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飞牛皋关系考

右仆射黄飞翔 收藏 12 10184
导读:岳飞牛皋关系考

谈起岳飞和牛皋,看过《说岳全传》的会立刻想起他们之间亦师亦友,亦庄亦谐的兄弟关 系,钦佩之余还带着几分会心的微笑。然而,在绍兴四年十二月的庐州之战中,尽管牛皋和岳家军另一名将徐庆旗开得胜,大破金兵。但战后论功行赏,却发生让人 不愉快的事情。在邓广铭先生的《岳飞传》中却有如下一段记载:


徐庆是岳飞最宠爱的部将,而牛皋则是一年以前才归属到岳家军营中来的。因 此,这次岳飞虽是指派二人一同前去救援庐州,而在他内心深处却希望徐庆能有超过牛皋的表现和事功。仇悆在来信中所表述的,却只有牛皋如何如何,并没有对徐 庆的赞美,这与岳飞的意愿全不符合,使他感到大不高兴。到岳飞向南宋王朝奏报这次救援庐州的功状时,他硬是把牛皋所建奇勋转移徐庆身上,致使徐庆从武功郎 超转为武功大夫,而牛皋的官秩却仅仅提升了两级。牛皋本人对此并不介意,了解这一事实真相的人却全都对岳飞深为不满。①

①此上三段皆据《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八三,绍兴四年十二月壬辰记事及附注。


从上述记载看来,和小说相反,岳飞和牛皋之间关系非但不是手足关系,而是一种矛盾的上下级关系。岳飞夺牛皋之功至他人之手,行为未免有失光明。

实事求是的说,人无完人,任何英雄人物都不可能是毫无缺点的神人,岳飞有此行为,本不足奇。只是以此作为评价人物的定论,似乎又不合适。因为如果我们研究一下牛皋生平,便会发现此事未必毫无疑点。

我们讨论历史真相时,除了研究某些史料的细节外,还必须适当结合当时的时代背景,以相对宏观的角度去看待问题。我们要讨论庐州事件,不妨先从牛皋的生平入手,看看牛皋在岳飞军中遭遇如何,再结合庐州事件,想必会有新的发现。


牛皋(1087—1147):字伯远,汝州鲁山县人。他本为一名小小的弓手。金军南侵,他组织民众抵抗,曾获得多次胜利。后来因为人单势寡,牛皋一度被迫投降伪齐,成为一生的污点。

绍兴三年(1133),宋将李横北伐,牛皋等“背伪归正”,重新成为宋朝大将。李横失败后,绍兴三年十二月,高宗命牛皋和董先率千余人隶属岳飞。至此,牛皋便开始其岳家军的生涯。

绍兴四年,岳飞北伐,收复襄阳六郡。期间牛皋任神武后军中部统领兼制置司中军统制,参加随州、襄阳府等战。“飞遣皋行,裹三日粮。粮未尽,城已拔,执嵩斩之,得卒五千,遂复随州。李成在襄阳,飞遣皋以骑兵击破之,复襄阳。”(宋史 牛皋传)

由于岳飞拥有临时任命权,所以在襄阳等六郡收复后,牛皋便任唐邓襄郢州安抚副使,负责镇守襄阳。

同年十二月,牛皋和徐庆率军救援淮西,在庐州击败敌军。

绍兴五年(1135),牛皋参加平杨么之战。岳飞“遣牛皋、傅选、王纲等各领兵伏於道侧”,大败杨么主力(《岳侯传》)

绍兴六年(1136)牛皋任宣抚司左军统制。

同年八月,岳飞克镇汝军、商、虢二州。牛皋擒敌将薛亨,攻镇汝军,“引兵至蔡州,焚其积蓄“。(《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04》)

同年十一月,牛皋奉岳飞之命,和徐庆、李山救应庐州,“孔彦舟认是牛皋、徐庆等兵至,遂不战,起寨而走,”(《岳侯传》)

绍兴十年(1140),岳家军大举北伐,牛皋在京西路败金军,参加淮宁府之战,又“战汴、许(颍昌)间,以攻最”(《宋史 高宗纪 》《宋史 牛皋》)


从 上述的资料分析,我们可以非常地清楚看出牛皋在岳家军中的地位。他先后担任过神武后军中部统领兼制置司中军统制和左军统制,任过唐邓襄郢州安抚副使,担当 镇守襄阳重任。而岳家军每一次出征,每一场重大战役,牛皋必定参与。而绍兴六年和绍兴十年两次北伐,牛皋更是担任一军指挥,单独出击,立下辉煌战功。显然 易见,如果牛皋和岳飞之间存在矛盾的话,岳飞显然不会如此重用牛皋,尽可以让他闲置后方。


