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奔 第一部:混在黑社会的边缘 第五章:暗流

渡梦河 收藏 3 4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46/


第五章:暗流

单老板挨了打后,气得抓狂,当天晚上就让那七个保镖走人了。下半夜扎到姘头家像只发情的疯狗一样,狠狠的发泄了一顿,然后坐在床上咬牙切齿:老子要不干死这几个小杂种,就不是人养的!

单老板二十年前从部队退伍后就随着舅舅走南闯北,直到来到这个产煤的小镇,凭着天生敏锐的商业嗅觉和一张三寸不烂之舌,投机倒把、软硬兼施,很快就站住了脚,短短几年功夫成了富甲一方的财神,他到底有多少钱没人知道,反正镇里集资修路,他一个人就拿出了二百万,就凭着这二百万和私下里不知道送出的几个二百万,单老板混了个县政协常委和地区人大代表,要不是后来被人砍了闹得满城风雨,这家伙搞不好就成了全国人大代表。赵卫曾经跟兄弟们算了一笔帐,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单老板是亿万富翁!

这十多年来,单老板在这个小镇甚至整个县城,可谓只手遮天,黑白两道没有不让着他的,前年被人砍,完全是一个意外,那个外地的矿工因为等着工资回家过年,是豁出命来的,没想到事过两年又碰到了一帮不要命的人。这一次财大气粗的单老板是决计不会善罢干休的,否则,他会感觉再无颜面在道上呼风唤雨了!

“天上瑶池”坐落在市政府的正对面,是这个市里最有档次的茶楼,单老板下午五点多钟就独自一人坐在了二楼的一个包间里,让服务员泡好了一壶上好的铁观音,听着邓丽君的小调,闭目养神。六点刚过,一辆“仪征”皮卡车停在了“天上瑶池”的楼下,潘大嘴带着两个兄弟上了二楼,单老板看到自己的妹夫就气不打一处来,冲上去就是一巴掌打在了潘大嘴的后脑勺上,叫道:吃屎的东西!潘大嘴委屈的撇了撇嘴,不敢作声,闷闷的坐在沙发的角上。七点钟刚到,刘豁子和江小白像约好一样,一前一后的进了包间。单老板被打的事,刘豁子和江小白在潘大嘴的电话里已经得知了,江小白还没坐下来就骂出了声:操,这几个小杂种胆子还不小,敢欺负到我们的头上了。刘豁子站在那里问单老板:老大,到底是怎么回事?

江小白和刘豁子都是道上的牛人,单老板有恩与他们,刘豁子原来是单老板一个马仔,是个打架不要命的角色,开赌场由单老板罩着,基本上没出过事。江小白原来在县城的农批市场里开了个水货批发店,后来欺行霸市,在严打的时候被逮起来判了三年有期徒刑,他就托人找了在道上混得很开的单老板,单老板花钱帮这小子搞了个保外就医,后来又给了他一点股份,这小子现在在县城混得不错,号称老大,明里开了个桌球城和一个烟酒批发店,暗地里却养了一帮马仔专门收些保护费和为单老板打理外围的一些麻烦。

听完单老板的描述,刘豁子和江小白同时站起来就要回去组织人马砍五兄弟,单老板这时却异常的冷静,他有自己的想法,而且依他现在的身份,是不适合如此大张旗鼓的用武力解决问题的。昨天晚上加今天一个白天,他想了很多方法,既要保护自己的利益和人生安全不受到威胁,还要干干净净的处理掉这帮危险的特种兵。单老板如此这般的交待了一番,这三个单老板的干将差点就没有佩服得跪下来舔他的脚丫子!事情后来差点坏在了头大无脑的潘大嘴手上……

