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帖:http://bbs.tiexue.net/post_1749535_1.html


[原创]《孽障》---中篇·始(第11、12节)----http://bbs.tiexue.net/post_1811775_1.html


十三 恶斗


只见那几条汉子一腾起空来个个都虎虎生威,显然是内家好手,但手上却又没有半点起招的动作,只是像几个莽汉一般直直的抓了过来。但苏晴二人却也不以为然,因为他们相信,一个练武之人内功扎实固然重要,就好象是一座高楼的地基差不多,但若想是仅凭内功就等斗得上风却也是难上加难,就好比一柄好剑却没有剑锋一样,材质上好但未能开锋,如何能御敌?况且,苏晴身上的伏龙身功虽然还未得道大成,却也是小有所成,可忽略不得,当下一想,苏晴与江浪更加疾速冲了上去。


不想待得那几名大汉到他二人身前,其中一名竟果如先前一般朝他们直直抓了过来,只是相较方才,却又快了许多。但是,在以“快剑”著称的江浪江门剑前,若非功力已臻化境,否则想用快来取胜,却也是一个错误!


“铮!”是霜凝剑抢先一步与那大汉格在了一起,令人惊讶的是这大汉竟然浑然不觉,而方才那“铮”的一声却实实在在的说明了一个问题,霜凝剑的确是削在了那大汉的左臂上,更不可思议的是,江浪起招就是一式江门剑中锋芒最盛的“霜满天下剑”竟然对眼前的敌人毫无作用?!别说伤口,就是白印,那大汉的左臂上也不曾有过。


但情势危急哪容得他又多想,只见那大汗“哼”的一声变爪为掌直向江狼天门穴按去,若是这招按实,恐怕天下也没有几人能华佗转世返魂有术了,却看苏晴见其于的黑汉并未出手,又见大哥江浪险象环生,当下却也不多想,龙鸣剑及时出鞘,“嗖!”龙鸣剑如脱弓之剑直冲那正向江浪的大汉,只听“嘭”的一声,那大汉不知为何生性如此刚猛,竟不回招阻挡,却由得那金闪闪的龙鸣剑撞到其身上,但是显然这大汉太过于低估这“江湖至宝”了,试想当世第一大派龙门的镇派之宝,它这一撞岂是等闲的,何况当时苏晴由于关心江浪安危却更是全力出手。只见金光过后,那大汉却也已是躺在了几丈开外,在地上喘吁不已。


“哦?盖世无双,龙鸣宝剑!果然名不虚传那!只不过……嘿嘿!”那老翁又开口了。


龙鸣剑撞倒那大汉后,似乎像在炫耀自己打了胜仗一般,打了一个回圈又稳稳的回到了苏晴手中。但就在苏晴刚想扶起也在地上的江浪喘口气时,异像又发生了!只见那刚才在躺在地上气喘吁吁的黑汉,转眼之间似乎又恢复了以前的状貌,竟然巍巍的又站了起来冷冷的盯着他们。


“这黑汉似乎根本不怕一般的招式攻击,身体似乎却又坚硬如铁……这……等等,该不会是,对……一定是!”苏晴脑中飞速的转过这个念头。


此时,却见那其他的几个汉子似乎也围了过来,却是站开了太极八卦的阵位,但似乎又缺少了几位,但苏晴还是觉得他们站的这阵位竟是说不出的诡异。


“老朽早知苏晴、江浪二位少侠人品出众,武功卓绝,只是不知道面对这美色之诱又有何作为呢?嘿嘿!”老翁阴笑着道。


待他话音刚落,只见那几名汉子忽然伸出手来作祭祀状,忽地,苏晴和江浪只觉眼前迷雾蒙蒙,自己竟赫然处在一个奢侈华丽的宫殿中,这宫殿黄金铺路,玉石为柱,当真是奢华至极、琼楼玉宇。无形之中似乎有那么一股力量牵引着苏晴和江浪二人直直向这宫殿深处走去,深宫中忽地传来一阵嬉笑声,苏晴二人寻声望去只见那乳白色的玉池中雾气腾腾,赫然竟是几个天仙一般的女子正在沐浴。那几名女子似乎看见了他们,也不顾男女之别,径直转了身子过来,酥胸裸露,玉肤雪白,竟然向他们招起手来。


乍眼一看,苏晴他二人何尝不知道这是邪教秘术中的媚术!他们也知道,一旦过去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这些,他们都知道。但是,他们没有料到的是那些女子的媚术竟是如此骇人,见他们还有几分抗力,竟然不断搔首弄姿,肆意摇晃着胸前玉乳,这等媚术莫说是他二人年纪轻轻,定力尚浅,就便是那年于不惑的人见了这般情景只怕也得身陷其中。


他们,不知不觉得缓慢地向那边走了过去……情势危在旦夕。


十四 神秘女子


那玉池中的女子们见苏晴他二人有所移动,变得更加兴奋和喜出望外起来,更加连本带利的施展着这邪教之术。


但是,苏晴和江浪却硬是没有办法去抗击这等犹如鬼神一般的力量,似乎,也是人类最原始的欲望,一个人如何能与之强大的欲望相抗衡呢?不多时,他二人就已接近了那玉池边,一个女子伸出手来,手上莹莹还有滴滴水珠,那肌肤当真是晶莹剔透!眼看那只魔鬼一般的玉手就要触碰到苏晴之身时,异啸突现!


