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怀念战友——记遭遇的一场伏击战》5

http://bbs.tiexue.net/post_1821828_1.html

--

从表面上来看,直到目前为止大家在野战医院的生活还是很“快乐”的。战争的创伤所留下的阴影正在逐步地减退或是削弱。但是在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失去战友的痛苦不但没有减弱,而且积压的越来越深重!

搬进大病房的当天,3班的战友小张就主动地和我换了个床位,把他原来在狗子旁边的那个位置让给了我。这样一来,我们2班的三个弟兄的床位就在一排了。而他自己和另外2名伤员在我们三张床的对面。

我夜里还是做噩梦!总是梦见我的前几次的阵地战和这一次的伏击战!但每一次的梦里都会出现班长老牛、副班长老陈、小东北、老根儿以及其他牺牲的战友们。

在营长和连长他们返回前线的那一天,我又梦见班长和小东北!梦见班长正要冲向对面的弹雨之中,我拼命想拉住他可是拉他不动。我想举枪掩护他,可是不管我怎么扣动扳机,我的枪总是射不出子弹。小东北嘲笑我是个笨蛋,同时他一边射击一边跟着班长冲了上去。我想跟上他们的脚步,但是我怎么也迈不开腿。急的我大声喊着:等等我!等等我!可是他们两人谁也不理我!!!

我哭醒了!

过了好久我才反映过来,我现在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但脸上的热泪还是在流淌着!

我轻轻地呼喊着:班长!老陈!小东北!!!!

我咬住枕头,拼命压抑着自己的哭声!!

夜是安静的!安静之中我听到隔壁的病床上传来同样压抑的哭声!

那是狗子的病床。他的身体蜷缩着,肩膀在不停地抖动!

我走下床来到狗子的床前,把手放在他的肩上。他起身看着我,脸上满是泪痕。我们两大男人紧紧地抱在一起,压抑着哭声任泪水横流!!!

而第二天醒来后,我们都仿佛没事人一样继续和大家一起嬉笑打闹!只要你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很多人的眼睛里一样布满血丝,眼睛也是肿的象一个烂桃子。

但是大家还是不愿意打破目前这个局面,至少是谁也不愿意首先打破。每一个人都把自己失去战友这个巨大的悲痛憋在心里,弄的大家都好象没心没肺似的一天到晚嘻嘻哈哈、打打闹闹、下棋、吹牛,或是和小护士们不咸不淡地调笑。按照现在的说法——就好象是来度假一样!当然这其中也不乏真有个别没心没肺的!

也有压抑不住这种悲痛而公开、或半公开宣泄的。

曾经有几个神通广大的老兵油子不知道从哪里搞了几瓶酒,熄灯以后躲在病房里喝的淅沥哗啦,哭的也是淅沥哗啦。结果被查房的军医发现了,被叫到院长办公室里,被那个副师级的院长关起门来劈头盖脑地一顿臭骂。

院长叫嚣说:这不仅是违反条令而且是动摇军心。并声称:“要是在战场上,老子一定亲手毙了你们”!同时威胁说要把他们今天违犯条令的行为通报原部队,还要写进档案。吓的几个兵油子连忙承认错误,“深挖”了半天“思想根源”,拼命低三下四地保证下不为例,还请首长考验!

院长还觉得不过瘾,继续撸胳膊挽袖子地一顿教训,毫无一点“知识分子”的样子,简直比那几个老兵油子还老兵油子(这恐怕也是所有的伤员爱死了这个老家伙的原因)。

几个臭小子低头顺目,吓的连个屁都不敢放!

弄的在门外偷听的医生、护士捂着嘴好一顿笑!

足足被骂了将近一个小时,院长骂过瘾了,几个小子才被允许“滚”出了院长的办公室。

而只有在战友出院送别的时候,这些真正的汉子才有机会抱在一起痛哭一顿。搞的送别的过程悲悲切切!

医院当然乐得希望保持目前这种状态!于是,所有的人都跟我们打着马虎眼,绝口不起战场上的事,对于伤亡比较大的部队送来的伤员,连目前部队的情况都不跟我们说,弄的我们好象压根就没有原单位似的!

连给我们放的电影都绝对闻不到一点战争的味道,不是喜剧片就是爱情片,有时候还给我们放几部外国的爱情片看看,希望用那些男女之间的搂搂抱抱和亲嘴来消磨我们的“革命斗志”!

当然了,我们也明白医院这样做的苦心!谁让这是咱部队的医院呢!!!

直到我苏醒后半个月左右的一天!

那天下午,我们病房的几个兄弟正在读报,野战医院的政治处主任走进来叫我道:虎子,你看谁来了!

我抬头看去,病房门口站着我们的师长和师政治部主任,而站在我们师长身边的居然是我的爸爸!

我们连忙起立,我发出口令:立正!敬礼!大家齐声吼到:首长好!