周飞和洪胖子被分到了一组,他们要去找的是仙山水泥厂,这个仙山水泥厂是国营企业,全县的纳税大户,负责采购和供销的副厂长姓秦,五十多岁,是省劳模,一个很正直善良的老头,在这家水泥厂干了三十多年,副厂长干了十多年,他原来的下属很多都当上了县局级的领导,只有他趴在窝里不动,定点采购单老板煤窑里的煤是地区和县里多位领导打招呼的,老秦很不屑单老板这种奸商,单老板在他身上花了不少心思,可他就像铜浇铁铸的一样,根本不为所动,所以,单老板交给仙山水泥厂的煤都是最好的,从来不敢以次充好。仙山水泥厂也是单老板他们大客户之一,那时候原煤的价格疯了一样,最高的时候要卖到近三百元一吨,仙山水泥厂一个月的用量至少是二千吨,钱守国说一吨可以赚十五元钱,光仙山每个月就能赚到三万块!周飞在听到钱守国要他去仙山水泥厂找那个姓秦的副厂长时,心里咯噔了一下,原来这个秦厂长的女儿秦芳跟周飞和洪胖子是职高时的同校同学,而且最要命的是:秦芳原来是周飞一直不愿承认的女朋友,秦芳一双媚眼儿,条子也好,两个人若即若离的扯了好几年,周飞当兵之前还去过秦芳的家里见过老秦,直到周飞当兵的第三年听说秦芳去县法院当了书记官,然后时常听到一些不良的消息,才痛下心来主动与她断了联系。

这个秦芳是个不甘寂寞的角色,进了法院后把那里的一群老少爷们惹得是整天心猿意马,她换男朋友就像换衣服一样。周飞对秦芳还是有感情的,想起她心里就隐隐作痛。周飞担心的是碰到秦芳,他是不愿让秦芳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他更担心老秦会认出他,搞不好就坏了事,可是他心里却还有一点期待,加上这层关系不能向兄弟们挑明了,否则,他就更没有不成功的理由了,只好硬着头皮去。这些事情他也没跟洪胖子提,洪胖子估计是不知道老秦和秦芳的关系,一路上都没反应。

钱守国和赵卫去的是电厂,钱守国的表姐夫是电厂的一个小头头,他希望通过表姐夫能找到电厂的负责人,把这件事摆平了,这个电厂是周边几个地区最大的电厂,直属华东电力局管理,每个月的煤用量超过万吨,有好几家煤矿给他们供应煤。钱守国的表姐夫听到钱守国的话后,差点没笑岔气了,问钱守国算哪根葱?他们领导连副市长过去都懒得见,还见你们两个小不拉子?就是单老板也没见过他们领导。两个人撞了一头包,钱守国知道这条路估计是走不通了,得从长计议,赵卫心里却一万个不爽,心想:你不是吹牛逼能搞定吗?就这点能耐啊?脸上也是老大不高兴,出了电厂大门跟钱守国打了个招呼就自己去市里了,说是有点事,晚上会回来跟他们一起开会的。钱守国一个人灰溜溜的回了家。

这边周飞和洪胖子摸到了秦厂长的办公室,一进去老秦就认出了周飞,说:小伙子,我认识你,你跟小芳是同学吧?我听小芳说你要留部队考军校提干啊,怎么退伍了?周飞脸上躁得通红,赶紧给老秦递了一根烟说:秦伯伯,我在部队呆着不习惯。老秦笑呵呵的给他们两个人泡了茶,然后亲切的问长问短,扯了快一个小时,周飞一直不好意思开口说煤的事情,洪胖子等不及了就开口说:秦伯伯,我们现在做煤生意,今天跟周飞过来就是想请您帮帮忙的。周飞附和着说:是啊,秦伯伯,如果有机会还是想请您关照一下。老秦为难的说:这样啊?我们的煤都是政府指定在单老板那里拉的,可能很困难哦。周飞赶紧说:我知道,单老板的煤现在是我们在做,他只管生产,我们跟他签了合约的,而且我们会比原来的一吨便宜几块钱。老秦怔了一下说:不会吧?有这么好的事情?你们可不要跟单老板来硬的哦?周飞和洪胖子几乎异口同声的说:不会了,是他自愿的。然后洪胖子接着说:您要不信,我现在就可以在您办公室给潘总打电话!没想到老秦爽快得很,赶紧答应了,说:哈哈,我不管了,只要你们谈好了,都没关系,反正跟谁都是买。周飞和洪胖子大功告成,问了一些场地、交货时间和结款的事,就要起身离开,老秦客气得要留他们吃饭,被他们回绝了,最后老秦对周飞说:小芳在外地学习刚回来,这几天在家里休息,有时间上我们家来作客。

1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