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霸业 6 63

wwll1234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2/


印月在龙之帝国的2万皇家骑兵抵达秦州之前,已经发动了对于大食这个邻邦中唯一的大国的全面战争。印月王一眼就看穿了天龙的外强中干和各势力的防御态度,对一直以来侵扰自己的苍蝇挥起了惩罚的拍子。


叶鹰到了秦州之后,对上上下下都进行了一致的称赞,以至于高层主脑心中更是忐忑不安。官场的一直习惯就是骂得越狠,批评的越严厉,证明越信任自己!所以,除了公主龙昭不懂之外,雷多特、兰芷婷这两个饱经叶鹰摧残的人士开始寝食难安,反复思量自己哪里做错了,以便及时检讨,或能躲过一劫。


张良也在为自己数次的行为思量,慎重的考究自己是否留下了漏洞,叶鹰是不是会怀疑自己?自己要不要去主动承认,以求宽恕?费信虽然不怕,但也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作为。当龙昭问道自己发表昭告来换帝国装备对不对时,叶鹰着实把她夸奖一番。可是当她将这些原话告诉兰芷婷和雨菱时,二人经过仔细推敲,得出了一个结论:叶鹰不赞同这个做法!


就在各人都准备就此检讨之时,叶鹰召开了归来后的第一次会议,到场人员:雷多特、龙昭、兰芷婷、张良、费信、赵武、海蓝亚察、蒙凉、陈之山、度墨黑、司徒平恬。贵州系的重要人物全部出席,而主管情报和财政的雨菱却被排除在外,让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叶鹰首先说道:“赵老将军和各位领兵来此,在下未能迎接,在此以茶代酒,略表歉意。”在众人愕然的当儿,叶鹰将茶一引而尽,自有洪门的心莲在一旁斟满。


“今天请大家来,就是要解决一些事情。大家都是明白人,多余的话也不用说了。主要是军政改革的一些残留问题。有以下几个决定:第一、宪兵暂定为20万,有我亲自负责对整个监察系统的管理;二、警卫厅有费信任厅长,尽快结束整改。所有警察开始进行城市巷战和维护治安的业务训练。三、预备军和民兵合二为一,成立国防厅,负责预备役的训练和动员征召。我想找一位办事能力较强的人来做这件事,暂时先有费信代管好了。四、城防军开始进行巷战训练和城墙防御作战,成立城防厅负责统管,厅长我建议由雷诺叔父担任,如果各位没意见的话,就暂时这么定下来。”


这个问题是一个十分敏感的问题,贵州一系自然不会插言,费信对于权力并不看重,而且雷诺来做这个位置,无论威望还是能力,都足以胜任。可是这样一来,秦州的兵力几乎都控制在雷家手里,对叶鹰自己可能是一个威胁。兰芷婷本来要反对,可是转念一想,叶鹰一向诡计多端,既然提出,必有原因,于是也不出言了。张良虽然说是政务首脑人物,可是他目前还没有什么大的影响力,他自然不会去得罪雷家父子。龙昭根本不明白什么意思,心思早跑到叶鹰带回来那本在天心族的魔法研究记录上了。


唯一反对的就是雷多特,“我爹现在担任天鹰军校的校长,负责为军队培养基层军官,工作十分重要;再说他也不想过于操劳,早就退出军中,我看还是另外找人吧。”


“这件事先放一放。下面讨论一下蒙将军等人的安排。”


听到此话,贵州诸人不由得有些紧张,当然老将军赵武除外,他已经没什么好计较的了。


“大家都知道,帝国给了我们20万人的军团编制,另外还有一些战马。目前我们的野战军团没有那么多人,可是却有很多的城防军将领要求升到野战序列。让谁升不让谁升都不合适,所以我决定:我们不偏不向,也不搞小动作,一切凭实力说话。”


“对,咱们当兵的都知道,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雷多特在整编第二军的时候,贵州过来的兵颇多不满,自己这边不少将领也说应该先考虑秦州兵,所以他也赞同此方案。


没人反对,就算通过了。叶鹰再问, “除了赵武将军,你们几个谁愿意进入野战序列的?”


贵州系的将领除了赵武,忽一下子都站了起来,叶鹰摆手让他们坐下。“想必都已经知道了吧,这里以旗为作战军团单位,你们除了保留原班人马之外,自行从预备役征召补足5000人,一切照制度来,开支有财政上负担。自己负责训练,三个月后进行比试,决定最终结果。有什么意见可以提。”


陈之山犹豫了一下,问:“我们内部的旧有兵力能调整吗?”


“当然可以。对于你们几个,自己可能会觉得自己是外来户,应该联合起来。其实时间长了就好了。不过我建议你到宪兵序列来帮我,如何?”


既然最高长官伸出了橄榄枝,本来没什么理由拒绝,他还是看了一眼旧上司蒙凉。蒙凉笑着说:“公子也是为我们好,多一个人,我们各自的老兵相对就少一些,成功几率就低。况且跟着公子多学点东西,这是多少人想求都求不来的,还不赶紧答应。”


结果,陈之山就此成为了叶鹰的第一个宪兵旗长,在后来的一生中成为金鹰大帝在监察系统的一员得力助手和坚定拥护者。


叶鹰在得到陈之山的回应后,继续自己几乎一言堂似的会议,“我们到时候将组织40万人共80个旗的城防军参加演习,捉对比试,赢的胜出。共有4万匹战马提供,所以骑兵的竞争会更激烈,每四个团竞争一个名额。这次大比武有张良、费信和雷多特组成演习指挥部,负责具体的工作,我将亲自监督,防止有人搞小动作。失败者将领进入国防厅任职,队伍留给城防部队,任何人不得例外。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五月1日开始正式比武。”