而另一个有力证据当数牛皋的官职升迁。让我们好好看看牛皋的升迁过程吧。

牛皋归属岳飞前,官至亲卫大夫,安州观察使。

襄汉之战后,升二官,官至中卫大夫,安州观察使

庐州之战后,升二官,官至中侍大夫,安州观察使

平杨么后,官至中侍大夫,武泰军承宣使。

绍兴七年(1137)三月,中待大夫、武泰军承宣使牛皋因“屡立奇功”,落阶官,升正任建州观察使。后加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

绍兴十年,除捧日、天武四厢都指挥使、成德军承宣使。后又兼提举一行事务。

看 到这里,细心的读者会发现,宋朝的的武官虚衔不是从大到小,从节度使到承宣使到观察使再到防御使?本来观察使还在承宣使之下,绍兴七年那次为何反而算升官 呢?关键在于牛皋之前的武泰军承宣使属于遥郡,也就是说,算官阶大小的时候,不能用这个承宣使去算,要用中侍大夫去算。而落阶官,就是不要那个中侍大夫, 算官阶大小,就可以用建州观察使去算,这个建州观察使算正任。这样就比以前大了,所以才说牛皋是升官。这种“落阶官”是一种超擢,等于连续越级提升,必须 要立下非同小可的功劳,方可如此。(关于宋代武将官制情况,可看拙作的(<从《水浒》闲谈北宋晚期武将官制>)

由此可见,牛皋在岳飞麾下,虽称不是平步青云,但也是节节高升。如果岳飞对牛皋不满,存心压其战功,牛皋怎会如此升官呢?要知道正任承宣使和节度使不过一步之隔。而节度使是武人的最高荣耀呀。

再 比较一下岳飞其他部将情况,岳飞生前,其部将升正任承宣使的,仅有王贵和牛皋两人,连岳飞最为倚重的张宪也不过是正任观察使,比牛皋要低一阶。曾经“夺 过”牛皋功劳的徐庆,也不过是正任防御使而已,比牛皋要低上两阶。而所谓提举一行事务,即可代替岳飞“摄军事”,主持全军事务,全军只有王贵、张宪和牛皋 三人有此名衔而已。

这样的待遇,能说岳飞不重视牛皋么?


事实上,宋朝当中,不重视牛皋的大有人在。宋高宗便是其中一位。绍兴九 年,通过屈辱的议和,南宋重得河南之地。群臣讨论派几名大将去镇守,宋高宗是怎么说的呢?“上曰:‘岳飞军中偏稗,如董先、牛皋颇骁勇可用,但先好货,皋 嗜酒,皆有所短,未可统众。’” (《中兴小纪》卷二七)宋高宗认为牛皋好酒,不能统众,不让他们驻守河南之地。

董先好财,牛皋好酒,这或许是事 实;但刘光世懦弱无能,张俊好财如命,为何宋高宗却一直信任他们,委以众任呢?牛皋他们有缺点不假,但如果能像岳飞那样因势利导,扬长避短,何尝不可以委 以重任?宋高宗不信任牛皋他们,可结果又如何?金国败盟,宗弼大兵压境,宋高宗所任命的东京留守孟庾望风迎降;权西京留守李利用弃城逃跑;南京留守路允迪 也投降了。《中兴小纪》称赞高宗“知人善任”。可高宗所信任的人,非降即逃,而他不信任的人,却在此不久后“岳飞将牛皐及金人战於京西,败之”(《宋史 高宗纪》)。好一个“知人善任”!

由此可见,若不是岳飞对牛皋格外重视,在宋高宗的偏见之下,牛皋怎可能节节高升?