师长等各位首长也立正还礼!我们家老爷子也同样向我们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礼毕后,我走到父亲的面前:爸!

我爸抚着我的肩头,眼里满是慈爱!

我望着我的父亲、我的前辈,眼睛不争气地有些湿润。

狗子把各位首长让到我们的病床上。师长询问了大家的伤势情况,大家都一一回答。

我也告诉爸爸,我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爸爸对我:“你妈和你姐姐本来也想来看你,我没让她们来!免得她们来了哭哭涕涕的!军人嘛,战场上受点伤是正常的。老子当年在战场上前前后后被钻了十四、五个窟窿,哪一次不是躺个十天半个月就生龙活虎的!咱中国的军人就是要越打越强、越打越硬,这才佩的上军人的称号!!!你小子也勤快点,抽空给她们写封信,免得让你妈惦记着!”

我连忙点头称是。搞的象是听首长讲话!

听说自己的首长来了,病房门口挤满了其他病房的兄弟,师长对外面叫到:大家都进来吧!

外面的兄弟才扭扭捏捏地走了进来。

老家伙看到自己的兵一个个都恢复不错,高兴地直说要给野战医院请功!

我们的政治部主任对我们家老爷子说:老首长,放心吧,你家这小子是好样的。不愧是咱军人的后代!这一次他们虽然被人家打了个措手不及,全排都被打残了,但他们全排没有一个孬种!这小子一个人就干掉了对方仨,他们连里已经为他们请功了!

接着又向老爷子夸张地描述了一番我抵近射击,打得两个越南小鬼子的尸体几乎不成人样的辉煌战绩。

弄的我好一阵不好意思!

我家老爷子也高兴地乐了半天憋出了一句:“你小子可别骄傲啊”!!!

搞的我是哭笑不得。周围的坏小子也是向我挤眉弄眼地坏笑了半天!!!

借着首长们都高兴,我大着胆子问到:首长,我们其他的战友怎么样了?

师长对着陪同前来的一位我们团部干事问到:怎么,他们还不知道吗?

于是,这名干事告诉我们:我们全排算是彻底被打残了,全排损失2/3。最惨的是三班,小张是唯一的幸存者。我们2班里幸存下来的只有老根儿我们四个人。

病房里顿时安静了下来。人群中传来抽泣声。

我的眼里也充满了泪水!

医院政治处主任试图劝阻大家,师长叹了一口气说到:“唉!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啊!让孩子们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师长的话更是让大家一场大哭,在场的首长也是陪着我们落泪!

过了一阵子,师长站起来对大家说:好了,我们都出去吧,让他们爷俩好好聊会儿!

于是,大家走出了病房。

老爷子让我坐到他的身边对我说:孩子,跟我好好说说你们的战斗。

我含着泪水跟老爷子说了我的班长、说了老陈、说了小东北、说了老根儿和狗子,也说了我怎样亲手杀了那两个越南人。

我跟老爷子说了我内心的痛苦!说了对牺牲战友的思念!说了我对老根儿的担心!也说了我憋在心里的难过!!!!

这不仅是两个父子之间的对话,也是一个后辈军人对前辈的诉说!!!

老爷子也是从枪林弹雨里走过来的,十几年的战争生涯使他身上留下15处枪伤。战争中,他前后换过七个警卫员,除了一位受伤残疾的和我们师的原师长,其他的都牺牲在了战场上。他能够理解我此刻心中的痛苦,能够理解我失去战友的悲伤!

他轻声地对我说:这里没有外人,你痛痛快快地哭吧!!!!

“爸”!!!!我趴在老爷子的腿上痛痛快快地哭了一顿。

自从我开始上学以后,我就没有再和老爷子这么亲昵过,更不要提长大以后了。但现在我毫不感觉到羞愧,任由我的感情宣泄着!!!!

老爷子摸着我的头叹息着:“你的战友们都是真正的英雄!你也是好样的!!!唉!战争啊”!!!!

天黑了,父亲和师长他们要返回30公里以外的师部,我和弟兄们以及医院的同志一起送他们上车。

临别之前,老爷子郑重地对我说:“小子,站好了”。

随后,老爷子对着我立正,然后慢慢地抬起手标准地敬了一个军礼!

我惊的手足失措,慌乱地叫到:“爸……”!

老爷子对我说:“别动!你当得起这个军礼!你们都当得起这个军礼!”

我顿时感到一阵由衷的自豪,激动的浑身发麻!!!

老爷子的心里终于承认我是一名真正的军人了!

是的,我当得起“军人”这个称号!!!!

我和兄弟们挺直了腰杆,含胸拔背,向对面那些前辈军人长时间地敬了一个军礼,久久没有放下手臂,直到他们的车子离开了我们的视线!!!!!!!



(未完,待续)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