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1925 第一部 闽粤筑基 第十四章 银行(下)

angryfox 收藏 6 36
导读:异时空-1925 第一部 闽粤筑基 第十四章 银行(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86/


这个人就是受叶景葵的好友,浙江实业银行总经理李铭推荐,前往复兴银行担任副总经理的浙江青田人章乃器。章乃器年纪不大,今年虚岁三十三岁,他早年就读于浙江省立甲等商业学校,此后先后在浙江实业银行,北通州京兆农工银行工作,后来得到李铭的欣赏,担任浙江实业银行营业部主任。浙江实业银行与浙兴同属南四行,叶景葵与李铭关系也十分密切,此次经李铭推荐的人员几乎占了叶景葵从上海带到泉州人员的半数,其中又以章乃器在浙江实业银行地位最高。章乃器除了对银行业务熟悉以外,还热衷政治,他在1927年创办了《新评论》半月刊,以批评国民党政治为主,尤其对1928年发生的济南惨案大力报道,并严正批评国民政府的妥协投降外交政策,主张对日本实行“经济绝交“。他在《新评论》中大声疾呼“中华民族倘能再容忍此种重大的侮辱,则对内必致失去民族的自尊观念和自信力,对外必至招致不断的侮辱,因此,中华民族非至灭亡不止!完全为着民族的生存起见,不能不向日本帝国主义者宣战!”这样的话语,国民政府如何能够容忍,1929年初,《新评论》就被国民政府查封了。本来李铭是绝对舍不得这员手下的爱将的,显然这员爱将在政治上的观点正给他自己以及浙江实业银行带来越来越多的麻烦,出于他和章乃器的友谊以及不致给浙江实业银行好不容易和国民政府建立起的关系降温,接到叶景葵的电话后,李铭第一个想到的人选就是章乃器。

章乃器本人极为干练,他是国内最早的建立银行信用体系的开拓者之一,早就听说泉厦的变化。那时候的青年远比在另一个时空七八十年后的年轻人更爱国和热血,章乃器一直想到泉厦探求一下国家发展的道路。李铭和他谈了之后,他当即就同意加盟复兴。轮船行了两日,到达泉州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码头边拥挤着接人的人群。刘鸿生、叶景葵坐的是头等舱,其余众人住在二等舱,他们在最后下船。这时码头上的人群已经散得差不多了,不过借着灯光,叶景葵还是看见了码头上竖着一条横幅,上面写着“热烈欢迎新任复兴银行总裁叶景葵先生“的字样,横幅下面站着四五个人,后面还停着四五辆小汽车和一辆大卡车。刘鸿生一看横幅下面站着的人中就有当时泉厦的最高行政长官叶江明,当即拉着叶景葵快步走下舷梯,来到横幅前,叶江明这时也向前走了几步,迎了上去,一见面就紧紧握住叶景葵的双手,说道

“是揆初公吧,一路辛苦了。“

叶景葵打量着面前的这位年轻人,皮肤白皙,神情坦然,身材廋消,一副读书人的模样,虽然为一地方行政长官,却丝毫没有官场的架子,在叶江明身后的潘汉NIAN也走了过来,和叶景葵握了握手,向叶景葵解释道

“在泉厦一带,政府没有凌驾于百姓之上的特权,因为船上还有其他旅客,所以没有安排专门的迎接仪式,请揆初公谅解。“

这一解释也深得叶景葵的好感,从满清官场中辞职的他最为讨厌政府直接干预企业,当下对叶江明说道

“早就在上海听说过叶先生的大名,近日一见,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叶先生亲近百姓,不扰名的作风令揆初十分佩服。“

几句寒暄之后,叶江明将一行人迎上车,行李则除了贵重之物以外全部放在了卡车之上,叶江明和叶景葵同乘一车,驾驶员是叶江明的贴身秘书叶启亨,潘汉NIAN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潘汉NIAN向叶景葵介绍道