喝了杯茶,润润稍微干渴的喉咙,叶鹰将目光转向赵武,“不知赵老将军想到那个部分任职呢?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赵武觉得有些突然,不过他想了想之后,已经有点明白叶鹰不准备让他再上战场了,不管是怀疑他的能力也好,还是为了他的安全着想,他在贵州本来已经脱下军装,也就无所谓了。“我已经老了,帮不了什么忙,如果公子认为我还可以做点什么事的话,不如让我到国防厅帮助训练民兵好了。”


叶鹰正有此意,这样一方面借助他的资历可以压服一批预备役军官将领,也避免了上战场的危险和劳累的工作,还可以在之后解决贵州问题发挥作用,一举数得。之前也想过让他到军校去,可是他太正统,恐怕教导不出优秀的将领,顶多是那种实战类的中下层军官,所以最终没有提出来。“那就有劳老将军了,由你负责预备役的训练,我也就放心了。”


最后,叶鹰谈到了一个看似不重要,但最终影响了整个帝国的话题,“对了,从南边迁过来的那批孤儿,我觉得还是单独建立营区生活比较好。我决定把孤儿集中起来,让他们不至于遭受歧视。张良,你明天负责此事,在安西城外选一片适合的地方,不要太远,建造一个营区供使用,图纸我已经设计好了。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希望大家抛开小算盘,拧成一股劲。”


结束会议后,叶鹰把兰芷婷和雷多特单独留下,三人骑马出城,在无人的路上,放马缓行,叶鹰问:“芷婷,我听昭儿说你的功力恢复了,,是吗?”


“我想可能是在草原的悟道的原因吧,功力虽然恢复的缓慢,但比原来纯正了不少,而且我的魔法力也增加很多。现在公里恢复有四成左右。”


“那我就放心了。我想让你担任新成立的第二军统领,别的人我不放心。”


兰芷婷对此也曾经仔细想过其中的问题,于是回答说:“大哥,其实我一直想和你谈谈,可是你总是忙得神出鬼没的,一直拖到今天。我发觉雨菱有些——”


叶鹰摆手制止了她,“我知道,我正在查,等一切清楚了再说,万一是误会,莽撞行动就不好了。”


雷多特有些不明所以,只不过现在他没敢问。他开始考虑要不要把之前勒索费信的那批物资取消呢。


“你知道我就放心了。我有个想法,我记得在天风学院时,咱们曾经研究过战术阵法,我觉得可以试一下。”


“嗯,这些老祖宗传下的东西还是有用的。有必要教授一批中下级军官阵法,这件事有你来做好了。”


“对于皇家骑兵,不知道你打算如何安排?”兰芷婷问道。


“我不准备编入其他军中,让他保持编制,作为独立力量使用。况且他们对于龙家极为忠诚,还是有龙昭公主控制比较好。怎么了?”


“这一段我一直在想,我们是不是把骑兵独立出来,这样即使发生问题,也有准备应对的时间;还可以增加我们的快速反应能力。而且我们现在具备这样的条件,除了西北军,骑兵来自各个体系,如果等到以后分割,恐怕会遭致军方的集体反对。”


“这个我倒没想过,不过确实如此,等第二军成立时一并实行吧。还有什么问题吗?你现在比起原来那个疯疯癫癫的丫头可是思虑周全多了。”叶鹰开着她的玩笑。


“我认为应该组建你的亲卫营,专门负责你的安全。”还没等叶鹰反驳,兰芷婷已经白着眼睛说:“你一定又准备臭屁你的武功如何如何高强,只有你杀别人,没有别人能杀你了;你又说以你的五行术造诣,即使打不过也能逃得了是不是?可是你要明白,这关系到身份和体面!况且有一支强大的警卫部队,也可以威慑不轨之徒;可以作为机动部队应对突发事件。”


叶鹰笑了笑,“你确实比以前更了解我了,那就组建好了。我看这样好了,我只有你们两个兄弟要照应,就一起训练一批精锐做警卫如何?小雷的亲卫再集中训练一下,你也选一些人,我的就那些孤儿好了,让他们在战场赢得自己的荣誉吧。”


“好吧,我没什么意见。小雷,你说呢?小——雷”最后一声兰芷婷是扯扯喉咙喊的,把我们正在想着自家事的威风凛凛的雷大将军一下子吼到了地上,战马受惊,刚扬蹄欲奔,被叶鹰硬生生拉住缰绳,前蹄人立而起,嘶叫连连。


雷多特狼狈的从地上爬上马背,摇了摇头,“怕了你了,真受不了你。”


“老大要帮你训练一下亲卫营,传他们几招,免得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被人莫名其妙的干掉。”兰芷婷显得十分开心,看到雷多特的狼狈样,自从天风学院分别以来,已经很久没有戏弄这个一向端重的四弟了。


“我早就想老大教教他们了,这敢情好,我直接把你们俩的人也出了得了。要说战斗经验,还是西北军的老兵更实用,那可不是训练得出来的。”雷多特以为八成要从他那里挑人,还不如大方一点自己说出来,还能落个好。


“不用了,你挑500人,回头我通知你就行了。我的未来亲卫就叫“黑鹰旗”,扬名天下,哈哈哈……”叶鹰很白痴的笑起来。


“我的叫“天雷中队”,一个中队就够了,横扫大陆。呵呵呵呵”雷多特也变得不正常了。


“神经病……”兰芷婷和叶鹰一致评定。


就在三人嬉笑纵马之时,一匹远处缓步而行的马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