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二卷 风云 第二十四章 台湾(五)

lovedxy2003 收藏 10 94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续集 第二卷 风云 第二十四章 台湾(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539.html


第二十四章 台湾(五)


6月24日,第五野战军台湾兵团主力第72集团军、装甲第一师饶过大屯山,准备攻占万里和基隆,既而向台北推进。万里的守敌在做了十分钟的象征性抵抗后举白旗投降,基隆港的敌人更是逃的无影无踪,一一四师两个团不费吹灰之力将其占领。

五野轻而易举占领了基隆,为装载补给的第三舰队(从民间征用的商船渔船)提供了一个可以直接停靠的港口。但由于敌人在撤退时将码头设施全部破坏掉、将船只全部炸沉赌在港口,还在港口投放了大量的水雷,致使第三舰队只能在海面上悠晃,不能马上靠岸提供补给。为了尽管获得弹药补给,让第三舰队靠岸,兵团司令部留下一一四师第三团驻防基隆,配合海军扫雷大队清理水雷、处理堵在港口的沉船和修复码头。台湾兵团主力继续向台北推进,在6月24日下午5:00抵达台北外城最后一道屏障——阳明山。

阳明山位于台北市区的正北方,海拔最高处只有443米,从山顶可以俯瞰整个台北。五野只要占领了阳明山,就可以直接将火炮架在山上向台北打炮,地理位置之重要显然不言而喻。陈诚也知道阳明山在整个台北的防御中的作用,尽管捏在手里在兵力异常紧张,但他还是抽调第十一师一个团外加宪兵队一部2000多人防守这里。

下午17:30,台湾兵团开始对阳明山阳明山进行炮击。第72集团军和炮兵旅首先集中100多门榴炮弹和火箭炮对敌军进行炮击,炮击持续了整整一个小时,共计发射了2万多发炮弹,阳明山表面阵地平均每平方米落弹超过十发。

在炮兵进行轰炸的同时,装甲第一师也不甘示弱。师长杨先文显然不愿意放弃这个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命令坦克在山下一公里外一字排开,直接炮轰阳明山。赶来支援的空四师不断将重磅航空炸弹和凝固汽油弹丢在敌人的阵地上,稍微醒目点的目标得到“照顾”,阳明山燃烧成一片火海。

现在制空权、制海权都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天上有飞机空运弹药补给、海上有第三舰队运送武器装备。对炮兵一小时丢2万多发炮弹,刘云并不觉得心痛。现在已经不比十年前在绥远那片穷山僻壤勒紧裤腰带打日本人的时日了,秉着火力至上的原则,五野根本就不需要节约。五野要用他犀利的攻击力用最快的速度攻占台北、席卷台湾和海南。五野必须打出解放军的威风,以此来威慑那些妄想干涉中国内政人,让他们在决定干涉中国内政之前先掂量掂量干涉的风险和后果,衡量一下自己的分量。

看着如此壮观的场面,副军长兼一一四师师长黄青海的心情非常的愉快。当兵十几年,今天终于体会到拿破仑“火炮是战争之神”和刘云鼓吹“火力至上”的那话的含义了。

密集的炸弹炮弹和熊熊燃烧的大火让阳明山敌军叫苦连天。敌人防守指挥部被空军直接端掉,他们的指挥中心被空军150公斤的重磅航空炸弹直接命中,在指挥中心里开会的正副团长、三个参谋全部被炸死。

下午18:30,第72集团军分左、中、右三路对阳明山发动总攻,失去指挥中枢的守敌很快就在解放军强大的攻势瓦解,纷纷投降。到24日晚20:00,第72集团军完全占领阳明山表面阵地,开始打扫战场。炮兵旅将大炮拉到山顶,数十门大炮彻夜对台北进行炮击。

6月25日凌晨在第二次空降还有一小时的时候,炮兵集中全部火炮对台北进行了四十多分钟的无差别轰炸,致使台北三分之一的建筑毁坏在这为期四十分钟的炮击之中。炮击停止后十几分钟,伞兵第一师第二旅在台北实施了第二次空降。为配合伞兵第二旅空降,一一四师第一第二两个团分两路对台北展开攻击,借以吸引敌人的火力。台北城内的敌人相当的顽强,一一四师第一团曾经一度冲进城内,但下半夜却被敌人的敢死队逆袭赶了出来。虽然没有成功地占领城墙,但有效地牵制了敌人的兵力,为伞兵减轻了不少的压力。

6月25日上午,第72集团军抵达台北外围,对外围敌人据点进行清扫。经过一上午激烈的战斗,第72集团军以伤亡400多人为代价清除了敌人台北北方外围阵地,逼近北城墙。下午2点,空军56架轰炸机赶来轰炸支援,在北城墙附近丢炸弹千余颗,破坏城墙一千余米,炸塌七处。我军随后利用步兵配合坦克装甲车向城内突进,经过三小时激战歼灭敌人北城墙守备队一千余人,自身伤亡300余人,占领北城墙那一千多米宽的缺口和附近的房屋。