“这几辆汽车都是由美国克莱斯勒公司和叶先生以及其他商界知名人士合资兴建的汽车工厂组装的,叶先生给他命名为党旗。目下这个工厂的组装车间、喷漆车间、外壳的锻造车间都已经投入生产了,除了发动机和部分精密元件以外,这辆车也可以算是大半的华夏国车,等到了年底,发动机车间和其他几个配套投产以后,就可以造出真正的华夏国车了。“

叶景葵的心中又是一震,这辆汽车宽大舒适,丝毫不亚于自己在上海的那辆福特。在上海也听一些朋友说,泉厦的汽车已经少量进入上海市场,那时想的不过是外国人运来零件,泉厦组装罢了,远远没有想到这车中的大部分工艺泉厦已经能够独立完成,看来泉厦的重工业发展实在是居于华夏国首位。

潘汉NIAN接着介绍道

“著名的爱国华侨陈嘉庚先生也是这家公司的股东,他还创办了一座轮胎工厂,专门供应汽车轮胎,此外几家小的配件工厂也都有他的股份。目前这种汽车已经在上海、北平、东南亚、澳大利亚打开了市场,市场的反应都还不错。“

叶江明笑着打断了潘汉NIAN的话

“小潘又自卖自夸了,这种汽车还依赖美国的技术,没有什么好骄傲的,什么时候华夏国人自己能够设计汽车,那才是让人高兴的事情。“

叶景葵看叶江明始终低调,更加钦佩

“没有想到泉厦在叶先生的治理下,发展一日千里,老朽到了泉厦以后,还得多向叶先生学习,才能跟上泉厦的发展。“

“哪里,揆初公是银行界的前辈,不可多得的人才,我们更要向揆初公多学习。“

两个人又互相谦虚了几句,潘汉NIAN则指着船外的建筑,向叶景葵一一介绍。从码头通往泉州、晋江的道路都是宽阔的水泥路,路面平整,铺着厚厚的沥青。叶江明的车队不时超过往来运输货物的卡车以外,很快车队就来到了叶江明为他们安排的临时住所,泉州的一所酒店。一行人下了车之后,七手八脚的将行李搬进房间,潘汉NIAN这才通知他们到餐厅用餐,这时已经早过了吃饭的时间,餐厅之中没有其他的客人。叶景葵进入餐厅一看,叶江明给他们准备的是每人一份的标准餐,不锈钢的托盘中有四个小方格一个小圆格,小方格中其中一格是饭,三格是菜,两荤一素,小圆格则是放着一碗汤,在餐厅中还有装着饭的大桶和装着汤的大桶,安排得如此简单与叶江明刚才的热情形成对比。潘汉NIAN像是看出了叶景葵的心思,解释道

“叶先生平常极其厌恶官场中的吃喝之风,所以规定在泉厦范围,除极其特殊的情况外,招待费用一律由官员用自己的薪水自行支付。叶先生虽然从未拿过一个大洋的工资,每年资助泉厦财政经费不可统计,但是他说自己作为行政长官应该以身作则,不让奢靡浪费的风气传染到泉厦。观美英法等西方诸强,以及日本等国,国力无一不在华夏国之上,人民富裕程度无一不超过华夏国,但百姓日常生活仍然极其俭朴,从不浪费,华夏国自古为美食之邦,浪费在饭桌上的金钱、时间、精力不知道有多少,因此今天叶长官按照往常惯例进行安排,请揆初公不要见怪。“

刘鸿生点了点头,像是为潘汉NIAN做了证明,一旁的章乃器插话道

“叶长官如此待客实在是最好不过,如此简朴清廉的政府才是华夏国的真正希望所在。“

叶景葵也赞叹道

“倘若官员们都把精力从饭桌上转移到政务上来,华夏国又不知道能够办成多少件实事,老朽今天一路之上听潘部长介绍,学到了很多,今天这顿饭虽然简单,却也让我觉得胜过世间任何山珍海味。“

这时叶江明从后面谦虚道

“泉厦局面草创,还有赖各位批评指正,我们即将成立的复兴银行,之所以命名为复兴,我期望他成为复兴我们中华民族一个火种,今后各位竭诚努力,促进泉厦乃至整个中华民族的经济发展,到时候我再为各位庆功。