“嗡…………”


忽然,眼前的一切随着这不知从什么地方而来的啸声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切的一切,竟然都像是刚刚做了一场梦一般!那女子,那宫殿仿佛都是九天玄女所化,招之即来,挥之即去,此时又出现在眼前的,又是那几名黑汉和那名老翁,他们脸上都隐隐有着惊讶之色,而在同时,苏晴手中的龙鸣剑正颤抖不已!


“原来,刚才那声啸声是龙鸣剑所发,意在帮助我二人脱离幻境!真的多亏了龙鸣剑了!”苏晴暗自想到。


此时江浪何尝不是刚从那唯美的幻境中刚刚缓过神来,看到苏晴手中颤抖的龙鸣剑,以他的智慧尚且也能猜到七八分,不禁暗叫侥幸。


“苏少侠的龙鸣剑果然乃当世之宝,竟能以已剑的啸声唤醒剑主的意识,佩服!佩服!”那老翁也不禁感叹着。


“哼,你们数人对付我们两个,看前辈你倒也不像是江湖茅庐之辈,却是如何做得出这般事情,也不怕江湖耻笑吗?”江浪狠狠地说道。


“江湖?哈哈,江湖?”那老翁似乎对这两个字十分敏感,一连说了两次。“一树一森林,一人一江湖。什么是江湖?你知道吗?”那老翁突然问上这么一句,江浪和苏情二人倒有些措手不及。


愣了一下,苏晴随即回道:“江湖是侠义,江湖就是义气!江湖,江湖就是‘一人仗剑走天涯’的豪气!”


“哈哈哈,好一个侠义,好一个义气,好一个豪气!也罢,方才你们不是说我们数人对付你们两个吗?现在我们颠倒过来,我一个人对付你们两个,如何?” 那老翁又微微笑了起来。


江浪和苏晴又是一愣,殊不知他们早就看出这老翁武功如果说不在他们之下,却也不会高出多少,却是何以来以一敌二?这回,却是苏晴先开了口:“前辈,恕我冒犯,你的这几个属下是否都已修炼了血尸铁甲?”


听得这话,那老翁反倒是一愣了,随即说道:“苏少侠何出此言?”


“哼,血尸铁甲,其血如铁,其肤如钢,百毒不侵,百兵莫近。难道说是说着玩儿的吗?方才我见我大哥江浪的‘霜满天下剑’砍在你的这几位属下身上,但他们却好象似乎一点事情也没有,这不是血尸铁甲是什么?”苏晴又道。


“呵呵,苏少侠果然好见识!告诉你也无妨,这的确就是血尸铁甲!”


“哼,既然是它,那你肯定知道练种邪毒的武功必须以人的鲜血为祭方可练成吧?你这几个属下人人得以成器,不知你残害了多少条人命!”苏晴满是悲愤。


“不错,为了达到阴月教教主阴无风阴教主的伟大目的,牺牲几个人又算得了什么!废话少说,看掌!”不想这老翁话还未完提掌便上。


苏晴不敢硬接,只是以龙鸣剑左右轻挑,忽然一击击在了那老翁的手掌上,但只觉得自己的手掌酸麻似乎要脱力了一般!


“散血大法!你是魔教五大长老中的杨白石!”苏晴忽然喝道。


“哼!小子算你有点见识!”


这散血大法顾名思义就是以已身无上的内力来散去对手体内的血液,血液是人体最基本的物质,一个人一旦没有了血液那么这个人自然也就死了,至于散的方法,一般身中散血大法的人会首先感到一阵酸麻,若此时还不停战调息继续鏖战,接下来,皮肤就会逐渐穿孔,血液就从这些孔里不断的喷射出来,当真诡异之极!


苏晴此时只觉得手臂酸软,此刻他必须坐下调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但在此时,在一旁一直没有出手的江浪忽然从一个匪夷所思的角度斜刺了一剑,赫然是凝冰剑!这凝冰剑剑气周围三尺内一切事物都会被剑气所含的强大冷气所封冻,失去一切战斗力,纵然是这魔教长老却也不能掉以轻心。


“哼,竟敢偷袭老夫,那你就先去死吧!”那杨白石见有人偷袭,忽地大怒,直向江浪冲去。


江浪一惊忙挥剑抵挡,眼看这霜凝剑又要和杨白石的掌风格在一起,突然听得一声娇喝。


“住手!”


下期提示:


看起来貌不惊人的老翁竟然是魔教五大长老之一的---身怀散血大法的杨白石,纵是苏晴和江浪二人一时也不敌于这诡异的散血妖法,就在苏晴受伤,江浪下场未卜的时候,一声女子娇喝止住了双方的下一步招式,那么她究竟是谁呢?答案尽在下期,请您继续关注。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