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四十三章

巴渝 收藏 5 24
导读: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四十三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四十三章


江海洋从山高铺呆了两天回到驿亭铺,就收到从部队转来的家信,与此同时也落入一场爱情阴谋的游戏中。

那天粮站李站长的夫人,粮站会计卢筱雅和蔼可亲,笑容可掬的叫住他,把一封印有江都市公安局的公用信封的信交给他。江海洋一看就知道是父亲的来信,心里泛起一丝喜悦,他没有告诉家里他在这远离部队的偏僻地方执行那难以起齿的尴尬任务。

“谁的来信?本来昨天就要交给你了,听工人说你不在,所以……”,卢会计明知故问后又解释说。因为那信封上明明白白的写着“江海洋儿收”。

“哦,是我父亲的来信。谢谢你!”他把信往上衣口袋里一揣回答道。

“你爸爸是公安局的?我怎么没听人说起过。”她大慨压根就没想到这个当兵的有着如此的家庭背景,仍不放心的追问道。

“是呀,有什好吹嘘的,不过是被砸烂了的旧公检法的一员‘黒干将’而已。”江海洋看了一眼卢会计漂亮的脸蛋十分低调的说。

他记得他刚来时,这个已为人妇的漂亮大姐对他总是不屑一顾,高傲的很。现在虽然不是真正的夏季,但她已是一身夏天的打扮,从她裸露的胳膊和小腿上可以看出她的皮肤很白,白得有些耀眼。

“哦,哦,恁个的,李站长叫你晚上到我家去,说有事找你,你早点来哟,等你一起吃饭啰。”她传达完毕后匆匆离去,搞得江海洋是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

江海洋想,吃饭就免了,但粮站一号“当权派”召见还是要去晋见的。

吃过晚饭,他又故意延迟了一会,才换上一身干净整洁的军装来到李站长家。那是一排依保砍而建的楼房,有点象现在流行的跃层式结构,李站长居住中间一套。他敲开门,是站长的小孩来开的门。

这个小家伙开门后盯着江海洋看了一阵,才转身大喊了一声:“爸妈!来了一个解放军。”接着一闪就不见了。

江海洋走进客厅,见他们一家刚吃完饭,卢会计正在抹桌子,李站长则酒足饭饱脸红精涨的坐在凉椅上挑剔牙齿,楼上橱房传来阵阵洗刷声。

“哎呀,叫你过来一起吃饭嘛,你啷个才来嘛,吃了没得?来来这边凉椅上坐。”卢会计既抱怨又热情的说。

李站长也欠欠了身子对他不冷不热的招呼道:“来来来,过来挨到我坐。”然后又朝楼梯方向喊道:“幺妹!洗了碗顺便给我们泡壶茶下来。”吩咐完后他才又对江海洋解释道:“唉呀,前一段时间因为援越粮的事忙得很,也没很好的关心你。怎么样?还习惯吗?”

“还好,感谢领导的关心。”江海洋有些拘谨的答道,为了打开还不太容融洽的气氛,他连忙拿出香烟,抽出一支敬给领导。

李站长接过烟看了看说:“抽我的,你一个小兵,能有几个钱。”

他从茶几下拿出一包上海产的凤凰牌香烟来,递给他一支,点上火一抽,一股加了香精的烟味顿时弥漫房间,给人以不同凡响的感觉。

这时,只听一阵皮鞋声由远而近,楼上门口出现一位面带微笑的姑娘,她下楼的步履简直就象是仙女下凡,轻盈飘逸。她端着一套茶具,脸上没有一丝害羞的表情,把它送到两位男性面前,然后斟上茶无语的退到一边。她的模样楚楚动人,身材婷婷玉立。江海洋根本不敢正眼看她,在她倒茶时只敢看她脚上的皮鞋,那是一双相当前卫时髦的黑皮鞋,做工精致造型美观,穿在她脚上天衣无缝煞是好看。