说完,自己拿起一份标准餐,率先吃了起来。三天之后,复兴银行筹备委员会在泉州成立,由叶景葵、章乃器分别任正副主任,叶江明的5000万美元本金早已通过汇丰银行,从美国叶氏企业总部转到了泉州。泉厦由于经济发展迅速,此时已经有汇丰银行泉州分行、厦门分行,中国银行泉州分行、厦门分行,交通银行泉州分行、厦门分行等几家银行,不过多属于分支行性质,复兴银行一成立,以其资本金雄厚,又得到泉厦政府的扶持,很快得到了泉厦工商业企业的青睐,只几个月的时间,就一跃成为泉厦地区的第一大金融机构。

泉厦有不少合资企业,原来一直都在汇丰银行办理业务。自复兴银行开业以后,对这批客户积极进行争取,有不少合资企业也在复兴银行开立了户头,为此复兴银行专门在美国纽约、法国巴黎、德国柏林、英国伦敦设立了分行,一时之间发展的势头竟然超过了当时国内首屈一指的中国银行,成为国内金融界的新星。

在所有的复兴银行贷款支持的项目中,休斯飞机在泉州投资的飞机制造厂,全称是休斯飞机华夏国(有限)公司,得到了叶江明最多的关注。这个泉厦政府重点扶持的项目,在贷款方面,自然也得到了复兴银行的大力支持。和兵工厂一样,这家飞机制造厂被设在了靠近内陆的南安,那里相对比较安静。飞机出厂前需要进行试飞,因此飞机制造厂的占地面积要求比较大。休斯飞机这间飞机工厂先以组装为主,而后再扩充生产能力,自行制造除发动机、螺旋桨、舱内仪表之外的其他部件。对于休斯来说,叶江明的话就如同圣旨一般,1929年夏天,一个最简单的休斯飞机的组装车间在南安以最快的方式正式投产了。各种飞机部件和发动机被运到组装车间,经过组装、调试、喷漆、试飞,一架全新的休斯H-1飞机就出厂了。

自1928年起,叶江明拨出专项经费在泉州和厦门两地分别修建军用和民用飞机场。1929年初,又在两地分别设立初级和高级航空学校。初级航空学校,是配属当地的高中和大学,作为学生的选修课,训练时间为两百小时。高级航空学校是从泉州和厦门的应届高中、大学毕业生中招收学员,学员需要符合两个条件,即参加过初级航空学校的学习,成绩优秀者;还要自愿加入泉厦航空队,为泉厦航空队服役。在这个时代,华夏国军事家的眼中,飞机更多是作为华夏国人的一种梦想,在军事中应用不过是象征性的和威慑性的。只有叶江明知道在未来战争中,飞机即将扮演摧毁敌人有生力量的主力军。依泉厦的造船工业水平,短时间内无法发展海军,因此若发生冲突,空军是唯一可以制衡海军的主宰力量。

在民国时代,华夏国空军建制远没有陆军建制如此严格,受到国民政府的约束。从张学良的东北军航空队一直到广东航空队、十九路军航空队,所有的地方军阀势力,几乎都拥有自己的空军部队,多者百十架飞机,少的不过几架飞机。加入地方航空队的飞行员,一般都是来自海外留学归国人员或者华侨,叶江明组建的泉厦航空学校自然也不能例外。依叶江明现在美国侨界如日中天的地位,自然是一呼百应,学校中几位骨干均是美国华侨,校长是波特兰华侨梅志新,教育长也是波特兰华侨张达馗,又聘请了美国退役的空军飞行员数十人充当飞行教官和机械教官,其中乌德为飞行系主任,拉臣为机械系主任。当时的飞机远比几十年后的飞机简单,速度慢,也方便操纵,初级的飞行培训每周一次课,每次半天时间,大约三个小时,除去寒暑假,只要一个学年的时间就可以完成。飞行课是新奇而刺激的,在高中、在大学,男生的首选选修课程就是飞行课,不用花一分钱,就可以去学习飞行,有谁不愿意,甚至有些女生也选了飞行选修课。初级飞行训练是有门槛的,参加人员需要经过严格的身体测试。在身体测试这一关被刷下来的同学,对顺利通过的同学充满了羡慕。有同学羡慕之余选修了飞行地勤的课程,检查飞机的状态、修理飞机、加油、装弹虽然有些枯燥,不过面对着这些能在蓝天中飞翔的飞机,心里多少可以得到一些安慰。当了地勤班的学员,和飞行教员混熟了,请他们带自己在蓝天上翱翔一圈,回去在同学中也是骄傲的资本啊。

