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之神 第一章 第三十八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9/


第三十八章



第二天,在北上的列车里,杨军威趁着柯敏霞午睡时,把侯捷和黄玲玲叫到卧铺的过道上关心起了田园的个人问题来。

昨晚,他也看出了黄玲玲有难言之隐,因此也就顺水推舟的答应早点休息。回到他和侯捷住的房间,他就迫不及待的先问起侯捷来。

侯捷回答并不令杨军威满意,他说他也关心过嫂子的个人问题,甚至还把二营指挥连长贺建军拉去相过亲,没想到却吃了一个闭门羹,让贺建军这小子回来后对他好一阵臭骂,现在想起来都还心有余悸。

“……不过听玲玲说,她们医院哪个周医官倒还‘贼心不死’,至今还在等她追她,好像非她不娶。”

“你也不要说的那么难听,什么贼心不死,那叫痴心不改。”

“是是是,我用词不当。这事啦,你明天找机会问问玲玲,也许她比我清楚。我一个大老爷门关心嫂子的个人问题,有时也真的是难以启齿。”

“这倒也是。睡觉,明天我找机会问问黄玲玲。”

“别忙,你老实告诉我,哪个柯敏霞是不是你的女朋友?”

“正式认识才几天,还没私定终身呢?”

“这就好。” 侯捷掏出一盒烟来,递给杨军威一支说。

“好什么好?你想让我打光棍是不是?我告诉你啊,你别光顾自己结婚,让我去当王老五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好像听玲玲说过,嫂子在等一个答应永远要照顾她的人,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十分清楚。呃,不会是等你吧?”

“你瞎说什么呀,这是不可能的事。” 杨军威嘴里这么说,心里“咯噔”一声,暗自想到,这下事情变得严重了。自己亲口答应过田园要永远照顾好她,可那是与爱情毫不相干的一回事。

“也许我真的是瞎说,不过女人的心也真难捉摸。你看哈,今天嫂子的表现也真的怪怪的,好像有点反常,连送我们的结婚礼品也是叫你给我们带来。”

“我到没感觉出来,因为毕竟分别了三年。战争可以改变人的性格,时间也可改变人的个性。”

“可是有一句老话叫‘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你不会不知道吧?”

“知道。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起早呢。” 杨军威摁灭烟头对侯捷说,他想早点结束谈话,因为他感到有些心烦意乱。

侯捷呢,却精神蛮好,他很想和杨军威通宵达旦的畅谈,讲述一下三年里团发生的变化,还想向杨军威了解一下军校的情况。

看见杨军威心事重重的样子,也就故意伸了伸懒腰表示了困意说:“行,睡觉,反正明天在火车上有的是聊天时间。”

这一夜,杨军威是不知道怎样熬到天明的。……


车厢外,黄玲玲沉默不语了好一阵,又连续不断的撩了好几次耳边的头发才说道:“田姐心里有人,只是不好意表露而已。”

“你不是协理员吗?你帮她协理协理不就成了吗?” 侯捷开着玩笑的说。

“这是女人的情感问题,你能协理?你能协调?就是坐在我对面的最佳人选都失去了‘协调’的资格啰。”

“没有那么严重吧?” 侯捷似乎也听懂了一点,撸了撸头发问道。

“你们可能有所不知,田姐现在是为情所困。问题是怎样帮她跳出这个情感圈子。再这样下去,我怕她支撑不住了。”

“这我们就外行了。” 侯捷说。

杨军威没有说话,黄玲玲两句话就让他心里明白,田园之所以到现在还孓然一身,那是真的在等他。说实在,他从来也没有想过要和田园谈恋爱,更没想过会出现今天这样令人尴尬的结果。他对她的关心照顾也只是出于对战友嘱托的责任,并没有含一丝杂念在里面,相反却光明垒落,雪白晶莹。

“侯捷啊,你别傻儿巴几的只知道抓头发,那智慧不在你头发里,在你大脑中。你得帮我想想办法,这到底怎么办?一边是战友的妹妹,一边是战友的妻子,我总不能脚踏两只船嘛。再说了这两种爱不一样,一种是我想和她组建一个家庭的那种爱,一种是战友嘱托的一种责任的爱,两回事嘛?”

杨军威说得很有些无奈,前几天柯敏霞还开他的玩笑说,田园的眼神对他很特别,是情深意长的那种,他还不信。现在黄玲玲也说了,虽然说的很隐讳,但也一听就明白。现在的杨军威是不想让两个女人都受到伤害,伤害了她们当中的任何一个,都会使他于心不忍,会痛苦一辈子的。

看见杨军威有点着急的样子,侯捷和黄玲玲都没笑,反而是一下子觉得事情真的一下变的复杂和严峻起来。

“没有其它办法,我看你探亲后回去对田园开诚布公的谈一下,来个快刀斩乱麻。” 侯捷出点子道,他的重心开始移向杨军威一边。

“这就是你的办法?完全是一个馊主意,我不同意。田园姐心里面也够苦的了,你不是女人你不知道,你没见她看见小柯后就更加沉默寡言的了。一个自己等了三年心爱的人,不想却眼见他与别的女人谈起恋爱,成双成对的,这是不是对她有些残酷?”

“夫人息怒,凭心而论,严格的说,这事有些怪嫂子。你要爱军威吧,你就大胆流露和大胆表白噻。人家军威又不知道她在爱他,在等他,都奔三十的人了,当然要解决个人问题。这下好了,好不容易抓住个柯敏霞,嫂子这边感情上又出现了问题。总不能把军威一分两半吧?再说了哪也违反道德情操啊?”

“我认为,军威和柯敏霞感情还不成熟,不妨找个借口推掉小柯这一边,倒戈田姐一方。我觉得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所在,也是皆大欢喜之所望。” 黄玲玲盯着杨军威说道,俨然像是这个感情案子的主审官。

“你不要这么霸道主观,事件的改变和转移,都得取决于军威自己的态度。军威你说是不是?”

“军威你表态呀?急死人了。我可告诉你,我们可都是上过越南战场的战友,你不会那么绝情吧?”

杨军威没料想到田园姐会爱上他,还会苦苦的等他三年。他一点也不感到受宠若惊,欣喜若狂,而是感到十分的痛苦。一边是战友的妹妹,一边是牺牲了的战友妻子,也是自己很小时就管叫姐姐的人,还是一起上过越南战场的生死战友,就因为高云在牺牲时留下的遗嘱,他对田园的关心照顾表现得认真负责,才使田园的死水微澜的心灵发生了碧波荡漾的涟漪。是不是他应该对此负有一定责任?恐怕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你说话呀,军威。要是你不好说,我去找柯敏霞谈,她不是说过理解万岁吗?那就让她再理解一次好了,别在犹豫不决,沉默不语了。” 黄玲玲的态度更加倾向于田园一方。

侯捷看了一眼妻子,心想这人怎么变得固执己见起来,从根本上讲这完全是杨军威的个人私事,你着那门急嘛。他可能猜出杨军威心里有难言之隐,于是说道:“二选一,军威你自己定夺吧?我们也不好为你瞎参谋。”

杨军威掏出一盒烟来,先递给侯捷一支,自己也把烟点上,狠狠的吸了一口才慢慢说道:“你俩有所不知,小柯是我军校战友李志军的妹妹。我和她哥也是生死之交的战友,记得去年暑假我们到东线炮兵部队去参战,在敌后侦察中,她哥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救过我一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