“这是我的幺妹,静雅。从江都到我这里来插队当‘知青’,”大姐把幺妹搂在怀里笑眯眯的向江海洋介绍道。“这是小江,在我们这里执行任务,还是我们小老乡吔。”她又对幺妹介绍道。

静雅大方地朝江海洋焉然一笑,又把嘴对着姐姐耳边悄悄说:“我晓得,一个(哈尔滨)哈儿兵。……”

姐姐听了不满的打了她一下,又使劲的捏了她一把,意思叫她闭嘴。她以为他听不倒,其实江海洋听得一清二楚,只是碍于李站长的面子没有动怒。

看到小女子如此放肆,他于是不卑不亢地说:“兵为贵者,不傻不哈,黎民小女何以轻起红唇出言不逊?”

他说完很想拂袖而去,只是觉得有失礼貌,才硬着头皮留下来如坐针粘一般。

“妈呀,这个当兵的耳朵好尖哟。姐!我上楼去了。”静雅的小伎俩被江海洋揭穿,觉得既羞愧又丢脸,于是干脆脚底下抹油,一走了之。

卢会计怕幺妹情发生变,打乱她一整套计划,于是连忙“噔噔”的跟了上去,也顾不得招呼江海洋,只留下老公陪着他。

李站长看见失去主谈者,也没啥主意了,也就和江海洋不痛不痒,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聊了一会,两个大男人彼此都感到十分乏味,于是江海洋把握机会,在抽完一支烟后便起身主动告辞,李站长也不挽留送止门口。

江海洋走在回去的路上想,“哼,一个黄毛丫头禁敢对我堂堂军人进行侮辱,不给她点颜色瞧瞧,还真的以为我是(哈尔滨)哈儿兵!”


但江海洋这一维护军人荣誉的“英雄壮举”,并没有就此冻结他和李站长一家的关系,反而卢会计隔三叉五的邀请他去她家作客,并视他为坐上宾。李站长本来就是一个“粑耳朵”,在单位里面虽说是个一把手,回到家里则是个二把手,按他的说法是,老婆对他是见官大一级,专门领导他。他对老婆吹的枕头风也是言听计从,坚决执行,从不打折扣。因此对江海洋也格外显得热情,也没有先前那么傲慢和怠慢了。经过几次促膝长谈,李站长还渐渐喜欢上了这个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小老弟。

卢会计两口子如此煞费心机的对待江海洋,自然有一定的原因。毛主席说:“世界上绝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原来卢会计的幺妹卢静雅,虽然是一个“知青”,下乡已一年多了,但是三天两头就往城里跑,在生产队里干活也是出工不出力,一年到头下来还要倒贴钱,还得叫父母哥姐拿钱去买口粮。本来她是到农村去接受农民的再教育,家人看这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就批评她,要她好好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她却振振有词的反驳说:“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这也是伟大领袖毛主席说的。”

她的段章取意,片面理解还真的把父母哥姐呛得说不出话来。最要命的还是她和一个大她八岁的无业青年耍朋友,把她老父亲的高血压也气发了。由于她是家里最小的一个孩子,从小深得父母的宠爱,被视为掌上明珠,哥姐拿她也没办法。

今年春节家人团聚,大伙背着她商量一计,分两步运作,一步先由大姐夫出面找关系,把她从奇河县转到离这里不远的生产队当“知青”。借口嘛,当然是说这里有大姐夫这棵大树,日后好早调回城里去,其实家人的主要目的是让她远离那个还蒙在鼓里的傻小子。下一步再由大姐为她物色一个有家庭背景的对象,使她婚后能夫荣妻贵,前程似锦。他们实在不愿看到如花似玉的幺妹只有爱情没有面包的婚姻结果,更不愿让幺妹将来跟着身无分文的穷小子过一辈子穷困聊倒的生活。由于家人对幺妹的脾气个性十分了解,害怕直言不讳的对她说了会产生副作用和逆反心理,使事情激化走向反面,所以这一干涉卢静雅爱情婚姻“内政”的阴谋诡计,便全权委托给了大姐两口子具体操作。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