民自盟第一次秘密代表大会召开以后,叶江明组建了泉厦航空队。泉厦航空队在编制上隶属于叶TING的新编第六旅。整个航空队的编成参考了二战时期德国空军的编制,航空队的最大也是战时独立指挥单位的编制是联队,每联队队部有四架飞机,联队辖四个大队,每个大队有四十架作战飞机,前三个大队是作战大队,第四大队一般为训练大队。一个航空联队的作战飞机有164架,整个满编的航空联队包括地勤人员、作战参谋在内有2200人左右。

刚刚加入民自盟的留美华侨梅志新,被委任为泉厦航空队队长,整个航空队目前只有一个还不满编、正在构架中的联队,梅志新兼任联队队长。叶江明定购的第一批五十架H-1教练机已经陆续投入到泉厦航空队中,这种教练机虽名为教练机实际也可以用于作战,因为H-1本身就是一种双座战斗机。H-1教练机的机头装备有两挺7.92毫米机枪,机翼上还有两挺12.7毫米机枪,若用于对地攻击,他还可以在腹部携带一枚250公斤的炸弹。改装了普惠750马力水冷发动机后,他的速度上比历史上的原型机要快一些。他的最大飞行速度达到了440公里/小时,巡航速度也达到了380公里,最大航程则有1500公里,在当时是世界上最先进的飞机之一(二三十年代,除了华夏国在持续不断的进行内战和对日本进行作战外,其他各国基本相安无事,空军的发展的脚步也放慢了下来,叶江明投入如此大的精力发展飞机,搏到一个世界领先应该也不奇怪)。叶江明按照原来时空中华夏国空军的惯例将这种教练飞机命名为JL-1(教练的缩写),对他的非教练型号,命名为J-1(歼击一型),还为他取了一个外号叫做金雕。

在金雕到货后,航空队和高级航校中全面采用了这种教练机。金雕到货前为了保障训练临时购买的几架老式的寇克斯双翼飞机,直接下放到了初级航校。这批新飞机一到就在航校中引起了轰动,他的机身、尾翼、头部为了验证金雕这个名字,都漆成了金黄色。与双翼的寇克斯飞机比较起来,金雕的速度更快,火力更猛。当然开惯了双翼飞机的教官,第一次驾驶这种飞机,还多少有些不适应,因为速度快,降落地时候必须控制速度,否则这种飞机很容易冲出跑道。老式的双翼飞机,在低速的时候也有良好的升力,这种新型飞机则必须完全依靠速度爬升。尽管与双翼飞机有本质的区别,金雕还是受到了航校从教官到学员的一致好评。叶江明立刻电告休斯,他将再定购一百架单座完全战斗型的金雕,这批飞机将在泉州的休斯飞机公司的组装工厂完成组装。为了航空队的完整,叶江明又向福特公司订购了六架最新型福特5运输机,以运输航空队所需的物资。

泉州和厦门的高级航校与初级航校不同,距离市区很远,周围戒备森严,方圆十几里的的居民都被迁出此地。分别设在泉州和厦门的高级航校实际上是泉厦航空队的培训基地,所有的学员经过培训后,全部进入泉厦航空队服役。用于训练和作战的金雕飞机严格对外保密,按照航空队条例,泄漏航空队机密者以叛国罪处以死刑。考虑到泉厦的高级航空学校面向高中和大学招生,对外不能完全隐蔽。泉厦政府和所有控制的媒体,都对外宣称泉厦高级航空学校是一所为华夏国培养民用航空人才的学校,学制八年(出来后抗日战争就爆发了,还能离开航空队吗?)。毕业后,可以直接被录用为机长,在泉厦高级航空学校上学期间,除了学费全免以外,还提供津贴没。这津贴要比普通士兵的津贴高出30%,足以养活全家,在泉厦也是非常诱人的条件,每一期招生计划都供不应求。