我们还可以从牛皋的言行想法考究,看看他的思想是否和岳飞一致。我们知道,意气相投的人总是容易相处合作,有共同目标的人群,更是能团结一致,齐心实现其目标。

绍兴四年,牛皋和董先至行在临安向宋高宗面陈“伪齐必灭之理,中原可复之计”。(<《三朝北盟会编》卷159)

同年牛皋破随州的时候说:“吾之存心者,国事耳。功何争为!”《三朝北盟会编》卷159)

绍兴十七年(1147)三月,因牛皋对宋金和议表示不满,秦桧按密令鄂州驻扎御前诺军都统制田师中将牛皋毒死,时年六十一岁。他临终时说:“所恨南北通和,不以马革裹尸,顾死牖下耳。”(《三朝北盟会编》卷216)

牛 皋这些言行,显然易见,和岳飞“直捣黄龙”的想法,和岳飞“使宋朝再振中国安强”心愿不是一致的么?而且,在牛皋投靠岳飞之初,《三朝北盟会编》卷159 就清楚记载:“飞得皋,甚喜,知大功必成。改皋为神武後军中部统领兼制置司中军统制。”这不是他们两人关系良好的又一铁证么?

由此可见,不论是牛皋生平经历,还是其日常言行,都没有一丝一毫和岳飞有冲突之处。这庐州事件的出现,不是显得唐突么?

我们需要考虑的是,由于秦桧长期把持朝政,又兼监修国史。高宗一朝的史实,多有涂改。这事情又是否秦桧等人的诬陷呢。这点值得我们深思的。


话又说回来,在庐州之战后论功行赏,牛皋的功劳本应在徐庆之上,可事后封官,徐庆的升迁远在牛皋之上,这又做何解释?我个人认为,这应该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就是牛皋主动让出功劳,这点此前有过实例:

初,岳飞命张宪引兵攻随州,月馀不能下。牛皋请行,乃裹三日粮往。众皆笑之。既而粮未尽而城拔,悉推其功与宪。且曰:“吾之存心者,国事耳。功何争为!”君子多皋之不伐。(《三朝北盟会编》卷159)

这是第一个解释。那牛皋为什么要主动让功给张宪呢?史籍无此记载。我个人猜度,这应是新旧集团之间的人事纠纷问题。

人 们常常受演义小说之类的影响,认为像岳家军之类精兵,上下级关系必定是亲密无间,情同手足的,这些看法,自然是经不起事实的考验。岳家军中也存在着矛盾, 有史实为证,这是需要我们客观认识的。然而,过犹不及,近年来,网络大起翻案风,认为岳家军存在着矛盾,存在着赏罚不明的现象,所以岳家军并不团结,战斗 力有限云云。我认为,这类说法也是有失偏颇的。

人多数是自利的群体,因利而聚,因利而散,一个大群体,不管如何团结,总难免有人事纠纷,总难免有各种各样的矛盾和错误。像岳家军这么一支成分负责、人数庞大的集体,要求他们做到完全的公正团结,毫无矛盾,显然也是痴人梦话。

就 整体而言,岳家军基本上还是做到人尽其才,按各人能力高下分派职务的。如善于理财的李回,就任回易官,大大减轻了岳家军的后勤负担;李道能力一般,虽然身 为选锋军统制,从来都只是留守襄阳,岳飞不让其出征;赵秉渊曾遭岳飞醉后殴打,但他毕竟是从辽国投降过来的归正人,有相当战斗力,岳飞不计恩怨,还是任他 为胜捷军统制,委以重任,随他北伐。正因为人尽其用,所以岳家军才如曾敏行在《独醒杂志》卷四所记载:“部下多奇才”;“绍兴六帅,皆果毅忠勇,视古名 将。岳公飞独后出,而一时名声,几冠诸公。身死之日,武昌之屯至十万九百人,皆一可以当百。”

岳家军是一支不断壮大的部队。如果说在建炎四年(1130)年收复建康前后,是岳家军的草创阶段的话,那绍兴四年前后(1134)年则是岳家军的快速成长时期,岳家军由原来一万余人一下子增加到三万余人。如此高速的扩张,自然发生大量的人事纠纷问题。

长 期以来,岳家军的主要将领,就是王贵、张宪、徐庆等嫡系将领,他们跟随岳飞时间长,能力也强,岳家军所立功劳,大半都是在他们指挥下得到。而新来的将领, 不是默默无闻(如韩京和吴锡的部下),就是碌碌无能之辈(如李道之流),根本不足以影响王贵张宪等人的地位。然而,随着牛皋和董先的加盟,则情况大为不 同。

牛皋和董先都是当世名将,经常和金人作战,官职也在张宪徐庆等人之上。由于他们善战,加上熟悉襄阳六郡的情况,很快就立下大功,风头完全盖过了岳家军旧有将领。人无完人,这些旧有将领虽然骁勇善战,但此刻也未免有所忌妒。两者之间的人事关系一触即发。

