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小淫贼 第五四四章 沙漠之旅(四)

狂吼一声,我哈哈大笑着对星狂道:“星狂!麻烦你多顶一会,我出去杀他们几个来回……”

不知道为什么从合体后到现在,我的脑海里竟然全是杀念,满腔的杀意憋的我根本顾不了许多,只想冲出去杀戮一翻!

一夹跨下战马,一个冲锋,我手里的枪影如一道道闪电般在群狼的头上闪烁起来,所过之处……狼的尸体成片的倒下,转眼间……我已经杀出了一百多米,弯了一个圈,我又回到了本阵中!


吼!

满怀的亢奋中,我忍不住仰天一声野兽般的狂吼,呼啸中,一夹马腹,身体一矮,紧贴在马背上,再次冲了出去……

百裂刺!

随着我的吼声,千万道枪硬刺猬般出现在我的身前,眨眼间……我已经推进了十几米,而一个百裂刺也刚好施放完毕!

刚才的一起都太完美了,本来……以骑士的准确度,能够达到60%的准绳就已经很不错了,但是我不同,从我进入天空游戏那一刻起,我练的就是准确,可以这么说,如果我没有击中敌人的要害的话,根本无法对他们造成为威胁的攻击的!


这一百连击虽然很快,但是在我已经习惯了高速运动的神经下,我竟然可以控制多达9成的枪击,引导它们一一击中目标!

快速的从兜里掏出法老的权利,趁这个空隙,我快速的在周围布满了火海,下一刻……我揣起了法老的权利,全速开始了我的冲锋!

沿着我留下的小路,我纵横在狼群中,把一躲出来的狼迅速的赶入了火中,一时间,我竟然凭借一个人的力量,硬是顶住了半边的攻击!

沙丘上,云大愕然的看着入魔神降世般在火海里穿梭的血红身影,苦涩一笑,喃喃的道:“天啊……我龙行云何时沦落到需要靠他来保护的程度了,人家是越活越长进,我呢?却越活越回去了……”


微微一笑,云大一头长发无风自动,身体缓缓飘了起来,周身的衣物在气流的吹拂下,猎猎错响……

身体四周的四个水晶球开始由慢到快的旋转起来,狂暴的魔力汹涌的向他的周身汇聚,强暴的能量流,引的周围狂风肆虐,一时间……伸手难辨五指!

昏暗中,云大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教皇临世!万物臣服!”

咚!咚!咚!

周围的一切猛然静了下来,包括杀的正欢的我,因为我感觉到一股强大的,不是人力可以抵抗的力量正从四周压了过来!

渐渐的……风沙随着狂风的止息,下雨般的簌簌而落,转眼间……我们所有人从膝盖以下都被埋在了沙子里。

咚!咚!咚!

那是什么声音,刚才就听到这个声音了,好象是鼓响,可是……有谁会在这里敲鼓呢?

猛然抬头朝上看去,天啊……云大正一脸庄严的坐在一个宽大的宝座上,凌空悬浮在那里,在他的四周,两个大力士正你一下我一下的敲着一面大鼓,咚咚声正是从那里传来的!


天啊……云大这是要干什么?他这是演的哪一出啊?真是奇怪了……难道……敲敲鼓就可以把敌人敲跑了吗?

正疑惑间,忽然……我发现所有的狼都警惕的向四周看去,愕然中……只见周围的沙丘上慢慢的出现了无数的黑影,快速的四周看了一圈,竟然每个方向都一样,我们和狼一起被包围了!


宝座上的云大微微一挥手,冷俊的吼道:“攻击!”

随着云大的怒吼,周围响起了欢快的呼啸声,一时间……天空中密密麻麻的黑点落了下来,一些靠的比较近的狼,马上被黑点击伤!

呜……

一声悠长的呼啸声中,所有的狼纷纷夹起了尾巴,潮水般撤了下去,于此同时……半空中的云大摇了摇,差点从座位上掉下来。

虽然不知道云大在干什么,但是……我知道,他现在一定是最关键的时期,于是……我下意识的走到了云大的身边,随时准备接应他!

果然……当最后一只狼没入沙丘背后时,云大屁股下的宝座,以及那两个大力士,以及那面大鼓,同时消失了。

云大也失去了漂浮的能力,那四个一直围绕在他周围的水晶球,也暗淡的失去了光泽,看来……云大是发动了目前他所发动不了的法术了!

云大艰难的睁开眼睛,艰难的道:“快走……他们一会就会回来的,刚才那只是空有其表的幻术罢了,以我现在的水平,根本无法发挥出他应有的力量的!”

看着脸色灰暗的云大,我大体知道他发动的是什么了,没错……是塔罗牌中的教皇,这是一张终极牌啊,350级能发动就不错了,现在怎么可能发动得了?

教皇的威力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只要你有足够的信徒,那么你就可以在使用出教皇技能后,调动出多少个信徒的力量来对付敌人!

但是目前为止,云大的信徒一共就只有云大自己而已,信徒是有规定的,一旦成为云大的信徒,那就不可以再改学任何的其他的技能,以及加入其他的门派,甚至连职业都不能选择了,他们的职业是信徒,然后是教廷士兵,教廷护卫……至于技能,则要靠云大自己解决了!


教廷的战斗属性也由教皇本人而定,可能是辅助加持系的,比如学家血,加方的牧师,也可以是以攻击魔法为主的,比如普通的魔法师,当然……也可以是武士,或者盗贼,甚至是弓手,这都要看教皇的教义了!


不过……哪有人肯学这种玩家自己决定的职业啊,那不是说永远要被别人压一头吗?没几个人愿意的。

本来……以云大在黄泉的少主地位,想弄个万八千的信徒,那真是手到拿来,可是……黄泉可不是一般的黑社会,云大的爸爸是绝对不会允许他这么胡来的!

当然……这一招也不是没有缺点的,那就是使用后,一次性掉十级,而且……使用的间隔竟然是一个星期一次,也就是礼拜天类似的含义吧!

不过……如果这招练熟了,信徒也多了,到时候……嘿嘿,虽然只能发动一轮攻击,但是……那也足够了,那绝对不是一个人可以抵挡得了的了!

我问过云大了,现在只能当作幻术来用,而且使用后不掉级,因为一个信徒都没招来,根本不需要为此进行惩罚!

不过……虽然不用掉级,但是……云大的精神可是累的够受,要长时间的维持这个空架子,费的精神可不是一点半点啊。

不敢多做耽搁,在骆驼的带领下,我们飞快的离开了这座血战一天的沙丘,急赶了四天四夜,硬是没敢停下来,终于……在一个周将满的时候,我们到达了第二个沙漠绿洲!


由于过于节约,我们走的又过快,结果……我们的水还剩下了大半,几乎都不需要补给了,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去补给站把所有的皮囊装满,所谓有备无患嘛……


补给完毕后,我们继续在村子里周游起来,目的是这一站的任务接触人,终于……在我走到一座低矮的小房子门口的时候,那个一路上一言不发的老头竟然飞快的蹿了过去,激动的摸着小屋门上的花纹!


好半天,老头激动的道:“就是这个房子,我的老战友一定在这所房子里,他以前是大陆上最好的木匠,只有他可以刻出如此美妙的花纹的!”

说完也不理我们什么反应,迅速的推门而入,我和云大等人相视一笑,我们知道……废了这么大的劲,我们终于找到了任务的线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