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养员入门篇 第2章 雪入墨池,融为水,其色愈污

hcszzq520 收藏 0 27

李边心里“咯噔”一下子,脑们儿上的汗都下来了,两脚象是钉在原地,脑子里一片空白。想要张嘴尖叫,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吓的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有嗓子里“呼哧呼哧”的喘气声。(来自·幻剑书盟)


这人有尾巴!(来自·幻剑书盟)


这人怎么会有尾巴?(来自·幻剑书盟)


这是什么人?(来自·幻剑书盟)


这是不是人?(来自·幻剑书盟)


李边哪还顾得上想这些问题,偏过头去,不敢看趴在自己肩膀上的这个家伙,就那么呆呆的在原地站着。想把这醉鬼丢下仍然夺路狂奔,全身却一丝的力气也使不出。(来自·幻剑书盟)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那醉鬼迷迷糊糊的问:“到了……到了没有?”(来自·幻剑书盟)


李边无意识的回答:“快……快到了,这……这就到了。”上下牙床互磕,说起话来和那醉鬼一样的结巴。(来自·幻剑书盟)


机械的把电梯升上去,一口大气也不敢出。(来自·幻剑书盟)


“叮”的电梯提示声把李边吓的一哆嗦,李边脑子里早已经没了思维,只是象机器人一样的架着这个醉鬼过去。(来自·幻剑书盟)


醉鬼朦朦胧胧的知道到了自己的房间,摸索了半天取出钥匙,试了三回才把钥匙插进锁孔。“吧嗒”打开门,醉鬼含糊的说道:“谢谢管理……管理员,进……进来坐……。”(来自·幻剑书盟)


“不……不坐了,您好好休息,我……我下去了。”(来自·幻剑书盟)


那人也不客气,“砰”的一声把门关死,然后李边听到有什么东西倒下的声音,显然是那个醉鬼又跌倒在地上了。(来自·幻剑书盟)


这时候,李边才回过神儿来,巨大的恐惧使得身体肾上腺激素分泌加快,三两步胯进电梯,手脚利落的回到地面,一溜烟儿的进了自己的管理员室。(来自·幻剑书盟)


要是当时有人用秒表计算李边的奔跑速度的话,会发现他的速度比飞人刘翔要快0.002秒。(来自·幻剑书盟)


李边有些神经质的把桌子拖过来,死死的抵住门,拿定了主意,就是天王老子叫门也不开了。(来自·幻剑书盟)


做完了这一切,李边已经有些虚脱,发现身上的汗水早把衣服湿透,黏黏糊糊的贴在身上。(来自·幻剑书盟)


李边大口的深呼吸,抚摩着胸口使自己安定下来。(来自·幻剑书盟)


一想起那诡异神秘走路无声的性感女人,还有刚才那个长着毛茸茸尾巴的醉酒男人,李边的心逐渐的下沉。透过窗口打量这巍峨的大厦,感觉这雄伟的建筑透着些须的阴森。(来自·幻剑书盟)


也不知道这大厦还有多少恐怖神秘的东西,再要是做这大厦的狗屁管理员,就算不被吓死也成神经病。李边告诉自己,好歹干下这一个月来,拿了工资赶快换工作。不,工资也不要了,明天就收拾东西走人。(来自·幻剑书盟)


经过这么一折腾,李边感觉自己累的不行,象是刚做了是剧烈的运动。却不敢上那小床去睡觉,惟恐一睡着又有什么怪异的事情发生。勉强的在桌子前坐着,不住的警告自己不要睡觉。(来自·幻剑书盟)


睡意还是无可阻挡的来临,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李边用手支着脑袋睡着。(来自·幻剑书盟)


“砰,砰”两声。(来自·幻剑书盟)


早就是惊弓之鸟的李边猛然惊醒,脑袋和桌子做一次最亲密的接触,“是谁?”李边发现自己的声音都走调了。(来自·幻剑书盟)


