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春节,过年,童年记忆

天下鸟人 收藏 2 11
导读:[原创]春节,过年,童年记忆

春节,就要到了,哈哈,舒服啊,心中有一些期盼,又有淡淡的失落。儿时记忆中的春节和现在不一样,那时奶奶外婆,爷爷等老人还在,被老奶奶呵护的感觉永远没有了,只能留存在梦中。那时候天空好象还要蓝一些,河水清清,好象还可以直接洗脸漱口。父亲母亲那时就是我现在的年龄,一架自行车就可以把全家人带回老家团聚,我坐在前车架上,有一个父亲做的小板凳,母亲背着弟弟坐在车后座上,弟弟在背带中睡觉。车龙头上一般都有一个彩色的小风车,风车一路转着,我就回到了老家。那时候冬天好象要冷一些,我坐在前面,带着口罩,鼻涕总是要流在口罩上面,哈哈,感觉特别烦哦。


春节期间的乡村,到处都是浓郁的年的气氛,那时候还没有速冻汤圆,提前几天泡好糯米,捉出一条中间有孔的长凳,安好磨盘,糯米一勺一勺的加入磨心,乳白的,粘粘的糯米浆慢慢的流下来,流进大木盆,然后倒进大布口袋,一个晚上,里面的水就过滤出来了,糯米粉就做好了,爱吃甜食的我这时总会叫嚷着要吃汤圆;汤圆陷照例是自己做的,芝麻,花生,核桃,抄熟了,加上红糖,慢慢在碓窝里面榨在一起,反复榨,就成了很香的甜陷了,这时,我一般都要偷吃的。


爷爷坐在竹椅子上,穿着长衫,长衫下面是竹做的烘笼,里面放有炭灰,很暖和的。在爷爷打盹的时候就可以玩玩拔胡子的游戏,爷爷总是笑着看孙子拔他的胡子,还要严肃批评准备过来打我的父亲。


我从小就是奶奶带着睡觉,夏天的蒲扇冬天的热水袋总是让我睡得舒服,小时候我懒惰不爱干净,父母管着还要好点。和奶奶在一起,我总是不洗脚就要上床睡觉,那时穿的是棉鞋,脚也没有味道。奶奶总是等我躺在床上,再用帕子来摸我的脚丫,现在感觉自己当时就是一个小地主的样子。


表兄弟,堂兄弟一大堆,放鞭炮烟花,跑到猪圈打那头大黑猪,用草堵烟筒,骑水牛。晚上非要看已经结婚的大表哥是如何睡觉,哈哈,小时候的我过得顽皮而充实。


寒假作业照例是突击做一大半,然后天天耍,总想着做了很多了,临近开学,一看,哇,还有很多哦。相约几个同道,互相一同狂抄,最难的是日记,不能写的一样啊。只好记流水帐,天气不错,今天写作业,妈妈回家等等瞎写一起。


年饭是重头戏,敬祖宗,排座位,小孩一起大人一桌;那时候更本没有可乐和雪碧,就是自己兑的白糖开水;小孩总是好强霸占,记得一次,我为了吃到自己喜欢的糯米饭,直接扑了上去,表弟动了一筷子,本人大怒,双手插进糯米饭里面,一通狂捏,不吃都不吃!哈哈,这些事情过去也有二十几年了。


现在,又要春节了,过几天,我要回去看看他们,我的亲人,我的兄弟姐妹!



祝铁血战友们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祝祖国强大,人民日子越来越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