在 这个关键时刻,牛皋挺身而出,两次化解了这些人事危机。和小说中形象不同,历史上的牛皋其实是个非常聪明的将领。他的年纪比岳飞还大,投靠岳飞的时候,已 是四十七岁的中年人了。他自知有投降伪齐的污点,加上投靠岳飞之时,正是本军大败,襄阳失守之后,可以说,无论是声望还是影响力,都降到最低点。在这种情 况,恢复名誉比争夺功劳更为重要。张宪是岳飞的爱将,牛皋顺水推舟,做个人情,应该是情理中的事情。徐庆一事,估计也是如此。毫无疑问,牛皋此举收到了奇 效。他不仅在军中地位大增,成为仅次于王贵、张宪的重将,而且也消除了新老集团之间的隔膜,牛皋日后和徐庆、王贵、张宪多次联合出击,大败金兵。此等合作 无间的关系,实在要归功于牛皋的成人之美。

至于岳飞呢?他在这些事情当中又起什么作用呢?如果我们以完人的标准去衡量,他的处置显然未算赏罚分明,所以是不合格的。但就当时而言,如果岳飞真的完全赏罚分明,重赏牛皋,会不会冷落了岳家旧部的心呢?

岳 飞在用人方面,显然是有相当心得的。如李宝,兴仁府人,本来是北方义军首领。绍兴九年投奔岳飞。因为当时宋金正在议和,李宝以为无事可做,便想返回北方。 后被岳飞发现。于是岳飞就委以重任,让他重回北方,组织忠义军起义,获得了兴仁府大捷等胜利。后来率众南归,被韩世忠收留。按常理说,韩世忠也是中兴名 将,加上其驻地楚州距离李宝的家乡兴仁府并不算远,也是韩家军的主攻方面,于情于理,留在韩世忠军中都是正常的。结果呢?李宝立即“截发痛哭”,要求重新 隶属岳飞。则岳飞对部将的恩德如何,由此可见一斑了。(见《宋史 李宝传》

那么岳飞是用什么办法解决对牛皋不公的问题呢?史书并没有明确记载。不过,在当时,岳家军中发生了两起也是关于赏罚方面的事件,这些和牛皋事件是否有联系呢?

第一件事是人所共知的。就是岳云的功劳,经常被岳飞扣减。无论随州之战还是邓州之战,岳云都是第一个登上城头,立功可谓不少。可岳飞只是记下了随州的功劳,邓州之后的功劳,则全部不报了。时间的发生,恰好就是牛皋事件前后。《宋史 岳云传》

而 第二件事,则发生在绍兴五年正月一日,岳飞的部僚刘康年,也可能是其中一个关键。为“因便将带陈乞军器、战马等事”,刘康年“携空名印纸”,去行在临安。 或许出于好心,或许有另外目的。这刘康年胆大包天,居然私自“书填印纸”,向朝廷上章请求封岳母为国夫人和岳飞次子岳雷授文资。飞得知此情,“不胜惊 骇”,两上奏折请罪,并要求罢免刘康年。(《劾刘康年伪奏乞恩泽奏》)

刘康年当时的官职是“本军提举事务、武功大夫”,能“携空名印纸”,岳飞对 他自然十分信任。但对于刘康年的这种越权行为,岳飞是十分愤怒的。本来朝廷已经顺水推舟,答应封岳母和岳雷了,但岳飞坚决不肯。结果最后朝廷被迫收回成 名,而岳飞也重打刘康年五百鞭。牛皋和徐庆参与庐州之战,恰恰就是绍兴四年十二月,两事前后相隔不足一月,是否有所关联呢?

关于此点,我并无其他 史实可供佐证,只能作为一种参考,在此指出,供大家研究了。我的个人猜测是,岳飞对自身亲属的苛刻,是不是一种无形示威呢?让徐庆等旧有将领明白:我岳飞 对自家儿子、亲属尚且如此严厉,执行军纪,不贪功劳,你们是否也应心足,开始收手呢?同样也是对牛皋等新来将领的一种安慰:我待自家亲属如此,你们不必过 虑吧?

是否如此,就有待大家一起参详了。


总之,关于岳飞和牛皋的关系,大体肯定是融洽的。牛皋在岳飞手下,如鱼得水,屡立奇功;岳飞有牛皋,如虎添翼,节节胜利。他们的合作,不失为一段流芳千古的佳话。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