下午六点,敌人突然向我军发动逆袭,丧心病狂的敌人使用了毒气弹。我军猝不及防,主攻北城墙的第一一四师第一团冲进城内的第二营在敌人的毒气攻击之中伤亡惨重,我军被迫后撤。幸好五野所有排以上单位都有无线电通讯,当第二营在遭受到敌人毒气袭击时,立刻将消息报告给了团部。团部立刻增派第三营戴上防毒面具进城支援,三营接应上二营,退到北城墙孔子庙,依托孔庙坚固的院子为依托固守。敌人由于缺少攻坚武器,再次使用毒气的时候我军已经有了防备,在我强大的火力封锁之下,敌人敢死队不能再继续推进,双方在孔庙对峙。

随着我方一一四师第二团生力军的加入,形式开始朝我方好转,第二团开始向敌人发动反冲锋。敌人也相当的顽强,死战不退,我军被迫与敌人展开房屋争夺战。敌我伤亡极大,25日一天下来,担任主攻任务的一一四师伤亡一千余人,第一团伤亡达到十分之四。

刘云拿着第一天进攻台北的战报,心中忐忑不安,心中只有一个感觉:进展太缓慢,伤亡太大了!第72集团军是刘云为解放台湾花了三年的时间准备的,自己绞尽脑汁“总结”和“回忆”他所在那个时空打巷战的方法,但效果仍旧不是很理想。今天开还只是一个开始,伤亡一千多人只换来了占领台北十分之一多一点的地方。台北市中心还有更多更高大坚固的建筑,敌人的守备力量会更强,牺牲还会更大。

尽管陈诚手下的兵不多,但经过他疯狂的扩充,已经扩充到3万多。台湾兵团总兵力才五万多,除去攻打大屯山的74集团军一万多人,现在进攻台北的只有3万多人。敌我比例为1:1,兵力上没有占据绝对的优势。尽管自己这边有空军支援,装备比敌人好一大截,但真正打起巷战和敌人进行逐房逐屋的挣脱,伤亡肯定会非常大。这么大的牺牲,不是任何人都承受的起的,照这样的速度打下去,五野要解放台北,起码要伤亡一万人以上。

“怎么办,发电报给主席,要求从二野运两个军过来帮到打台湾?”

“司令员,布谷鸟发来电报。”

布谷鸟是特二科潜伏在台湾军队系统中的谍报人员,早在三年前制定这次行动的时候特二科就开始着手在台湾安插谍报人员,为将来解放台湾的时候能助上一臂之力。刘云作为这次行动的负责人,当然知道有关于布谷鸟的消息。

“消息里说什么?”

“发现鱼儿的位置。”

“好!”刘云一搓双手,这可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消息。鱼儿是暗语,代表的是台湾省主席、台湾警备总司令部司令陈诚。既然知道了陈诚的位置,那老子就学美国人来个“斩首行动”。

刘云马上召集戴仙兵和几个参谋,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他们。大家听了都显得非常的高兴,立刻联系空军、台北城内的伞兵和潜进去的特种部队,向他们布置“斩首行动”的任务。尽管陈诚手下的无线电监听小组侦测到大量电波在五野司令部和占领松山机场的解放军伞兵部队之间传播,猜到他们之间是在传递绝密情报。但由于解放军此时联系所使用的都是刘云这个神棍“制造”区位码密码,国民党情报密码分析员根本就摸不着头脑。

6月26日凌晨4:00,十二架重型轰炸机和八架运输机从青岛起飞。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飞行,二十架飞机于凌晨6:00到达台北外海,十五分钟后将进入台北上空。

…………

台北,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

陈城拿着固守大屯山阵地的胡琏发来的诀别电报,心情非常的沉重。按陈诚的设想,大屯山阵地固然不能阻止共军登陆,但固守个十天八天还是没问题的,但是没想到才过两天的时间,胡琏就已经发来诀别电报,看来形式真的不容乐观啊!

副官走上来:“司令,共军伞兵冲出松山机场,沿滨江路进攻,接应共军部队偷渡基隆河。”

陈诚点了一下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这共军的伞兵太讨厌了,在城内到处乱窜,简直如入无人之境。昨天上午共军就有一只二十几人的伞兵部队摸到自己司令部附近,如果不是自己这边警卫及时发现了共军的伞兵拼死抵抗,恐怕自己的司令部都被人家端了。

昨天早上到今天凌晨,共军虽然占领了北城,但他们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如果不是那共军那两千多该死的伞兵在城内到处乱窜,自己有十足的把握将共军阻止在基隆河以北,现在的处境也不至于那么的悲惨。

“我军现在情况怎么样?”

“截至到今天凌晨,北城基本被共军占领,我警备队被困在几个仓库里……”副官没有继续念下去,在共军绝对优势的火力面前,那些困守在据点里的孤军在没有支援的情况下,覆灭之是时间问题。

“大总统那边有什么消息,有夫人和美国的交涉的消息吗?”

