精。”


“对,我需要雪精。”


来人没有停,哪怕是一瞬间的迟疑,叶鹰也能脱离他的锁定,把他致命的一刀控制在有限的损伤内;可是他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仍然保持着原状前进着回答。


叶鹰第一次发现自己陷入了极为被动的局面,面对着一个极为可怕的高手,一个和自己一样,刀刀见肉索命的残忍的高手——对敌人残忍,对自己更残忍!为求敌人一命,不惜自己的生命作陪。


要知道,人都是顾惜生命的,在突然发现对手根本不在乎生死时,难免有一丝停顿,考虑是该继续自己的武器刺向敌人的还是回来格挡;一丝停顿往往就要了自己的命,也给了敌人逃生的机会。


只见叶鹰额上已经出现了细密的汗珠,缓慢地说道:“据我所知,雪精已经在两百年前失传,目前的天圣山上并没有你要找的东西。”


对方又继续前进了三丈,三人突然觉得身上一松,转过身来却看到对方已经回转马头,正盯着叶鹰问:“你知道骗我的下场吗?”


叶鹰不得不佩服对手的高明,三丈是自己发动攻击的有效距离,如今对手却在三丈之外,或许这是他的杀伤距离吧。他看了一眼对方怀中的女子,突然问道“你爱她?”


叶鹰没有回答他而反问了一句,男子居然没有生气,低头看着怀中的女子一眼,再次抬起头时,眼神中多了一些生气和柔情,“对,我爱她。”


“她中了魔族的秘传绝学——灭神诀,即使有雪精也救不了她。”


男人一点都不感到奇怪,叶鹰竟然能看出妻子的伤,就像那是很自然的事情。“师傅告诉我雪精能延续亚娜三月生命,我不敢奢求太多。”男子的右手温柔的抚摸着怀中女子的金发,但叶鹰一点都不怀疑下一刻他就能把刀放在兰芷婷的脖子上。


“据记载,人族有一种针灸之法,曾经成功的救活了叶家第一代家主叶子昊的性命,而他受的唯一一次伤就是灭神诀。”叶鹰想起了家族史中记载,不由得提了出来,事后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提了出来,他给自己的解释是:因为他抚摸妻子的动作使我感动。


“我不会,也找不到会的人。”


“我知道。”叶鹰一句话刚刚说完,嘴还没有合上,就看到男子突然跪在了马前,怀中仍然抱着自己的妻子,他甚至此时才看到男子掠过三丈距离的残影,心中更是赞叹。其实他也不用过于羡慕别人,他不知道他的眼睛变成妖异的红色之后,速度比这更快。


“救我妻子一命。我的命就是你的。”


叶鹰不得不下马,先扶起他,却突然鼻子一酸,流下两行泪来。他想到了自己,人家可以为妻子不惜生命,可自己呢?她根本不需要自己的保护,自己连舍命的机会都没有,实在是比对面之人还要可怜。相比之下,他倒是羡慕起人家来了。


还好他没有持续很久,思索了一下后对男人说:“这种针术虽然传了下来,但人类和魔族的身体毕竟不完全相同,再加上其它的原因,我并没有把握。”


沉默,难耐的沉默……


打破这沉默的,是一直合着双眼,被叶鹰认为昏迷的女人,只听她用几不可闻的梦呓般的声音说:“我愿意试试。无论生死,都十分感谢。”


叶鹰再看男人时,男人眼中满是那种决然之色,点了点头。


雷多特多年之后,回忆起自己第一次见到金鹰大帝四大护卫之一的残影的一幕,仍然心有余悸。他在书中这样描述,“我毫不怀疑,我只要说一个字,不——只要粗重的呼口气,下一刻就能看到自己身首异处。我感觉他那把斜挂在马侧的刀就象放在我身前三尺之处,随时都能要我的命。他给我的恐惧甚至超过大哥,毕竟大哥是自己熟悉的,而且充满人情味的;而残影,就像一块冷冰冰的石头。当他的妻子死后,他就变成了一把血淋淋的带有诡异魔眼的刀了,带给人的除了死亡,还是死亡。我曾经问过当时在场的三姐的感受,他告诉我,这个人根本无视生命,无论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如果当时有谁在他经过时打破了平衡,他的刀将会和大哥一同奔赴地狱。”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