空军的发展完全在叶江明的推动下走上了正轨,有这样一支茁壮成长的空军他的内心安定了一半。另一半问题始终困扰着他,季方发现民自盟第二次代表大会结束后,叶江明经常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不让任何人打搅。大约一个月之后,叶江明让季方请来已经加入民自盟的三位化学家,范旭东的得力助手华夏国制碱方面的权威候德榜,厦门大学副校长著名化学家黄子卿、傅鹰。

三人接受了叶江明的邀请,聚集在泉厦行政长官公署后院的秘密会议室中,令三人感到奇怪的是,这次会议的保密程度如此之高,连身为政府秘书长的季方也不能参加。叶江明的神情在三个人看起来相当疲倦,以不满三十的年龄支撑这样一个局面,他放弃了所有年轻人用来休息娱乐的时间,三位化学家对这个位地方呕心沥血的年轻人不禁肃然起敬。叶江明的第一句话就让三个人吃了一惊,

“各位都是民自盟的党员,有一些最高级别的秘密今天要说给大家听。可能各位不知道,去年轰动国内新闻界的台湾抗日义勇军的幕后组织实际是我们民自盟,所以不对外公布这个消息,是因为这样的行动,不会得到国民政府的允许。”

这样最高级别的秘密,原来只有民自盟的几名执委知道,三位化学家听到这个消息是又惊又喜。傅鹰、侯德榜的祖籍是福建闽侯,黄子卿祖籍广东梅县,他们三人小的时候,都听父辈议论过甲午战争失败,华夏国割让台湾的悲壮历史。那一首丘逢甲的《春愁》,更是少时吟诵的诗篇:

“春愁难遣强看山,

往事惊心泪欲潸。

四百万人同一哭,

去年今日割台湾。“

侯德榜感叹道:“这么大的局面都由我们民自盟开创,真是令人激动。假以时日,若能收复台湾,炎黄祖先在天有灵,也会感到欣慰的。”

叶江明说道

“日寇在济南,悍然制造了济南惨案,国民政府毫无反应。我们几位执委想,若是华夏国人没有一点抵抗的精神,将来就会任由日本人宰割。当前国内的局势,不允许我们正面抵抗,执委们一致决定在台湾策动民众发起发抗日本人统治的起义。要让日本人知道,中华民族是有抵抗精神的,不会任由日本人宰割,这是我们行动的初衷。”

傅鹰说道

“叶长官,把我们几位化学界的民自盟党员请来,告诉我们这样一个极端秘密的消息,我猜想今天的会议一定与台湾的抗日义勇军相关。既然我们民自盟的其他成员能够不畏牺牲,甘冒危险和日寇进行殊死的斗争。我们这些还生活在和平环境中自称为学者的,更应该为他们做些什么。叶长官有事情,尽管安排,我们会像一个普通战士那样执行好叶长官的指令。”

叶江明接着说道

“各位都知道,自1895年以来,台湾割让给日本已经有三十多年的时间了。年轻一代经日本的同化,已经对这种民族屈辱漠然置之。所以我们在台湾的军事斗争面临很大的困境,首先就是群众基础薄弱,我们只能依靠在普通民众中不占多数的坚定的反日者的支持。这些人主要包括受到日本人欺压台湾高山族人,和与日本人有刻骨仇恨的一小部分汉族人。第二个难题是,台湾与福建远隔海峡,在起义爆发前,日军疏于戒备,我们以运送货物为名偷运进了一部份武器弹药。现在泉厦的海警支队,利用夜间不备,经常偷运补给进入台湾。由于目前抗日力量不断发展壮大,已经引起了日军本部的关注。根据我所得到的消息,日本人将组建野战师团,对台湾的抗日力量进行清剿。依照目前的这种少量补给方式和台湾抗日义勇军的战斗力,是无法对抗日军野战师团的。这个问题,我已经考虑很长时间了,一个解决办法是用飞机进行空投补给,我已经下令让卢作孚筹建航空公司,第一批就开辟泉州到马尼拉的航线。到时候,以这条航线经过台湾为掩护,进行秘密空投。但是这个办法原水不能解近渴,只是充足的补给也无法使得这些没有经过严格训练的抗日武装,打败日本正规军。所以客观上,要求我们研制一种大范围迅速致死的秘密武器,在关键时刻使用,以起到改变战局的作用。”