副官苦笑道:“大总统刚才又发过来一封电报,台湾警备总司令部全体官兵官升一级。大总统希望我们秉承革命军人之优秀传统、英勇之牺牲精神固守台北,并期待着我们取得最后胜利……大总统在电报里没有提到夫人和美国政府交涉的情况。”

“取得最后胜利……”陈诚苦笑,低头去看胡琏的诀别电报。

…………

黄征,台湾宪兵总队参谋,此刻正站在距离警备总司令部三十多米开外的一栋水泥房屋里。

他所在的宪兵第一大队原本是作为督战队被派往北城督战的,但是因为解放军一只伞兵部队奇袭司令部,差点将司令部端掉,因此他们才被调到司令部附近的建筑里保护陈诚。在知道陈诚的位置后,他冒着生命危险将消息通过地下党的同志传了出去,并和潜入台北的特种部队接上了头。

不错,黄征就是特二科安插的敌高层的谍报人员——布谷鸟!!!

第一大队十几个宪兵正有气无力地靠在墙壁上,听着从北城传来一阵紧接着一阵的枪声和爆炸声。相信用不了多久,共军就会打到这里了。

黄征走到二楼的楼顶,摸出一只烟点了起来,眼睛却望向了三十多米开外的警备总司令部——那里原来是日本台湾总督府,是一栋三层的钢筋水泥房子,还有地下掩体。驻守在里面的是陈诚麾下最精锐的警卫连。

“队长!”一名士兵从楼下走了上来,他的表情和一楼那些士兵不一样,他的眼睛里闪烁着一股坚定自信。

“都准备好了!”士兵轻轻在他耳边说道。

黄征身体一震,将才吸了两口的烟丢在地上踩熄,然后向地上吐了一口。

“还有多久?”

“十分钟!”

黄征看了一下手表,现在已经6:05了。

“队长,枪!”士兵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只与众不同的枪,流线型的枪身非常的好看。黄征兴奋地接过来,仔细地摸娑着,听士兵讲述这枪的使用方法。两人正高兴的时候,全然不知警备司令部楼顶对面一个拿正望远镜的军官正向这边看来。

三分钟后,几个宪兵向这栋楼摸了过来。

听见身后有脚步声响,黄征回头一看,原来是宪兵总队长带着几个士兵走上楼来。

“难道事情暴露了?”尽管心理怎么想,但黄征还是表现的很镇定。

两个宪兵走上来,一左一右夹住黄征将他提起来,使他不能动弹。。

“总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约定接应时间马上就要到了,这让黄征非常的焦急,他高声责问总队长。

“黄参谋,你叫什么,心虚啊?”在总队长的示意下,一个宪兵走上来搜查黄征身体。。

“总队长,我们都是同僚,你怎么做是什么意思?你难道就不怕我到司令那里去告你?”

“黄参谋,这枪是怎么回事?”总队长拿起刚才黄征手里拿的那只枪,“可以为我解释是什么原因吗?”

“这是今天凌晨击毙共军伞兵手里缴获的,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总队长虽然没有从黄征身上搜出什么来,但那两个宪兵还是没有放开黄征。天空中突然传来了飞机的马达声,不用猜都知道那是解放军的飞机,因为党国的飞机已经完蛋了。

“敌机空袭,快到楼下去。”

见到黑压压的飞机飞过来,总队长也顾不上什么了,忙松开黄征将枪还给他,带着宪兵往楼下跑去。

“总队长,对不起了……”黄征接过47式步枪,对着总队长和几个宪兵扫射起来。

“嗒嗒答……”总队长和几个宪兵就像皮球一般从楼梯上滚了下去,黄征又向一楼扔了几个手雷,杀死了昔日的战友。清除掉已经变成敌人的战友后,黄征在楼顶向地面那团黑乎乎的液体上打了两枪。

火焰一下子从楼顶蹿起来,形成一个十米左右的“X”。

…………

负责这次斩首行动的侦察机看见了地面上燃烧的“X”,立刻将消息报告给了轰炸机。

十二架轰炸机扑了过来,在“X”方圆二百米范围里丢下了24颗为陈诚准备了半年的500公斤超级航空炸弹。附近一个军火库被引爆,警备总司令部上空腾起了巨大蘑菇云。超级航空炸弹和军火库爆炸产生的灰尘还没有散尽,随后而来的八架运输机的肚子里滑出八架滑翔机。滑翔机落在了总督府前面的广场上,全副武装的特种队员从滑翔机里冲了出来,冲进了敌警备总司令部里……

…………

1948年6月26日,第五野战军“斩首行动”取得圆满成功,一举摧毁国民党台湾警备总司令部,敌台湾省主席、警备总司令陈诚拔枪自戕。上午10:00,刘云下令停止对台北的轰炸和进攻,用飞机向城内散发传单,呼吁敌人投降,同时联系派遣地下党和敌警备副总司令接触,洽谈投降事宜。下午六时,敌警备副总司令下令举白旗投降;同日,第74集团军攻克大屯山,活捉胡琏,台湾战役进行的意外顺利!

PS:各位,给大家拜个早年啦!!祝大家新春快乐,万事如意!!!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