“小李子,你怎么把门上死了,快他娘的打开。屋子里是不是有你的女同学?”隔着玻璃是老黄沟壑纵横的老脸。(来自·幻剑书盟)


李边这才发现天已经亮了,老黄又来上班了。(来自·幻剑书盟)


终于熬过了这一夜,李边长出一口气,想去昨夜的那些事情好象是在梦里,仔细的回想却知道“无声女”和“尾巴男”都是自己的真实经历。管他呢,老子再也不在这里呆了,今天就走人。(来自·幻剑书盟)


开门老黄进来,象往常一样的打着哈哈儿,“小李子,我今天晚上有点事儿,你再替我值一宿班儿。”(来自·幻剑书盟)


李边一边收拾自己的东西,一边说:“老黄,少给我扯这个,打死我也不在儿干了。”(来自·幻剑书盟)


老黄一脸的惊讶,“怎么?要走?这活儿多清闲,现在的大学生就是眼高手低,不要小看了这份工作,一般的人连这样的工作也找不到。我昨天晚上才给大厦的领导汇报,说你小子工作不错,领导也同意把你转成合同工。怎么今天忽然就说不干了?”(来自·幻剑书盟)


李边压低了嗓子说:“老黄,这大厦不干净。”(来自·幻剑书盟)


“不干净?哪里不干净?有不干净的地方你小子还不快去打扫,难道要我这把老骨头去打扫?”老黄一脸的不屑。(来自·幻剑书盟)


李边看老黄不明白,着急的说:“我说的不干净不是那意思,我是说这大厦……这大厦有鬼”(来自·幻剑书盟)


老黄哈哈大笑:“你他娘也不看看,这青天白日的怎么会有鬼。”(来自·幻剑书盟)


“我骗你干嘛,是说真的,这大厦真的有鬼。”(来自·幻剑书盟)


老黄看李边一脸的严肃,不象是在开玩笑,狐疑的问:“昨天晚上你是不是看见什么东西了?”(来自·幻剑书盟)


李边小声的说:“昨天晚上,我去602室……你猜怎么着,那女人的房间里根本就一个人也没有。你也见了,接连的进去六个男人,就没见出来,那这些男人哪里去了?”(来自·幻剑书盟)


“就凭这年就说这女人是鬼?小心人家告你毁坏名誉罪,兴许是那些男人藏就柜子或者床底下了。”老黄不在乎的说。(来自·幻剑书盟)


“老黄,开始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后来我发现那女人走路没有声音,你说这不是鬼是什么。”(来自·幻剑书盟)


老黄张大了嘴巴,“真的?有空我去看看。”(来自·幻剑书盟)


李边象个长舌妇一样的,“还有, 901的那个男人喝醉了,今天凌晨一点三刻才回来……”(来自·幻剑书盟)


“什么?凌晨才回来,这是违反规定的,我看他是不想在这里住了。”老黄一脸的气愤,仿佛这是什么严重的事情。(来自·幻剑书盟)


李边并不认晚点回到大厦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反而是那醉酒男子的另一件事情叫他感觉到恐怖,李边低沉的说:“老黄,你知道吗?901的那个男的长着条尾巴。”(来自·幻剑书盟)


老黄一楞,“一定是901的那个家伙又喝醉了,这才把尾巴露了出来,刚好叫你见到。”(来自·幻剑书盟)


李边诧异的问:“老黄,你知道他有尾巴的事情?”(来自·幻剑书盟)


老黄微微一笑,伸手拍拍李边的肩膀:“小李子,我正要对你说这事情呢。”(来自·幻剑书盟)


李边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歪头一看,惊的尖叫一声:“妈呀,老黄……老黄……你……你……”(来自·幻剑书盟)


拍在李边肩膀上的是一支毛茸茸的的爪子。(来自·幻剑书盟)


本章标题出自宋代的《樵谈》,比喻和什么样的人交朋友,自己也会跟随着演变。用在这里是暗示主角的朋友不一般而已,至于和这词的本意反而有些偏差了。(来自·幻剑书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