这三人都是留洋学者,叶江明说到此刻,三人已经对叶江明请他们来的用意明白了一半,黄子卿带着兴奋得神情说道

“叶长官莫不是想用化学武器对付日本人。”

傅鹰接过话说道

“可是,叶长官,已知化学如氯气、光气、芥子气,在战争中都有应用。他们都无法做到迅速致死,日军对这几种化学武器也有研究,估计达不到改变战局的效果。”

叶江明从公文包中取出了一个上面标着秘密的小册子,然后对三人说道

“这个小册子是德国一名化学家的研究成果,被叶氏集团驻德国的机构用重金买了下来。这名化学家在一次及其偶然的事件中,合成了了一种名叫甲基氟膦酸特已脂的物质,他给它起名叫做梭曼,代号GD。这种化学物质毒性极强,只要在0.1微克/升空气的浓度下,作用五分钟中毒者就失去战斗力,作用十五分钟,中毒者就死亡。梭曼的沸点是167度,凝固点是零下80度,这就是说这种化合物在夏天和冬天都能够使用。在战场上,梭曼既可以通过服装沾染中毒,又可以通过呼吸中毒。可以想象,如果这种化合物作为化学武器应用于抗日义勇军的反围剿作战,只要一公斤就能杀死三平方公里内所有的日军,完全可以作为一种制胜的武器。”

侯德榜、傅鹰、黄子卿都处在一种惊讶的表情中,他们仿佛看到了这样的场景,一阵轻烟过后,成千上万的日军在阵地上突然死亡,他们的面部表情惊愕而痛苦。

叶江明望着三位著名的化学家,缓慢地说道

“我手上的资料,是这种化合物合成的大致流程(实际上是叶江明从电子图书馆中,综合各种文献,整理出来的),这份资料交给你们,在抄录后立刻烧毁。现在由你们三个人组成研制小组,侯先生任组长,黄先生、傅先生任副组长,由民自盟先拨出十万美元的经费建立秘密实验室,再从大学中选拔一些坚定的民自盟成员投入到这项工作中来。这种化合物的合成方法、用途要严格保密,只能在你们三个人中间掌握。第一步是复制合成的流程,第二步是生产相当数量这种化合物供应给台湾抗日义勇军。我要再三提醒诸位的是,合成梭曼是极端危险的,梭曼本身无色无味,既可以由空气进入呼吸道,又可以由通过衣服沾染渗透到皮肤,只要0.1微克就能使人致命。各位和马上选进这个小组的成员都是国家的宝贵财富,必须绝对注意安全,避免发生事故。“

震惊中的侯德榜回过神来,望着叶江明坚定地说道

“以我们化学家的眼光,这种化合物就是一种恶魔。为了拯救中华民族,为了打击我们这个恶邻的嚣张气焰,我愿意带领这个小组来制造这种恶魔。即使我们要付出牺牲,我认为这种牺牲也是值得的,我个人毫无怨言。“

黄子卿跟着侯德榜,郑重地对叶江明说道

“我也愿意加入这个小组,对个人的牺牲毫无怨言。“

傅鹰也说道

“我和两位同行一样,愿意加入这个小组,不计个人牺牲。“

送走三位化学家后,叶江明在季方的陪同下,在厦门秘密军事学校做讲演,说到军队的高级指挥员要拓展思路,适应新的战争形势,要研究如何在敌人占有优势的情况下开展敌后游击战争,要研究在以坦克、装甲车为独立力量,而不是普通步兵的附庸,快速对敌军发动奔袭,掌握战场的主动权,要研究如何利用空军、装甲部队联合作战。很多民自盟以及独立旅内部的高级将领都认为叶江明的第一条指的是正在台湾与敌人浴血作战的抗日义勇军,根本没有联想到未来即将发生的日本侵华战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